通常所说的“无痛分娩”,在医学上称为“分娩镇痛”,是使用各种方法使分娩时的疼痛减轻甚至消失。分娩镇痛可以让准妈妈们不再经历疼痛的折磨,减少分娩时的恐惧和产后的疲倦,让她们在时间最长的第一产程得到休息,当宫口开全时,因积攒了体力而有足够力量完成分娩。

1概述

回目录

通常所说的“无痛分娩”,在医学上称为“分娩镇痛”,是使用各种方法使分娩时的疼痛减轻甚至消失。分娩镇痛可以让准妈妈们不再经历疼痛的折磨,减少分娩时的恐惧和产后的疲倦,让她们在时间最长的第一产程得到休息,当宫口开全时,因积攒了体力而有足够力量完成分娩。

2解剖学基础

回目录

经阴道自然分娩分为三个阶段(产程)。分娩痛主要出现于第一和第二产程。不同产程疼痛的神经传导通路不同[1]

1.第一产程是自规律子宫收缩开始到宫口开全为止,其间子宫体、子宫颈和阴道等组织出现巨大变化,胎头下降促使子宫下段、宫颈管和宫口呈进行性展宽、缩短、变薄和扩大,子宫肌纤维伸长和撕裂,圆韧带受强烈牵拉而伸长。这些解剖结构的迅速变化构成强烈的刺激信号,刺激冲动由盆腔内脏传入神经纤维及相伴随的交感神经传入胸10、11、12和腰1脊髓节段,然后再经脊髓背侧束迅速上传至大脑,引起疼痛。疼痛部位主要在下腹部、腰部及骶部。第一产程疼痛的特点是:疼痛范围弥散不定,下腹部、腰背部出现紧缩感和酸胀痛,可放射至髋部。

2.第二产程是自宫颈口开全至胎儿娩出为止,此阶段除了子宫体的收缩及子宫下段的扩张外,胎儿先露部对盆腔组织的压迫以及会阴的扩张是引起疼痛的主要原因。疼痛冲动经阴部神经传入骶2、3、4脊髓节段,并上传至大脑,构成典型的“躯体痛”,其疼痛性质与第一产程完全不同,表现为刀割样尖锐剧烈的疼痛,疼痛部位明确,集中在阴道、直肠和会阴部。

3.第三产程胎盘娩出,子宫容积缩小,宫内压力下降,会阴部的牵拉感消失,产妇会突然感到松解,产痛明显减轻。

3方法

回目录

“无痛分娩”起源于国外,至今有100余年的历史,目前它在国外已经应用很普遍了,美国分娩镇痛率>85%,英国>90%。国内很多医院均已开展无痛分娩,有的已经占了顺产的30%~40%的比例,准妈妈可以放心选用无痛分娩,这是一项简单易行、安全成熟的技术。

目前的分娩镇痛方法包括非药物性镇痛和药物性镇痛两大类。非药物性镇痛包括精神安慰法、呼吸法、水中分娩等,其优点是对产程和胎儿无影响,但镇痛效果较差;药物性镇痛包括笑气吸入法、肌注镇痛药物法、椎管内分娩镇痛法等。

椎管内分娩镇痛是迄今为止所有分娩镇痛方法中镇痛效果最确切的方法,这种操作由有经验的麻醉医师进行。麻醉医师在腰椎间隙进行穿刺成功后,在蛛网膜下腔注入少量局麻药或阿片类药物,并在硬膜外腔置入一根细导管,导管的一端连接电子镇痛泵,由产妇根据疼痛的程度自我控制给药(麻醉医师已经设定好了每小时的限量,不必担心用药过量),镇痛泵可以持续使用直至分娩结束。在整个过程中,麻醉药的浓度较低,相当于剖宫产麻醉时的1/5~1/10,可控性强,安全性高,几乎不影响产妇的运动,产妇意识清醒,能主动配合、积极参与整个分娩过程。这种无痛分娩法是目前各大医院运用最广泛、效果比较理想的一种[2]

在给产妇施行分娩镇痛麻醉时,要考虑不影响产程和胎儿安全的原则下,通过严格地给予镇痛药物,不影响子宫规律性收缩,即可阻断分娩时的痛觉神经传递,从而达到避免或减轻分娩痛苦的目的,把分娩疼痛降到最低,但保留子宫收缩和有轻微痛感。

“无痛分娩”并不是整个产程的无痛。处于安全的考虑,目前国内多数医院的分娩镇痛是在宫口开到2~3cm时进行椎管内阻滞。产妇的精神状态若处于紧张、恐惧、焦虑、信心不足之中,也会增加对疼痛的敏感度,因此,做好精神上的准备也是减轻疼痛感的一个好方法。不管用什么方法都很难做到绝对不痛,它的应用是让难以忍受的子宫收缩阵痛变为可忍受,或只是感受子宫收缩而不痛。

4优点

回目录

无痛分娩虽然在中国应用并不广泛,但是它在国外已经应用得很普遍了,准妈妈可以放心应用无痛分娩,这是一项简便易行、安全成熟的技术。

1.安全

无痛分娩采用椎管内阻滞,医生在产妇的腰部硬膜外腔放置导管,镇痛泵中麻醉药的浓度相当于剖宫产的1/5~1/10,即淡淡的麻药,是很安全的。

有非常详尽的研究证实,椎管内镇痛对产妇和胎儿是安全的。无痛分娩时用药剂量极低,只是剖宫产手术的1/5~1/10,因此进入母体血液、通过胎盘的机率微乎其微,对胎儿几乎也不会造成什么影响。当人体感到严重疼痛的时候,会释放一种叫儿茶酚胺的物质,这种物质对产妇和胎儿都有不利的影响,新生儿的血液和氧气供应都可能受到影响。所以,无痛分娩还能减少胎儿缺氧的危险。

2.方便

由于麻醉药的浓度很低,几乎不影响产妇的运动功能,因此在医生的允许下产妇可以下床活动;此外,产妇可以根据疼痛的程度自我控制给药,真正做到个体化,因此很方便。

3.药效持久

大约在给药10分钟后,产妇就感觉不到宫缩的强烈阵痛了,能感觉到的疼痛就好似是来月经时轻微的腹痛。给一次药,药效大约持续一个半小时,甚至更长,待有了疼痛感觉后产妇应用镇痛泵继续给药,自控控制镇痛,如此反复,直至分娩结束。

4.适合人群广

大多数产妇都适合于无痛分娩,但是如果合并凝血功能障碍、药物过敏、腰部有外伤史等疾病,产妇应向医生咨询,由医生来决定是否可以进行无痛分娩。

5.不用进手术室

无痛分娩的全过程是由麻醉医生和妇产科医生合作完成的,正常的无痛分娩在产房中即可进行,无需进手术室操作[3] 。

5比剖宫产的优越性

回目录

自然分娩对一个身体健康、足月妊娠、产检正常的育龄和适龄妇女来说,应看成是瓜熟蒂落、水到渠成,最自然不过的事情,这是人类繁衍后代的一个正常生理过程。一个母亲应相信自己和胎儿具备天生的能力来完成这一神圣的使命。剖宫产只是一种万不得已的分娩替代方式,对母子都是不利的。

剖宫产手术通常是由于患者有产科的病理情况而采取的补救措施,是人为的非自然状态的分娩方式。对于产妇,它增加了肠粘连、附件炎症、伤口感染、子宫内膜异位症发生的机会;对于新生儿,由于缺乏阴道壁的挤压及缺少对外界环境的逐渐适应能力,羊水的排除不彻底,对新生儿的呼吸功能不利。

6禁忌证

回目录

有阴道分娩禁忌证、椎管内麻醉禁忌证、凝血功能异常的产妇就不可以采用此方法。

7并发证

回目录

1.低血压

分娩镇痛采用椎管内阻滞(硬膜外、蛛网膜下腔阻滞或硬膜外-蛛网膜下腔联合阻滞)时,如收缩压降至<90mmHg,或比基础值降低20%~30%,称为低血压。其发生机制是下胸腰段脊神经阻滞后,腹肌松弛,妊娠子宫压迫下腔静脉导致静脉回流障碍,心排出量突然减少;此外,交感神经阻滞后,外周血管扩张也是引起血压下降的原因之一。如低血压时间过长,可能导致胎盘血流灌注减少,胎儿低氧血症和酸血症等。因此,采用无痛分娩时首先要开放静脉输液,密切监测产妇血压、心率及呼吸的情况,同时行胎儿心率监测,避免阻滞平面过广。当出现低血压时,需将产妇置于左侧卧位,必要时静脉注射提升血压药物。

2.头痛

部分产妇硬膜穿破后脑脊液外漏而引起颅压降低会造成穿刺后头痛,发生后产妇需卧床休息,进行补液治疗等。这种头痛是自限性的,1周内多能自行缓解。

3.局麻药中毒

主要原因是局麻药误注入血管或因局麻药用量大,经局部血管吸收迅速引起。

4.全脊髓麻醉

穿刺过程中如果导管穿破硬脊膜而没有发现,就会使大量局麻药持续输注进入蛛网膜下腔发生全脊髓麻醉。由于硬膜外连续滴注或自控分娩镇痛时所使用的局麻药浓度很低,因此不容易在短时间内引起全脊髓麻醉。只要密切观察阻滞平面的变化,并监测血压、呼吸等生命体征,是能够及时发现和处理的。

5.神经损伤

主要的原因有胎头或胎儿在产道下降过程中,压迫盆腔产道后面的外周神经、或第二产程中下肢过曲、体位不当引起的,一般在3个月内能自动恢复。

6.产程延长

从一些间接的研究结果推论,第一产程在椎管内分娩镇痛情况下,变化不大,而第二产程可能延长15~20分钟,因此在宫口将近开全的时候需要减少药量。

7.其他

如嗜睡、头晕、恶心、呕吐、皮肤瘙痒、尿潴留等也较常见[4]

8注意事项

回目录

1.采用无痛分娩后还需要用力生产

现在所用的镇痛药是一种“感觉与运动分离”的神经阻滞药,它选择性地阻断产妇痛觉的传导,而运动神经不受影响。分娩期间,产妇完全活动自如,腹肌收缩和子宫收缩均保持正常。相反,产妇疼痛缓解后,精神完全放松,全身不再翻滚扭动,有利于产妇在医师的指导下用力,宫口开放也就更加容易,因而加速了产程的进展。

2.进行椎管穿刺置管时会有轻微不适

穿刺置管是在局部麻醉下进行,产妇仅感觉轻微不适而已,与子宫收缩时的产痛根本没有可比性。

3.无痛分娩中分娩方式有可能改成剖宫产

自然分娩是否改成剖宫产,与是否进行无痛分娩没有必然的联系,它取决于胎儿头盆是否相称、是否存在异常胎位、脐带绕颈和胎儿宫内窘迫等产科因素,有些因素只能在分娩过程中逐渐显现出来,在分娩镇痛过程中如需进行剖宫产,产妇可及时进入手术室实施手术,如果分娩镇痛效果确切,通过置管处给药可以免去了再次椎管穿刺的过程,节省了手术前的准备时间。

参考文献:

1.吴新民,陈倩.分娩镇痛[M].北京:人民军医出版社,2006.65-69.

2.Sharma SK,McIntire DD,Wiley J,et al.Labor analgesia and cesarean delivery:an individual patient meta-analysis of nulliparous women.Anesthesiology,2004;100;142-148.

3.刘玉洁,曲元,张小松,等.蛛网膜下腔阻滞加硬膜外阻滞对母儿预后及分娩方式的影响[J].中华妇产科杂志,2005,40:372-375.

4.Moen V, Irestedt L.Neurological complications following central neuraxial blockades in obstetrics.Current opinion in anaesthesiology 2008;21:275-80.

参考资料

[添加]
暂无参考资料!!

本词条内容由国搜百科根据相关资料编纂,仅供参考。如有问题,可联系我们修订、完善或删除。也欢迎更多热爱知识共享、有志于词条编纂的专业人士参与国搜百科创建。联系电话:010-87869809 合作邮箱:baike@chinaso.com 交流QQ群:5332181520

标签: 医疗 疾病

  • 贾茜茜 住院医师

    撰写者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 麻醉科

  • 曾鸿 副主任医师

    撰写者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 麻醉科

  • 王军 主任医师

    撰写者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 麻醉科

  • 浏览次数: 912 次
  • 更新时间:2015-02-25
  • 创建者:国搜百科
分享到:
百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