坎昆会议 (国际会议)

坎昆会议是指1981年10月22日在坎昆举行的第一次包括中国在内的由14个发展中国家和8个发达国家的元首或政府首脑参加的“关于合作与发展的国际会议”和2010年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16次缔约方大会和第6次《京都议定书》成员国大会。

中文名称
坎昆会议
性质
国际会议
举办地点
墨西哥坎昆
首次会议时间
1981年10月22日
首次议题
合作与发展
二次会议时间
2010年
主要议题
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16次缔约方大会和第6次《京都议定书》成员国大会

11981年坎昆会议

编辑本段 回目录

会议性质

1981年坎昆会议1981年坎昆会议
    坎昆是墨西哥的旅游胜地,它坐落在墨西哥东南的海面上,是一个风景秀丽的小岛,从高空俯瞰,它宛如万顷碧波中游动着的一条水蛇。1981年10月22日,这个美丽迷人的小岛更加受到世人的瞩目,因为在这里召开了第一次包括中国在内的由14个发展中国家和8个发达国家的元首或政府首脑参加的“关于合作与发展的国际会议”——“坎昆会议”。 

会议背景

坎昆会议是在南北双方经济关系矛盾日益加深的背景下召开的。众所周知,广大发展中国家在取得了政治独立后,在发展民族经济方面作了很大的努力,取得了不同程度的发展,对发达国家的依附程度也有所降低。它们经济的年平均增长率在60年代和70年代分别达到5.6%和5.3%,高于发达国家的5%和3.1%。它们的国民经济结构和商品出口结构也都发生了一定程度的变化,到1979年,这些国家的制成品出口比重已增至21%。 

但是,旧的国际经济秩序并未随着上述情况而改变。发达国家通过一些国际金融机构和跨国公司的活动,在世界经济的各个领域继续处于垄断地位。发展中国家在生产、贸易、技术、以及货币金融等方面,都受到不公正和不平等的待遇。发达国家在发展中国家投资的利润,要比对发展中国家本身投资的利率高一倍左右。 

鉴于上述原因,广大发展中国家迫切要求改变旧的国际经济关系,摆脱对发达国家的依附。这一斗争早在50年代万隆会议期间即拉开了序幕,70年代初,又有了新的转机。1974年,在联合国第6次特别会议上,发展中国家明确提出了建立国际经济新秩序的主张,并通过了《建立新的国际经济秩序宣言和行动纲领》,迫使发达国家首次正式承认经济上的不公正对世界安全与和平造成了威胁。1979年,发展中国家又提出了全球性国际谈判的建议。同年,第34届联大通过了要发动全球谈判的决议。但由于美国的强硬态度,1980年的第11届特别联大和第35届联大都未能就全球谈判的议程和程序达成协议。正是在这种情况下,墨西哥和奥地利等11国外长在1980年底和1981年初两次开会,筹备召开坎昆南北首脑会议。

会议影响 

在正式的首脑会议上,与会各国政府首脑以“建设性和积极的精神”就南北经济关系谈了自己的看法,发展中国家希望通过对话缓和南北矛盾,缩小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的差距,加速民族经济的独立发展。中国代表在会上提出中国政府对建立国际经济新秩序的五项原则。西欧、日本加拿大等发达国家注意到发展中国家在国际政治经济中的地位和作用,主张加强南北合作改善国际经济关系,此次会议为期两天。会后,由于80年代初发达国家陷于战后持续时间最长的经济衰退,其政府精力主要集中于解决国内经济问题,无暇顾及南北关系。再则改革旧秩序势必影响发达国家的既得利益,所以他们往往不肯在实质性问题上让步,拒绝或敷衍发展中国家的合理要求。坎昆会议最后仅仅重新肯定了在联合国支持下全球谈判的可取性和紧迫性,对全球谈判起到了一定的政治推动作用。 

不过,在坎昆会议上,发展中国家首脑和发达国家首脑能够坐在同一张谈判桌上,正式地专门讨论南北关系问题,这在历史上还是第一次。 

22010年坎昆会议

编辑本段 回目录

会议简介

1981年坎昆会议1981年坎昆会议
    2010年11月29日至12月10日,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UNFCCC)第16届缔约方会议(COP16)、京都议定书缔约方第6届会议(CMP6)、公约附属科技咨询机构和附属履行机构会议(SBSTA/SBI 33)、特设工作组会议(AWG-LCA 13,AWG-KP 15)在墨西哥坎昆召开。在未来国际气候制度构建方面,提出设立每年进行全球气候变化问题公投,倡议设立国际气候法庭,监督《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的执行情况。

2010年12月11日,墨西哥总统卡尔德龙在墨西哥坎昆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闭幕会上讲话。《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16次缔约方会议暨《京都议定书》第6次缔约方会议,于当地时间11日凌晨在墨西哥东部城市坎昆闭幕,大会通过了两份重要决议,取得积极成果。经过近两周的紧张磋商,原定10日闭幕的联合国坎昆气候变化大会11日终于画上了句号。

主要议题

1981年坎昆会议2010年坎昆会议
    2010年坎昆会议的主要议题为四个方面的内容:

一是《哥本哈根协议》法律化,哥本哈根大会后,联合国成立了《气候变化框架公约》和《京都议定书》工作组,182个国家开始实质性协商。2010年5月首轮协商在德国波恩启动,各方对工作组主席提出的“谈判案文”意见不一。“案文”加入了《哥本哈根协议》,遭到了发展中国家的严厉批评。至于在《哥本哈根协议》法律化方面,美国以尚未立法而告吹。

二是各国减排目标的确立,从《京都议定书》的存废之争来年,2012后减排目标的确立并不明晰。

三是发达国家转让新技术问题,目前,西方发达国家在风能、太阳能等绿色能源投入了大量资金,且卓有成效。他们将此视为未来经济发展的另一制高点。他们不愿转让各种新技术,认为这是长期研究的成果,且掌握在私人大企业、大公司中,国家无权勒令其免费转让。其实,这也是发达国家阻遏新兴经济体继续发展的手段之一。但从知识产权的保护及国家经济利益等方面来说,真正满足发展中国家的需求还很遥远。

四是如何保障发达国家的资金援助及时到位。从目前欧盟的立场与表态来看,资金援助机制的建立应该是有希望的。

各方立场

1981年坎昆会议2010年坎昆会议
    美国:减排目标---美国尚未作出新的具体承诺。哥本哈根气候大会之前,奥巴马政府参照众议院先期通过的《美国清洁能源与安全法》,仅提出至2020年将美国温室气体排放量在2005年基础上削减17%。事实上,这一目标仅相当于在1990年的基础上减排约4%。资金与技术援助---美国一方面表示尊重其在哥本哈根会议上的高调承诺,另一方面却在资金来源、管理及分配机制等问题上纠缠不休,未见实质行动。在未来国际气候合作方面,美国反对延续京都机制,力图脱离联合国框架,将谈判引入“单轨”,要求中国、印度等发展中大国承担量化减排指标,并以此作为避谈自身责任的理由。

欧盟:虽然有所摇摆,但是欧盟仍倾向于支持国际社会就2012年《京都议定书》第一承诺期之后的减排达成协议,制定约束性指标。减排目标---英、法、德等力图推动欧盟的减排目标从此前承诺的20%提高到30%。但是,须以其他谈判主体的“可比性”行动作为前提。并将其未来减排行动的可能性与“三可”和透明度问题挂钩。落实资金援助---欧盟表示愿意履行承诺,向发展中国家提供快速启动资金,并承担总额的约1/3。还表示将资金承诺纳入各成员国预算。

基础四国(中国、印度巴西南非):作为“77国集团+中国”的组成部分,“基础四国”已经成为当前谈判中维护发展中国家权益的中坚力量。目前,中国、印度、巴西、南非已经建立其稳定的磋商和协调机制,在一系列核心问题上持相同或近似立场。四国呼吁,发达国家在资金募集来源、数量分担、分配方式、管理机制等诸多方面尽早采取切实行动。

非洲及最不发达国家:非洲及最不发达国家赞同哥本哈根会议上达成的温升不超过2℃,温室气体在大气中的浓度不超过450ppm的目标,主张在此前提下,尽早就2012年之后的减排达成近期和中期安排。 

小岛国联盟:强调气候变化对其生存严重威胁,要求国际社会采取更严格的减排措施,并提出温升不超过1.5℃,温室气体在大气中的浓度不超过350ppm的目标。

美洲玻利瓦尔联盟:该联盟主张全球温升不超过工业革命前1℃,温室气体在大气中的浓度控制在300ppm以内。

会议成果

大会分别在《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和《京都议定书》下通过了决议,合称《坎昆协议》

历经13天的马拉松式谈判,并在最后时刻“加时再辩”,各方终于就设立绿色气候基金援助发展中国家、控制全球气温升幅、保护热带雨林及分享清洁能源等议题达成协议。大会主席、墨西哥外长埃斯皮诺萨表示,《坎昆协议》标志着坎昆气候大会的成功。

“坎昆已经完成任务了,希望被巩固,对于多边机制下的气候谈判能够达成成果的信念也被加强了。”《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UNFCCC)执行秘书菲格雷斯最后总结道,“各国表明,他们是可以在一起工作并达成共识的。”

在大会闭幕发言中,绝大多数国家代表称,尽管并不完美,但决议可以通过。发改委副主任解振华代表中国政府发言时也表示,虽然这两份决议还有不足,但中方对此表示满意,赞成大会通过这些文件。


本词条内容由国搜百科根据相关资料编纂,仅供参考。如有问题,可联系我们修订、完善或删除。也欢迎更多热爱知识共享、有志于词条编纂的专业人士参与国搜百科创建。联系电话:010-87869809 合作邮箱:baike@chinaso.com 交流QQ群:5332181520

坎昆会议 图册

百科热点

党的十九大
  • 浏览次数: 973 次
  • 更新时间:2015-05-24
  • 创建者:1970335852
分享到:
百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