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熙微服私访记3 (电视剧)

《康熙微服私访记3》分为三个单元,第一单元《锦袍记》、第二单元《食盒记》、第三单元《铃铛记》,每个单元独立成章,该剧将沿袭一、二部借古喻今、欢乐与忧伤结合的风格。不同的是《康》剧第三部节奏比前两部更加紧凑,人物侧重方面也有所变化,宜妃和三德子将作为主要人物演绎康熙私访期间发生的故事。

中文片名
康熙微服私访记3
英文片名
Kang Xi Incognito Travel 3
又名
康熙微服私访记(第三部)
产地
中国大陆
类别
古装、历史
主演
张国立、邓婕、龚蓓苾、胡静、杨若兮、小赵亮、刘淼、侯堃、俞立文
编剧
邹静之
导演
张国立
集数
26集
每集时长
45分钟
语种
普通话
首播时间
2000年
在线播放
搜狐  爱奇艺  乐视  腾讯  PPTV等

1剧情简介

编辑本段 回目录

《康熙微服私访记3》海报《康熙微服私访记3》海报
    《锦袍记》:康熙派三德子回老家查贪官,进宫后二十年没回过家的大太监三德子回家中探亲,没想到其兄已为他娶了媳妇,还过继了儿女,当地贪官为借三德子这把大伞,早把他的穷家搞得奢华无比。三德子面对亲情与公理该怎么办?随后到来的康熙在处理三德子和贪官时又是如何思量……

《食盒记》:康熙偶去御膳房,发现了一只噶礼送“烧尾”的大食盒,食盒里到底有什么秘密?噶礼是宜妃的亲戚,此时已被康熙派到杭州任职,为了查清真相,康熙带着宜妃一行来到杭州。宜妃混进噶礼府做厨师会有什么样的遭遇?康熙在旅馆里爱上的女子又是什么人?一个大的阴谋就要揭开……

《铃铛记》:康熙厌倦了后宫争宠,太子争储等烦事,独自一人离宫出走,想结结实实地当一回老百姓。康熙年间的老百姓是那么好当的吗?靠着墙根,饿得头晕眼花的康熙总算明白了:做皇上不容易,做百姓更难。他跟着杂耍和盛班走江湖的经历会是怎样?地方恶势力到底恶到什么程度?出宫找他的宜妃最后的命运又是如何……

2演员表

编辑本段 回目录

张国立 饰 康熙

《康熙微服私访记3》剧照《康熙微服私访记3》剧照

邓婕 饰 宜妃

小赵亮饰 三德子

刘淼 饰 小桃红

侯堃 饰 法印

俞立文 饰 于世龙

主要演员:

龚蓓苾 饰 李婉秋

杨俊勇 饰 付三山

孔祥仁 饰 万一全

钟卫华 饰 陶二德

刘园媛 饰 桐儿

王景明 饰 隆克多

韩新民 饰 秦管家

陈创 饰 顺喜

胡子和 饰 李员外

张廷玉 饰 大头

何金龙 饰 牢头

胡静 饰 桃子

张立华 饰 胖厨

吴晓东 饰 噶礼

张咏琪 饰 楚环

张少华 饰 冯妈

陈友旺 饰 楚无忌

张大礼 饰 胡总管

孙梦泉 饰 楚婶

谢加起 饰 张龙

张默 饰 胡二

白秋林 饰 中军

陈大成 饰 牢头

杨若兮 饰 铁玲儿

杨若兮 饰 铁珠儿

李耕 饰 袁天高

夏锋 饰 胡天明

徐义昭 饰 南怀仁

高虎 饰 皇太子

李德旗 饰 铁班主

徐美玲 饰 童嫂

于历 饰 大宝

钱博 饰 顺子

杨洪涛 饰 托合齐

郝心 饰 四皇子

黄素影 饰 马大娘

栾祖逊 饰 贪官

张玉奎 饰 乞丐

魏德山 饰 马师傅

庄庆宁 饰 锦妃

马玉仁 饰 荣妃

李强 饰 假康熙

张晶 饰 假宜妃

赵伟 饰 假三德子

马兆刚 饰 假和尚

徐小娜 饰 假小桃红

王凯 饰 胖嫂

黄惠 饰 爱娟

赵瑞 饰 小金

3主创人员

编辑本段 回目录

《康熙微服私访记3》剧照《康熙微服私访记3》剧照
    导演:张国立

出品人:邓建国

监制:张国立

制片人:邓婕

编剧:邹静之

主演:张国立、邓婕、龚蓓苾、胡静、杨若兮、小赵亮、刘淼侯堃、俞立文

摄像:陈昆烽、张勇

美术:魏风、杨代平

化妆:刘丹、高兰英、赵羽秋

服装:郑友国

道具:刘志祥、王占兴

照明:王磊、许荣杰

置景:魏兆杰

武术指导:孙学文

副导演:孙梦泉、林崇伦、陈创

制片:李默增、张国强

制片主任:刘志雪

执行导演:白秋林 

4音乐原声

编辑本段 回目录

《康熙微服私访记3》剧照《康熙微服私访记3》剧照
    主题曲:百姓才是头上天

演唱:戴娆

歌词:

春发芽 夏抽穗

秋天满地花

东西事 南北事

事事谁当家

出了宫 进了殿

忠奸明眼辩 忠奸明眼辩

入了乡 遂了愿

百姓才是

百姓才是头上天

金瓦金銮殿 皇上看不见

一朝出了武门口 一个名字两只手

今晚金銮殿 皇上不坐殿

一朝出了京门口

百姓的事儿牵着走 牵着走

三皇五帝

三皇五帝

千秋百代

千秋百代

万事民为先

万事民为先

万事民为先

5分剧情介绍

编辑本段 回目录

锦袍记
《康熙微服私访记3》海报《康熙微服私访记3》海报

第1集

康熙夜间常听到“康熙、康熙,吃糠,喝稀”的叫声,心有疑虑,召见百宫,也无人能解,纷纷退避。康熙也颇觉自己委屈。宜妃因为白日与众妃玩乐,看不惯谨妃故意显摆皇上御赐的“吉风精”,以小卖小。三德子准许李青山在康熙拜祭时回家探望,不料李家已人去楼空,李青山悲伤而死。三德子深感愧疚,一番好心成坏事,还惊了皇上大驾,主动请罪将自己关在狱中,宜妃与小桃红大惊失色,送三德子厚礼,令其感动至痛哭流涕。康熙融景生情,与众大臣朝堂论“家”,还革去一大臣官职,且放三德子与法印假回家看看,二人感动至流泪。

第2集

法印无家可归,三德子千方百计劝他出去逛逛,否则自己也不好走,小桃红等人得知,思家心切,也想出宫回家看看。三德子终于说服法印,共同回三德子家,一路上三德子还惦记着康熙,怕别人照顾不周让他受委屈。三德子与法印吃饭,碰到一个同乡秦管家在酒楼极尽奢侈,且气焰旺盛,无端欺负唱曲父女,令二人十分不满,狠揍了对方一顿,吓得掌柜怕坏了生意,忙不迭出来打圆场。因为那句民谣,康熙心中积郁怨气,又到朝堂叫大臣讲民谣。不得要领,便到宜妃处散心,不料众妃己在宜妃处,康熙应酬两句便离开,令众人对宜妃 的得宠心有怨言。宜妃自个儿还在念康熙白天来的事情,这边康熙又听到那“康熙。康熙,吃糠,喝稀”的声音,闹腾一番又无所发现。

第3集

三德子与和尚夜遇游娼,想到思乡心切,回到家门竟碰上这等烦事,直怪乡人不争气。三德子近乡情怯,腿肚子直打哆嗦,但路上碰到蛮不讲理的付三山一行人,又使三德子心定气畅,好好收拾了众喽罗一番。康熙心事重重,要吃"粗糠与稀汤",颇让宜妃与小桃红为难,御善房更是愁上加愁,好容易做出一碗,又因精雕细琢而遭康熙大骂。御善房的胖厨子无奈,只好杀鸡取糠,结果康熙吃得难受,吃得感慨。三德子找到家门,已不是原来的破砖烂瓦,而是高楼大院,竟然又看到秦管家,几句人话不对头,又对打起来,三德子与法印还被倒吊在树上。陶二德出来辩认一番,仍怕三德子假冒,硬要验身,法印好说歹说,劝了下来。康熙得知三德子家乡河间一带贪官搜刮民脂,却任命隆克多为直隶巡抚,并命众大臣同吃糠,众人外表一脸高兴,实则一肚了难受不敢言,隆克多更是担心康熙有意试探他。

第4集

康熙向宜妃表示,想去河间会三德子与法印。宣妃明白康熙此意是去整治贪官,康熙甚是欣慰。陶二德终于与三德子相认,兄弟回忆往事,互诉衷肠。陶二德提起这一切荣华富贵都是托三德子的福气,而且县太爷万一全也恭敬有加,令三德子迷惑。法印以为三德子装模作样,更加生气,三德子有苦诉不出,一问陶二德原来这么大家业都是贪官万一全与众巡抚以三德子的名义送的。三德子听罢失神。万一全勾结付三山,污陷李员外欠债千两,李员外女儿李婉秋只好商量逃走。隆克多赴河间查访一路威风凛凛,百姓无不躲避。康熙微服私访,暗对隆克多生气。陶二德悄悄给三德子娶了一房媳妇名唤爱娟。爱娟半夜摸到三德子房,吓得三德于大叫女鬼。陶二德见状,索性叫出三德子的一双儿女小金、小银,直叫三德子“爹”,三德子遇此等情况,失魂落魄。李婉秋拉着李员外和丫环桐儿连夜出逃,付三山等人在暗中不动,想以逃犯的罪名抓获他们。

第5集

三德子气愤地要回宫。陶二德不明就理,以为和尚暗中使坏。这边法印对三德子又爱又恨,又怨又疼。假扮车夫的康熙、宜妃、小桃红等人碰上逃难的李婉秋、员外与丫环桐儿。桐儿嘴快不饶人,与小桃红和宜妃为争房子吵起来。康熙这边忙打圆场,李婉秋也好意相劝,方才平息此事。夜半,康熙睡在马棚,李婉秋觉歉意,与桐儿抱锦袍相赠,康熙心里十分惬意。宜妃深夜来看康熙,发现了锦袍,惹来一腔醋意。付三山深夜闯入马棚,逮了要婉秋等三人,惊醒康熙。康熙眼睁睁看三人被绑赴河间。不久,小二又污陷康熙与主子通奸,要交银子方才放人。康熙不允,欲与几人对打,法印闯入,将几人制服。宜妃、小桃红闻讯而出,不知所措。 隆克多吩咐下人,此次巡游要造势,让贪官害怕。若河间县令到,前门挡 往后门开。 康熙发现李婉秋所赠锦袍内有一篇文章倾诉冤情,不禁佩服她的聪慧。这 边李婉秋倾尽所有积蓄,请求付三山放过李员外,付三山却表示对李婉秋有意。三德子上祖坟拜祭先人,却发现河间县令万一全等官员抚地痛哭,三德子看着不高兴,家人却还以为他变心了。三德了有苦难言,怕家事闹大,又怕家人受苦,左右为难。宜妃开了茶铺,正对着康熙的测字摊,二人跟真的似的。

第6集

康熙撞见桐儿,得知付三山逼婉秋成婚,让她捎给李婉秋一个“悲”字。桐几猜出康熙是让婉秋不要贸然答应付三山的事。康熙同时故意给牢头测字,暗示他好好对待李员外。桐儿与婉秋被付三山逼追得穷困交加,康熙得知,叫桐儿拿东西去宜妃的茶馆坐等,继而康熙又说服测字人买桐儿手中的东西。牢头自打听信康熙的测字,对李员外亲近有加,付三山撞见大骂有鬼。得知事出有因后,找到康熙找茬,却又被康熙说得心惊肉跳,也去买桐儿的东西。宜妃虽对康熙作法不满,但见婉秋刺绣精良,抢先买了下来。

第7集

三德子与爱娟、小金、小银相处融洽,也不再怪陶二德,只想家人生活好,即便加倍赔偿康熙也可。隆克多到后,声明不见各方官员,却私下约见河间县令万一全,告诫其言行小心。万一全回府后大骂隆克多。付三山率众喽罗深夜至李婉秋处,借送聘名义大搅,婉秋欲自绝,被桐儿劝下,二人跳墙欲逃,婉秋脚踝受伤。付三山率人追赶。桐儿携婉秋跑至康熙处。康熙正面对婉秋刺绣手艺赞不绝口,见状忙将二人藏起。付三山欲强行闯入,幸宜妃机智,将众人唬过。大限过后,康熙才发觉宜妃等人对他深感不满却也无可奈何。第二天康熙一觉醒来,始发觉宜妃等人己不辞而别。

第8集

婉秋见宜妃等人离去感到蹊跷,也欲离去,被康熙阻止。桐儿唤康熙做饭,搞得他头晕脑胀。三德子与爱娟逐渐产生感情,二人都感难舍难分。三德子离家后感失落,不料撞见宜妃。宣妃想到康熙要照顾婉秋等衣食住行,心里难受,嚷着要回去。康熙给付三山测字,告知付三山大祸临头,付三山听到康熙的话并不惊惧,并说自己的命早已死掉。康熙正忙得一塌糊涂时,宜妃等人赶至。见状为康熙委屈,婉秋早猜出两人乃一家人,更表示歉意。在宜妃追问下,康熙终表示来意。河间一带奏折很多,其中也有参三德子家的。康熙意欲借三德子探亲为由,使其自行提出并解决,故迟迟没有采取行动。三德子又在门外听到,泪流满面。隆克多为表示政绩,不顾万一全的钱财,意欲向其开刀,以显清廉。万一全内心慌乱,常与妾桃儿吵嘴,为封桃儿嘴,将桃儿杀掉。三德子自觉对不住康熙,深夜策马返家,叫所有人搬出宅院。陶二德受秦管家指使,将三德子送监,三德子直叫秦管家害苦陶家。付三山与万一全合谋救死刑犯,在街头逮了乞丐做替死鬼。万一全却在公堂之上令人留下棺本,用作他途。不料三德子与李员外将此事看清。

第9集

康熙从牢头处得知三德子入狱,吃惊之余,告诫牢头好好照顾,因他与三德子情深谊厚,不愿看他犯错。陶二德送三德于入狱后又后悔,打算救三德子出来,被秦管家一棒打晕。万一全偷偷在深夜将桃儿放入棺木埋葬,康熙深怕三德子遇到不测,派法印前去狱中探望,两人见面大哭。法印告诉三德于康熙的计谋叫三德子依计行事。陶二德醒后,又去找三德子。万一全以为自己又有了靠山,忙不迭带路。三德于要求住衙门,而把秦管家关在监内。隆克多悄悄将万一全府包围,准备抄家。万一全因为三德子在,并不十分害怕,倒是隆克多没有料到,三德子就是监内囚犯。但事己至此,也只好硬顶,胡乱查一番,认定万一全是清官。三德子假冒意装睡,任凭他俩演戏。康熙替婉秋写好状了,准备再上衙门,三德子提议四人一起看个端详,无人敢否认。婉秋状告万一全贪赃王法,令其吓出一声冷汗,加之传唤付三山,三德了张口便喊打,因在牢中已见其偷梁换柱,草菅人命。付三山撑不住,供出万一全种种丑事。隆克多欲顺水推舟,被三德子以圣上名义要求见康熙。万一全为保性命,又供邮收藏与隆克多往来凭证。隆克多汗流狭背,欲自尽,被三德子拦住,押下候审。陶二德奉旨搬出宅院,康熙应其要求为其另行安家,爱娟带着小金、小银 直叫三德子"爹",三德子大窘,众人大笑。

食盒记

第1集

噶礼得知自己被参,暗地派胡总管抢御吏手中的证据,并将所雇杀手灭口。自己洋洋得意大肆吃喝。康熙对德子表示对噶礼印象佳,但参他的奏折却很多,因而内心也犹豫不决,不知是真是假。被抢御吏因怕皇上怪罪,临朝时参噶礼贪污受贿,康熙询问证据,御吏无凭无据,以死谏表忠心,噶礼也假意要求削去自己官职。康熙心有不快。康熙在南怀仁处读书,偶闻食物香味遂与三德子等人便装去御膳房,发现噶礼悄送太监总管万莲的“食盒”。万莲闯入大惊,以话岔开康熙。康熙走后,万莲惊出一头冷汗,噶礼得知,也大惊,原来食盒内另有机密。噶礼经过此事,深怕事有泄漏,使计让万莲自杀,并许诺照顾好他家人。谨妃因为被关御吏之一是其近亲,为康熙不留情感不高兴,假托生病不见康熙,令康熙头痛。

第2集

康熙对宜妃提起谨妃的事,宜妃答应帮助,晓之以利害,倒劝动了谨妃。康熙对直妃劝动谨妃十分感谢,二人说话间,提起了“食盒”中一双外形怪异的筷子。宜妃机灵,认定其中有诈,康熙闻之吃惊。待传唤万莲时,万莲已月民毒自尽。康熙对于此事产生疑惑,以为噶礼在自己身边布满眼线,令三德子、法印等人尴尬。康熙出主意,与宜妃、三德子等人再次出宫。旅店中,康熙遇一美貌小姐楚环,心生敬意。正巧楚环偶失足,康熙上前相助,二人抱个满怀,康熙满眼留恋。三德于向旅店老板打听楚环身份,老板一脸恭敬,讲是京城内眷,却对三德子身份不屑,又令三德子不好生气。楚无忌潦倒不堪,衣冠不整,虽遭小二白眼,仍有股傲气。但终回分文全无,付不了店钱,掌柜不放他,要送去见官。楚无忌大骂世风日下,贪官模行。三德于见状为其解围。楚无忌仍一脸做地致谢。楚环一早动身离去,康熙也随之跟上。三德子怕宜妃生气,没敢告诉她康熙的去处。楚环身边侍人冯妈发觉康熙与楚环搭话,连忙阻止,大叫康熙不配,康熙目瞪口呆,任凭法印劝着要办正事,查贪官,康熙也无动于衷。法印怕康熙一味追美,吃饭时故意使坏,挤走楚环与冯妈。康熙欲跟二人,被和尚委婉劝阻,康熙不高兴。

第3集

楚天忌在路上不认三德子,惹得三德子火起。楚天忌却不理,直闯总督府要见官,却遭人毒骂,楚天忌不躲,三德子看不过眼,也挨了打。楚无忌这才如实相告,不认三德子是怕边累他,三德子感动。杭州府巴结噶礼,小心翼翼送上贿赂。噶礼貌似清正实则试探过后,全数收下。 楚环几遇楚无忌,虽不相识却依稀有几分亲情。楚无忌头缠崩带,面状子而跪。楚环心有恻隐,放下银子。康熙撞见,更对楚环印象加深。三德子冒充斗鸡欲进总督府,却被打得抱头鼠窜。小桃红也因相貌,没人敢接纳她做工。宜妃倒是直闯总督府,不做生意,要当个做饭的厨子,见胡总管疑心,宜妃甩出看家绝活,终于混了进去。康熙与和尚进了间"广来客店"。康熙看不得粗客,赶走了一个富翁,和尚也敢怪康熙,心里生闷气。胡总管欲捕楚无忌,被康熙与冯妈发觉,二人将对方痛揍。康熙并且邀楚无忌到客店暂住,楚无忌拒绝。

第4集

宜妃厨艺高超,令胡总管恭敬,更让噶礼惊诧。宜妃怕噶礼识破自己身份竭力掩饰,噶礼也正准备前去探看宜妃,却又仿佛有心事。康熙在街上问百姓生活,人们都对他产生戒备,不敢说真话,康熙疑惑。小桃红在学唱戏,三德子发觉,连忙拉她回去,小桃红不知。噶礼暗觉做汤之人的身份,心中有了隐隐的危机,胡总管奉噶礼命令,叫宜妃住在噶府,宜妃不能言明身份,也不便回绝。冯妈与楚环来和尚处住店,法印为阻康熙与楚环交往,拒绝收容,与冯妈二人吵起来,康熙赶到,接受楚环等人。法印气恼,自言对宜妃无愧。康熙与楚环谈兴正浓,正待缠绵,法印要接楚无忌住店,两人喧哗不断搅康熙的好事。楚环与冯妈到坟场上坟,悲悲切切。小桃红与三德子也分别混入噶府。噶礼给杭州府送了“清明”的牌匾,众官惊愕。

第5集

楚无忌要告杭州知府吞钱害命,杭州府反而带楚无忌来到噶府。噶礼故意将证据烧毁,将楚无忌赶出府外。楚环上坟感风寒,康熙前去探望二人言辞切切。噶礼发觉府中又进新人小桃红,心下更怀疑。宜妃得知康熙与楚环有情有意,大发醋意。楚环怕生歹非,先行离去,康熙不依不饶地寻找。三德子因为貌丑,被噶府请出,三德子借机又钻入噶府,噶礼已经有所察觉,加之噶府门外打着食盒旗号送银子的甚多,噶礼深感自己大意,又借送回礼送回点心,使宜妃起疑。

第6集

康熙追到楚环,楚环要求避嫌,康熙知其意,申明宜妃与自己无关,且暗示对楚环有意,二人情切切。噶礼派胡总管送密信给皇太子,同时严加看管宜妃。法印与楚无忌二人谈赃官可恨,噶礼可恨,但房契被毁,且得知楚无忌曾遗失一女,谈到伤心处,二人大哭。三德子质问法印康熙在何处,法印对康熙不顾江山,却拘于儿女情长深有不满。噶礼为表明自己清廉,将长期为自己送食盒的知县付三山严办,付三山叫冤,底下却无人敢言。宜妃觉噶礼老奸巨猾,怕天长日久被发现身份,出麻烦,打算尽早查出噶府食盒的秘密,同时又对康熙的风流痛心。此时的康熙却与楚环谈琴论意,法印气之无奈。三德于打算混入府中一探秘密,却被胡总管挡住。

第7集

楚无忌与夫散妻儿团聚,令楚环深受触动,赠其银两,欲使楚无忌一家生活无忧。楚妻乍见楚环所佩玉镯大吃一凉,晕厥在地。楚环夜袭噶府,噶府士兵闻知,到广来客店查房。康熙百般劝阻,却发觉楚环便是袭者。宜妃等人夜入噶府,发现噶府所藏铁箱内皆为金银珠宝。正在此时,噶礼出现,原来他早设好圈套,待宜妃等人进去。噶礼且暗示楚环也是他所派的人,宜妃暗自叫苦。法印见噶府抓人,赶紧通知康熙,康熙大惊失色,法印又收到消息,宜妃等已被处死,大哭后得知虚惊一场。噶礼与太子密谋杀皇篡位,往京城送信。

第8集

噶礼欲重谢冯妈与楚环,冯妈借机又为噶礼献出计谋,并约定事成后重谢。楚环在街头遇痞,康熙奋不顾身,挺身而出,自己却被重打。楚环见之心疼,暗示康熙人生如戏,康熙却仍一往情深。宜妃一干人在狱中想尽办法,仍无所作为。法印着急,也混进噶府,留在外面的楚无忌却发现了冯妈的身份,将其一棍打晕,待其醒来又斥责冯妈拐买自己女儿楚环,使他一家痛苦十余年。康熙早已生疑心,但楚环似动真情,又让康熙摸不着头脑。众人大笑。

 第9集

法印被人拉到厨房看管起来,这边楚无忌将冯妈绑起,告之康熙冯妈为探子,康熙已是心中有数,一切只待晚间解决。楚环找到噶,拿到巨毒旋即离去。噶礼心有不安,深恐大祸临头,欲毒死胡总管,不料他早有准备,将噶礼所贪之宝运回自己中,以此要挟噶礼,噶礼气忿难忍。由康熙牵头,楚环终与楚无忌相认,几人抱头痛哭。楚环借机将毒药放入酒中。但最终将酒杯打碎。狱卒欲毒死宜妃三人,不料反被三人所骗。此时,法印也前来相救,几人相救,几人相见,分外眼红。噶礼率众包围了客店,康熙嘱楚无忌去通知于世龙救驾,自己坦然面对。最终将噶礼绳之以法,并查抄总督府。另外,楚环与一董秀才再次完婚,康熙以食盒送之,以表祝贺。

第10集

康熙从牢头处得知三德子入狱,吃惊之余,告诫牢头好好照顾,因他与三德子情深谊厚,不愿看他犯错。陶二德送三德于入狱后又后悔,打算救三德子出来,被秦管家一棒打晕。万一全偷偷在深夜将桃儿放入棺木埋葬,康熙深怕三德子遇到不测,派法印前去狱中探望,两人见面大哭。法印告诉三德于康熙的计谋叫三德子依计行事。陶二德醒后,又去找三德子。万一全以为自己又有了靠山,忙不迭带路。三德于要求住衙门,而把秦管家关在监内。隆克多悄悄将万一全府包围,准备抄家。万一全因为三德子在,并不十分害怕,倒是隆克多没有料到,三德子就是监内囚犯。但事己至此,也只好硬顶,胡乱查一番,认定万一全是清官。三德子假冒意装睡,任凭他俩演戏。康熙替婉秋写好状了,准备再上衙门,三德子提议四人一起看个端详,无人敢否认。婉秋状告万一全贪赃王法,令其吓出一声冷汗,加之传唤付三山,三德了张口便喊打,因在牢中已见其偷梁换柱,草菅人命。付三山撑不住,供出万一全种种丑事。隆克多欲顺水推舟,被三德子以圣上名义要求见康熙。万一全为保性命,又供邮收藏与隆克多往来凭证。隆克多汗流狭背,欲自尽,被三德子拦住,押下候审。陶二德奉旨搬出宅院,康熙应其要求为其另行安家,爱娟带着小金、小银 直叫三德子"爹",三德子大窘,众人大笑。

铃铛记

第1集

宜妃与小桃红正上香,外报众皇子欲闯进来。宜妃见情况不妙,派三德子前去周旋,欲将众人挡驾,不料众皇子强行闯入。宜妃见势有些惊慌,法印在旁劝其镇静。众皇子要求见皇上,宜妃以皇上闭关为由欲挡下众人。但众皇子不服,又欲强行闯入。此时幔帐口摔出一只碗,众人以为皇上动怒,纷纷退下。此事在大臣中传开,也欲求见皇上。留下南怀仁手捧圣经无人理会,疑惑的同时不禁摇头叹惜。谨妃以宜妃霸占皇上为由欲鼓动苏麻喇姑向宜妃示威,且不愿自己出头,打算窜通其余嫔妃一齐行动。宜妃经过白天的一场对抗,心中早已犯虚,法印与三德子想半天也没想出个好主意,大家只好决心共赴难关。皇上欲以“万岁爷在暗处”在镇住皇太子,太子尽管满肚子怨言,同时也紧张不安。两个小太监暗中议论皇上是被宜妃藏起来的,三德子闻之,对二人声色俱厉,唬得两人尿湿裤子。宜妃明知躲不过众妃的示威,便定下心来迎接他们的到来。这个时候,百姓打扮的康熙己微服到山西运城。苏麻喇姑倚老卖老,对宜妃连讽带刺,还下令将慢帐摘去,要见皇上。宜妃、三德子惊,幸法印厉声喝退苏麻喇姑及众妃。宜妃对皇上给她出的难题暗自叫苦不迭。谨妃率众妃席地而跪,场面大乱。宜妃见势不妙,也装作要进去见皇上,苏麻喇姑见直妃如此,急忙让人阻止,此时,又一只碗摔碎,三德子机灵,大呼“传膳”。紧接着房内传出咀嚼声。众妃悄然而退。

第2集

康熙与赶车的把式在乡间野店吃山西面条,康熙吃相斯文,把式看着不过瘾。康熙高兴差点说漏自己身份,幸亏把式与食店客人无一听得明白。夜间,把式与康熙同炕而眠,康熙固不习惯裸睡,又嫌被子有异味,令把式相信他确为有钱人家。宜妃等人见众人离开,连忙冲进幔帐,将在内装康熙的小桃红解救出来。小桃红又摔又吃,累得够呛。宜妃却睹物思人,又想起了离宫出走的康熙。康熙欲吃面,却因身上没钱被伙计讥讽,把式解围。把式要将康熙的钱还给他,康熙却大讲自己不仅能养活自己,还能养活一家一国,令伙计大力不满此人的狂妄。这时,大街上和盛班的马车过,康熙和铁铃儿都看到了对方。宜妃找到康熙走时留下的诗,表示自己要出门做百姓。宜妃看罢,以为皇上耍脾气出走,委屈得大哭亏得法印与三德子劝解,方才平静下来。康熙闲来无事,看铁铃儿表演,还打探她的姓名,康熙主动找出小摊上写的别字,要求换一碗饭吃,店小二不理会康熙,无奈之中,康熙只好在饭馆赊帐吃饭,因怕人纠缠,还将“五文十个”的价钱改为“五文千个”,然后大叫“结帐”,不巧又碰到铁铃一行。康熙巧嘴说服掌柜免收饭钱。铁铃儿在旁边也看到这一幕。康熙又趁机打探铁铃儿姓名。铁铃儿不答。

第3集

宜妃等康熙等得心急,打算扔铜钱决定方向,去找康熙。还请来人臣于世龙帮忙代为守关,且以后宫阴气重为由,欲移关南书房,便要于世龙帮忙隐瞒。于世龙听罢深感为难,却也只好答应下来,还猜出康熙是去山西游历了。康熙跟着和盛班走了一程又一程,逐渐与大伙儿混熟。还向铁铃描述他养蜂与走江湖的两大理想,戏班里冯大宝却揶揄康熙身无武功,康熙不服,现学现练竟然有点意思。班主铁洪生决定收下康熙。皇太子欲借移关之机试探皇上行踪,正当他准备掀下轿帘时,轿内传出声响,令太子大惊,退下。康熙自认做皇帝不好,令铁铃儿稀奇,康熙怕说漏,搪塞自己在梦中当过皇帝,约柬太多,而且没有美人相伴,铁铃儿大叫康熙假老实。宜妃带着三德子、法印与小桃红进入山西境内,开始寻找康熙,但始终没有音讯,几人都有些泄气。和盛班于又一场演出。康熙负责打鼓收钱,他不会讲客套话,幸亏铁铃儿相助。但转瞬间又碰到蛮横黑衣人向戏班要钱,康熙不满欲接开阵势,被冯大宝拉开,将所赚之钱分一半给黑衣人。康熙为发白天的事情生闷气,对冯大宝的唠叨不以为然,幸亏铁铃儿解开话围,康熙转而又拐弯抹角向铁铃献殷勤,铁铃儿故作不懂。于世龙守关守得辛苦,半个月不敢脱衣裳,不敢洗澡,半夜说梦话还透露了康熙不在的秘密。南怀仁识趣,并不多言。

第4集

师爷恶吏胡天明从街上过,人人争相巴结讨好。胡天明且下令不容许留卖艺班子留宿。宜妃带着小桃红等人在馆子吃饭,其间曲折打听康熙的下落,店小二马上回答见过这个人,但又表示要钱。这时门口出现假冒的康熙、宜妃等一干人。宜妃等人一看大惊,小二却吓得浑身打抖。土财主也是追着假康熙送礼,小贪官忙着张罗饭局。宜妃等人看在眼里气在心里,准备给这伙人一点颜色。康熙一觉醒来,发觉和盛班不见,自己又成独身一人。所幸他替饭馆换字一事传开,有馆子愿以吃白食为报请他代写信,才幸免挨饿。铁铃儿为铁洪生抛下康熙而生气,铁洪生却以为康熙非等闲之人物,而且此次目的是救铁珠儿,不可能让康熙一路尾随,铁铃儿才做罢。胡天明霸占铁珠儿,为息事宁人,与昏宫袁高天饮酒作乐,还贿赂上千银票。康熙开始从事代人写信的营生,一位老婆婆边怪儿子不孝顺,边骂皇上是糊涂宫,把康熙说得哑口无言。宜妃等人要闯入假皇上所待的酒楼,店小二不允,大呼小叫。正陪假皇上的贪官欲喝斥宜妃等人,假皇上假意宽厚,令宜妃等人哭笑不得。四人故意大讲特讲。从前处死假皇上的情形,令一干人坐立不安。宜妃等人借机揭发其真面目,并痛殴五人。追赶之际,千户索克木闻讯前来相助假皇上等人,宣妃以皇上会讲满语为据使假皇上原形毕露,众人无不骂扮假之人

第5集

康熙在街头碰上胡大明追赶一欠债赌徒,赂徒欲求胡天明放过,胡却穷凶极恶,康熙趁势挡开。不料一眼看到顺子,忙撇下赌徒,追问顺子铁铃儿的下落。顺子搪塞不知,跑开。铁洪生上堂告胡天明欺抢民女,而铁珠儿在胡家家丁的围带下走过,康熙误以为珠儿即铃儿,对珠儿的不理睬感生气,更遭家丁一顿打。康熙又饿又累,心生感慨,还遭乞丐奚落。康熙饿得顶不住要拿宣妃送的玉换东西吃。这边宜妃找康熙不着,又急又担心朝内出事,伤心落泪。袁高大醉醺醺断案认定师爷胡大明无罪,而是被铁铃儿等人恶意诬告。令铃儿等人十分气愤,绝不罢休。不料刚一出门又遭胡大明一干人殴打,众人受伤,孤立无援。太子以请安为由,向关内大诉兄弟相争,孤立自己的苦水,于世龙挖耳屎也漫不经心听着。康熙走进当铺,伙计见他穿戴一般,不多理睬。康熙不满,取出玉来,但伙态度大变,前倨后恭。康熙想起自己沦落至此,若宜妃看到又该笑话,不禁自嘲,不料此时胡天明闯入,叫康熙留下宝物走人,否则按盗宝罪论处。尽管康熙大吵大闹,仍然被推出当铺。康熙气极要去县衙告状,不料被差官勒索问路钱,还要被送进衙门,幸得一位老伯相劝,差官于是脱下康熙鞋子走人。康熙平生第一次光脚走路。宜妃打算一家一家饭馆寻找康熙,问来问去,因为没有明显的特征,因此仍然杳无音讯,幸遇见一老婆婆曾让康熙代写书信,回忆起来,宜妃边读信边落泪,老婆婆却想不起来康熙往哪里去了。宜妃想着康熙任性出走,不顾明事,要狠下心来,让康熙受点苦,消消性子。康熙光着脚走路,脚疼心疼。夜里碰上和盛班,铁铃劝铁生答应留康熙一宿。铁铃儿向康熙大讲可替铃儿治贪官死罪,铃儿却以为康熙讲大话,表示怀疑。康熙跑到胡记当铺,要求退还、或者开当票给他,遭伙计大笑,康熙用武力将伙计制服。三德子与法印夜溜走,准备到晋城找康熙。宜妃却希望能将康熙说服,劝说回宫。康熙从伙计手中拿到了当票,换了伙计一双鞋,还请了位老郎中,为铁洪生治病,康熙粗心大意,忘记付钱,造成尴尬局面。铁铃儿担心康熙,追问钱的来源,并表示要还给康熙,康熙搪塞过去。铁铃儿说起自己走南闯北,能力微小保护不了家人,黯自神伤。康熙却认为最大幸福是与知心人相亲相爱,过平常生活,铃儿脸红。

第6集

胡天明带人追赶康熙,并烧了和盛班帐篷。三德子法印撞见前头火光冲天,更险被家丁追打抢劫,二人发怒打得众人人仰马翻,但不幸被狡猾的胡天明捕去。铁珠儿被胡天明绑住,口唇干裂,内心委屈,深夜潜来的铃儿欲破门而入,被康熙接住,唯恐落入机关。铁珠儿察觉,大叫铃儿离开。康熙欲说服铃儿告官,铃儿不服,康熙以大清律例为据,准备写状子。正当他击鼓鸣冤时,被宜妃与小桃红撞到,宜妃进不得,退不能,满腹委屈。康熙满腔文采,令贪官袁高天大惊喜,强行与康熙饮酒,而将案子搁置,胡天明担忧之余,带人来抓铁铃儿等人。小桃红买菜撞上被捕的三德子与法印,欲将二人赎出,却没有足够的银子,宜妃也对康熙一肚子怨气。袁高天一副情才不遇的潦倒样,并且以皇上自居,而闭口不谈案子,令康熙深悔来此。待康熙返至,铃儿等人己不见踪影。皇太子对守关的于世龙无可奈何,假意强行闯入见康熙,令于世龙惊得一身大汗太子并且表示若此事有诈,定会杀头问罪。康熙又到衙口告状,胡天明康熙安分守己,康熙得知铃儿等人己被胡天明押到大牢。牢中的冯大宝直埋怨康熙骗人,铃儿也心有疑惑。三德子与法即使计出逃,不料却被胡天明追回,欲对二人下毒手。宜妃与小桃红身着盛装,威慑胡天明,将二人救出。康熙欲进牢探监,苦于身上分文全无,写下白条,却被守卫耻笑。回到院子,房子却被胡天明封上,康熙气极,要撕封条,被人阻止。

第7集

康熙一路光脚招揽写字的生意,三德子与法印受宜妃之托不敢认他,看到他受苦又不忍心,偷偷丢过去一块银子,不料康熙傻里傻气大叫丢银之人,银子被人白白抢了去,三德子看得心疼,宜妃听到也痛在心里。一行四人故意让康熙撞见,让其大惊。于世龙得不到宜妃等人消息,焦急万分,南怀仁想出空城计应对宫中。康熙见着宜妃,大喜之余嚷着找饭馆吃饭,宜妃劝康熙回宫,康熙却认为还有事情未办成,而且一定要做个样子给天下人看。宜妃非常失望。铁铃儿等人在牢内受苦,铁珠儿来探视,满心悲伤,胡天明威胁铃儿,只要她肯服软,一切都会过去。珠儿为救全家,只得答应与胡天明成亲,宜妃带着小桃红闯入牢中。铁铃儿性格倔强,胡天明又看上了铃儿,叫铃儿嫁给他,条件是放铁洪生一班人。铃儿答应。众皇子又跑至南书房处,找于世龙见皇上。幸于世龙声色俱厉,且南情仁处变不惊,方令众人退下,二人表面轻松实则大惊,南盼康熙回宫。胡天明骑马拉着铁铃儿招摇过市。人群里的康熙乍见铃儿,冲上去与胡天明理论,铁铃儿却对康熙怨愤有加,康熙闻之愕然。三德子见康熙如此,为康熙委屈,也为铁铃儿高兴,宜妃也劝三德子,让康熙当够百姓自然会回头。康熙劝袁高大捕胡大明,袁痛斥康熙做百姓却想管官,且认为自己的才能经世济天,却在晋城小县屈就,已属不易。康熙怒而无奈。到胡府,宜妃忙派三德子、法印暗中保护。

第8集

康熙欲救出铁铃儿,不料却被家丁发觉,绑送胡天明,身陷狱中的康熙仍然嘴硬,要独自对付胡天明,为和盛班献计讨回公道。三德子与法印假份鬼神迷惑昏官袁高大,使其召见胡天明,即日成婚。胡天明答应放和盛班出狱,却独留康熙在狱中。在铃儿要求下,胡天明答应康熙来到喜堂,铁铃儿虽与康熙咫尽相隔,二人却都深恨自己无能为力。冯大宝眼见不平,欲救铁铃儿,却被早有防备的胡天明刺死。铁铃儿见状欲寻短见,被康熙奋不顾身救下,胡天明又欲射杀二人,被赶来的宜妃等人救下。众人齐呼康熙万岁。铃儿知康熙的身份后,悄然离去,康熙重新回到皇宫,将袁高天与胡天明收伏。

本词条内容由国搜百科根据相关资料编纂,仅供参考。如有问题,可联系我们修订、完善或删除。也欢迎更多热爱知识共享、有志于词条编纂的专业人士参与国搜百科创建。联系电话:010-87869809 合作邮箱:baike@chinaso.com 交流QQ群:5332181520

康熙微服私访记3 图册

百科热点

党的十九大
  • 浏览次数: 1607 次
  • 更新时间:2015-07-25
  • 创建者:
分享到:
百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