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徒公办案 (电视剧-2007年版)

司徒公办案,这是一部古装国产宫廷大戏,全剧分12个案情相对独立的单元构成,共80集。集破案、搞笑、言情、权争、益智于一身,极富观赏性、娱乐性和教育性。

中文名称
司徒公办案
导演
王葆青
主演
豆豆、童彤、鲍莉、李竹、朱豪伟
类型
喜剧、古装
制片国家
/地区:中国大陆
语言
汉语普通话
首播
2007-1-1
集数
80
单集片长
25

1剧情简介

编辑本段 回目录

司徒公办案  剧照司徒公办案 剧照

金科状元司徒骏受命到通州海城府太平县走马上任,却发现太平县县衙原来已废弃多年,整个县城全受制于告老还乡的虎威大将军熊镇邦。司徒骏气愤难平,发誓要扳倒熊镇邦,重整太平县衙,并结识了县衙的年轻捕头武维扬、女捕快梅美眉、师爷梅益建和厨娘何韭姑等人。熊镇邦之女熊跳跳对司徒骏一见钟情,欲与其成百年之好。

为找到能扳倒熊镇邦的证据,司徒骏只得顺水推舟,假意应允。而熊镇邦之子熊宝宝此时也向其爱恋许久的卖菜女马丹娜求亲,司徒骏等说服马丹娜假意接受,并使计在大婚之日让梅美眉与其调包……

2主要演员

编辑本段 回目录

司徒公办案  剧照司徒公办案 剧照

豆饰司徒峻

童 彤何韭姑

莉饰梅美眉

竹饰武维杨

朱豪伟饰朱葛谅

黑永宽饰梅益健

3分集剧情

编辑本段 回目录

司徒公办案  剧照司徒公办案 剧

第1

开张大吉金科状元司徒骏受命到通州海城府太平县走马上任,却讶异地发现太平县地早已改名为大熊县,整个县里每处地方都贴着熊字字样,连街上巡逻的衙役竟然也分为熊府官差和县衙官差两帮。目睹了两派官差的纷争,司徒骏更发现连太平县衙署也早已废置多年,从年青的县衙捕头武维扬与女捕快梅美眉处,司徒骏才得知原来整个太平县一直都受制于告老还乡的虎威大将军熊镇邦,大惑不解的司徒骏决定去将军府一探究竟。

2

开张大吉在将军府,司徒骏见到了虎威大将军熊镇邦浩大的排场惊人的气势,并亲眼目睹了熊镇邦决断县政司法与财税等一切大小事宜,大感惊讶。这时又惊见武维扬梅美眉与何韭姑三人被熊府衙役押来,熊镇邦堂而皇之地升堂审案,欲以密谋复兴县衙之由治罪他们,气愤难平的司徒骏拿出上任圣旨挑明自己是新上任的太平县令,并要求带回原属县衙的武维扬等三人。仗着战功彪炳功在社稷的熊镇邦亦拿出御赐免死金牌,两人针锋激辩各不相让。熊镇邦的女儿熊跳跳折服于司徒骏的男子气概,说服其父放人。

3

开张大吉武维扬美眉与韭姑三人带着司徒骏来到县衙,在那司徒骏见到了还坚持留在县衙的衙役宫喜花财以及师爷梅益建,眼见衙门的残破颓废和众人苦苦维持县衙的艰难,司徒骏更发誓要扳倒熊镇邦重整太平县衙。梅益健美眉武维扬与韭姑等招待司徒骏吃饭,几人正式互相介绍。梅益健与韭姑带司徒骏去秘密基地的路上,偶遇熊镇邦的独子熊宝宝向卖菜女马丹娜求婚。

4

开张大吉司徒骏与梅益健韭姑在去秘密基地的路上,偶遇熊镇邦的独子熊宝宝向卖菜女马丹娜求婚被拒,混乱中司徒骏发现傻胖子熊宝宝为人很好并不像其父那样嚣张。在秘密基地,司徒骏向众人道出其欲重振县衙的决心,众人不置可否,决定且战且走拭目以待,而混然不觉的司徒骏正盘算着如何为民除害。第二天,司徒骏独行街头,美眉武维扬与韭姑暗中跟踪偷看,眼见熊镇邦的势力根深蒂固无孔不入,司徒骏与美眉武维扬等商议扳倒熊镇邦的对策。

5

开张大吉司徒骏与美眉武维扬韭姑商议唯有搜集齐全罪证上报朝廷才能扳倒熊镇邦,熊宝宝突然拦路杀出,并拜脱司徒骏助他追求马丹娜,司徒骏决定以熊宝宝为突破口找到熊镇邦的破绽与罪证,遂满口应允,美眉武维扬与韭姑诧异大惊,梅益健警告他们司徒骏。为了取得熊宝宝的信任,并从他这里拿到锁着太平县令官印的钥匙,司徒骏只得助他向马丹娜说情。就在司徒骏欲悄悄告知央求马丹娜帮忙之时,熊跳跳突然带着大队人马来掳新郎,跟踪而至的梅益健等人更误解司徒骏准备做熊镇邦的乘龙快婿。

6

开张大吉眼见司徒骏要做熊镇邦的乘龙快婿,梅益健等人失望地回到秘密基地,梅益健决定失收掉秘密基地,大家解散各奔前程,众人枉然。好不容易从将军府脱身的司徒骏匆匆赶回秘密基地,却惊见美眉与武维扬等正在收拾行李。司徒骏好言相劝,并向他们道出取得熊宝宝的钥匙以夺回太平县令官印和从熊跳跳手里得到熊镇邦的罪证的计划,众人斗智昂扬,决定誓死协助司徒骏重振衙门。司徒骏趁陪熊跳跳游玩散心之际,趁机套问以搜集证据。另一边,武维扬在司徒骏的指示下,也假意地陪着熊宝宝来邀马丹娜外出约会,被蒙在鼓里的熊宝宝还雀跃着即将抱得美人归。

7

开张大吉为取得账册司徒骏只得硬着头皮以手指代替诓称已经与熊跳跳打过KISS,孰料熊跳跳却声称必须等到结婚才肯把东西交给司徒骏,司徒骏暗中大呼冤枉。马丹娜按武维扬的意思与熊宝宝约会,想办法得到熊宝宝挂脖子的钥匙,却未成功。一无所获的司徒骏与武维扬美眉梅益健韭姑等人商议,唯有先假戏真做,佯装结婚以骗得账册和钥匙等相关重要证物。孰料大喜之日,熊宝宝硬是坚持等到洞房花烛才肯交出钥匙,情急之下,梅益健想出以美眉调包新娘的计谋。另一边,司徒骏领着花轿来迎娶熊跳跳。

8

开张大吉美眉持刀威逼熊宝宝交出钥匙,孰料,熊宝宝发现新娘被调包不但不恼火反而爱上了梅美眉,梅美眉顺利取得了熊宝宝身上的钥匙。而本性并不坏的熊跳跳也向司徒骏坦言早知其计,只是为救父亲而没有揭穿,熊跳跳同意将罪证交给司徒骏,但同时请求司徒骏能饶她父亲死罪,司徒骏应允。铁证如山,熊镇邦不得不伏首认罪,司徒骏率众人重振太平县衙雄风。

9

神偷妙探手多多清晨,美眉正带着宫洗花财等众衙役练功,武维扬又来搅局,两人争执不下,遇到民女萧白菜前来告官。司徒骏升堂审案,却发现原是萧白菜为接近钦慕已久的司徒骏而故意编造的一桩假案。闹剧收场,才刚退堂的司徒骏又听到有人告官,这次告官之人为城中富商钱宗,钱家被窃,而其中最为值钱的钱家祖传的一尊玉雕。司徒骏即令美眉与武维扬率衙役勘察现场,发现一枚玉佩,此玉佩非钱家之物,两人疑为是窃贼不慎遗留下来的。

10

神偷妙探手多多美眉与武维扬在钱家勘察,与不知情的钱宗之子钱喜发生冲突。夜晚,司徒骏正与师爷美眉武维扬等讨论在现场发现的玉佩,钱喜突然来访。一改白天趾高气昂的骄纵模样,钱喜告诉司徒骏在他家发现的玉佩,是其同窗何顺之物,司徒骏追查何顺。在何顺家,美眉武维扬偶遇何顺同窗兼好友的陈旺。从陈旺口中,司徒骏等得知原来何顺与留春院的妓女念念一直交好,家徒四壁的何顺一心想为念念赎身,而这枚玉佩即是念念送给何顺的定情之物,司徒骏即下令传念念上堂问案。

11

神偷妙探手多多司徒骏传念念上堂问案,念念认出玉佩即是她送给何顺的定情之物,念念伤心欲绝认定何顺已遭不测,因为他已失踪多日。夜晚,司徒骏与师爷美眉武维扬边吃晚饭边讨论着案情,认为念念陈旺皆与何顺的突然失踪脱不了关系,此时韭姑的一句话点醒了司徒骏,即令美眉与武维扬密切监视陈旺。美眉与武维扬一路跟踪陈旺到了留春院,却遇痴情的念念撞墙自尽的一幕,大感意外,司徒骏等亦感对此大为不解,并下令全力缉捕何顺。在韭姑的鼓励下,美眉决定女扮男装亲自去留春院调查。

12

神偷妙探手多多女扮男装的美眉在留春院与念念一番常谈,对念念表现出的痴情感到困惑。第二日,美眉与武维扬带着宫洗花财正在街头张贴缉捕何顺的告示,突遇陈旺跑来汇报发现钱家失窃的赃物。在陈旺的帮助下,美眉与武维扬抓住了正在贩卖贼赃的小偷艾德华。司徒骏升堂审案,发现所有赃物中独缺那尊价值连城的玉雕,艾德华一口咬定贼赃是其捡来的,且他从没看见过玉雕。陈旺却指认亲眼看见艾德华带着赃物从破庙出来,其中确有玉雕。对陈旺的对答如流,司徒骏暗自起疑,表面上不动声色,只令武维扬前去搜查藏匿赃物的破庙。

13

神偷妙探手多多武维扬在藏匿赃物的破庙中发现了已失踪多日的何顺的尸体。司徒骏再审艾德华,艾德华矢口否认杀害何顺,司徒骏假装不信,要对艾德华用刑,人群之中司徒骏没有忽略陈旺猜疑的脸。仵作验尸后证实何顺是被人左手持刀刺死的,而经过实验后亦艾德华不是左撇子。排除了艾德华的嫌疑后,案情的症结集中在陈旺及念念身上。司徒骏决定将计就计引蛇出洞,一方面让萧白菜勾引陈旺以离间他和念念,另一方面又以对对联为名试探陈旺,而自以为聪明的陈旺亦在不知不觉中走入局中。

14

神偷妙探手多多司徒骏以对对联为名试探陈旺,发现陈旺正是做撇子。而此时,受到挑拨的念念认定陈旺只是利用她,已抛弃她与别人相好,决定私吞玉雕。/她来到藏匿玉雕的地方,被跟踪而至的美眉与武维扬抓获。人赃并获,念念只得交待出她与陈旺合谋利用何顺偷窃钱家财物,又杀何顺灭口的全部经过。罪证确凿,陈旺见罪无可赖,只得招供,司徒骏终于将真凶陈旺及共犯念念绳之以法,钱家失踪的祖传玉雕亦失而复得。

15

审石头这日,司徒骏闲来无事去茶馆喝茶,无意中听到一说书先生正大放厥词污辱为官之人,受到触动的司徒骏决定回县衙大行整顿一番。就在司徒骏令梅师爷向武维扬梅美眉等众人出示治安维护绩效评比表,宣布新制定的评比规则之时,正遇海城知府的当差龙五孙豹子三人押着死刑犯曾阿牛途经太平县借县衙牢房暂歇一宿。司徒骏依律刚将犯人押至县衙牢房,就有妇人来到县衙喊冤,司徒骏见到她伤痕累累显是无法再敲伸冤大鼓的双手,大为震动,即刻升堂审案。

16

审石头司徒骏升堂审案,询问之下得知此妇人是为替丈夫讨回冤屈,状告海城知府冤枉好人胡乱判案,碍于自己无法越权审案,司徒骏只得预备退堂,而当他得知这妇人即是刚被押至太平县大牢的曾阿牛之妻时,司徒骏大感蹊窍,不顾梅师爷的反对决定追查个清楚。龙五孙豹子三人为私吞丢失的二百两饷银,买通了武维扬,设计布局先救出曾阿牛,让他与妻子会合,然后再从套出他们身上套出银子的下落,而不知入局的武维扬傻乎乎地成了帮凶。夜晚,司徒骏与美眉到地牢找曾阿牛进一步了解案情,却惊见曾阿牛不知何时被调包成了孙豹子。

17

审石头司徒骏夜审孙豹子,从他口中得知龙五他们的计划,即令美眉带人前去查看。在曾妻落脚的客栈外,美眉与蒙面的龙五柳丁撞个正着,双方大打出手,幸得韭姑及时赶到制服了龙五与柳丁。龙五与柳丁被押回县衙,司徒骏升堂审案,狡猾的龙五表面上假意答应配合司徒骏找回失踪的二百两饷银。之后,司徒骏又从曾阿牛处了解到,曾阿牛原是一个民间的骡夫,被海城知府雇请押送饷银,结果其中二百两银子被换成了卵石,从而被海城知府蔡朝中屈打成招胡乱判为死罪。看到被调包银子的卵石,司徒骏问清了原先押送饷银的路线,决定亲自为曾阿牛洗清冤屈,而此时龙五却越狱逃跑了。

18

审石头司徒骏带着美眉伊帆风顺等人上路,决定沿着曾阿牛原先押送饷银的路线走一遍。途中司徒骏与美眉突然受到龙五指派的杀手的袭击,幸被暗中随行保护的韭姑所救。夜晚,司徒骏美眉等到达古松镇,一行人投宿在曾阿牛曾投宿的客栈,当司徒骏得知被调包用的卵石即是这里独有的古松石时,他即借客栈办公堂,审起这些大小不一的卵石,竟然审出了盗银的真犯乃是客栈的老板,而海城知府的龙五即时监守自盗的同案犯。司徒骏决定还曾阿牛以清白,将此案呈报至通州知府。

19

审石头司徒骏向通州知府贾仁义呈报此案,蔡朝中闻风即刻赶往通州。为防事迹败漏,有损自己名誉,蔡朝中以自己尚书叔叔为要胁,软硬兼施,要求贾仁义从轻发落手下龙五等人,同时治曾阿牛胁从作案之罪。贾仁义蔡朝中与司徒骏召开三堂会审,蔡朝中与司徒骏争锋相对,各不相让,贾仁义无奈只得宣布择日再审。

20

审石头司徒骏从曾阿牛处了解到是龙五买通杀手刺杀自己,为将案情真相召告天下,坚持要求贾仁义再次召开三堂会审。为了逼司徒骏打退堂鼓,蔡朝中带着大班人马突然包围司徒骏暂住的驿站,司徒骏不肯服输,与其斗智斗勇,终于吓跑了气焰嚣张的蔡朝中。贾仁义再次召开三堂会审,司徒骏有备而来,见招拆招,终于揭露了案情的真相,而蔡朝中龙五等人也得到了应有的惩罚。

21

鳄鱼先生某夜,鄂府总管耿德基奉命买通算命先生小神龙,让他前去说服前朝镇国君夫人巫家华,使她相信她的西山行宫有问题风水,好让她主动将行宫送给鄂府主人鄂瑜先生。这日,太平县举办盛大的嘉年华庙会活动,司徒骏与梅师爷梅美眉武维扬韭姑等众人也都兴致勃勃地乔妆改扮一番去凑个热闹。庙会里,扮成算命先生的司徒骏闹了很多笑话,大家玩得都很尽兴。在茶馆中,司徒骏偶遇一个光头佬好心地告诫他小心血光之灾。

22

鳄鱼先生庙会里,假扮成算命先生的司徒骏被一直抓寻逃跑的小神龙不着的耿德基错认而误抓回鄂府,鄂瑜亦将司徒骏误认作小神龙而欲将其致于死地,以保守住有关西山行宫的秘密。幸得美眉与韭姑及时赶来,司徒骏向鄂瑜挑明自己县令身份,将信将疑之时,梅师爷武维扬等带着众衙役及县令官印赶到,化解了一场争斗。自称国丈的鄂瑜在得知司徒骏的县令身份后,一改先前凶恶的面貌,并以好酒好菜招待,司徒骏不动声色,进一步打探其国丈的虚实。而耿德基则告诉梅师爷等人有关算命先生小神龙与西山行宫的来龙去脉,并带着他们亲自去走访那座被称为阴阳宅第的西山行宫。

23

鳄鱼先生老奸巨滑的鄂瑜一边口口声声称天机不可泄漏,一边又神秘兮兮地告诉他西山行宫的秘密,说那是出帝王的风水宝地,并以事关朝廷社稷安危为名要求司徒骏通缉算命先生小神龙。在颓倾破败如鬼屋的西山行宫,梅师爷美眉武维扬等遇到了一个又疯又哑的女人,从耿德基口中得知这个疯婆子竟然是西山行宫的主人前朝镇国君夫人巫家华,众人皆惊。司徒骏对鄂瑜的国丈身份西山行宫的所谓风水以及他要捉拿小神龙的真正动机颇为怀疑,经过几方调查打探,意外地得知这镇国君夫人巫家华是在将西山行宫送给鄂瑜之后才变得又疯又哑的。

24

鳄鱼先生夜晚,假扮成鬼差的耿德基悄悄潜入西山行宫欲放火烧死巫家华,恰被夜探西山行宫的美眉与武维扬撞见救下。暗自得意除去心头大患的鄂瑜却得知巫家华不仅没被烧死,而且失了踪,气极败坏的鄂瑜一方面命耿德基加紧寻人,一方面登门拜访司徒骏以迫使他加紧缉捕算命先生,司徒骏假意应合。司徒骏带着美眉与武维扬等亲自勘察西山行宫,鄂瑜与耿德基也闻风前来打探。为打探巫家华的下落,鄂瑜命耿德基前往县衙进一步打探虚实。

25

鳄鱼先生耿德基来县衙打探巫家华的下落,武维扬假意应付,不远处司徒骏等人正领着巫家华指认出耿德基确为放火烧西山行宫的人,司徒骏下定决心为巫家华讨回公道。武维扬假意被耿德基收买,得意忘形的耿德基立即跑到鄂瑜面前邀功。而此时在县衙,清醒后的巫家华面对司徒骏等人的询问却三缄其口,无可奈何的司徒骏只得命韭姑耐心开导她。独自留在厢房的巫家华回忆起不久前算命先生小神龙在西山行宫对她说的事。

26

鳄鱼先生深夜,打扮成鬼差的耿德基再次潜入县衙,恐吓巫家华,被美眉与武维扬抓住。司徒骏升堂夜审,耿德基却声称是奉皇上的圣旨前来捉拿钦犯巫家华。为免事情败漏,鄂瑜连夜拜访司徒骏,并以传达皇上密旨为名,要求司徒骏交出钦犯巫家华。巫家华回忆起鄂瑜是如何用计欺骗她主动交出西山行宫,如何又用药毒哑她的前前后后,痛不欲生的巫家华在画下西山行宫的地图后决定一死以求解脱。

27

鳄鱼先生巫家华决定一死以求解脱,幸得韭姑及时发现救下。司徒骏与梅师爷美眉武维扬等一起研究巫家华画下的西山行宫的地图,推敲着其中的玄机,知州大人突然到访,强行押走了巫家华,司徒骏等虽气愤不平,但也无可奈何,更立志要揪出鄂瑜的狐狸尾巴。阴谋得逞的鄂瑜为求万无一失,命耿德基再从武维扬处打探司徒骏的动向。

28

鳄鱼先生司徒骏终于发现了巫家华画下的西山行宫地图的秘密,并在那发现了巫家华详细记载着鄂瑜侵吞西山行宫整个过程的纸卷。另一头,武维扬假装与耿德基称兄道弟,渐渐放松警剔的耿德基终于泄露出鄂瑜假冒国丈的秘密。司徒骏再审耿德基,眼看事迹败漏的耿德基答应合作检举鄂瑜的罪行。鄂瑜再次拜访司徒骏,欲以高官厚禄利诱,司徒骏不为所动。人证物证俱在,鄂瑜假冒国丈谋害前镇国君夫人并侵吞西山行宫风水宝地的罪行暴光于天下,司徒骏上奏朝廷,皇上颁旨斩决鄂瑜,并为受冤的前镇国君夫人平反。

29

母螳螂一老农被发现暴尸在郊外荒僻的树林,司徒骏携同美眉武维扬及众衙役们勘查案发现场,不远处梅师爷正在很认真地检查尸体,却未料老头突然死而复活,众人皆惊,原来他只是暂时麻痹昏厥。阿凤是刘村出名的俏妇人,丈夫刘福常年在外做生意,刘福家的家仆阿力因垂衍阿凤美色,趁机调戏阿凤,恰被刘福撞见,两人揪打成一团,扭打中阿力失手杀死了刘福。阿凤到衙门报案,如实叙述案发当日情形,司徒骏审问阿力,阿力供认不讳,但他坚持说自己是失手把刘福推进装有石灰水的水缸而致其意外身亡的。

30

母螳螂美眉与武维扬去刘村进一步调查阿凤和刘福夫妻的情况,得知刘福因常年在外做生意,故常托好友高旺照顾妻子阿凤,两人日久生情关系暧昧。司徒骏提高旺问话,高旺承认因受好友之托而与阿凤走得很近,但与阿凤决无暧昧关系,倒是家仆阿力仗着阿凤对其的信赖而目中无人,常常吹嘘自己与阿凤有暧昧关系,高旺也曾将此事提醒刘福注意。司徒骏连夜再审阿力,却未料正遇阿力欲悬梁自尽,众人劝慰,已有悔意的阿力告诉司徒骏是阿凤主动勾引的他,而且与阿凤有染的不是别人,正是高旺。

31

母螳螂阿力告诉司徒骏阿凤与高旺的暧昧关系,司徒骏与师爷美眉等众人讨论,皆认为阿凤与高旺有重大嫌疑,司徒骏即命美眉与武维扬分头密查他们。美眉与武维扬偷偷跟踪高旺至古董店,巧得是阿凤也出现在这里,两人起疑。另一边,司徒骏以看古画为名亲自登门拜访高旺,双目失明的高母热情相待。小坐之间,高旺对其母亲不耐烦的恶劣态度令司徒骏百思不得其解。

32

母螳螂梅师爷亲自向古董店老板调查情况。老奸巨滑的古董店老板一边向梅益健打着小报告,一边又故意将此事透露给高旺知道。做贼心虚的高旺只得以高价买进了古董店老板的玉佛,以堵住他的嘴。武维扬跟踪高旺至妓院,孰料早被高旺发现而用计甩掉。自以为万无一失的高旺来到郊外同阿凤约会,却被美眉逮个正着。司徒骏升堂审讯高旺和阿凤,两人承认隐瞒两人暧昧关系,但亦求司徒骏念在他们真心相爱的份上能够给予成全。司徒骏将信将疑,将两人暂押候审。司徒骏疑窦难谴,韭姑与美眉武维扬等重建命案现场以分析案情,发现刘福应该是被人蓄意压在水缸致死。

33

母螳螂司徒骏私下拜会高母,高母向司徒骏透露儿子高旺近日的种种反常迹象,司徒骏若有所思。而在地牢,阿凤以弱者资态向梅益健求助,表现出其悔改之意,并以有孕在身为名,要求梅师爷放她出去,遭到梅益健拒绝。恼羞成怒的阿凤发疯似的掐住梅师爷的脖子要胁他们放她出去,众人担心师爷安危束手无策,幸得韭姑出手相救,而将阿凤制服。司徒骏立即提审阿凤与高旺,并向他们叙述自己对整个案情的推断。

34

母螳螂司徒骏指认其实堂上的所押之人不是高旺而是刘福,而被害死的那个才是真正的高旺。原来刘福生意失败亏了很多钱,债主上门逼债,走投无路之际决定与妻子阿凤合谋设计杀害高旺,并用易容术假扮高旺以谋其家财,同时又利用阿力贪恋阿凤美色,让他作替罪羔羊。司徒骏当场揭下刘福的假面具,罪无抵赖,案情终于水落石出,阿凤与高旺也得到了应有的惩罚。

35

老实当铺老实当铺的老板甄老实来县衙报案,状告穷秀才文隽拿假的红牡丹玛瑙去当铺骗钱,经梅师爷当堂审定,确定甄老实拿来的红牡丹玛瑙实是假货,司徒骏即令武维扬与梅美眉询查文隽,却意外地得知了文隽暴尸荒野的消息,身上的银两不翼而飞,司徒骏即接案着手调查。

36

老实当铺文隽遇害,唯一的突破口就是那块红牡丹玛瑙,司徒骏即命人张榜贴告示,寻找该玛瑙的主人,以期寻得破案的线索。从文隽父母口中,司徒骏得知有个年青貌美的女子与文隽交好,并愿资助他进京赶考,此时已经退休的四品京官金士鹏突然来报案说家中祖传的红牡丹玛瑙被窃,而这个金士鹏恰巧有一貌美如花的女儿金湘兰,且据金士鹏回忆,女儿这几天确是行为怪异。司徒骏疑窦顿生,即命武维扬与美眉前往金府询访金湘兰。

37

老实当铺武维扬与美眉到金府询访金湘兰,从她口中得知原来文隽与金湘兰早已相爱并私定终身,为了资助文隽进京赶考,金湘兰偷出了家中祖传的红牡丹玛瑙让文隽去典当,却未料反而害死了文隽。司徒骏让金士鹏父女辩认甄老实呈上的那块文隽拿去当铺的红牡丹玛瑙,确定它既非金家祖传的那块玛瑙,也非金湘兰当初交给文隽之物,这红牡丹玛瑙中间给调了包,而这只中最有可疑的就是当铺老板甄老实。司徒骏升堂审案,甄老实大为紧张,司徒骏加紧追查。

38

老实当铺在老实当铺外,美眉发现了行为鬼祟的文海,从文海那得知在文隽遇害那天,文海曾跟踪文隽到金家。在金家外,亲眼目睹到文隽被一个穿黑斗篷的人杀死。美眉将文海所说的情况告诉司徒骏等,并推断是金士鹏为阻止女儿与文隽的来往而买兄杀人,遭到大伙的大力驳斥,美眉不服,决定从黑斗篷开始调查。美眉向裁缝铺老板打探黑斗篷的情况,因行为过偏而遭司徒骏训斥,并令她停职休息。伤心的美眉在师爷的劝说下,决定夜闯老实当铺再探虚实以求将功折罪。

39

老实当铺美眉夜闯老实当铺再探虚实,发现了文海所描述的杀害文隽凶手所穿的黑斗篷,得意忘形的美眉没能及时离开,而被甄老实发现,引起警觉。甄老实决定先下手为强,第二日即来县衙报案家中失窃,武维扬与美眉勘察现场,发现可疑脚印,比对之下竟然是美眉的。虽明知是甄老实故意陷害,但是碍于美眉擅自行动违法犯纪在先,司徒骏不得不当堂撤掉美眉捕头的职务。武维扬与衙役们为美眉说情,遭到司徒骏的拒绝,美眉对此更是不满。深知司徒骏一片苦心的师爷与韭姑来劝解美眉,点破司徒骏是出于无奈才出此下策。

40

老实当铺不死心的甄老实领着一帮百姓,再次击鼓联名上告,要求司徒骏将美眉治罪。被将一军的司徒骏无奈只得将美眉押入大牢。司徒骏梅师爷韭姑与美眉武维扬都各自盘算着如何替美眉平反,揪出甄老实耗子尾巴的方法。夜晚,武维扬与韭姑潜入老实当铺,用计让甄老实误以为当铺着火,慌乱的甄老实欲带着他的宝贝逃跑被抓,这其中正有被调包的真正的红牡丹玛瑙。司徒骏升堂审案,将杀人骗财的甄老实及其帮兄治罪。

41

我的野蛮学生孔氏学府在太平县小有名气,尤其是孔家千金孔诗翩,美若天仙,富家弟子们都争先恐后地报名进孔家学府,学府里有个穷书生谭子中文才出众,颇得孔家主师孔学海的喜欢,也赢得了孔诗翩的芳心。孔家师母因嫌弃谭子中家贫而坚决反对女儿与他来往,并让自己的儿子孔朝民与谭子中同住一屋以监视谭子中。孔诗翩对谭子中的情有独钟,引来了学府里其他弟子的妒忌,其中尤以虎豹山庄的少庄主宋绍平为甚,常常找碴为难谭子中。就在谭子中进京赴考的前夜,酒醉的孔朝民挑衅谭子中,两人醉倒并换了床位。

42

我的野蛮学生司徒骏审理凶案,谭子中矢口否认杀害孔朝民。孔师娘带着丫鬟奴仆到衙门击鼓,要求司徒骏尽早破案,将杀害儿子的真兄绳之以法。而此时,谭子中的同窗好友强俊杰也上堂为谭子中说情,并透露出谭子中因得到孔诗翩的垂青,而引得学馆中其他学子的忌妒,其中尤以宋绍平为甚,且宋绍平也曾与孔朝民有过节而大打出手。美眉调查宋绍平,并将他带回衙门问话。

43

我的野蛮学生司徒骏升堂审问宋绍平,宋绍平承认他曾因孔诗翩而与孔朝民打过架。司徒骏与美眉武维扬押着谭子中到孔家学府准备进行现场仿真,在门口恰遇宋绍平正带着一群人围殴强俊杰,美眉上前阻止,将嚣张的宋绍平押回县衙。在案发现场,司徒骏命谭子中孔学海现场仿真以推测案发过程,孔学海对谭子中与孔朝民对换床铺之事闪烁其词,司徒骏起疑。在地牢,关押着的宋绍平向谭子中挑衅,两人扭打起来。茶馆里被宋绍平打伤的强俊杰将一肚子怨气出在小二身上,跟踪而至的韭姑对其突显的暴戾感到惊讶。

44

我的野蛮学生孔诗翩上堂为谭子中鸣冤,孔师娘对此大为恼火,硬拉着孔学海跟着上堂。司徒骏同时命宋绍平也上堂受审,堂上宋绍平与孔学海的说词大相径庭。司徒骏单独留下孔学海问话,做贼心虚的孔学海紧张得无以复加,将事情真相合盘托出。原是宋绍平以出钱为孔学海捐个功名要求孔学海将女儿许配给他,并道出其计划教训谭子中。为求功名的孔学海既不想得罪宋绍平,又不舍谭子中被他们欺侮,便将已经沉睡的孔朝民和谭子中对换床铺,以期他们能放过谭子中,未料却害了自己的儿子被误杀。

45

司徒公办案司徒公办案
我的野蛮学生司徒骏夜审宋绍平,怯懦胆小的宋绍平对杀害孔朝民一事供认不讳,对于宋绍平突然的转变疑惑不解,认为此案仍有蹊窍。司徒骏命美眉武维扬与韭姑押着宋绍平和谭子中再次来到孔氏学府的案发现场,经过一番仔细询问,所有问题的矛盾聚焦在砍死孔朝民的那把砍刀和孔学海特意点亮的那盏油灯上。司徒骏推测是谭子中装醉,并砍死孔朝民的经过,谭子中仍坚持否认。司徒骏再次询问宋绍平,发现胆小如鼠的宋绍平跟本没有勇气杀人,而宋绍平亦承认是怕被用刑而不得已招供自己杀人的,同时他也向司徒骏详细描述了那晚的经过。

46

我的野蛮学生强俊杰再次来到县衙,要求探望谭子中,对于强俊杰过于热情的行为,司徒骏与武维扬皆感不解。为接近孔诗翩进一步了解情况,美眉突然换上一身女孩装扮前往孔氏学府,孔师娘对此很是不满。孔诗翩向美眉娓娓道出她和谭子中相爱的过程,美眉被其一番真情感动,此时却发现有人在屋外偷听她们的谈话,美眉追出却发现鬼祟之人竟然是孔学海,美眉诧异。美眉猜测该人是强俊杰,司徒骏不置可否,韭姑仍认为谭子中有重大嫌疑,并认为夸张就是他的破绽,司徒骏陷入沉思。

47

我的野蛮学生美眉趁机向强俊杰套问情况,并揣测强俊杰亦暗恋孔诗翩,强俊杰闪烁反应。强俊杰将孔诗翩的碧玉簪带给谭子中,谭子中意外,追问孔诗翩的涵意,孰料这一切均在美眉的掌握中。司徒骏再次找孔学海来问话,恰逢美眉跑来告诉他牢房的一幕,司徒骏决定立即升堂同审孔学海和谭子中。堂上,谭子中突然翻供,一口承认是自己杀死了孔朝民,孔学海惊如轰雷,当场晕倒。地牢中,谭子中回忆起与孔诗翩曾有的甜蜜,又想起强俊杰带给他孔诗翩退给他的定情信物,心如刀绞,决定一死以求解脱。

48

我的野蛮学生强俊杰劝解孔诗翩,面对自己爱慕已久的女子,强俊杰情难自禁终于向她表明心迹。孔诗翩不动声色,假意应对,懈下心房的强俊杰终于向她坦言自己杀害孔朝民,并嫁祸谭子中的事实。激动的孔诗翩拔出匕首欲杀强俊杰,却反被强俊杰制服,危急时刻,美眉与韭姑赶到,强俊杰被抓。原来司徒骏为引强俊杰上钩,联合孔诗翩和孔学海设计的一出骗局,谭子中也并未死,而自以为聪明的强俊杰也在不知不觉中踏入圈套中,最终受惩于太平县公堂。

49

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夜归的司徒骏在街上被车撞伤,大叹倒霉的同时又担忧起县里的车马交通来,即令梅美眉与武维扬从第二天起上街管理交通。第二天,美眉与武维扬依令在街上管理交通,却见福禄寿喜赶着去豆腐摊见美女豆腐西施,武维扬趁机大献殷勤,却是表错情闹了乌龙。此时,大学士唐湘龙府的丫鬟小春被发现突然暴死在客栈,客栈老板报案,与她随行的是唐府的男仆池一郎,司徒骏升堂审问,却发现池一郎已被吓得痴傻,但其矢口否认杀害小春。

50

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司徒骏暂将嫌犯池一郎收押,而经验尸后发现小春是属堕胎血崩而死,众人揣度小春之死是否是意外,司徒骏决定张贴小春与池一郎画像以寻求新的线索。唐湘龙看到画像,大惊失色,恰被美眉与武维扬看到,两人跟踪至唐府,方知小春与池一郎身份,并禀报司徒骏。就在众人不解之时,唐家主母的突然到访要求领回小春与池一郎,这看似普通的意外之死突然有了弦外之音。司徒骏带唐夫人来见池一郎,见到夫人的池一郎突然变得激动,大呼冤枉。

4剧集评价

编辑本段 回目录

《司徒公办案》,这是一部古装国产宫廷大戏,全剧分12个案情相对独立的单元构成,共80集。集破案、搞笑、言情、权争、益智于一身,极富观赏性、娱乐性和教育性。在这部“正剧谐说”的公案戏中,素有“千变小魔女”之称的上海东方电视台著名节目主持人豆豆(潘延)反串饰演第一主角司徒骏。第一次出演影视角色的她在戏中女扮男装,尽情发挥幽默诙谐、演谁像谁的表演特长。

本词条内容由国搜百科根据相关资料编纂,仅供参考。如有问题,可联系我们修订、完善或删除。也欢迎更多热爱知识共享、有志于词条编纂的专业人士参与国搜百科创建。联系电话:010-87869809 合作邮箱:baike@chinaso.com 交流QQ群:5332181520

司徒公办案 图册

百科热点

党的十九大
  • 浏览次数: 1451 次
  • 更新时间:2015-07-29
  • 创建者:
分享到:
百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