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逊是一个多义词,请在右侧义项中选择浏览 历史人物 魏晋南北朝人物
打开

乐逊(499-581年)字遵贤,齐猗氏(今属山西)人。北朝著名儒家学者。幼年时便有成人的操行。二十岁在郡任主簿。北魏孝明帝正光(520-525)中,从师于大儒徐遵明,学《孝经》、《丧服》、《论语》、《诗》、《书》、《礼》、《易》、《左氏春秋》。后历仕西魏、北周、隋三朝。周武帝宣政元年(578),进位上仪同大将军。静帝大象初年(579),进爵崇业郡公,又为露门博士。第二年,任开府仪同大将军,出为东扬州刺史。隋开皇元年,卒于家,年八十二岁。“赠本官,加蒲、陕二州刺史。著有《孝经》、《论语》、《毛诗》、《左氏春秋论》十余篇。又著《春秋序义》等。均佚。

姓名
乐逊
遵贤
性别
出生地
齐猗氏(今属山西)
出生时间
499年
逝世时间
581年
人物朝代
南北朝
成就
儒学家
著作
《孝经》、《论语》、《毛诗》、《左氏春秋论》十余篇。

1人物简介

编辑本段 回目录

乐逊,字遵贤,生于北魏太和二十三年(499年),卒子隋开皇元年(581年)。北周时河东猗氏(今山西临猗县)人。北朝著名儒家学者。 

乐逊天资聪颖,勤于苦学,在童年时期,就显示出良好的品德。弱冠之年,被举荐至郡中任主簿。北魏正光年间(520年--524年)就学于当时名儒徐遵明门下,学习儒家经典。当时北魏民族矛盾激化,农民起义此起彼伏。战乱使人们惶惶不安,徐遵明门下的许多学生中途辍学,去寻找安逸逃身之处。唯独乐逊孜孜不倦,刻苦攻读,不久在学业上取得成就,井成为有名的儒家学者。 

北魏永安年间(529年),乐逊在而立之年开始其仕途生涯,初任安西(今甘肃敦煌)府长流参军。西魏大统七年(541年),为子都督。大统九年(543年),太尉李弼久闻乐逊的才学,请他为师教授诸子,西魏文帝选贤良,授乐逊为守令,以后相继被朝中官员举荐,被人称“有牧民之才”。大统十六年(550年)以后相继任建忠将军,左中郎将,辅国将军,中散大夫,都督。还在李弼门下任西閤祭洒,功曹咨议参军。 

乐逊学识渊博,是当时的名儒,因此倍受倡导儒学的封建统治者器重。丙魏废帝二年(553年),乐逊受周文帝宇文泰之聘,为宇文泰子弟讲授《孝经》《论浯》《毛诗》以及服虔所注的《春秋左氏传》。西魏恭帝二年(555年)授予太学助教。 

西魏恭帝三年(557年)掌握军事大权的宇文护废掉西魏恭帝,立宇文觉为帝建立北周政权。乐逊以“有理务材”,授职至秋官府上士,大学傅土,又任小师氏下大夫。北周皇子对乐逊“并束修行弟子之礼”,“乐逊以经术教授,甚有训导之方”。及至宇文直镇守蒲州,又任乐逊为主簿,加封车骑将军,左光禄大夫。北周保定二年(562年),升迁为伯中大夫,授骠骑大将军、大都督。保定四年(564年),为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天和五年(570年),被授以湖州刺史(今浙江吴兴)、封为安邑(今山西运城东)县子。数年后回到长安(今陕西西安)拜任皇太子谏议,并在露门教授皇子。宣政元年(578年),进位上仪同大将军。大象初年(579年),进爵崇业郡公,又为露门博士。大象二年(580年)进位开府仪同三司大将军,出任汾阴(今山西万荣西南)郡守。同年,改任扬州(今讧苏扬州)刺史,时年已八旬,告老还乡。隋开皇元年(581年)卒干家中,享年82岁。加封蒲、陕二州刺史。 

2历史功绩

编辑本段 回目录

魏晋南北朝时倡导儒学,儒家学者不仅著书立说,而且在政治上力图有所作为,为统治阶级政治服务。乐逊也是这样的人物,周武成元年(559年)他陈奏朝廷14条建议,其中5条“切于政耍”,“其一,崇治方,其二,省造作;其三,明选举;其四,重战伐;其五,禁奢侈”。深得周明帝赞赏。建议中“民非赤子,当以赤子遇之”,“不使劳扰”,“事由德教”等等,表现出乐逊对劳动人民的同情。乐逊在任湖州(今浙江吴兴)刺史数年间,倡导礼教,设立课试,政绩有所建树。湖州一带的居民尚存一种遗俗,居民小时与父母同居一处,长大成年后多与父母异居。这种风俗与儒家思想相斥,经过乐逊数年耐心劝导纠正,居民终于改变了这一习俗。乐逊任职数年,提倡儒家思想,革改弊端,屡受朝廷表彰。

3历史影响

编辑本段 回目录

乐逊是北周著名的儒家学者,“立身以忠信为奉,不自矜尚。”仕官忠于职守,“儒者以为荣”,深得学者称赞,他精通六艺,对《春秋左氏传》有较深的研究。魏晋时为《左传》作注的人很多,主要以贾逵、服虔、杜预为主。乐逊一生推重贾逵、服虔之说,“发杜氏违,辞理并可观。”著有《孝经》《论语》《毛诗》《左氏春秋序论》10余篇,均散佚。

他从北周天和五年任湖州(今吴兴)刺史时,几年中奖励生徒,传授儒业,对中原文化的传播,有较大的影响。

4史籍记载

编辑本段 回目录

原文摘自《周书·列传·卷四十五》

乐逊,字遵贤,河东猗氏人也。年在幼童,便有成人之操。弱冠,为郡主簿。魏正光中,闻硕儒徐遵明领徒赵、魏,乃就学《孝经》、《丧服》、《论语》、《诗》、《书》、《礼》、《易》、《左氏春秋》大义。寻而山东寇乱,学者散逸,逊于扰攘之中,犹志道不倦。

永安中,释褐安西府长流参军。大统七年,除子都督。九年,太尉李弼请逊教授诸子。既而太祖盛选贤良,授以守令。相府户曹柳敏、行台郎中卢光、河东郡丞辛粲相继举逊,称有牧民之才。弼请留不遣。十六年,加授建忠将军、左中郎将,迁辅国将军、中散大夫、都督,历弼府西合祭酒、功曹谘议参军。  

魏废帝二年,太祖召逊教授诸子。在馆六年,与诸儒分授经业。逊讲《孝经》、《论语》、《毛诗》及服虔所注《春秋左氏传》。魏恭帝二年,授太学助教。孝闵帝践阼,以逊有理务材,除秋官府上士。其年,治太学博士,转治小师氏下大夫。自谯王俭以下,并束修行弟子之礼。逊以经术教授,甚有训导之方。及卫公直 镇蒲州,以逊为直府主簿,加车骑将军、左光禄大夫。 

武成元年六月,以霖雨经时,诏百官上封事。逊陈时宜一十四条,其五条切于政要。 

其一,崇治方,曰:

窃惟今之在官者,多求清身克济,不至惠民爱物。何者?比来守令年期既促,岁责有成。盖谓猛济为贤,未甚优养。此政既代,后者复然。夫政之于民,过急则刻薄,伤缓则弛慢。是以周失舒缓,秦败急酷。民非赤子,当以赤子遇之。宜在舒疾得衷,不使劳扰。顷承魏之衰政,人习逋违。先王朝宪备行,民咸识法。但可宣风正俗,纳民轨训而已。自非军旅之中,何用过为迫切。至于兴邦致治,事由德教,渐以成之,非在仓卒。窃谓姬周盛德,治兴文、武,政穆成、康。自斯厥后,不能无事。昔申侯将奔,楚子诲之曰“无适小国”。言以政狭法峻,将不汝容。敬仲入齐,称曰“幸若获宥,及于宽政”。然关东诸州,沦陷日久,人在涂炭,当慕息肩。若不布政优优,闻诸境外,将何以使彼劳民,归就乐土。 

其二,省造作,曰:

顷者魏都洛阳,一时殷盛,贵势之家,各营第宅,车服器玩,皆尚奢靡。世逐浮竞,人习浇薄,终使祸乱交兴,天下丧败。比来朝贡,器服稍华,百工造作,务尽奇巧。臣诚恐物逐好移,有损政俗。如此等事,颇宜禁省。《记》言“无作淫巧,以荡上心。”《传》称“宫室崇侈,民力雕弊”。汉景有云:“黄金珠玉,饥不可食,寒不可衣。”“雕文刻镂,伤农事者也。锦绣纂组,害女功者也。”以二者为饥寒之本源矣。然国家非为军戎器用、时事要须而造者,皆徒费功力,损国害民。未如广劝农桑,以衣食为务,使国储丰积,大功易举。 

其三,明选举,曰:

选曹赏录勋贤,补拟官爵,必宜与众共之,有明扬之授。使人得尽心,如睹白日。其材有升降,其功有厚薄,禄秩所加,无容不审。即如州郡选置,犹集乡闾,况天下选曹,不取物望。若方州列郡,自可内除。此外付曹铨者,既非机事,何足可密。人生处世,以荣禄为重,修身履行,以纂身为名。然逢时既难,失时为易。其选置之日,宜令众心明白,然后呈奏。使功勤见知,品物称悦。 

其四,重战伐,曰:

魏祚告终,天睠在德。而高洋称僭,先迷未败,拥逼山东,事切肘腋。譬犹棋劫相持,争行先后。若一行非当,或成彼利。诚应舍小营大,先保封域,不宜贪利在边,轻为兴动。捷则劳兵分守,败则所损已多。国家虽强,洋不受弱。《诗》云:“德则不竞,何惮于病!”唯德可以庇民,非恃强也。夫力均势敌,则进德者胜。君子道长,则小人道消。故昔之善战者,先为不可胜,以待敌之可胜。彼行暴戾,我则宽仁。彼为刻薄,我必惠化。使德泽旁流,人思有道。然后观衅而作,可以集事。 

其五,禁奢侈,曰:

按礼,人有贵贱,物有等差,使用之有节,品类之有度。马后为天下母,而身服大练,所以率下也。季孙相三君矣,家无衣帛之妾,所以励俗也。比来富贵之家,为意稍广,无不资装婢隶,作车后容仪,服饰华美,昡曜街衢。仍使行者辍足,路人倾盖。论其输力公家,未若介冑之士;然其坐受优赏,自踰攻战之人。纵令不惜功费,岂不有亏厥德。必有储蓄之余,孰与务恤军士。鲁庄公有云:“衣食所安,不敢爱也,必以分人。”《诗》言:“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皆所以取人力也。 

又陈事上议之徒,亦应不少,当有上彻天听者。未闻是非。陛下虽念存物议,欲尽天下之情,而天下之情犹为未尽。何者?取人受言,贵在显用。若纳而不显,是而不用,则言之者或寡矣。 

保定二年,以训导有方,频加赏赐。迁遂伯中大夫,授骠 骑将军、大都督。四年,进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五年,诏鲁公赟、毕公贤等,俱以束修之礼,同受业焉。天和元年,岐州刺史、陈公纯举逊为贤良。五年,逊以年在悬车,上表致仕,优诏不许。于是赐以粟帛及钱等,授湖州刺史,封安邑县子,邑四百户。民多蛮左,未习儒风。逊劝励生徒,加以课试,数年之间,化洽州境。蛮俗生子,长大多与父母别居。逊每加劝导,多革前弊。在任数载,频被褒锡。秩满还朝,拜皇太子谏议,复在露门教授皇子,增邑一百户。宣政元年,进位上仪同大将军。大象初,进爵崇业郡公,增邑通前二千户,又为露门博士。二年,进位开府仪同大将军,出为汾阴郡守。逊以老病固辞,诏许之。乃改授东扬州刺史,仍赐安车、衣服及奴婢等。又于本郡赐田十顷。儒者以为荣。隋开皇元年,卒于家,年八十二。赠本官,加蒲、陕二州刺史。

逊性柔谨,寡于交游。立身以忠信为本,不自矜尚。每在众中,言论未尝为人之先。学者以此称之。所著《孝经》、《论语》、《毛诗》、《左氏春秋》序论十余篇。又著《春秋序义》,通贾、服说,发杜氏微,辞理并可观。 

史臣曰:前世通六艺之士,莫不兼达政术,故云拾青紫如地芥。近代守一经之儒,多暗于时务,故有贫且贱之耻。虽通塞有命,而大抵皆然。 

尝论之曰:夫金之质也至刚,铸之可以成器;水之性也柔弱,壅之可以坏山。况乎肖天地之貌,含五常之德,朱蓝易染,熏莸可变,固以随邹俗而好长缨,化齐风而贵紫服。若乃进趣矜尚,中庸之常情;高秩厚礼,上智之所欲。是以两汉之朝,重经术而轻律令。其聪明特达者,咸励精于专门。以通贤之质,挟黼藻之美,大则必至公卿,小则不失守令。近代之政,先法令而后经术。其沉默孤微者,亦笃志于章句,以先王之道,饰 腐儒之姿,达则不过侍讲训冑,穷则终于弊衣箪食。由斯言之,非两汉栋梁之所育,近代薪樗之所产哉,盖好尚之道殊,遭遇之时异也。

史臣每闻故老,称沉重所学,非止《六经》而已。至于天官、律历、阴阳、纬候,流略所载,释老之典,靡不博综,穷其幽赜。故能驰声海内,为一代儒宗。虽前世徐广、何承天之俦,不足过也。

5史籍翻译

编辑本段 回目录

乐逊,字遵贤,是河东猗氏人。幼童之时,已有成人的操守。刚成年,任郡主簿。魏正光年问,闻知著名儒学大师徐遵明于赵、魏领徒,因而从之学《孝经》、《丧服》、《论语》、《诗经》、《尚书》、《礼记》、《易经》、《左氏春秋》大义。不久山东出现动乱,学者散逸,乐逊在动乱之中,却不失其志,不倦于其道。

永安年间,出仕任安西府长流参军。大统七年,授子都督。九年,太尉李弼请乐逊教授诸子.不久太祖选定贤良,授任为守令。相府户曹柳敏、行台郎中卢光、河东郡丞辛粲相继推举乐逊,称其有治理社会民众的行政之才。李弼请求留用而不遣回。十六年,加授建忠将军、左中郎将,迁任辅国将军、中散大夫、都督,历任李弼府西合祭酒、功曹谘议参军。魏废帝二年,太祖征召乐逊教授诸子。在馆六年,与诸儒分别讲授经学。乐逊讲授《孝经》、《论语》、《毛诗》及服虔所注《春秋左氏传》。魏恭帝二年,授太学助教。孝闵帝登基,以乐逊有处理政务之才,授秋官府上士。其年,任为太学博士,转任为小师氏下大夫。自谯王宇文俭以下,全都以束脩敬师行弟子之礼。乐逊教授以经术,训导十分有方。当卫公宇文直镇守蒲州时,以乐逊为宇文直府主簿,加车骑将军、左光禄大夫

武成元年六月,因为大雨连绵经久不停,下韶百官上书议事。乐逊陈述与时政有关的意见十四条,其中五条舆重要政策密切相关。

其一,看重治理的方式,说道:

我看现在任官的人,大多衹求自身清廉有所成就,不去想给人民恩惠爱护百姓。为何如此?近年来守令任职期短促,每年都要督责他们做出业绩。以刚猛治政的是好官吏,对百姓则不讲宽容养护。这一任官员既然如此,后来者也是一样。行政对于民众来说,过急就是苛刻,放任自由就会无从管理。因此周朝的失误是舒缓,秦朝的败亡因急酷。百姓不是刚生下的婴儿,还是应当作为赤子来对待。适宜的是宽松和紧急适中,不使百姓过于劳苦烦扰。如今承受魏朝的衰政,人们习惯了不遵守政令。先王朝政法规都齐备,民众都识知法规。衹要宣行风气矫正民俗,将人民纳入正轨训导就可以了。又不是军旅时期,何必使用太过分迫切的政令。至于振兴邦国达到治理良好,这事应从道德教化入手,逐渐形成,不是仓促间可成的。私下想到姬周的盛德,文、武时治理良好而国家兴盛,成、康时为政温和而社会安宁。自此以后,不会不出现事件。往昔申侯准备奔逃,楚子教诲他说“不要去小国”。此言是说小国治政急迫法制酷峻,难以相容。敬仲进入齐国,称赞说“幸好获得宽宥,得处于宽政之下“。然而关东各个州,沦陷时间太长,人民生活艰辛,想求得休息生养。如果不颁布好政策行使仁政,使境外知闻,怎么能够使这些劳苦人民,回归快乐的家园。

其二,减少各种建造,说道:

一段时期魏朝首都洛阳,一时繁荣兴盛,权豪贵势之家,纷纷营造第宅,车辆服装用器摆设,都追求奢侈豪华。世间都讲究和攀比奢侈,人情浮薄,终于使得祸乱不断发生。因而丧失天下社会衰败。近来朝廷权贵,器物服饰渐为华丽,百工制作则极尽奇异巧妙。臣恐怕物品随着人们的喜好变得越来越奢华,会损害政治民俗。像这样的事情,应该禁止。《礼记》说道“不要作淫侈奇巧器物,使主上放荡心思”。《传》说道“宫殿崇尚奢华,便使民力大大减损“。汉景帝曾经说:“黄金珠玉,饥饿时不能做食品,寒冷时不能做衣裳。““费工费时雕镂出来的器物,伤害了农业生产。精心制作的锦绣,伤害了纺织。“认为这二者是饥寒的根本原因。所以国家除了军戎器械、时事所须物品要加以制作,别的都是白白地浪费功力,对国家和人民都是损害。不如广泛地推进农桑生产,以衣食为根本,使国家有丰富储蓄,要得到大功也很容易。

其三,公开职官选举,说道:

选取官吏的部门奖励贤能,确定授予官爵,必须与大家一同论定,公开明白地授予。从而使人得以全部知道,如同睹视白天的太阳一样清楚。被选的人材质能力有高有低,功劳有大有小,任以官职给予俸禄,不能够不加以审定。就是州郡选取安置吏员,也要集合乡间人士议论,何况朝廷选官,不能衹选取知名的人士。如果是地方上的州郡,当然可以自行任命。此外交付朝廷选官部门的,也不是什么机密,不必保守秘密。人生处在世上,所看重的是地位身份等荣耀,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符合规范,是为了名声。但是遭逢时运很难,失去时运却容易。在选拔任用的时候,应让大家心中都明白,然后呈报上去。以便使功劳苦劳才能都能知道,所作评定得到赞同。

其四,认真对待战争征伐,说道:

魏朝国运已经终止,上天所喜爱的在于仁德。但是高洋僭称帝位,先迷失却未败亡,占据山东地区,此事如同肘腋之患。就如同下棋劫打双方相持,都争着谁先谁后。如果一下失先,可能就成了对方的利益。确实应该舍小而着眼大处,先保住疆域,不要贪求边境小利,轻举妄动。胜利就要劳烦军队分别驻守,失败则损失很大。国家虽然强大,高洋也不示弱。《诗经》裹面说:“有德就不必去相争,不用害怕有损失!“惟有德行可以庇护民众,不是恃以强力。如果势均力敌的话,则行仁德者可以获胜。君子之道盛行,则小人之道消减。所以往昔善于作战者,先想到的不是肯定要胜,而是等待可以胜敌的机会。他们行使暴戾行为,我们则行使宽厚仁义。他们行政刻薄,我们实行恩惠教化。使仁德恩泽布于各处,人人都想到有道兴盛。然后观望到机会而行动。可以成功。

其五,要禁止奢侈,说道:

按照礼仪,人有贵贱的分别,事物有不同的等级差别,使用物品要有节制,所有品类要控制尺度。马后作为皇后是天下之母,穿的衣服是布帛制成的,为的是对下人作出表率。季孙任过三位君主的丞相,家中的妾氏没有穿丝绸衣服的,用以激励民俗。近来富贵的人家,越来越讲排场,奴婢都衣装鲜亮,作为随从车辆的仪容,服饰华丽,在大街小巷眩曜。以致行者都停下脚步观看,路旁的人成堆。论他们对公家的贡献,还不如一个普通的士兵;但是他们却坐受丰厚的待遇,超出攻战的将士。就是不可惜费用,难道不有损德义。有了储蓄的余额,不如用作抚恤军士。鲁庄公曾经说:“有了衣服食物,不敢自己占有,一定要分给他人。“《诗经》中说:“怎么会说没有衣裳,我和你共同穿衣。“这些都是取自人力。

又陈述事物往上议论的人,数量应该是不少的,应当有帝君所知道的。但是不知道是非,陛下虽然注重这些议论,想解决天下各种事情,然而天下的事情并没有全部解决。为什么如此呢?取人的言论,所贵在于明确使用,如果采纳了却不突出,等于没有采用,则上言的人就少了。

保定二年,因训导有方,频频加以赏赐。迁任遂伯中大夫,授骠骑将军、大都督。四年,晋为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五年,诏令鲁公宇文卖、毕公宇文贤等人,俱以束脩之礼,受业为弟子。天和元年,岐州刺史、陈公宇文纯举乐逊为贤良。五年,乐逊年纪已老,上表请求退休,优诏不允许。于是赐以粟帛和钱财等,授湖州刺史,封安邑县子爵位,食邑四百户。当地民以蛮族为多,未曾习沐儒风。乐逊劝励经学生徒,课试确定高下,数年之间,全州得以化洽。蛮族风俗生子,长大后多与父母别居。乐逊经常加以劝导,革除这些弊端。任职数年,屡受嘉奖。任期届满还朝,拜皇太子谏议,又在露门教授皇子,增加一百户食邑。宣政元年,晋为上仪同大将军。大象初年,晋爵为崇业郡公,食邑增至二千户,又任露门博士。二年,晋为开府仪同大将军,出朝任汾阴郡守。乐逊以年老有病固辞,韶令允许。改授束扬州刺史,赐给安车、衣服及奴婢等。又于本郡赐田十顷。儒者都以他为荣。隋代开皇元年,在家去世,终年八十二岁。追赠本官,加蒲、陕二州刺史。

乐逊性情温和恭谨,不善于交际。立身以忠信为本,从不骄矜自大。在众人之中,不愿意在他人之先谈论。学者因此十分称赞。著作有《孝致、《论语》、《毛诗》、《左氏春秋序论》十余篇。又着《春秋序义》,通买、服学说,发杜氏微义,辞理都有一定水平。

史臣曰:前代精通六艺学术的士人,都兼而懂得从政之术,所以称为任官任职如同在地上捡拾芥菜那么容易。近代儒生所学衹守住一经,对时务不太熟悉,所以有贫困和低贱的耻辱。虽然通达或堵塞各由命运,而大体上基本是如此。

曾经有评论说:金的质地十分刚硬,加以铸造可以成为器皿;水的性质是很柔弱的,壅塞之后可以毁坏大山。何况似同天地形貌,含带五常仁德,红色蓝色容易染,善恶香臭可以改变,所以追随邹地风俗而喜好教化出仕,习染齐地风俗而看重学业仕途。如果上进追求矜持谦让,是中庸之道的常情;任职高官受到尊重礼敬,是有上等智力的人所追求的。因此两汉朝廷,看重经术而轻视法律。其中聪明突出的人,都勤奋精练专门学术。以通达贤良的才质,取得出仕任官的美名,官职高的必做到公卿,官小的也做到郡守县令。近代的行政治理,先是法律条令而后才是经术。其中沉默无闻孤微无从上进的人,也就一片心志放在章句之学上面,利用先王的道义,掩饰无能儒生的迂腐姿态,处境好一些的衹不过是侍候讲书加一些训导,处境困窘的则一生穿破衣吃普通饭菜。以此而论,不是两汉以栋梁之材所哺育的,近代以柴草臭椿所产出的,也是喜好选择的原则不同,不同时代遭遇也就不同。

史臣经常闻知故老,称赞沉重所学,不仅仅是《六经》。至于天官、律历阴阳、纬候,流略所载,佛教道教典籍,都十分熟悉,深入了解其中的深奥意义。所以能够驰声于海内,成为一代儒学宗师。虽前世的徐广、何承天等人,也超不过他。

词条图片

参考资料

[添加]
[1].国学导航:儒家文献资料汇编:乐逊
[2].浩学历史网:乐逊
[3].中国历史人物网:乐逊史籍记载

本词条内容由国搜百科根据相关资料编纂,仅供参考。如有问题,可联系我们修订、完善或删除。也欢迎更多热爱知识共享、有志于词条编纂的专业人士参与国搜百科创建。联系电话:010-87869809 合作邮箱:baike@chinaso.com 交流QQ群:5332181520

乐逊 图册
  • 浏览次数: 1771 次
  • 更新时间:2015-10-28
  • 创建者: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