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士开 (历史人物)

和士开(524年-571年),字彦通,河北人。先世是西域胡人,姓素和氏,改为和氏。其父和安善于观察,官至中书舍人、仪州刺史。和士开最早投靠高湛。天保初年,高湛被封长广王(今山东平度),和士开任开府行参军。太宁元年(561年),武成帝高湛即位,和士开任给事黄门侍郎。太宁四年,升为尚书右仆射。因善使琵琶、铁槊,与胡长粲、高阿那肱等人号称“八贵”。又与胡太后(高湛的皇后)有奸情。封淮阳王。

中文名
和士开
字号
彦通
性别
国籍
中国
祖籍
河北
生年
524年
卒年
571年
所处时代
北朝

1人物简介

编辑本段 回目录

和士开(524-571),字彦通,河北人。先世是西域胡人,姓素和氏,改为和氏。其父和安善于观察,官至中书舍人、仪州刺史。和士开最早投靠高湛。天保初年,高湛被封长广王(今山东平度),和士开任开府行参军。太宁元年(561),武成帝高湛即位,和士开任给事黄门侍郎。太宁四年,升为尚书右仆射。因善使琵琶、铁槊,与胡长粲、高阿那肱等人号称“八贵”。又与胡太后(高湛的皇后)有奸情。封淮阳王。武平二年,民间流传童谣:“和士开,七月三十日,将你向南台。”琅琊王高俨联合太后妹夫冯子琮,武平二年(571)七月三十日伏兵50人于神兽门外,将和士开杀害。死讯传出,洛阳全城欢腾。李百药说﹕“和士开淫乱,多历数年,一朝被剿除,朝野上下都大快人心。”

2人物生平

编辑本段 回目录

出生

和士开有辱于燕赵多豪杰的古谚,他虽然出生在河北,却完全没有一点慷慨之气。他在自己的一生中除了谄媚与权力之外,大概再也没有热衷过别的事情了。祖先及长辈

他的祖先是西域胡人,本来姓素和氏,来到中原做生意,后改为和氏。西域商胡大多唯利是图,禀性家传,和氏一门继承了这一点。他的父亲和安,是一个很善于观察和曲谄的人,在东魏(公元534550)做官到中书舍人,从一件小事上可以看出他的心计:东魏孝静帝曾在夜里和大臣们聚会讨论问题,命和安去看一下北斗斗柄所指的方向。北斗所指方向代表着皇位,当时高欢专制朝廷,有自己称帝之意,和安深谙这一点,因此,他故意回答说:“臣不识北斗星。”很明显,这是阿谀高欢。果然,高欢听说这件事,就认为和安这个人人才难得,任命他为黄门侍郎,后来又升他为仪州刺史。

性格养成

俗话说,父子连性。和士开完全继承了家门的传统,比起他的父亲来有过之而无不及。他年幼就聪明伶俐,反应机敏,同年龄的孩子都比不过他。北齐朝政的腐败,可以说为和士开大展拳脚提供了绝好的机会。

仕途伊始

他先是投靠高欢的第九子——后来成为武成皇帝的高湛。天保元年(公元550),高湛被封为长广(今山东平度)王,召辟和士开为开府行参军。高湛特别喜好一种名叫握槊的游戏,和士开对此非常擅长,这是他得以被任用的主要原因。加上他生性乖巧,善于谄媚,又弹得一手好胡琵琶,因此日益受到高湛的亲宠。他曾奉承高湛说:“殿下您不是天人,而是天帝。”高湛回答说:“卿也不是世人,而是世神。”和士开受宠幸的程度由此可见一斑。

遭遇贬谪

北齐文宣帝高洋觉察到和士开这个人太轻薄,不想让高湛与他关系过于密切,因而责怪和士开狎戏过度,把他流放到马城(今河北怀安西)。但是,不久以后,在高湛的请求之下,又把他召回。从此,和士开开始飞黄腾达了。

排除异已

武成帝死后,赵郡王高睿趁机会和娄定远、元文遥等人商议,想弹劾和士开,极力反对和士开依旧担任要职。在胡太后与朝中贵臣的集会上,高睿当面陈述和士开的罪行,说和士开是先帝弄臣,秽乱宫掖,请求将和士开放外任以削夺他的权力。但胡太后与和士开有染,自然偏袒他,因此反而指责高睿等人说:“先帝在世时,你们为什么不说?现在不是欺负孤儿寡妇吗?但饮酒,不要多说话了。”高睿等人据理力争,声色俱厉。安吐根进言说:“臣本是商胡,蒙皇上宠爱而跻身朝贵之末,受到礼遇,岂敢惜死?不把和土开贬出,朝野上下必不安定。”太后无奈只好宣布改天再讨论。高睿等人有的把帽子扔在地上,有的拂衣起坐,言词慷慨,情绪极为冲动。第二天,高颧等人又在云龙门让元文遥入奏,连续三次,太后都不理睬。最后又借口和土开长期在左右办事,想过百日后再说,高睿等不允许。胡太后便开始紧张布置,亲自多次对高睿说要留下和士开,又派宦官权要人物去暗示高睿,继而要挟,但高睿丝毫不为所动。胡太后只好又借口武成帝丧事为重而拖延时间。

和士开也知道这是决定自己命运的危急时刻。他清醒地认识到要保住自己的地位,绝对不能失去太后与后主母子二人对自己的信任。因此,他对太后及后主说:“先帝在群臣之中,待我为最重。先帝去世,大臣们都有觊觎权位之心。如果我出为外任,正是翦除陛下羽翼的行为。”这样就把自己的利益跟太后和后主的利益挂在了一起。接着,他又对太后母子陈述了一条毒计,让后主假意下诏任命和士开为兖州刺史,同时也把元文遥任为西兖州刺史,并声称过山陵(武成帝丧葬完毕)以后发遣。

武成帝发葬已毕,高睿等人催促和士开上路。和士开用车载美女、珠帘以及宝石玩物去拜访娄定远,表示谢意说:“诸权贵想杀我,蒙您帮忙才保全性命,能够出为外任。今天向您告别,特意送上两个女子及一些宝物。”娄定远大喜,对和士开说:“还想回京吗?”和士开说:“在京久了,过得并不安心,我是不想再回来了。”娄定远相信了他,送他出门。和士开请求在临行前能去辞觐太后及后主,娄定远不假思索就答应了他。和士开入宫后,恐吓说;“朝中大臣必定有所行动,我走之后,必有大变。”太后和后主担心被废去,所以痛苦流涕。和士开这时胸有成竹地把自己的计划和盘端了出来。他颠倒黑白,反诬高颧有犯上欺君之罪,在永巷埋伏下刀斧手,把他押送到华林园惨刑处死。又把元文遥贬为西兖州刺史,一直到和士开死,也未能官复原职。娄定远也被贬为青州刺史,其余参与反对和士开这件事的,都不同程度地受到了处罚。这次事件以后,和士开大权独揽,控制了朝政。一直到他去世,执掌北齐权柄达八年之久。

升官之路

太宁元年(公元561)

武成帝高湛即位以后,和士开开始走上他人生的黄金之路。他先任给事黄门侍郎,这时发生了一件事。侍中高元海,黄门郎高乾及御史中丞毕义云等人嫉恨和士开得幸,想弹劾他。和士开得知后先下手为强,上奏高元海等人交结朋党,擅威作福,高乾因此被疏远排斥,毕义云反而回头来贿赂和士开才得以出任兖州刺史。这样,和士开就排挤掉了一部分自己的政敌。

此后,他连续升职,任侍中、加开府,日益受到武成帝宠幸。他的母亲刘氏去世,武成帝听说后非常悲痛,派武卫将军侯吕芬到他家中,日夜服侍他,生怕他因母亲去世过分悲伤而弄垮了身体。又派侍中韩宝业拿手敕去他家,说:“我和你情同心腹,你母亲不幸去世,我一样感到悲痛,和你没有两样,你应该以大事为重,保重身体,不要过分悲伤。”丧事办完以后,侯吕芬等人才回去。当天,武成帝就派韩宝业用牛车把和土开迎接入宫。他握住和士开的手;流泪劝慰了很久才放他回去,并且打破惯例,把和士开的因守孝辞职的四个弟弟全部起复原职。

太宁四年(公元564)

和士开又升为尚书右仆射,出任宰相。这一年,武成帝因为饮酒过度,气疾经常发作,和士开劝说了好多次没有结果。后来有一次,武成帝气疾发作,又想饮酒,和士开眼中流泪而不说话,武成帝说:“卿这是不言之谏。”从此不再饮酒。一直到冬天公主出嫁时,才开始饮酒。不久,和士开又升为尚书左仆射,仍然兼侍中职。

武成帝的器重

武成帝无论是在外朝处理国家大事,还是在内廷宴客,一刻也离不开和士开。和士开或者一次入宫几个月不回家,或者一天几次入宫,或者放还之后,又马上赦回,他受到的宠幸与日俱增,他的动作言辞,都非常鄙亵,唯以取悦武成帝为能事,君臣之间没有半点礼节。他曾劝武成帝说:“自古帝王,都已经化为灰土,尧舜,桀纣,又有什么两样呢?陛下您应该趁年轻力壮的时候,恣意作乐,一天快活胜达万年,国事可以吩咐大臣办理,您没有必要亲自操劳。”武成帝听后非常赞同,把政事都委托给大臣去办理,而自己三四天才上一次朝,而且就是上朝也不过是划几个数目字而已,不说什么话,一会儿就罢朝。

武成帝病重以后,和士开入宫服侍医药,武帝说和士开有伊尹、霍光之才,嘱托他身后之事,临死时握着他的手说:“不要辜负我对你的一片期望。”他至死也没有松开和士开的手。由于武成帝的嘱托,因此后主高纬对他非常倚重。又因为他早先就得幸于胡太后,两人在武成帝在世时就借经常一起握槊的机会勾搭成奸。武成帝死后,他们更是狼狈为奸。和士开所受宠幸日隆,与胡长桀、高阿那肱等人号称“八贵”。

后主堕落

他把一套对付武成帝的手段继续用在后主身上,引诱后主不理朝政,一意享乐。此时,北方的局势发生了一些变化,北齐的宿敌北周帝国国势蒸蒸日上,秣马厉兵,对北齐窥视已久。和士开为一己之利而置国家安危于不顾,对北齐的灭亡产生了重大影响。

小人行径

和士开是个小人,所以得势以后凶劣本性毕露无遗。善媚上者必虐下,好像是为了弥补自己的奴颜婢膝的损失,和士开专权八年中,诛除异己,作威作福,一时嚣张气焰,难以书表。他的权势日益隆盛,所以趋利附势者络绎不绝。来往的富商大贾,一天到晚不绝于门,他们相勾结聚敛的财货,不知道有多少。更甚者,是一些朝廷官员,为了保全地位,或求得升迁,也纷纷依附和士开,甚至很多人甘心与一些市井小人称兄道弟,作为和士开的干儿子。其实,这时和士开才40余岁。有一个人,听到和士开生病就赶紧去探望,恰好遇见医生说和士开的伤寒病很厉害,只有喝黄龙汤才能痊愈。黄龙汤实际上就是大小便之物,这种药方真是骇人听闻!和士开自然不情愿,犹豫不决。正在此时,来探望的这个人认为这是一次千载难逢的拍马屁机会,竟然说:“这种汤挺容易喝,您不用疑惑,我先为你尝尝。”一口气就把一大碗粪水喝得干干净净。和士开为他所带动,勉强也喝了下去。和士开母亲去世时,他的依附者纷纷去吊丧,一个个都哭得惊天动地,好像他们的亲生父母去世一样,一时丑态百出,在当时即为很多人传为笑谈。

生性狡诈

和士开生性狡诈残忍,对敢于对抗自己或者对自己有潜在威胁的人,都一律铲除,绝不留情。河南王高孝瑜曾劝武成帝不要老是让和士开与太后对坐握槊,进谏说皇后是天下百姓之母,不能与臣子手碰手。武成帝接受了这一劝谏。和士开嫉恨在心,竟然把高孝瑜诬陷致死。祖埏的琵琶弹得很好,因此深得武成帝宠爱,经常让他与和士开共同献技,祖埏弹琵琶,和士开跳胡舞。和士开因此心生嫉妒,因而找个机会,把祖埏排挤出朝廷,做了地方官。还有胡太后的哥哥胡长仁,也是一个无赖子,他手底下有一帮奸佞小人,嬉戏无度。他们野心勃勃,羡慕和士开的权势,因此产生了排挤和士开的想法。和士开知道了这一情况,非常愤怒,把胡长仁的手下都贬出京城,他们还不死心,又劝胡长仁设计杀死和士开,但又被和士开知道了,他毫不客气,这下连胡长仁也被贬出京城。胡长仁身为国舅,封王爵,任职右仆射及尚书令(宰相职),被和士开随意处置,心生不服。怨愤之下,想收买剑客刺杀和士开,又被发觉,和士开竟怂恿后主将他杀死。

任人唯亲

和士开一方面诛除异己,另一方面也大量任用自己的亲信,随意授官。如解德选只是个看相;术士,毫无专长,借给和士开看相的机会而大献其媚,拼命巴结,竟立即被任命为府参军。冯子琮卑辞曲躬投附于和士开,凡事唯其马首是瞻。和士开的弟弟和士休娶妻时,’他身为朝廷大臣,竟奔走杂务,像僚吏下属一样。但冯子琮却因此而能长期保持权位。由于和士开所用?大多为奸佞小人,由此北齐政治日益败坏,国势日下,濒—临亡国的边缘。

破灭之路

和士开权倾朝野,任人唯亲,荒淫无耻。又加上与胡太后的奸情日益公开,因此引起了一部分王公大臣的极大愤慨,他们对国家,政局:忧心重重,对和士开的所作所为极为痛心疾首,想方设法要除掉和士开。赵郡王高睿死后,更引起极大的民愤。传说胡长仁遣人刺杀和士开时曾流传一首童谣:“狐截尾,你欲除我我除你。”武平二年,民间又流传一首童谣:“和士开,七月三十日,将你向南台。”一群儿童唱完,都拍手齐叫:“杀却!”此时的和士开,就像坐在即将喷发的火山口上一样,前途岌岌可危了。

这一天终于来了。武平二年(公元570)七月三十日,和士开像往常一样,一大早就起床,整整衣冠,走出家门,他准备入宫早朝,他的心情并不平静:最近琅琊王高俨等人老是反对他,他确实感到了自己的地位在动摇。他一面走,一面在想着如何除掉这个琅琊王,以至于连早晨初升的太阳都没有留意去看一眼。他当然绝不会想到这会是他生命中最后一次见到阳光。他走得那么匆忙,但却未料到去的地方是自己的刑场。

琅琊王高俨等人早就做好了准备,首先由王子宣写了一道表文,弹劾和士开,罗列了大量罪名,请求后主批准逮捕法办。然后,由冯子琮将表文夹在许多其他公文中,呈奏给后主。素来不理朝政的后主高纬,连看都没看,大笔一挥,批准照办。之后,由领军大将军库狄伏连在神兽门外埋伏了50名士兵,在和土开刚踏入门内的刹那,50人一拥而上,将他擒伏并立即斩首。高纬听说之后,虽然追悔莫及,却也毫无办法。据说和土开一死,洛阳全城欢腾。

和士开死时47岁,一生玩弄权谋的他,最终死于别人的圈套之中,正所谓玩火者必自焚。

和士开在北齐专权八年,干尽了奸恶之事。后来,魏征和李百药在谈到北齐之所以亡国时,都将北君主信用奸佞小人作为重要原因,所谓:“心利锥刀,居台辅之任;智昏菽麦,当机衡之重”,认为北齐任用陆令萱、和士开、高阿那肱、穆提婆、朝长鸾等一班佞徒宰制天下,乱政害国。“齐运短祚,固其宣哉”。李百药说:“和士开淫乱,多历数年,一朝被剿除,朝野上下都大快人心。”北齐之亡,作为主要佞幸之一的和士开自然摆脱不了历史的谴责。他已成为历史的罪人。

3史籍记载

编辑本段 回目录

北齐书

和士开,字彦通,清都临漳人也。其先西域商胡,本姓素和氏。父安,恭敏善事人,稍迁中书舍人。魏孝静尝夜中与朝贤讲集,命安看斗柄所指,安答曰:“臣不识北斗。”高祖闻之,以为淳直。后为仪州刺史。

士开幼而聪慧,选为国子学生,解悟捷疾,为同业所尚。天保初,世祖封长广王,辟士开开府行参军。世祖性好握槊,士开善于此戏,由是遂有斯举。加以倾巧便僻,又能弹胡琵琶,因此亲狎。尝谓王曰:“殿下非天人也,是天帝也。”王曰:“卿非世人也,是世神也。”其深相爱如此。显祖知其轻薄,不令王与小人相亲善,责其戏狎过度,徙长城。后除京畿士曹参军,长广王请之也。

世祖践祚,累除侍中,加开府。遭母刘氏忧,帝闻而悲惋,遣武卫将军吕芬诣宅,昼夜扶侍,成服后方还。其日,帝又遣以犊车迎士开入内,帝见,亲自握手,怆恻下泣,晓喻良久,然后遣还,并诸弟四人并起复本官。其见亲重如此。除右仆射。帝先患气疾,因饮酒辄大发动,士开每谏不从。属帝气疾发,又欲饮,士开泪下歔欷不能言。帝曰:“卿此是不言之谏。”因不复饮。言辞容止,极诸鄙亵,以夜继昼,无复君臣之礼。至说世祖云:“自古帝王,尽为灰烬,尧、舜、桀、纣,竟复何异?陛下宜及少壮,恣意作乐,纵横行之,即是一日快活敌千年。国事分付大臣,何虑不办,无为自勤苦也。”世祖大悦。其年十二月,世祖寝疾于乾寿殿,士开入侍医药。世祖谓士开有伊、霍之才,殷勤属以后事,临崩,握士开之手曰:“勿负我也。”仍绝于士开之手。

后主以世祖顾托,深委仗之。又先得幸于胡太后,是以弥见亲密。赵郡王睿与娄定远等谋出士开,引诸贵人共为计策。属太后觞朝贵于前殿,睿面陈士开罪失,云:“士开先帝弄臣,城狐社鼠,受纳货贿,秽乱宫掖,臣等义无杜口,冒死以陈。”太后曰:“先帝在时,王等何不道?今日欲欺孤寡耶!但饮酒,勿多言。”睿词色愈厉。或曰:“不出士开,朝野不定。”睿等或投冠于地,或拂衣而起,言词咆勃,无所不至。明日,睿等共诣云龙门,令文遥入奏之,太后不听。段韶呼胡长粲传言,太后曰:“梓宫在殡,事大抃速,欲王等更思量。”赵郡王等遂并拜谢,更无馀言。太后及后主召见问士开,士开曰:‘先帝群官之中,待臣最重,陛下谅暗始尔,大臣皆有觊觎心,若出臣,正是剪陛下羽翼。宜谓睿等云:‘令士开为州,待过山陵,然后发遣。’睿等谓臣真出,必心喜之。”后主及太后然之,告睿等如士开旨,以士开为兖州刺史。山陵毕,睿等促士开就路。士开载美女珠帘及条诸宝玩以诣定远,谢曰:“诸贵欲杀士开,蒙王特赐性命,用作方伯。今欲奉别,谨具上二女子、一珠帘。”定远喜,谓士开曰:“欲得还入不?”士开曰:“在内久,常不自安,令得出,实称本意,不愿更入,但乞王保护,长作大州刺史。今日远出,愿得一辞观二宫。”定远许之。士开由是得见太后及后主,进说曰:“先帝一旦登遐,臣愧不能自死。观朝贵势欲陛下为乾明。臣出之后,必有大变,复何面见先帝于地下。”因恸哭。帝及太后皆泣,问计将安出。士开曰:““臣已得入,复何所虑,正须数行诏书耳。”于是诏出定远青州刺史,责赵郡王睿以不臣之罪,召入而杀之。复除士开侍中、右仆射。定远归士开所遗,加以馀珍赂之。武平元年,封淮阳王,除尚书令、录尚书事,复本官悉得如故。

世祖时,恒令士开与太后握槊,又出入卧内无复期限,遂与太后为乱。及世祖崩后,弥自放恣。琅邪王俨恶之,与领军库狄伏连、侍中冯子琮、御史王子宜、武卫高舍洛等谋诛之。伏连发京畿军士,帖神武、千秋门外,并私约束,不听士开入殿。其年七月二十五日旦,士开依式早参,伏连前把士开手曰:“今有一大好事。”王子宜便授一函,云:“有敕令王向台。”遣兵士防送,禁于治书侍御厅事。俨遣都督冯永洛就台斩之,时年四十八,簿录其家口。后诛俨等。上哀悼,不视事数日,追忆不已。诏起复其子道盛为常侍,又敕其弟士休入内省参典机密,诏赠士开假黄钺、十州诸军事、左丞相、太宰如故。

士开禀性庸鄙,不窥书传,发言吐论,惟以谄媚自资。河清、天统以后,威权转盛,富商大贾朝夕填门,朝土不知廉耻者多相附会,甚者为其假子,与市道小人同在昆季行列。又有一人士,曾参士开,值疾,医人云:“王伤寒极重,进药无效,应服黄龙汤。”士开有难色。是人云:“此物甚易与,王不须疑惑,请为王行先尝之。”一举便尽。士开深感此心,为之强服,遂得汗病愈。其势倾朝廷也如此。虽以左道事之者,不问贤愚,无不进擢;而以正理干忤者,亦颇能舍之。士开见人将加刑戮,多所营救,既得免罪,即命讽喻,责其珍宝,谓之赎命物。虽有全济,皆非直道云。

词条图片

参考资料

[添加]
[1].趣历史网:和士开
[2].中国历史人物网:和士开

本词条内容由国搜百科根据相关资料编纂,仅供参考。如有问题,可联系我们修订、完善或删除。也欢迎更多热爱知识共享、有志于词条编纂的专业人士参与国搜百科创建。联系电话:010-87869809 合作邮箱:baike@chinaso.com 交流QQ群:5332181520

标签: 人物 历史人物

和士开 图册
  • 浏览次数: 1940 次
  • 更新时间:2015-11-23
  • 创建者: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