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少游 (历史人物)

陈少游(724年~784年)唐代官员。今茌平人。少游幼习《老子》、《庄子》、《列子》等书,为崇玄馆学生,聪敏善辩,被诸生推为都讲。入仕后,先为渝州南平令,后历节度判官、金部员外郎、晋州及郑州刺史等职。处事干练,为政善于变通;但厚敛财赋,结交权贵,因此屡获迁移。

中文名
陈少游
性别
国籍
中国
祖籍
茌平
生年
724年
卒年
784年
所处时代

1人物介绍

编辑本段 回目录

陈少游(724~784)唐代官员。今茌平人。少游幼习《老子》、《庄子》、《列子》等书,为崇玄馆学生,聪敏善辩,被诸生推为都讲。入仕后,先为渝州南平令,后历节度判官、金部员外郎、晋州及郑州刺史等职。处事干练,为政善于变通;但厚敛财赋,结交权贵,因此屡获迁移。唐代大历年间(766-779)和贞元年间(785-805),属于安史战乱及藩镇动乱之后,稍稍平定的时期。但是由于经济基础削弱,统治集团不稳固,因而刑政失措,制度废弛。尤其是唐德宗喜聚敛、广积货,政风随之腐化,利禄之徒奔竞于各种官场,刻下奉上,又挟私渔利,出现了一大批趋势逐利的官员,像一座沉重的大山压在人民头上,对人民狼吞虎噬,其中那些直接临民的地方官更为人民所深恶痛绝。陈少游就是其中的典型。他先后暴发于东南地区,由州县官位至藩帅,坐霸一方,采取各种手段,贪婪地吮吸民脂民膏,朝廷诏拜他为宰相,也不为之动心。其贪欲过甚,野心膨胀,发展到割据自立。终因逆潮流而动,导致事败名裂身亡财没有的可悲下场。

2人物生平

编辑本段 回目录

代宗永泰二年(766),为陇右行军司马,同年迁桂管观察使,旋改任为宣歙池观察使。大历五年(770),改浙东观察使。八年,迁淮南节度使(扬州),加银青光禄大夫,封颍川县子。德宗即位后,朝廷经费不充,少游奏请本道(淮南)两税每千钱增200,食盐专卖每斗加百文,朝廷因此下诏其它各道也按此数增征。建中三年(782),淄青节度使李纳叛,少游率淮南兵收复徐、海等州;不久又放弃,退屯盱眙(江苏盱眙)。此时关播、卢杞为相,二人皆与少游有旧,因此于此年下诏进少游检校尚书左仆射,加同中书门下平章事,赐实封三百户。建中四年,泾源兵在京哗变,推原卢龙节度使朱为帝,德宗出奔奉天(今陕西乾县)。度支汴东两税使包佶在扬州,储积财赋约800万贯,准备输送京师。少游认为,朱势力很大,京城不能马上收复,便令其判官至包佶处索取其文簿,请供200万贯以助军。包佶说:所用财帛,须承敕命。判官大怒,以杀头相威胁。包佶大惧,亲自谒见少游,谏止此事;少游不听,尽夺包佶财帛及守御兵3000。包佶以蜡丸置表,将少游劫取财帛之事奏报朝廷,恰逢少游所遣使也至朝廷;德宗诘问此事,少游使者辞以不知。德宗因祸难未平,以稳定节将为上策,便说:少游是国家的守土之臣,收取包佶财帛,以防它人劫取,没有什么不可的。此年底,淮宁(淮西)节度使李希烈叛,攻陷汴州(今河南开封),并扬言要袭击江淮。少游恐惧,遣其参谋温述送降书给李希烈,又遣巡官赵诜至郓州(治今山东东平西北)结交与李希烈同时叛乱的淄青节度使李纳。兴元元年(784),李希烈称楚帝,遣其将杨丰送赦书给陈少游,路过寿州时,被刺史张建封杀死。建封将李希烈赦书送给德宗,并将陈少游与李希烈勾结的情况上奏,后包佶入朝,又将少游夺取其所掌财赋的情况上奏德宗;少游大惧,上书自辩,言取包佶财赋,是供军急用,请按原数上交。不久,唐将刘洽收复汴州,得李希烈起居注,上有"某月某日陈少游上表归顺"的字样。少游听说后,羞愧惶惧,发病而死,赠太尉。

3野史逸闻

编辑本段 回目录

陈少游

唐陈少游检校职方员外郎,充回纥使。检校官自少游始也。而少游为理,长于权变,时推干济。然厚敛财物,交结权右。寻除管桂观察使。时中官董秀用事,少游乃宿于里。候下直际,独谒之。从容曰:“七郎家中人数几何,每日所费几何?”秀曰:“久忝近职,累重。又属时物腾贵,一月须千余贯。”少游曰:据此所费,俸钱不能足其数。此外常须求于人,方可取济。倘有输诚供应者,但留心庇护之,固易为力耳。少游虽不才,请以一身独备七郎之费用。每岁愿送钱五万贯,今见有大半,请即收受。余到官续送,免费心劳虑,不亦可乎!“秀既逾于所望,忻悦颇甚,因与之相厚。少游言讫,泣曰:"南方毒痒深僻,但恐不得生还,再睹颜色。”透遽曰:“中丞美才,不当远官。从容旬曰,冀竭蹇分。”时少游已纳贿于元载子仲武矣。秀、载内外引荐。数日,拜宣歙观察使,改浙东观察使,迁淮南节度使。十余年间,三总大藩。征求货易,且无虚日,敛积财宝,累巨万亿。视文雅清流之士,蔑如也。初结元载,每岁馈十万贯。后以载渐见忌,少游亦稍疏之。及载子伯和,贬官扬州,少游外与之深交,而阴使人伺其过,密以上闻。代宗以为忠,待之益厚。关播尝为少游宾客,卢杞早年,与之同在仆固怀恩府,故骤加其官。德宗幸奉天后,遂夺包佶财物八百万贯。复使参谋温述,送款于李希烈曰:"濠、舒、庐等州,已令罢垒,韬戈卷甲,伫候指挥。"后銮舆归京,包佶入朝,具奏财赋事状。少游上表,以所取财,皆是供军费用,今请据数却纳。乃重征管内百姓以进。后刘洽牧汴州,得希烈起居注:某月日,陈少游上表归顺。少游闻之,惭愧而卒。(出《谭宾录)

译文

唐朝陈少游官任检校员外郎,担任出使回纥的使节。检校,原本是个没有什么具体职务的散官。唐朝设置检校官,是从陈少游这儿开始的。陈少游的本性擅长权变,时人都推崇他办事干练有才干。然而他却贪得无厌,无休止地搜刮民财,同时还攀高结交权贵。陈少游不多久又被授任管桂观察使。这时,宫内宦官董秀管事。陈少游乃住宿在里间,等候董秀在宫中值完班回来的途中,单独拜见他。陈少游神情从容不迫地问董秀:“七郎家有多少口人啊?每天得需要多少钱开销日常用度啊?董秀说:“我忝到这个职务有好久了,又赶上物价飞涨,一个月大概得需要一千多贯钱吧。”陈少游说:"根据你家的这种消费,你的俸禄钱肯定是不够用的。除了俸禄外,大概七郎需要经常向人求助,才能过得去啊。倘若有人愿意向您献纳忠心,按时供给你一笔钱补贴你家的生活用度。你稍为留心庇护他,原来是很容易办到的。我陈少游虽然没什么才干,但是恳请让我一个人全部担当下七郎家中所需的费用。每年我可以送给你五万贯钱,现在我这就有一大半,请你当即收下。余下的,待到任所后再补送给你。这样,免得七郎为生活用度费心劳力,这不是很好的吗?"董秀看到所得到的钱,大大地超过自己想往的数目,非常欢欣喜悦。因此,对待陈少游异常亲密。陈少游说完这席话,又流着眼泪说:"当今朝廷任我为管桂观察使,南方荒蛮多瘴疠之地。此去恐怕难以活着回来,再看见七郎的颜面啦!"董秀立即说:"向中丞你这样赋有才干的人,不应当充任边远荒僻地方的官员。你先等待十天,朝廷看你还没有上任,也许慢慢会有所转圜的。"当时,陈少游已经为这件事情向宰相元载的儿子元仲武送纳了贿赂。董秀、元载,一内一外,不断地引荐斡旋。几天后,改派陈少游为宣歙观察使,旋而又改任浙东观察史,又改任淮南节度使。十多年间,陈少游任过三处重郡的节度使。在这期间,他没有一天不四处征收钱赋,搞买卖交易,聚敛积集钱财珠宝,多达万亿。他对高尚文雅负有名望的人士,非常蔑视。陈少游刚攀结宰相元载时,每年馈送元家十万贯钱。后来,元载渐渐有所顾忌,陈少游才有所疏远。待到元载的儿子元伯和被贬谪到扬州。陈少游表面上与元伯和交往特别密切,暗中却指使人搜集他的过失,密报皇上。唐代宗以为陈少游对他忠诚,因此更加重用厚待他。关播曾经作过陈少游的宾客,卢枢早年也跟陈一同在仆固怀思幕府为同事。因此,都尽快地提升他的官职。唐德宗移驾奉天后,陈少游趁机夺取包佶的家产共计八百万贯。同时,他又派参谋温述携巨款去汴州联络叛军李希烈,说:"濠、舒、庐等州,已经命令他们停止修筑城垒,将戈矛等武器收起来,将铠甲脱下卷起来,等待着你去指挥。"后来,德宗銮驾回到京城后,包佶入朝,向皇上奏告陈少游夺取他家财产一事。陈少游进上一表,说他取走的包家财产都充作军费用了,现在请包佶按照被抄没时的数目再取回去。于是,他加重征收所辖区内百姓的赋税,用这笔钱来抵偿全家的财产。后来,刘洽从李希烈手中收回汴州时,得到一份李希烈的起居注,上面记载着:某月日陈少游上表归顺。陈少游听说这件事后,羞愧成疾而死。

4唐书记载

编辑本段 回目录

陈少游,博州博平人。幼习老子、庄周书,为崇玄生,诸儒推为都讲。有冒者欲对广众切问以屈少游。及升坐,音吐清辩,据引淹该,问穷而对有馀。大学士陈希烈高其能。既擢第,补南平令,治有声。累迁侍御史、回纥粮料使,加检校职方员外郎充使。检校郎官自少游始。仆固怀恩表署河北副元帅判官,迁晋、郑二州刺史。

陈少游长权变,所至一切干济,贿谢权幸,以是数迁。李抱玉表泽潞副使,为陈郑留后。永泰中,复奏为陇右行军司马,擢桂管观察使。少游不乐远去,规徙近镇。时宦官董秀有宠,掌枢近,少游乃宿其里,候归沐,入谒,因鄙语谄谓秀曰:“七郎亲属几何?月费几何?”秀谢曰:“族甚大,岁用常过百万。”少游曰:“审如是,奉入不足为数日费,当数外营乃办耳。吾虽不才,请独取济,岁输钱五千万。今具其半,请先入之。”秀大喜,与厚相结。少游因泣曰:“岭南瘴疠,恐不得生还见颜色。”秀遽曰:“公美才,不当远出,请少待。”时少游已纳赂元载子仲武,于是内外更荐之,改宣歙池观察使。大历五年,徙浙东,封颍川县子,迁淮南节度使。

喜谲数,行小惠,群吏任职。三总籓,皆天下富饶处,以是敛求贸易无虚日,积财宝巨亿万。初结元载,赂金帛岁无虑十万缗;又事宦官骆奉先、刘清潭、吴承倩及秀,故能久其任。后载以过见疑,少游亦疏之。载子伯和谪扬州,少游阳善之,阴奏其罪,代宗以为忠。建中初,朝廷经费不充,始请本道税钱千增二百,盐斗加百钱,度支因请诸道并增焉。李纳拒命,少游出师收徐、海等州,俄弃之,退屯盱眙。累进检校尚书左仆射,赐封户三百,加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时宰相关播、卢杞与少游有雅故,故骤兼台司。

德宗幸奉天,度支汴东两税使包佶寓扬州,所储财赋八百万缗将输京师,少游意朱泚势盛,不遽平,欲肋取其财,使判官崔就佶索文簿,贷二百万缗。佶以非敕命,拒之。怒曰:“君善,得为刘长卿;不尔,为崔众矣!”长卿尝任租庸使,为吴仲孺所囚,崔众以倨李光弼被杀,故以为言。佶谒少游,欲谏止,不得语,即遣去,于是财用悉为少游所掠。佶奔白沙,少游遣幕中房孺复召之。佶惊走度江,伏妻子案牍中以免。佶有御遏兵三千,令高越、元甫将焉,少游夺之。能随佶者,至上元,复为韩滉所留。佶但诸史如江、鄂州,以表内蜡丸以闻。会少游使至,帝诘其事,辞以不知。时祸难煽结,帝未能制,乃曰:“少游,国守臣,取佶之财,防它盗耳,庸何伤!”远近闻之,咸称帝得其机云。少游闻之,果自安不疑。

李希烈陷汴,声言袭江淮。少游惧,遣参谋温述送款曰:“豪、寿、舒、庐,既韬刃卷铠,惟君命。”又使巡官赵诜如郓州,厚结李纳。希烈僭号,遣将杨丰赍伪赦令送少游。寿州刺史张建封逻得之,斩丰,以伪赦送行在。会佶入朝,具言少游胁财赋状。陈少游惭,上表言所取以赡军兴,请偿之。而州府残破,不能偿,乃与腹心吏设法重税,民皆苦之。刘洽取汴州,得希烈伪起居注,书“某月日,陈少游上表归顺。”陈少游闻,羞悸发病死,年六十一,赠太尉。

赞曰:怀恩与贼百战,阖宗死事至四十六人,遂汛扫燕、赵无馀埃,功高威重,不能防患,凶德根于心,弗得其所辄发,果于犯上,惜哉!其母拔刀逐贼,烈妇人也。怀光提万众,振天子于难,一为谗人所沮,忿戾不自还,身首殊分,然谗人亦可疾矣,所谓“交乱四国”者也。

词条图片

参考资料

[添加]
[1].好词好句网:陈少游
[2].中国历史人物网:陈少游

本词条内容由国搜百科根据相关资料编纂,仅供参考。如有问题,可联系我们修订、完善或删除。也欢迎更多热爱知识共享、有志于词条编纂的专业人士参与国搜百科创建。联系电话:010-87869809 合作邮箱:baike@chinaso.com 交流QQ群:5332181520

标签: 人物 历史人物

陈少游 图册
  • 浏览次数: 3164 次
  • 更新时间:2015-11-26
  • 创建者: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