孝恭孙皇后 (历史人物)

孝恭孙皇后,邹平人,永城县主簿孙忠之女。年幼时,因容貌俊美,被诚孝皇后张氏的母亲彭城伯夫人看中,常常入宫说孙忠有个好女儿,被选入宫内,当时年仅10余岁,明成祖命养在张氏宫中。后宣宗(当时为皇太孙)到了结婚年龄,济宁人胡氏,被选为皇太孙妃,孙氏被选为嫔。宣宗即位,册封胡氏为皇后,孙氏为贵妃。按照旧时的宫廷礼制,皇后被册封后赐金册宝(印),贵妃以下有册无宝。孙氏入宫后,极受宣宗宠爱,宣宗遂破格于1426年(宣德元年五月),向太后请示,制金宝赐与孙氏。此后,明代诸帝贵妃被册封,均册、宝俱备。胡皇后没有生育,贵妃也无子,而是暗取宫人子,宣称是自己的儿子,即明英宗朱祁镇。明宣宗愈发宠爱她,以胡皇后无子所以理应让贤,逼胡皇后上表逊位。宣德三年(1428年),宣宗废胡皇后,册立孙贵妃为皇后。天顺六年(1462年)九月,孙太后崩逝。全谥为孝恭懿宪慈仁庄烈齐天配圣章皇后,附太庙。

中文名
孝恭孙皇后
姓氏
孙氏
性别
国籍
中国
祖籍
邹平
所处时代
卒年
1462年

1人物介绍

编辑本段 回目录

孝恭孙皇后,邹平人,永城县主簿孙忠女。年幼时,因容貌俊美,被诚孝皇后张氏的母亲彭城伯夫人看中,常常入宫说孙忠有个好女儿,遂被选入宫内,当时年仅10余岁,成祖命养在张氏宫中。与宣宗朝夕相处,感情很深。后宣宗(当时为皇太孙)到了结婚年龄,济宁人胡氏,被选为皇太孙妃,孙氏被选为嫔。宣宗即位,册封胡氏为皇后,孙氏为贵妃。

2人物生平

编辑本段 回目录

被选入宫

孙氏祖先均是农民,父亲孙忠花钱买了个鸿胪序班的小官,后出任永城县主薄。据说孙氏的母亲去田里干活时,将她生在田埂上,当时有几万只乌鸦围住她,噪叫不停。孙氏小时候便以貌美如花、聪明伶俐闻名县城内外。宣宗的外婆彭城伯夫人正巧是永城县人,听说过孙氏的美色,时常进宫看望女儿张妃时,屡屡对女儿提起孙氏的貌美、聪明。言者有意,听者有心,当时张妃正是为日渐成人的长子物色妃嫔,既然母亲十分中意孙氏,她又是家乡人,是个合适的人选,因此,张妃决定选孙氏入宫。当时孙氏只有10来岁,还未成年,明成祖命张妃将她留在自己宫中抚养。永乐十五年(1417)太孙完婚,选济宁胡后为妃,孙氏为嫔。

策谋夺位

孙嫔婚后,见到胡妃,心里非常不服气。她不仅比胡妃长得漂亮,为人处事也比胡妃灵活,乖巧,又是太孙外婆和母亲亲自选中的,且已在宫中生活了多年,熟知宫中的情况和宫礼宫规,主客观条件都比胡妃优越,何况胡妃的出身也不比自己高多少,为什么当上皇太孙妃的是她,而不是自己。史书上没记载诏选胡氏为妃的原因,也许是因为孙嫔太过乖巧,心计太多,不够厚道,不够安分守己的缘故吧。

孙嫔岂甘心居于胡妃之下。聪明的她深知,一切关键在于得到太孙的宠爱,一旦太孙当上皇帝,自己只要没什么差错,就有代替胡妃的可能。于是,孙嫔一方面对胡妃恭恭敬敬,殷勤侍候,以免引起她的警觉;另一方面充分施展自己的魅力,百般讨太孙的欢心。

婚后初期,太孙对胡妃和孙嫔一样喜爱,随着时间的推移,太孙对孙嫔宠爱远远超过了胡妃。太孙是个喜欢享乐、玩耍的人,他才华横溢,精力旺盛,胡妃的端庄、淳厚、稳重,在他看来,不免有些呆板、拘谨,她常常生病,又总爱和自己讲些大道理,规劝这个规劝那个,和她在一起;时间一长便觉得沉闷、乏味,产生不了任何激情;孙嫔却是魅力无穷,她漂亮、灵活、能说会道,总说些令自己十分入耳的话,她又会玩,也爱玩,身体还好,和她在一起,妙趣横生,轻松快活,令自己充满活力。

洪熙元年(1425)六月,宣宗即位。他想册孙嫔为皇后,但胡妃是成祖所立,又为母亲喜欢,出于理智,他还是册胡妃为皇后,孙嫔为贵妃。孙贵妃这时已为宣宗生下一个女儿,她很清楚自己在宣宗心中的份量,现在成祖、仁宗都去世了,虽然军国大政仍要禀报张太后,但宣宗是大权在握的皇帝,自己不用再把心思深藏,该是采取切实措施的时候了。

在一个花好月圆的夜晚,孙贵妃撒娇地对宣宗提出一个要求,即要宣宗赐她一枚金宝,改封号为“皇贵妃”。孙贵妃的这个要求违背了礼制,宣宗不免为难,但一看到孙贵妃那千娇百媚的姿容,宣宗决定为她破例一次。于是,宣宗到清宁宫中去请示母亲,张太后起先不肯,但架不住儿子的多番请求,只好答应。宣德元年(1426)五月,宣宗下诏封孙贵妃为皇贵妃,赐她金宝。这样孙贵妃和胡后一样,拥有金宝金册,称呼都有一个“皇”,与胡后的距离大大缩短了,孙贵妃的第一步成功了。

宣宗接受过嗣君的系统训练,即位以后,在母亲张太后和几位重要大臣的辅佐下,将朝政治理得有声有色,对此,宣宗颇为自得,自我感觉良好,但美中不足的是,他年过三十,尚未生子,作为皇后的胡氏还“不识时务”屡屡在宣宗面前说些“不要安于享乐”“要把精力多放在朝政上”之类令他十分反感的话,因此他下决心废掉胡后。孙贵妃摸清了宣宗的心思,不失时机地向宣宗挑明自己想当皇后的愿望,两人一拍即合,开始共同谋划废掉胡后。

生子立后

宣德二年(1427)十一月,宫中传出“孙贵妃生皇长子”的特大喜事,对此,史书上明确指出:这个皇长子决非孙贵妃所生,而是“阴取宫人子为己子”。没有宣宗的支持,孙贵妃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这样做,因此,“孙贵妃生皇长子”是宣宗和孙贵妃合谋的第一个结果,皇后胡氏蒙在鼓里,而生下皇长子的宫女从此下落不明。皇长子出生第八天,一些朝臣即揣宣宗之意,纷纷上表请立为皇太子,胡皇后为大势所迫,也只好数次上表请早定国本,早已成竹在胸的孙贵妃却惺惺作态,虚伪地表示:“皇后病好了,自然会有子,我的儿子怎么敢在皇后儿子之前立为太子呢?”。宣宗则迫不及待了,于宣德三年(1428)二月册封仅仅四个月大的皇长子朱祁镇为皇太子。母以子贵,孙贵妃夺取后位指日可待了。

尽管孙贵妇已“具备”了做皇后的必要条件,但更换皇后是件复杂的大事,明朝自成立以来还未有过先例,况且“宠艳妃废元后”一向为道德舆论所抨击。不过,宣宗是个做事很周密的人,想做的事一定要做到。他一边在宫中大肆制造胡皇后失职、孙贵妃有德的舆论,一边频繁到母亲宫中争取支持。张太后并不喜欢孙贵妃,她曾抚养孙贵妃多年,对孙贵妃的本性十分清楚,但孙贵妃倒没犯过什么大错误,对胡后也是恭恭敬敬,胡后生病她总是殷勤照顾,而胡后虽然不错,毕竟未生出一男半女,确实没有尽到应尽的职责,皇帝坚决要废她,硬要阻拦不是个办法,于是张太后建议宣宗倾听几位重要辅臣的意见后再作决断。

一天,宣宗召见张辅、蹇义、夏原吉、杨士奇、杨荣,对他们说:“朕年过三十还没有一个儿子,现在幸亏孙贵妃生了儿子,自古以来都是母以子贵,只是中宫不知该怎么处置?”说完,举出胡后的几件过失。杨荣早已知道宣宗的心思,于是带头表态:“凭这几件过失就可以废胡后了。”宣宗又问:“废后有先例吗?”蹇义回答说:“宋仁宗曾降郭后为仙妃。”其实宣宗是明知故问,旨在提醒这几位大臣,废后古来有之。夏原吉和杨士奇始终没有说话,宣宗不满,就问他们为什么不说话,杨士奇才开口说:“臣对于皇后,就象儿子事奉父母一样,胡后就是我们的母亲,我们是她的儿子,哪有儿子议论废母的道理。”委婉地表示对废后的反对。

张辅、夏原吉也不同意废后,一直默不作声,在宣宗的再次询问下,才表态说:“这是件大事,容臣等详细议论后再答复皇上。”宣宗有些不高兴,就说:“这种事需要提交给外廷议论吗?”一向顺从皇帝意旨的蹇义连忙表态说:“此事古来就有,无需外廷言论。”杨士奇反问说:“宋仁宗废郭后时,孔道辅、范仲俺率十几位大臣进谏,被贬职,史书上至今还在称赞孔、范等大臣的义举,怎么能说外廷无需议论废后之事呢?”宣宗见大多数人都不同意废后,只好暂停这个话题。

从宣宗那一退出来,杨荣就对夏原吉和杨士奇说:“皇上早就想废后了,不是我们臣子所能阻止的。”言外之意是说,夏、杨他们不识时务。杨士奇反驳他说:“皇上今天列举的胡后过失,根本不能成为废她的理由。”这句话提醒了杨荣,回到家中,他绞尽脑汁,想了一夜,才列举出胡后的一大堆所谓过失。第二天早上,宣宗又在西角门召见这几位大臣,问他们议论得怎么样了?杨荣连忙把他列举出的二十几条胡后的过失奉上,哪知宣宗才看了一两条,便勃然大怒:“胡后何曾做过这些事?宫中难道没有神灵监视吗?”杨荣拍马屁过了头,懊恼不己,他不知宣宗尽管想换皇后,但对胡后并不是没有一点感情,再说要是胡后真的做了那么多坏事,岂不是皇上和皇太后的失职?宣宗狠狠地盯了杨荣一眼,便回过头来问杨士奇有何话说,杨士奇回答说:“汉光武帝废后以后,曾在以后的诏书上说:废后只是异常之事,并不一定给国家带来好运,颇有悔意;宋仁宗后来也很后悔废后之举,希望陛下慎重考虑。”宣宗又没能得到大多数的支持,非常不高兴,只好再次停止这个话题。当然,宣宗决没有知难而退,他很清楚这几位大臣的禀性,过了几天又召见他们议论这件事。

杨士奇没有办法,只好甩出挡箭牌,说:“太后对这件事肯定有主张。”当他得知正是太后让皇上找他们商量时,知道再阻止也没有用了,只好回到家中仔细思考处理的办法。当宣宗单独召见他时,他先是问宣宗,胡后与孙贵妃相处得怎么样?宣宗说:“相处得非常和睦,朕只是看重皇子,而皇后命中无子,所以想将皇子的母亲正位中宫。现在皇后又病了几个月了,贵妃天天去看她,慰藉很勤。”杨士奇说:“既然这样,可以趁皇后有病,劝她让位,这样做,进退有礼,恩宠不衰。”宣宗听了连连点头,对杨士奇的信任又增加了几分,并把劝导胡皇后主动让位的任务交给了杨士奇。杨士奇接受了这个任务,但提出一个要求,即希望皇上善待胡后,象待孙贵妃一样。宣宗连忙答应,并表示决不食言。

孙贵妃得知胡后答应主动让位,欣喜若狂,她极力控制自己的兴奋,装出吃惊的样子,不肯接受皇后的位置,其实恨不得立即换上皇后的服饰,搬进坤宁宫。宣宗同样虚伪,明明更换皇后是他和孙贵妃共同谋划的,却在废后的诏书中把责任推卸得一干二净,说废后是因为胡后不能履行皇后职责,因此要辞后位,朝中大臣也力劝废后,所以才听从胡后和大臣们的意见。并在诏书中把孙贵妃大大地夸赞了一番,说她德冠后宫,又生了皇太子,当皇后是理所当然。

由于杨士奇等大臣没有将自己的意见坚持到底,宣宗废后的闹剧上演成功。宣德三年(1428)三月,距立皇太子仅一个月,孙贵妃如愿以偿地登上了皇后之位。胡后则退居别宫,赐号“静慈仙师”。

尊为太后

孙后这人不甘居于人下,有时还很虚伪,但倒也不是个坏女人,并没有因为自己富贵至极就为所欲为。她从胡后手中夺取后位,内心也有过愧疚,因此有时会做出几件被人称赞的事来。宣德十年(1435)正月,朱祁镇继位,是为英宗,孙贵妃被尊为皇太后。

天顺六年(1462)九日,孙太后离开人世,被谥为:孝恭懿宪慈仁庄烈齐天配圣章皇后,与宣宗合葬于景陵,并拊太庙。

3主要成就

编辑本段 回目录

一是“土木堡之变”

正统十四年的“土木堡之变”,当时皇帝朱祁镇出征被俘,明朝陷于空前危机,决策者非作为太后的孙氏莫属。因为宣德皇帝早已于十四年前去世,他在遗诏中以“国家重务入白皇太后”所委的的母亲张氏,也即孙氏的婆母,也已过世七年,更何况当时辅佐仁、宣的有经验的老臣和朝廷重臣或已过世,或追随朱祁镇出征陷于土木堡,而留京监国的庶子朱祁钰也不过只有二十岁出头,是一个比被俘皇帝朱祁镇更小更没有政治经验的毛小伙子,故京中闻此大变,惶恐之情黄慌乱之态可以想见。面对留京朝臣中出现的坚守与南迁两种意见,孙氏作为一个妇道人家,要以皇太后之身份最终拍板,的确是需要一种能迅速冷静下来的能力和极大的魄力。事实证明,她做到了,而且决断正确,安排有条不紊。她先立被俘皇帝朱祁镇之子朱见深为太子是为维护明朝确保皇位有序传承的嫡长继承制,并不能看做是为其一己之私,再尊朱祁镇为太上皇而立宣德帝唯一的庶子朱祁钰为皇帝,是鉴于朱祁镇已被瓦剌挟持,按“国不可一日无君”的要求稳定局势。以后的事实证明,她的这一系列举措是非常正确的,堪称力挽狂澜之举,明朝后世的人乃至今天的中国人都应该感谢她。

值得指出的是,如今有些不负责任的书,将“土木堡之变”时发挥作用的太后记为已去世多年的太皇太后张氏,或者当时还未曾被尊为“太后”的朱祁钰生母吴氏,是非常不严谨甚至是可笑的错误,只能糊弄百姓,但应被史家嗤之以鼻。

二是“夺门之变”

景泰八年正月的“夺门之变”。要分析这场政变必须弄清其大的背景和形势。“土木堡之变”后一年,被俘太上皇朱祁镇被瓦剌送还,已在皇帝宝座上坐了近一年的景泰帝朱祁钰不愿把皇位还给哥哥,而直接把太上皇朱祁镇送到南宫幽禁了起来。对此,孙太后没做什么。后来朱祁钰自己有了儿子,又不顾一切地废除了早已被孙太后立为太子的侄儿朱见深,立自己的幼小儿子朱见济为太子(为此不惜废了反对自己这样做的原配皇后汪氏),孙太后也隐忍了下来,并没张扬着阻拦他和声讨他。

总之,在成年的朱祁钰能安安稳稳地做着皇帝,大明王朝政治相对稳定的情况下,孙太后基本是无为的。

4史籍记载

编辑本段 回目录

明史

宣宗孝恭皇后孙氏邹平人。幼有美色。父忠,永城县主簿也。诚孝皇后母彭城伯夫人,故永城人,时时入禁中,言忠有贤女,遂得入宫。方十余岁,成祖命诚孝后育之。已而宣宗婚,诏选济宁胡氏为妃,而以孙氏为嫔。宣宗即位,封贵妃。故事:皇后金宝金册,贵妃以下,有册无宝。妃有宠,宣德元年五月,帝请于太后,制金宝赐焉。贵妃有宝自此始。

妃亦无子,阴取宫人子为己子,即英宗也,由是眷宠益重。胡后上表逊位,请早定国本。妃伪辞曰:“后病痊自有子,吾子敢先后子耶?”三年三月,胡后废,遂册为皇后。英宗立,尊为皇太后。

英宗北狩,太后命郕王监国。景帝即位,尊为上圣皇太后。时英宗在迤北,数寄御寒衣裘。及还,幽南宫,太后数入省视。石亨等谋夺门,先密白太后。许之。英宗复辞,上徽号曰圣烈慈寿皇太后。明兴,宫闱徽号亦自此始。天顺六年九月崩,上尊谥曰孝恭懿宪慈仁庄烈齐天配圣章皇后,合葬景陵,祔太庙。而英宗生母,人卒无知之者。

词条图片

参考资料

本词条内容由国搜百科根据相关资料编纂,仅供参考。如有问题,可联系我们修订、完善或删除。也欢迎更多热爱知识共享、有志于词条编纂的专业人士参与国搜百科创建。联系电话:010-87869809 合作邮箱:baike@chinaso.com 交流QQ群:5332181520

标签: 人物 历史人物

孝恭孙皇后 图册
  • 浏览次数: 1444 次
  • 更新时间:2015-11-28
  • 创建者: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