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辂 (三国时期曹魏术士)

管辂(209年-256年),三国时期曹魏术士。字公明,平原(今山东德州平原县)人。年八九岁,便喜仰观星辰。成人后,精通《周易》,善于卜筮、相术,习鸟语,相传每言辄中,出神入化。体性宽大,常以德报怨。正元初,为少府丞。北宋时被追封为平原子。管辂是历史上著名的术士,被后世奉为卜卦观相的祖师。

中文名
管辂
别  名
公明
国  籍
曹魏
民  族
汉族
出生地
平原(今山东平原)
出生日期
209年
逝世日期
256年
职  业
术士
代表作品
《周易通灵诀》《周易通灵要诀》《破躁经》《占箕》
官  至
少府丞
追  封
平原子

1人物简介

编辑本段 回目录

管辂管辂

管辂(公元210—256年),字公明,三国时期魏国术士,青州平原郡平原(山东德州市平原县西南)人,是历史上著名的术士,被后世卜卦观相的人奉为祖师

管辂一生著述甚丰,主要有《周易通灵诀》2卷、《周易通灵要诀》1卷、《破躁经》1卷、《占箕》1卷,给后人留下了宝贵的文化遗产。死后葬于平原城西南周寨村西、尚庙附近。旧志记载有墓,今已不存。

2人物生平

编辑本段 回目录

少年奇才 

超父子向神算管辂超父子向神算管辂

管辂八九岁的时候,就很喜欢抬头望天看星星,遇到不认识的星星就问人,最敬业的是他“夜不肯寐”。这又是一奇。他父母怕耽误他的睡眠,于是就禁止他看星星。但是管辂还是不肯睡,他说:“我虽年小,然眼中喜视天文,家鸡野鸟都知道天时,更何况人呢?”他常常在地上画日月星辰,说出的话非常人所能言。就连学问很深的人都认为他是一个“大异之才”。

精于占卜

管辂长大成人以后,精通周易,天文地理,占卜看相,风水堪舆,无不精微,但面相粗陋,没有一点威武仪容,好喝酒,好开玩笑,不论是谁都如此。因此当地人都很喜欢他,但并不尊重他。管辂的父亲在利漕作官。当地居民郭恩兄弟三人都得辟足疾病,让管辂算算命。

管辂说:“卦中说您家中有坟,其中有个女的是冤死鬼,不是您的伯母,而是叔母。从前生活困顿,有人想得到她的几升米,将她推入井中。她入水后挣扎了一会。井上的人又推下一块大石头,把您叔母砸死,孤魂冤痛,向上天控诉。”听了这些话,郭恩哭泣着认了罪。广平刘奉林的妻子病得很厉害,已买好棺材准备后事。当时是正月,让管辂算卦。管辂算完后说:“她的命数是八月辛卯日的中午才结束。”刘奉林不信,但他的妻子的病竟然渐渐好转。到秋天发病而死。果然像管辂说的那样。 

管辂去拜见安平太守王基。王基叫他算卦,管辂说:“会有一卑贱的女人生下一个男孩,刚落地就能行走,走入锅灶中自死。又床上会有一条大,叼着笔,全家人可去看望,很快就离走。又有鸟飞到屋内,与燕子咬斗,燕子死鸟飞去。这是三件怪事。”王基大惊,忙问凶吉。管辂说:“只因为您的家住得远,所以有鬼作怪。小男孩生下来会走,不是他自己能走,只是无忌的妖魔驱使他走入灶中。大蛇叼笔,只是老书佐。鸟燕相斗,只是老铃坠下。今卦上只有现象,没说凶事,知道不是灾难的象征,不必担心。”后来果然没事。

当时信都县令家的女眷们无故恐惧,相继得病,让管辂算卦。管辂说:“您家北屋西头有两个死男人,一个拿矛,一个拿弓箭,头在壁内,脚在壁外。拿矛的人管刺头,所以女眷头痛抬不起来。拿弓箭的人管射胸腹部,所以女眷肚痛心痛吃不下饭。他们白天到处游历,晚上来给人捣乱,使女眷们惊恐。”于是县令派人挖走尸骨,家中女眷的病都好了。 

清河王经离开官府回家,管辂去看他。王经说:“近来有一怪,很不讨人喜欢,请你算卦。”算完卦,管辂说:“吉卦,不是怪物。在您家的房前,晚上有一束流光,像燕子一样飞入您怀中,还能发出小声,您感到不安,解开衣服好像余光还在,于是招呼妻子来看。”王经大哭说:“和你说得一模一样。”管辂说:“吉祥,这是升官的征兆,会很快显灵。”不久,王经迁为江夏太守

显名天下 

管辂又到郭恩家,有个飞鸠在梁上悲鸣。管辂说:“会有一个老人从东方来,带着一头猪一壶酒,主人虽然欢喜,但会有小事故发生。”第二天果然有客人来,一如所占。郭恩叫客人少喝、少吃,小心防火。但射野鸠时,箭头射中树枝,反弹回来,伤着一个小孩子的手,流血,把小孩吓得够呛。

管辂去安德县令刘长仁家,有个喜鹊飞到他家的屋顶,叫声很急。管辂说:“喜鹊说,东北边有个女人昨天晚上杀死丈夫,会牵连西邻人家。时间不会超过傍晚,就会有人告状。”果然到黄昏时,东北部同村的人来告状,邻居的女子杀死丈夫,还声称不是她杀,而是西邻有人和她丈夫不和,结果杀了她丈夫。

管辂到列人县典农王弘直家,见有三尺多高的飘风,从天上飞下,在院中回转。稍停又起,刮了好半天才停止。王弘直问管辂是什么征兆。管辂说:“东方会有马吏到来,作父亲的要为儿子吊丧。”第二天胶东官吏到,王弘直的儿子死。王弘直问管辂是怎么回事,管辂说:“这一天是乙卯日,是长子的征候。树木在申时飘落,斗建申,申破寅,这是死丧的征候。中午而起飞,是马的征候。化成各种彩纹,是官吏的征候。申未为虎,虎为大人,是父亲的征候。”有公野鸡飞到王弘直家的铃柱头上,王弘直感到很不安宁,叫管辂算卦。管辂说:“到五月一定升官。”当时是三月。到了五月,王弘直果然迁为渤海太守

馆陶县令诸葛原迁为新兴太守,管辂前往送行。客人都到了。诸葛原亲自取下燕子蛋、蜂窝和蜘蛛等物放在容器中,让客人猜射。卦成,管辂说:“第一物,含气就变,在房梁上居住,雌雄不同,翅膀舒展,这是燕子蛋。第二物,它的窝悬挂,门窗极多,收藏宝物但同时又有毒,秋天出液,这是蜂窝。第三物,长足吐丝,靠网捕捉猎物,在晚上最有利,这是蜘蛛。”在座的人无不惊叹不止。

管辂族兄孝国住在斥丘。管辂看他,正好有两个客人在。二人离开后,管辂对孝国说:“这两个人的天庭和口耳之间有凶气,要发生变故,他们的魂灵都不消停,要流泊海外,尸骨还家。用不了多时两人会一同死去。”后过了十来天,二人喝醉酒乘牛车回家,牛受惊后转翻入漳河中,都被淹死了。在那时,管辂的邻里,外门不关,没有发生偷盗的。清河太守华表,召任管辂作文学掾。安平赵孔曜向冀州刺史裴徽推荐管辂说:“管辂性情宽厚,与世无争。能仰观天文,神妙如同甘公、石申一样;能精通《周易》,与季主相同。而今您研究幽深的东西,探讨微妙的道理,留心方术,应当让管辂顺应时代的需求,加以任用,以发挥其才干。”裴徽召任管辂为文学从事,特别器重。后来政府迁至钜鹿,管辂升任治中别驾。

起初响应州里的召聘,管辂和弟弟季儒同乘一车到武城西,自己算了一卦,以占卜凶吉。管辂对弟弟说:“我们会在城里看见三只狐狸。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就会显名。”他们刚到河西故城的墙脚,正好看见三只狐狸蹲在城边。兄弟二人非常高兴。

算术如神 

正始九年(248年),管辂当上了秀才。十二月二十八日,吏部尚书何晏请管辂,当时邓飏也在何晏家作客。何晏对管辂说:“听说您算卦神妙,请试卜一卦,看看我的官位会不会到三公。”又问:“近日连续几次梦见十几只苍蝇落在鼻子上,怎么挥赶都不肯飞,这是什么征候?”管辂说:“飞号鸟,是天下的贱鸟,它们在林间吃桑椹,则鸣唱怀念善人的好音,何况我心非草木,怎么敢不尽忠言。从前有八元、八凯为虞舜效力,尽忠尽职,周公辅佐成王,常常夜以继日,所以能平抚各地,举国安宁。这些都是遵循正道,顺应天意,不是卜筮所能宣明的。而今您掌握重权,身居高位,势如雷电,但真正能感念您的德行的很少,很多人是惧怕您,除非您小心谨慎,多行仁义。鼻子,属艮,这是天庭中的高山。若高而不危,才能长守富贵。而今青蝇臭恶都云集其上了。位高之人,跌得也狠。不能不考虑物极必反,盛极必衰的道理。所以山在地上叫‘谦’,雷在天上叫‘壮’。谦,意味着聚敛多反觉其少;壮,意味着非礼之事不做。天下没有损己利人而不得到众人爱戴的事,也没有为非作歹而不败亡的事。愿您追思文王六爻的意旨,想想孔子彖象的含义。这样就可以做官到三公,青蝇也可以驱散了。”邓飏说:“这是老生常谈。”管辂回答说:“老书生看见不读书的人,常谈的人看见不谈的人。”何晏说:“过了年要再见您。”管辂回到家里,把自己说过的话告诉给舅舅,舅舅责怪他说话太直。管辂说:“和死人说话,有什么可怕的呢?”舅舅大为愤怒,咒骂管辂骄狂荒谬。这年朝会,西北起大风,尘土飞扬,遮天蔽日。十来天后,听说何晏、邓飏都被杀,舅舅这才服气

管辂看望魏郡太守钟毓,共讨论《周易》。管辂说:“卜筮可以知道您的生死之日。”钟毓让他占卜生日,非常准确。钟毓十分惊奇,说:“您太可怕了。我的死日托给天,可不敢托付给您。”于是不敢再算。

钟毓问管辂:“天下会太平吗?”管辂说:“而今四九天飞,利见大人,神武升建,王道文明。怎么能忧虑不平呢?”钟毓并不理解管辂的话。不久,曹爽等被杀,钟毓才醒悟过来。

平原太守刘邠把印囊和山鸡毛装在容器中让管辂卜筮猜测,管辂说:“内方外圆,五色成文含宝守信,出则有章,这是印囊。高山险峻,有鸟红身,羽翼黄色,鸣叫不错过早晨,这是山鸡毛。”刘邠说:“这里的官府,连日出怪,叫人恐惧忧怕,是什么原因?”管辂说:“或许因为汉末大乱,兵马不息,血流成河,浸染山陵,所以黄昏时出现许多怪形。您道德高尚,上天保佑,愿安抚百姓,顺应天意。”清河县令徐季龙派人打猎,叫管辂算算能打到什么猎物。管辂说:“会获小兽,但不是吃的飞禽,虽有爪子,但并不尖利,虽皮毛有光彩,但并不鲜亮,不是虎,不是山鸡,而是狐狸。”猎人晚上回来,果然如管辂所言。徐季龙把十三种东西装在箱子里,叫管辂猜。管辂说:“箱子里装了十三种东西。”然后先猜出鸡子,又说出蚕蛹,后逐一道出。只是把梳说成枇杷。

管辂随军西行,路过毌丘俭墓,靠着树哀叹不已,情绪极为低沉。别人问是什么原因,管辂说:“林木虽然繁茂,但不会长久;碑诔虽然很美,但是没有后人看守。玄武藏头,苍龙无足,白虎衔尸,朱雀悲鸣,四种危害已经具备,按理当是国家必亡无疑。不过两年,就会应验。”果真不出所料。后来休假,管辂看望清河倪太守。当时大旱,太守问管辂什么时候下雨。管辂说:“今晚会下大雨。”当时正是烈日炎炎,看不出丝毫要下雨的痕迹,郡府官吏们都在场,谁也不相信管辂的话。到半夜,乌云四起,风雨交加。于是倪太守宴请管辂,十分欢快。

去世 

正元二年(255年),弟弟管辰对管辂说:“大将军对你很好,你期望自己能富贵吗?”管辂长叹道:“我对自己有充分的了解。上天赐给我聪明才智,却不让我长寿。恐怕四十七八岁,看不见女儿出嫁、儿子娶媳妇就死了。如果能闯过来,想作洛阳县令,一定会使当地风俗淳美,路途上看不见逃荒之人。但恐怕要到太山去治理鬼了,不会统治活的人。怎么办呢!”管辰请哥哥解释原因,管辂说:“我额头上无生骨,眼睛里无守精,鼻子上无梁柱,脚下无根,背部无三甲,腹部无三壬。这些都是不能长寿的征兆。我的本命年是寅年,又在月食之夜出生。天命有自己的运动规律,不能回避,只是多数人不知道其中道理罢了。我一生中给数百个快死的人占卜过,基本上没有差错。”这年八月,任少府丞。

正元三年(256年)二月死,享年四十八岁。

大观三年(1009年),管辂因算学方面的成就被北宋追封为平原子

3与神秘文化

编辑本段 回目录

管辂管辂

管辂(lù)可以说是古代预测学方面祖师级的人物,占卜、相术、堪舆无所不通。

占卜相术

占卜。史载,清河王经离职回家,告诉管辂近来有一件怪事,要管辂算一卦。卜卦成了,管辂说:“您夜晚在堂屋前,有一如燕雀般的流光,落在您怀里,发出声响。您心神不安,招呼妇人,寻找余光。”王经大笑说算对了。管辂说:“吉利,升官的征兆,这种应验马上就要实现。”不久王经果然被封为江夏太守。问题是见于历史就可信吗?问问我们自己什么时间见过流光入怀,还要寻来找去的?尽信书不如无书,如果不信,读来倒能为生活增添些情趣。

相术。管辂和何晏谈《周易》,说了一句高深的话:“夫善易者不言易也。”何晏赞叹为要言不烦。炙手可热的何晏让管辂给占卜一下能否位及三公,何晏同伙邓飏当时也在场。管辂给何晏占卜时,综合运用《周易》、相术风水等学问规劝他说,想位及三公,要学习先贤的广施恩德、仁慈谦和。这些言论被邓飏讽刺为老生常谈。何晏、邓飏不久双双遭杀身之祸。管辂告诉舅舅之所以知晓两人的短命,是给俩人相过面:从邓飏的举止看,如同一摊烂泥,是“鬼躁”之相;从何晏的表情看,如一棵枯树,为“鬼幽”之相:两者都不是福相。柏杨先生对此评价极为精彩:管辂面对何晏、邓飏那段话,大义凛然,是天下的正道。面对舅父的这段话,完全是江湖术士。

堪舆风水

有人发迹了,老话就说这个人祖坟上冒青烟了。这话说的是风水宝地给后代的福荫。看风水,在汉代被称为堪舆,如果止于研究地形地貌就是科学,但古人谈风水往往和人的福祸前景相联系,这样迷信味道就很重,因此不断受到激烈抨击。

管辂和稍后点的郭璞一道被称为风水学的祖师。托名管辂作的《管氏地理指蒙》和托名郭璞作的《葬书》都是风水学界的必读书。

管辂面对曹魏大将毌(guàn)丘俭的祖坟,曾发出过一番精彩感慨:“这里林木虽然繁茂,但不会长久;碑诔虽然很美,但是没有后人看守。玄武藏头,苍龙无足,白虎衔尸,朱雀悲鸣,四个方向地形的危害已经具备,按理当是灭族无疑。不过两年,就会应验。”果然两年之后毌丘俭起兵反抗司马氏的专制,结果失败,身死而且被屠三族。

这事《三国志》言之凿凿。但是司马光主编的《资治通鉴》完全不予采信。你猜这是因为什么?原来司马光先生是风水堪舆的坚定反对者。

司马光的先祖,由于家贫,下葬没有棺椁(guǒ),并未对司马家的后人有什么影响。司马光父亲去世时,族人却一致坚持要请风水先生。司马光的哥哥司马伯康根本不信,又不好违拗族人,就要族人请来的风水先生张生暗中听自己的安排选葬,但表面上却说是张生按《葬书》原理来迎合族人心理。张生照做,族人大喜。而这种未按照《葬书》指示的做法,也没有使家族衰败,老兄高寿,并官至上卿,司马光自己也当上丞相。后来司马光的妻子去世,也从简安葬,并没有请风水先生,也未给家族带来什么坏影响。可以说,司马光以自己的切身实践击破了遗体受荫丧葬风水的神话。

4轶事典故

编辑本段 回目录

管辂管辂

管辂通晓用卜卦观察自然现象来推测事物。初时,有个妇女丢了一头牛,让管辂给卜算一下。管辂说:“你到东边山丘的坟墓中去看看,你丢的那头牛就在那悬空躺着呢。”到那里一看,果然看到牛在坟坑内悬空躺着呢。这位丢牛的妇女反而对管辂起了疑心,报告了官府。官府派人来察验,才知道他是用卜卦推算出来的。又有一次,洛中有一个人的妻子丢失了。

管辂让他跟一个挑猪人在东阳门相打斗,猪从挑猪人的萝筐里跑出来,跑到一家院里,撞坏了院墙,从屋里走出来一个女人,正是问卜人的妻子。管辂住的乡里范玄龙家中接连不断地失火。找管辂卜算。管辂说:“有一位戴着角巾的男人驾着黑牛从东边来,你一定留他住下。”后来,果然有这么一个男人来了。范玄龙留他在家中住下,这个男人急着赶路,范玄龙不放他走,只好住下了。

天黑后,范玄龙一家不进屋去睡。这位男人怕他们谋害他,就手中持刀在里屋门外,倚着柴堆打个盹。忽然看见一个东西,用口往外喷火,这个男人惊恐急忙用刀将它砍死,上前去看,原来是只狐狸。从这以后,范玄龙家再也不闹火灾了。又有一个人捕获一头鹿,让人偷走了,到管辂这儿推算。管辂告诉他:“东街第三家,等他们家里没人的时候,掘开他家屋上第七根椽子,将瓦放在椽子下面。到明天吃饭的时候,有人就会将鹿送给你的。”这天夜里偷鹿的人的父亲头痛得厉害,也到管辂这来占卜。管辂让他将偷来的鹿还回去,于是他父亲的头立时不痛了。又有一次,官府内部丢失了物品。管辂让他们在人静时在寺门旁指天画地,举着手向四方。到了傍晚,丢失的物品果然又回到原来的地方了。

5历史评价

编辑本段 回目录

陈寿:华佗之医诊,杜夔之声乐,朱建平之相术,周宣之相梦,管辂之术筮,诚皆玄妙之殊巧,非常之绝技矣。昔史迁著扁鹊、仓公、日者之传,所以广异闻而表奇事也。故存录云尔。

管辰:夫晋、魏之士,见辂道术神妙,占候无错,以为有隐书及象甲之数。辰每观辂书传,惟有易林、风角及鸟鸣、仰观星书三十馀卷,世所共有。然辂独在少府官舍,无家人子弟随之,其亡没之际,好奇不哀丧者,盗辂书,惟馀易林、风角及鸟鸣书还耳。夫术数有百数十家,其书有数千卷,书不少也。然而世鲜名人,皆由无才,不由无书也。裴冀州、何、邓二尚书及乡里刘太常、颍川兄弟,以辂禀受天才,明阴阳之道,吉凶之情,一得其源,遂涉其流,亦不为难,常归服之。

刘孝标:臣观管辂天才英伟,珪璋特秀,实海内之名杰,岂日者卜祝之流乎?而官止少府丞,年终四十八。天之报施,何其寡与?然则高才而无贵仕,饕餮而居大位,自古所叹,焉独公明而已哉!

刘克庄:平叔知几语,疑于易学通。岁朝不相见,隔日问三公。

罗贯中:传得圣贤真妙诀,平原管辂相通神。鬼幽鬼躁分何邓,未丧先知是死人。

6个人著作

编辑本段 回目录

管辂一生著述甚丰,主要有《周易通灵诀》2卷、《周易通灵要诀》1卷、《破躁经》1卷、《占箕》1卷,给后人留下了宝贵的文化遗产。《汉书·艺文志》总共著录术数类的图书仅190家,2 528卷,可见,他的术数类的藏书中可以和皇家图书馆藏书相比。他经常研习的是《仰观星书》,及其一些平常的图书,世人以为他占卜灵验,有赖于他的星象之书。因此他死后,其藏书均被其好奇者所盗。

7家庭成员

编辑本段 回目录

弟:管辰、管季儒

8葬处

编辑本段 回目录

管辂死后葬于平原城西南周寨村西、尚庙附近。旧志记载有墓,今已不存。

9文学形象

编辑本段 回目录

在小说《三国演义》里,管辂在第六十九回《卜周易管辂知机 讨汉贼五臣死节》登场,透过天文、周易(易经),预知人的命理。被曹操召去占卜,预言刘备攻势、夏侯渊战死、鲁肃病死、许昌火灾等事情都实现了。

在第一百十六回 《公孙渊兵败死襄平 司马懿诈病赚曹爽》中,管辂又预言何晏、邓飏有杀身之祸,不久,二人果为司马懿所杀。



本词条内容由国搜百科根据相关资料编纂,仅供参考。如有问题,可联系我们修订、完善或删除。也欢迎更多热爱知识共享、有志于词条编纂的专业人士参与国搜百科创建。联系电话:010-87869809 合作邮箱:baike@chinaso.com 交流QQ群:5332181520

管辂 图册

百科热点

党的十九大
  • 浏览次数: 1446 次
  • 更新时间:2015-12-11
  • 创建者:
分享到:
百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