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盆子,太山郡式县人,汉太祖高皇帝(汉高祖)刘邦之孙城阳景王刘章之后。更始三年(公元25年)六月,赤眉军领袖樊崇等拥立汉朝皇族后裔刘盆子为皇帝,建元建世(公元25年―公元27年),史称刘盆子为建世皇帝。

1生平

编辑本段 回目录

刘盆子刘盆子
       《后汉书》卷十一是《刘盆子传》。书中写道:公元25年,赤眉军进入华阴时,军中有人禀告樊崇,并劝其道:“今将军拥众数万,西向帝城,而无称号,让别人称为群寇。不如立上一个皇帝,而后挟天子以令诸侯,招同伐异,谁敢不从?”

樊崇听后颇有启发,在西进经过泰安郡的式县时,部下刘侠卿报告说,他手下有个放牛娃叫刘盆子,经查证确系景王之后。经过进一步筛选,樊崇觉得只有刘茂、刘盆子、和刘孝与刘氏皇族最近,便决定从这三个人中选一天子。

樊崇提出用抓阄摸彩的方法确定。是用一个竹筒,将三个竹签放进竹筒内,其中一个竹签上写着“上将军”,其余两个不写。然后在景祠前设立坛场,由义军守领主持选皇大会,让刘茂、刘孝、刘盆子以年龄大小依次抽签。结果,前两名抽空,刘盆子抽到了“上将军”一签。诸首领一见大喜,一齐跪拜,山呼万岁。

这时的刘盆子只有十五岁,原本也是前汉皇室。因家中败落,生活无着,在樊崇手下一个名叫刘侠卿的家中牧牛。樊崇硬是给他穿上了龙袍,尊他为皇帝。立年号建世,又称之为建世皇帝。

刘盆子原来一直赶牛觅草,甚是悠闲自在。如今他穿上龙袍,天天有人朝拜祝福,时时有人跟随保护,处处受到限制,极为不便。为此,他一有空隙,便换上便装,偷偷跑出去,仍和外边的牧童玩耍嘻戏。

本来,樊崇等人立刘盆子为帝,只是因为他是汉室后裔,把他作为说服起义勇士的一个幌子,根本没有把他当皇帝看待,现在看到他死狗扶不上墙的样子,就更不把他当回事。

公元27年初,刘秀伏兵截堵于崤底(今河南洛宁东北),赤眉军死伤过半,余部东退到宜阳(今河南宜阳),又陷于刘秀军队的重重包围之中,饥困至极,刘盆子等被迫投降,赤眉军的“建世”政权覆灭。之后,即位只有两年的皇帝刘盆子由于是汉室后裔,刘秀让他到赵王刘良(刘秀的叔叔)府中当了一个叫做郎中的官。没多长时间,刘盆子双目失明,刘秀赏给他,从此刘盆子靠收地租勉强维持生活,聊此一生。

2家世

编辑本段 回目录

十世祖:刘邦(汉太祖高皇帝(汉高祖))

九世祖:刘肥(齐悼惠王)

八世祖:刘章(城阳景王)

七世祖:刘喜(城阳共王)

六世祖:刘延(城阳顷王)

五世祖:刘义(城阳敬王)

高祖父:刘武(城阳惠王)

曾祖父:刘顺(城阳荒王)

祖父:刘宪(式侯)

父亲:刘萌(式侯)

哥哥

大哥:刘恭

二哥:刘茂

3刘盆子传

编辑本段 回目录

【原文】

刘盆子者,太山式人,城阳景王章之后也。祖父宪,元帝时封为式侯,父萌嗣。王莽篡位,国除,因为式人焉。

【译文】

刘盆子,太山郡式县人,是城阳景王刘章的后代。他的祖父刘宪,在元帝时被封为式侯,父亲刘萌继承了爵位。王莽篡夺了王位后,封国被取消,刘盆子就成了式县人了。

【原文】

天凤元年,琅邪海曲有吕母者,子为县吏,犯小罪,宰论杀①之。吕母怨宰,密聚客,规以报仇。母家素丰,资产数百万,乃益酿醇酒,买刀剑衣服。少年来酤者,皆赊与之,视其乏者,辄假衣裳,不问多少。数年,财用稍尽,少年欲相与偿之。吕母垂泣曰:“所以厚诸君者,非欲求利,徒以县宰不道,枉杀吾子,欲为报怨耳。诸君宁肯②哀之乎!”少年壮其意,又素受恩,皆许诺。其中勇士自号猛虎,遂相聚得数十百人,因与吕母入海中,招合亡命③,众至数千。吕母自称将军,引兵还攻破海曲,执县宰。诸吏叩头为宰请。母曰:“吾子犯小罪,不当死,而为宰所杀。杀人当死,又何请乎?”遂斩之,以其首祭子冢,复还海中。

【注释】

①论杀:判处死刑。

②宁肯:难道不肯。

③亡命:指逃亡他乡而失去名籍的人。

【译文】

王莽天凤元年,琅邪郡海曲县有个姓吕的老妇,她的儿子做县吏,犯了小罪,县宰判死罪杀了他。吕母怨恨县宰,秘密聚集宾客,谋划为儿子报仇。吕母家一直比较富裕,拥有数百万资产,就酿制了许多的好酒,购置刀剑和衣物。年轻人来买酒,都让他们赊账,把酒送给他们,看到其中穷困的人,就借给他们衣物,从不问多少。几年之后,她的财物慢慢耗光了,年轻人准备一起偿还东西给她。吕母流着泪说:“我所以要厚待你们,不是要贪图什么好处,只是因为县宰胡作非为,枉杀了我的儿子,我想为他报仇罢了。你们难道不肯可怜我吗?”年轻人认为吕母的想法很豪壮,又一直得到吕母的厚待,都答应要为她报仇。其中的勇士自号猛虎的,于是聚集了百十来人,和吕母一起来到海上,又召集亡命之徒,队伍壮大到数千人。吕母自称将军,带兵回去攻下海曲县,捉拿了县宰。官吏们叩头为县宰求情恕罪。吕母说:“我儿子只犯下小罪,本不该送命,却被县宰杀死。杀人者应该偿命,你们又为他求情恕罪做什么?”于是就把县宰杀了,并把他的首级送到坟上祭奠儿子,又回到了海上。

【原文】

后数岁,琅邪人樊崇起兵于莒,众百余人,转入太山,自号三老。时青、徐大饥,寇贼蜂起,众盗以崇勇猛,皆附之,一岁间至万余人。崇同郡人逄安,东海人徐宣、谢禄、杨音,各起兵,合数万人,复引从崇。共还攻莒,不能下,转掠至姑幕,因击王莽探汤侯田况,大破之,杀万余人,遂北入青州,所过虏掠。还至太山,留屯南城①。初,崇等以困穷为寇,无攻城徇地②之计。众既浸③盛,乃相与为约:杀人者死,伤人者偿创。以言辞为约束,无文书、旌旗、部曲、号令。其中最尊者号三老,次从事,次卒史,泛相称曰巨人。王莽遣平均公廉丹、太师王匡击之。崇等欲战,恐其众与莽兵乱,乃皆朱其眉以相识别,由是号曰赤眉。赤眉遂大破丹、匡军,杀万余人,追至无盐,廉丹战死,王匡走。崇又引其兵十余万,复还围莒,数月。或说崇曰:“莒,父母之国④,奈何攻之?”乃解去。时吕母病死,其众分入赤眉、青犊、铜马中。赤眉遂寇东海,与王莽沂平大尹战⑤,败,死者数千人,乃引去,掠楚、沛、汝南、颍川,还入陈留,攻拔鲁城,转至濮阳。

【注释】

①南城:南城县,属东海郡。

②徇地:掠取土地。

③浸(jìn):日益,更加。

④父母之国:父母之邦,老家。

⑤沂平大尹:即东海郡守。沂平:王莽改东海郡为沂平。大尹:即郡守。

【译文】

几年后,琅邪人樊崇在莒县起兵,共聚集了一百多人,转移到泰山,自称三老。当时青州、徐州正闹着严重的饥荒,盗贼四起,因为樊崇勇猛,许多盗贼都依附他,一年之内聚集了一万多人。樊崇的同郡人逄安,东海人徐宣、谢禄、杨音,各自起兵,一共有几万人,都前来跟随樊崇。他们一同回头攻打莒县,攻城不下,就转而前去进攻姑幕县,顺势向王莽的探汤侯田况发起攻击,大败田况,杀死士兵一万多人,接着向北挺进青州,抢掠沿途经过的地方。回到了泰山,驻扎在南城县。起初,樊崇等人只是因为穷困窘迫才去做盗匪的,并没有攻占城池掠取土地的计划。现在人马日渐壮大,就互相约定:杀人者偿命,打伤人要赔偿。只有口头的约束,而没有文书、旌旗、部曲、号令。其中最尊贵的人叫做三老,接着是从事、卒史,普通人之间就互相称为巨人。王莽派出平均公廉丹、太师王匡攻打他们。樊崇等要和他们交战,又怕手下的人和王莽的士兵混在一起,就把他们的眉毛全部染红以示区别,因此称为赤眉军。赤眉军大败廉丹、王匡部队,杀敌万余人,追到无盐县,廉丹战死,王匡逃走。樊崇又带着十多万人,再次回头攻打莒县,打了几个月。有人劝樊崇说:“莒县,那是咱们老家,你怎么能攻打它呢?”樊崇听后就撤军了。那时吕母病死了,她手下的人分别归入赤眉、青犊、铜马几个部队之中。赤眉军于是侵扰东海,和王莽的沂平大尹交战,结果失败了,死了几千人,只得带兵离去。侵掠楚、沛、汝南、颍川各地,回到了陈留,攻下鲁城,又转战到了濮阳。

【原文】

会更始都洛阳,遣使降崇。崇等闻汉室复兴,即留其兵,自将渠帅①二十余人,随使者至洛阳降更始,皆封为列侯。崇等既未有国邑,而留众稍有离叛,乃遂亡归其营,将兵入颍川,分其众为二部,崇与逄安为一部,徐宣、谢禄、杨音为一部。崇、安攻拔长社,南击宛,斩县令;而宣、禄等亦拔阳翟,引之梁,击杀河南太守。赤眉众虽数战胜,而疲敝厌兵②,皆日夜愁泣,思欲东归。崇等计议,虑众东向必散,不如西攻长安。更始二年冬,崇、安自武关,宣等从陆浑关,两道俱入。三年正月,俱至弘农,与更始诸将连战剋胜,众遂大集。乃分万人为一营,凡三十营,营置三老、从事各一人。进至华阴。

【注释】

①渠帅:首领。旧时统治者称武装反抗者的首领。

②疲敝:非常疲乏。

【译文】

更始帝这时已定都洛阳,派人来招降樊崇。樊崇等人听说汉室已经复兴,就留下士兵,自己带着二十多个首领,跟从使者到洛阳归降更始,全部被封为列侯。樊崇等人没有封邑,而留下的部队又有人叛离,就逃回了自己的军营,带兵进入颍川,将部队一分为二,樊崇和逄安带领一支部队,徐宣、谢禄、杨音统领另一支。樊崇、逄安攻下长社,向南攻击宛城,斩杀县令;而徐宣、谢禄等也攻下阳翟,带兵来到梁县,杀死了河南太守。赤眉军虽然数战告捷,但军士困顿疲惫厌恶作战,都日夜愁苦哭泣,想要向东回归故里。樊崇等商议,考虑到队伍东撤回乡必定要解散,倒不如向西攻打长安。更始二年冬天,樊崇、逄安从武关出发,徐宣等从陆浑关出发,两路齐驱并进。更始三年正月,一起到了弘农县,接连和更始帝各位将领的部队一同作战获得胜利,于是壮大了队伍,统一了军心。于是就把一万人分为一个军营,共有三十个军营,每个军营设置三老、从事各一人。进而又挺进华阴

【原文】

军中常有齐巫鼓舞祠城阳景王,以求福助。巫狂言①景王大怒,曰:“当为县官②,何故为贼?”有笑巫者辄病,军中惊动。时方望弟阳怨更始杀其兄,乃逆说崇等曰:“更始荒乱,政令不行,故使将军得至于此。今将军拥百万之众,西向帝城,而无称号,名为群贼,不可以久。不如立宗室,挟义③诛伐。以此号令,谁敢不服?”崇等以为然,而巫言益盛。前及郑,乃相与议曰:“今迫近长安,而鬼神如此,当求刘氏共尊立之。”六月,遂立盆子为帝,自号建世元年。

【注释】

①狂言:妄诞放肆的话。

②县官:古时天子的别称。

③挟义:倚仗名义。

【译文】

军中时常有齐地的巫师击鼓起舞祭祀城阳景王,以此祈求他降福保佑。巫师口出狂言称景王大怒,说:“应该做天子,为什么要做盗贼?”有人取笑巫师,结果都生了重病,军中为此惊恐骚动,当时方望的弟弟方阳怨恨更始帝杀了他的兄长,于是反过来游说樊崇等说:“更始帝荒淫昏乱,政令不能施行,所以才使将军有机会发展到这个程度。现在将军您拥有百万的兵力,直逼西面的京城,却无称号,被称为一群贼寇,这不是长久之计。不如拥立刘氏宗室的后代,倚仗名义讨伐敌人。用这个来号令天下,谁敢不服?”樊崇等都赞同他的建议,而巫师的话也越说越严重。到了郑县,大家相互商议说:“现在迫近长安,而鬼神也如此指示我们,应当找个刘氏的后代,大家一同拥立他为天子。”六月,就拥立刘盆子为皇帝,自立国号称建世元年。

【原文】

初,赤眉过式,掠盆子及二兄恭、茂,皆在军中。恭少习《尚书》,略通大义。及随崇等降更始,即封为式侯。以明经数言事,拜侍中,从更始在长安。盆子与茂留军中,属右校卒史刘侠卿,主刍①牧牛,号曰牛吏。及崇等欲立帝,求军中景王后者,得七十余人,唯盆子与茂及前西安侯刘孝最为近属。崇等议曰:“闻古天子将兵称上将军。”乃书札②为符曰“上将军”,又以两空札置笥③中,遂于郑北设坛场,祠城阳景王。诸三老、从事皆大会陛下④,列盆子等三人居中立,以年次探札。盆子最幼,后探得符,诸将乃皆称臣拜。盆子时年十五,被发徒跣,敝衣赭汗⑤,见众拜,恐畏欲啼。茂谓曰:“善藏符。”盆子即啮折弃之,复还依侠卿。侠卿为制绛单衣⑥、半头赤帻⑦、直綦履⑧,乘轩车dà马(版权 所 有 e we n ya n.c om 易文 言 网),赤屏泥⑨,绛襜络⑩,而犹从牧儿遨。

【注释】

①刍(chù):割草。

②札:古代书写用的小而薄的木片。

③笥(sì):盛饭食或衣服的方形竹器。

④陛下:帝王宫殿的台阶之下。

⑤赭汗:面红流汗。赭:因羞愧而脸红。

⑥单(chàn)衣:也作“禅衣”,仅次于朝服的盛服。

⑦半头赤帻(zé):红色的空顶帻。半头帻,空顶帻,古时一种空顶的童冠。帻:冠。

⑧直綦(qí)履:装饰有直线花纹的鞋子。綦:鞋子的花纹。

⑨屏泥:车轼前的装饰。亦用以遮挡泥土。

⑩襜(chān)络:装饰着交叉缠丝的车帷。襜,车帷。

【译文】

当初,赤眉军经过式县,抢掠了刘盆子以及他的两个兄长刘恭、刘茂,都安置在军中。刘恭从小学习《尚书》,通晓其中的大义。等到他跟随樊崇等投降更始帝,就被封为式侯。因为精通经书多次进言论事,被封为侍中,在长安中侍奉更始帝。刘盆子与刘茂留在军中,隶属于右校卒史刘侠卿,负责割草牧牛,被称为牛吏。到了樊崇想要拥立皇帝时,在军中寻找景王的后代,一共找到七十多个人,只有刘盆子、刘茂以及前西安侯刘孝是最近的后裔。樊崇等商议说:“听说古代天子带兵时称为上将军。”就在竹简上写上“上将军”作为符书,又拿了两个空竹简放在竹筐里,然后在郑县的城北设置坛场,祭祀城阳景王。所有的三老、从事都会合在台阶下,让刘盆子等三个人站在中间,按年纪长幼顺序抽取竹简。刘盆子最小,最后拿到了符书,将领们都向他称臣跪拜。刘盆子当时只有十五岁,披头散发,光着两只脚,穿着破衣服,涨红了脸,满头大汗,看到大家都向他跪拜,吓得快要哭出来。刘茂对他说:“好好保管符书。”刘盆子将符书咬破,胡乱折叠,然后扔掉,又回去依傍刘侠卿。刘侠卿为他缝制红色禅衣、红色空顶头巾,刺上直线花纹的鞋子,让他乘坐高车dà马(版权 所 有 e we n ya n.c om 易文 言 网),车轼前装饰着红色屏泥,车上挂着红色有交叉络丝的帘子,但刘盆子还是跟着牧童们一起嬉戏。

【原文】

崇虽起勇力而为众所宗,然不知书数①。徐宣故县狱吏,能通《易经》。遂共推宣为丞相、崇御史大夫、逄安左大司马、谢禄右大司马,自杨音以下皆为列卿②。

军及高陵,与更始叛将张印等连和,遂攻东都门,入长安城,更始来降。

【注释】

①书数:六艺中的六书、九数之学。此指识字、算数。

②列卿:指身居九卿之列。

【译文】

樊崇虽然因为勇猛有力被大家奉为首领,但他不识字,不会算数。徐宣原来曾是县里的狱吏,通晓《易经》。所以大家就一起推举徐宣为丞相,樊崇为御史大夫,逄安为左大司马,谢禄为右大司马,自杨音以下的人都身居九卿之列。

赤眉军到了高陵,与更始帝的叛将张印等联合,于是攻打东都门,进入长安城,更始帝投降。

【原文】

盆子居长乐宫,诸将日会论功,争言呼①,拔剑击柱,不能相一。三辅郡县营长遣使贡献,兵士辄剽夺之②。又数虏暴③吏民,百姓保壁④,由是皆复固守。至腊日⑤,崇等乃设乐大会,盆子坐正殿,中黄门持兵在后,公卿皆列坐殿上。酒未行,其中一人出刀笔书谒欲贺⑥,其余不知书者起请之,各各屯聚⑦,更相背向。大司农杨音按剑骂曰:“诸卿皆老佣⑧也!今日设君臣之礼,反更郩乱⑨,儿戏尚不如此,皆可格杀⑩!”更相辩斗,而兵众遂各逾宫斩关,入掠酒肉,互相杀伤。卫尉诸葛穉闻之,勒兵入,格杀百余人,乃定。盆子惶恐,日夜啼泣,独与中黄门共卧起,唯得上观阁而不闻外事。

【注释】

①(huān)呼:喧哗呼叫。:喧哗。

②剽夺:掳掠。

③虏暴:掳掠施暴。虏:通“掳”。

④保壁:保守壁垒。

⑤腊日:古时腊祭之日。腊:腊祭,岁终的祭祀。

⑥刀笔:古代书写的两种工具。旧时用笔把字写在竹简上,写错了用刀削除。谒:名刺,名帖。

⑦屯聚:聚集。

⑧老佣:年老的奴仆,常用为詈词。

⑨郩乱:混乱。郩:乱。

⑩格杀:击杀,杀死。

逾宫:越过宫墙。斩关:砍断门闩。

【译文】

刘盆子住进长乐宫,将领们天天聚在一起争论战功,经常喧哗呼叫,拔出剑来砍柱子,难以统一。三辅地区的郡县长官派人来进贡财物,士兵就都来抢夺。他们还经常抢掠施暴于官民,百姓关紧门户,从此又都坚守各自的壁垒。到了腊祭之日,樊崇等设置礼乐大会百官,刘盆子坐在正殿之上,中黄门手持兵器站在后面,公卿都列坐在殿上。酒宴还未开席,其中有一个人拿出刀笔写帖子想表示庆贺,其他不会写字的人就都站起来请人代写,大家几个人聚在一起,彼此背对着背。大司农杨音按着剑大骂说:“各位公卿都是老奴才。今天所行是君臣间重要的礼节,却搞得如此混乱,儿戏都不能这样,都该杀掉!”大家又互相争辩打斗,而士兵纷纷越过宫墙砍断门闩,冲进来抢夺酒肉,许多人都被刺伤了。卫尉诸葛穉听到这件事,带兵入宫,杀了一百多人,才使大家安定下来。刘盆子十分惊恐,日夜哭泣,只愿单独和中黄门一同起居,藏身于楼阁之中而不再过问外面的事情。

【原文】

时掖庭中宫女犹有数百千人,自更始败后,幽闭殿内,掘庭中芦菔①根,捕池鱼而食之,死者因相埋于宫中。有故祠甘泉乐人,尚共击鼓歌舞,衣服鲜明,见盆子叩头言饥。盆子使中黄门禀②之米,人数斗。后盆子去,皆饿死不出。

【注释】

①芦菔(fú):萝卜。

②禀(bǐnɡ):赐人以谷。

【译文】

当时后宫中还有上千名宫女,自从更始帝败亡之后,就被禁闭在宫中,挖宫中的萝卜根,捕捉池塘中的小鱼充饥,死去的人只能就地埋在宫中。其中有过去甘泉宫祭祀的乐人,还在一起击鼓唱歌跳舞,穿着明丽的衣服,看见盆子就磕头说肚子饿。刘盆子派中黄门送给他们每人几斗米。后来刘盆子离开皂宫,他们就都饿死在里面。

【原文】

刘恭见赤眉众乱,知其必败,自恐兄弟俱祸,密教盆子归玺绶,习为辞让之言。建武二年正月朔①,崇等大会,刘恭先曰:“诸君共立恭弟为帝,德诚深厚。立且一年,肴乱②日甚,诚不足以相成。恐死而无所益,愿得退为庶人,更求贤知,唯诸君省察。”崇等谢曰:“此皆崇等罪也。”恭复固请。或曰:“此宁式侯事邪!”恭惶恐起去。盆子乃下床解玺绶,叩头曰:“今设置县官而为贼如故。吏人贡献,辄见剽劫,流闻四方,莫不怨恨,不复信向。此皆立非其人所致,愿乞骸骨③,避贤圣。必欲杀盆子以塞责者,无所离④死。诚冀诸君肯哀怜之耳!”因涕泣嘘唏。崇等及会者数百人,莫不哀怜之,乃皆避席顿首曰:“臣无状,负陛下。请自今已后,不敢复放纵。”因共抱持盆子,带以玺绶。盆子号呼不得已。既罢出,各闭营自守,三辅翕然⑤,称天子聪明。百姓争还长安,市里且满。

【注释】

①正月朔:农历正月初一。

②肴(xiáo)乱:纷乱。肴:通“殽”,混乱。

③乞骸骨:古代官吏自请退职,意谓使骸骨得以归葬故乡。

④离:避。

⑤翕然:安宁。

【译文】

刘恭眼看赤眉军中混乱,知道他们必将失败,担心兄弟们要一起惹上灾祸,就偷偷地教刘盆子交还玺绶,学会讲推让之词。建武二年正月初一,樊崇等举行大集会,刘恭先说:“各位一同拥立我的弟弟为皇帝,德行实在深厚。立为皇帝已经一年了,但政事却一天比一天混乱,可知他实在没有能力帮助大家成就大业。恐怕至死也不会做出什么贡献,希望能让他退位做个普通的百姓,请你们重新寻找贤能智慧的人,希望各位好好考虑这件事情。”樊崇等谢罪说:“这都是我等的罪过啊。”刘恭又坚决请求。有人说:“这难道是你式侯该管的事吗?”刘恭惊恐不安,只得离去。刘盆子就从坐榻上下来,解下玺绶,叩头说:“如今设置了天子但还是像过去一样做盗贼的事情。官员进贡物品,每次都被抢劫,事情传到各地去,没有人不抱怨怀恨的,不愿意再信任拥戴我们了。这都是因为你们拥立了不合适的人所致,希望让我保存自己的一把骨头,让位给圣贤之人。如果一定要把我杀了来追究罪责的话,我也无所逃避。真诚地希望各位能够哀怜我!”说完就涕泪交加,欷歔不止。樊崇及在座的几百个人,没有人不同情他的,都离开坐席磕头说:“臣等不守规矩,辜负了陛下。从今以后,我们保证不再放纵。”于是就一起抱着盆子,给他带上了玺绶。刘盆子号啕大哭,迫不得已地接受了。大家出宫后,各自坚守军营,三辅地区安然无事,都称道天子圣明。百姓争相回到长安,市场街里又拥挤起来。

【原文】

后二十余日,赤眉贪财物,复出大掠。城中粮食尽,遂收载珍宝,因大纵火烧宫室,引兵而西。过祠南郊,车甲兵马最为猛盛,众号百万。盆子乘王车①,驾三马,从数百骑。乃自南山转掠城邑,与更始将军严春战于郿,破春,杀之,遂入安定、北地。至阳城、番须中,逢大雪,坑谷皆满,士多冻死,乃复还,发掘诸陵,取其宝货,遂污辱吕后尸,凡贼所发,有玉匣②殓者率皆如生,故赤眉得多行淫秽。大司徒邓禹时在长安,遣兵击之于郁夷,反为所败,禹乃出之云阳。九月,赤眉复入长安,止桂宫。

【注释】

①王车:各诸侯王乘坐的车。

②玉匣:即金缕玉衣。汉代帝王葬饰,亦以赐大臣,以示优礼。

【译文】

过了二十几天,赤眉军因贪图财物,又出来大肆抢掠。城中的粮食吃光了,就收罗装载珍宝,放大火烧了宫殿房屋,带着兵马向西进发。经过南郊时,祭祀天地,战车衣甲兵马最为强盛,号称有百万军马。刘盆子乘坐着三匹马拉的王车,后面跟着几百个骑兵。他们从南山开始,辗转抢掠城邑,和更始帝的将军严春在郿县交战,打败严春,并杀了他,接着就进入安定、北地两郡。到了阳城、番须两地,遭遇大雪,坑洼山谷全被雪填满,很多士兵都冻死了,他们就又回头,挖掘王陵,偷取其中的财宝,甚至玷污了吕后的尸体。这些贼军挖掘出的用金缕玉衣装殓的死者大都还像活人一样,赤眉军就干了许多淫秽的事情。大司徒邓禹当时在长安,派兵在郁夷县攻击他们,反而被他们打败了,邓禹就离开长安到了云阳。九月,赤眉军又进入长安,住在桂宫。

【原文】

时,汉中贼延岑出散关,屯杜陵,逄安将十余万人击之。邓禹以逄安精兵在外,唯盆子与羸弱居城中,乃自往攻之。会谢禄救至,夜战槁街中,禹兵败走。延岑及更始将军李宝合兵数万人,与逄安战于杜陵。岑等大败,死者万余人,宝遂降安,而延岑收散卒走。宝乃密使人谓岑曰:“子努力还战,吾当于内反之,表里合势,可大破也。”岑即还挑战,安等空营击之,宝从后悉拔赤眉旌帜,更立己幡旗。安等战疲还营,见旗帜皆白,大惊乱走,自投川谷①,死者十余万,逄安与数千人脱归长安。时三辅大饥,人相食,城郭皆空,白骨蔽野,遗人往往聚为营保②,各坚守不下。赤眉虏掠无所得,十二月,乃引而东归,众尚二十余万,随道复散。

【注释】

①川谷:河谷。

②营保:即营堡,堡垒。

【译文】

那时,汉中的乱贼延岑从散关出发,驻扎在杜陵,逄安率领十几万的人马前去攻击。邓禹认为逄安带着精兵在外征战,只有刘盆子和一些羸弱之兵留在长安城中,就亲自带兵前去攻打。恰好遇上谢禄的救兵赶到,连夜在长安城内槁街中交战,邓禹部队战败逃跑。延岑和更始帝的将军李宝联合,共有数万兵马,和逄安在杜陵交战。延岑等大败,死了一万多人,李宝就投降了逄安,而延岑聚集散兵败将逃跑了。李宝秘密派人对延岑说:“你努力还击,我会在逄安军内反叛,里应外合,必可大败逄安。”延岑马上回师挑战,逄安等全军出动回击,李宝在后将赤眉的军旗全部拔掉,树立自己的军旗。逄安等打累了回到军营,看见旗帜全都变为白色的,大惊失色,胡乱逃跑,自己跳下了河谷,死的有十几万人,逄安和几千将士得以逃脱,回到长安。当时三辅地区闹饥荒,人吃人,城郭空空如也,白骨布满了荒野,剩下的人大多聚集成营堡,各自坚守其中,不让外人侵犯。赤眉军抢掠不到东西,十二月,就带兵向东撤退,剩下的还有二十几万兵力,沿途也慢慢解散了。

【原文】

光武乃遣破奸将军侯进等屯新安,建威大将军耿弇等屯宜阳,分为二道,以要其还路。敕诸将曰:“贼若东走,可引宜阳兵会新安;贼若南走,可引新安兵会宜阳。”明年正月,邓禹自河北度①,击赤眉于湖,禹复败走,赤眉遂出关南向。征西大将军冯异破之于崤底。帝闻,乃自将幸宜阳,盛兵以邀其走路②。

【注释】

①度:通“渡”。

②走路:逃奔之路。

【译文】

光武派出破奸将军侯进等驻扎新安,建威大将军耿弇等驻扎宜阳,分两路切断赤眉军的退路。光武命令众将领说:“贼军如果往东走,可以率宜阳的士兵到新安会合;如果往南走,可以带新安的部队到宜阳会合。”第二年正月,邓禹从黄河北渡,在湖县攻击赤眉军,邓禹又被打败,赤眉军于是出了关南行。征西大将军冯异在崤底击败赤眉。光武得知后,就亲自带兵到宜阳,以强大的兵力在赤眉军逃跑的路上拦击。

【原文】

赤眉忽遇大军,惊震不知所为,乃遣刘恭乞降,曰:“盆子将百万众降,陛下何以待之?”帝曰:“待汝以不死耳。”樊崇乃将盆子及丞相徐宣以下三十余人肉袒降。上所得传国玺绶,更始七尺宝剑及玉璧各一。积兵甲宜阳城西,与熊耳山齐。帝令县厨赐食,众积困馁①,十余万人皆得饱饫②。明旦,大陈兵马临洛水,令盆子君臣列而观之。谓盆子曰:“自知当死不?”对曰:“罪当应死,犹幸上怜赦之耳。”帝笑曰:“儿大黠,宗室无蚩者③。”又谓崇等曰:“得无悔降乎?朕今遣卿归营勒兵,鸣鼓相攻,决其胜负,不欲强相服也。”徐宣等叩头曰:“臣等出长安东都门,君臣计议,归命圣德。百姓可与乐成,难与图始,故不告众耳。今日得降,犹去虎口归慈母,诚欢诚喜,无所恨也。”帝曰:“卿所谓铁中铮铮④,庸中佼佼⑤者也。”又曰:“诸卿大为无道,所过皆夷灭老弱,溺社稷,污井灶。然犹有三善:攻破城邑,周遍天下,本故妻妇无所改易,是一善也;立君能用宗室,是二善也;余贼立君,迫急皆持其首降,自以为功,诸卿独完全以付朕,是三善也。”乃令各与妻子居洛阳,赐宅人一区⑥,田二顷。

【注释】

①困馁:困乏饥饿。

②饱饫:吃饱。饫:饱食。

③蚩:痴愚。

④铮铮:比喻坚贞、刚强。

⑤佼佼:美好出众的人。

⑥区:量词,处,所。

【译文】

赤眉突然遭遇大军,惊慌恐惧不知所措,就派刘恭前去乞求投降,说:“刘盆子带着百万的兵马前来投降,陛下将如何对待他?”光武帝说:“饶你们不死。”樊崇就带着刘盆子以及丞相徐宣以下的三十多个人打着赤膊前去投降。献上得到的传国玺绶,更始帝的七尺宝剑以及玉璧各一个。盔甲堆积在宜阳城西,几乎和熊耳山一样高。光武帝命令县厨赐给赤眉军食物吃,众人连日疲困饥饿,十几万人都饱餐了一顿。第二天,光武帝在洛水边上大会兵马,让刘盆子及他的臣子们站在一旁列队观看。对刘盆子说:“自己觉得应当被处死吗?”刘盆子回答说:“臣论罪本该被处死,还幸亏皇上怜悯饶恕。”光武帝笑着说:“小家伙非常狡黠啊,看来刘氏宗室是没有痴呆的人了。”又对樊崇等说:“是不是后悔投降呢?我现在让你们回到军营整治士兵,然后再敲响战鼓正式交战,决出胜负,不想勉强降伏你们。”徐宣等叩头说:“臣等从长安的东都门出来,君臣就相互商议,要归顺贤明的圣上。我们可以与百姓共享胜利的战果,但难以和他们一起开创事业,所以我们一直没有对大家公布自己的想法。今天终于有机会向您投降,就如同离开虎口回归慈母的怀抱,实在十分欢喜,没有什么可怨恨的。”光武帝说:“你们可以说是铁中的铮铮上品,平庸之辈中才华出众的人。”又说:“你们干了太多胡作非为的事,所到之处杀戮老弱,在神坛上撒尿,玷污井水和灶台。但还有三个值得肯定的方面:攻破天下城邑,却不更换原配的妻子,这是第一个值得称道的;拥立天子,能用刘家的后代,这是第二个值得称道的;其他盗匪拥立天子,紧迫之时都拿着他的首级前来投降,作为自己的功劳,只有你们把他完整地交给我,这是第三个值得称道的。”光武帝让他们分别和自己的妻子儿女住在洛阳,赐给住宅一处,农田两顷。【原文】

其夏,樊崇、逄安谋反,诛死。杨音在长安时,遇赵王良有恩,赐爵关内侯,与徐宣俱归乡里,卒于家。刘恭为更始报杀谢禄,自系狱,赦不诛。

【译文】

同年夏天,樊崇、逄安谋反,被处死。杨音在长安时,对赵王刘良有恩,光武帝赐给他关内侯的爵位,和徐宣一起回到故里,死于家中。刘恭为更始帝报仇,杀了谢禄,自首入狱,得到赦免,没有被杀。

【原文】

帝怜盆子,赏赐甚厚,以为赵王郎中。后病失明,赐荥阳均输①官地,以为列肆②,使食其税终身。

【注释】

①均输:均输令,官名,大司农属下置均输令、丞,统一征收、买卖和运输货物。

②列肆:成列的商铺。

【译文】

光武帝可怜刘盆子,给他很丰厚的赏赐,让他做赵王的郎中。后来刘盆子因病失明,赐给他荥阳县的均输官地,作为商铺区,让他终生享用这里的官税。

【评析】

刘盆子是城阳景王刘章的后代,本篇叙写了刘盆子被赤眉军推上帝座,又最终被光武帝征服的一生。记录了赤眉军发展壮大、显赫一时,又走向衰败没落的过程。刘盆子本是个放牛娃,只因他有刘家的血统,就哭哭啼啼地被人推上了帝座。虽然赤眉军这支农民起义军有过雄厚的群众基础,曾有号称百万大军的辉煌历史,但他们只知造反,却没有明确的计划与目标,缺乏收复天下的宏伟战略,最终成为四处抢掠的“贼人”。

词条图片

参考资料

[添加]
[1].新浪:刘盆子传
[2].新浪:刘盆子传
[3].易文言:刘盆子列传

本词条内容由国搜百科根据相关资料编纂,仅供参考。如有问题,可联系我们修订、完善或删除。也欢迎更多热爱知识共享、有志于词条编纂的专业人士参与国搜百科创建。联系电话:010-87869809 合作邮箱:baike@chinaso.com 交流QQ群:5332181520

标签: 人物 古人 官吏

刘盆子 图册

百科热点

党的十九大
  • 浏览次数: 1476 次
  • 更新时间:2015-12-15
  • 创建者:
分享到:
百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