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重,济阴人,以文才出众而为曹丕所亲善。吴质为潮(朝)歌长时,杨修与丁仪兄弟皆欲使曹植为曹操继嗣。曹丕深以为患,便以车载废簏,内藏吴质入府共谋对策。杨修以此告曹操,未及推验。曹丕甚惧,告之于吴质,吴质道:「又有何患?明日可再置绢于簏中以车运内以惑之,杨修必再复状告,此告必会推验,若验证无据,受罪的则是他了。」曹丕从其计,杨修果又作告,可是查之无人,曹丕遂无事。吴质官至振威将军,假节都督河北诸军事,封列侯。

中文名
季重
又名
吴质
籍贯
定陶
性别
民族
国籍
曹魏
出生年月
公元177年

1简介

编辑本段 回目录

吴质,字季重。丁仪兄弟皆欲使曹植为曹操继嗣。曹丕深以为患,便以车载废簏,内藏吴质入府共谋对策。杨修以此告曹操,未及推验。曹丕甚惧,告之于吴质,吴质道:又有何患?明日可再置绢于簏中以车运以惑之,杨修必再复状告,此告必会推验,若验证无据,受罪的则是他了。曹丕从其计,杨修果又作告,可是查之无人,曹丕遂无事。吴质官至振威将军,曾假节都督河北诸军事,封为列侯。太和四年入朝为侍中,同年逝世。吴质为人怙威肆行,被谥为丑侯。吴质之子吴应后来坚持上书称枉,于是正元中朝廷方改谥吴质为威侯。

2生平事迹

编辑本段 回目录

魏略》曰:吴质才学通博,为五官将(曹丕)及众诸侯所礼爱;吴质亦善处其兄弟之间,有若前世楼君卿(楼护,汉成帝时人)之游于五侯。及至河北平定,曹丕为世子,吴质与刘桢等并在坐席。刘桢以不敬罪坐受谴役之时,吴质出为朝歌长,后迁元城令。其后大军西征,曹丕南在孟津小城,与吴质书道:「季重无恙!途路虽局,官守有限,愿言之怀,良不可任。足下所治僻左,书问致简,益用增劳。每念昔日南皮之游,诚不可忘。既妙思六经,逍遥百氏,弹棋闲设,终以博弈,高谈娱心,哀筝顺耳。驰骛北场,旅食南馆,浮甘瓜于清泉,沈朱李于寒水。皦日既没,继以朗月,同乘并载,以游后园,舆轮徐动,宾从无声,清风夜起,悲笳微吟,乐往哀来,凄然伤怀。余顾而言,兹乐难常,足下之徒,咸以为然。今果分别,各在一方。元瑜长逝,化为异物,每一念至,何时可言?方今蕤宾纪辰,景风扇物,天气和暖,众果具繁。时驾而游,北遵河曲,从者鸣笳以启路,文学托乘于后车,节同时异,物是人非,我劳如何!今遣骑到邺,故使枉道相过。行矣,自爱!」

季重季重

【公元218年】东汉献帝建安二十三年二月三日,曹丕又寄书与吴质道:「岁月易得,别来行复四年。三年不见,东山犹叹其远,况乃过之,思何可支?虽书疏往反,未足解其劳结。昔年疾疫,亲故多离其灾,徐、陈、应、刘,一时俱逝,痛何可言邪!昔日游处,行则同舆,止则接席,何尝须臾相失!每至觞酌流行,丝竹并奏,酒酣耳热,仰而赋诗。当此之时,忽然不自知乐也。谓百年己分,长共相保,何图数年之间,零落略尽,言之伤心。顷撰其遗文,都为一集。观其姓名,已为鬼录,追思昔游,犹在心目,而此诸子化为粪壤,可复道哉!观古今文人,类不护细行,鲜能以名节自立。而伟长独怀文抱质,恬淡寡欲,有箕山之志,可谓彬彬君子矣。着中论二十余篇,成一家之业,辞义典雅,足传于后,此子为不朽矣。德琏常斐然有述作意,才学足以著书,美志不遂,良可痛惜。闲历观诸子之文,对之抆泪,既痛逝者,行自念也。孔璋章表殊健,微为繁富。公干有逸气,但未遒耳,至其五言诗,妙绝当时。元瑜书记翩翩,致足乐也。仲宣独自善于辞赋,惜其体弱,不足起其文,至于所善,古人无以远过也。昔伯牙绝弦于钟期,仲尼覆醢于子路,愍知音之难遇,伤门人之莫逮也。诸子但为未及古人,自一时之隽也,今之存者已不逮矣。后生可畏,来者难诬,然吾与足下不及见也。行年已长大,所怀万端,时有所虑,至乃通夕不瞑。何时复类昔日!已成老翁,但未白头耳。光武言『年已三十,在军十年,所更非一』,吾德虽不及,年与之齐。以犬羊之质,服虎豹之文,无众星之明,假日月之光,动见观瞻,何时易邪?恐永不复得为昔日游也。少壮真当努力,年一过往,何可攀援?古人思秉烛夜游,良有以也。顷何以自娱?颇复有所造述不?东望于邑,裁书叙心。」

吴质得书,便覆笺与曹丕道:「二月八日庚寅,臣质言:奉读手命,追亡虑存。恩哀之隆,形于文墨。日月冉冉,岁不我与。昔侍左右,厕坐众贤。出有微行之游,入有管弦之欢。置酒乐饮,赋诗称寿。自谓可终始相保,并骋材力,效节明主,何意数年之间,死丧略尽。臣独何德,以堪久长?

陈、徐、刘、应,才学所着,诚如来命。惜其不遂,可为痛切。凡此数子,于雍容侍从,实其人也。若乃边境有虞,群下鼎沸,军书辐至,羽檄交驰,于彼诸贤,非其任也。往者孝武之世,文章为盛。若东方朔、枚皋之徒,不能持论,既阮陈之俦也。其唯严助、寿王,与闻政事。然皆不慎其身,善谋于国,卒以败亡,臣窃耻之。至于司马长卿称疾避事,以著书为务,则徐生生庶几焉。而今各逝,已为异物矣。后来君子,实可畏也。伏惟所天,优游典籍之场,休息篇章之囿,发言抗论,穷理尽微,摛藻下笔,鸾龙之文奋矣。虽年齐萧王,才实百之。此众议所以归高,远近所以同声。

然年岁若坠,今质已四十二矣。白发生鬓,所虑日深,实不复若平日之时也。但欲保身励行,不蹈有过之地,以为知己之累耳。游宴之欢,难可再遇。盛年一过,实不可追。臣幸得下愚之才,值风云之会,时迈齿耋,犹欲触匈奋首,展其割裂之用也。不胜慺慺。以来命备悉,故略陈至情。质死罪死罪。」

【公元220年】东汉献帝延康元年曹丕即王位,又致书吴质:「南皮之游,存者三人,烈祖龙飞,或将或侯。今惟吾子,栖迟下仕,从我游处,独不及门。瓶罄罍耻,能无怀愧。路不云远,今复相闻。」初时,曹真、曹休亦与吴质俱在渤海游处,当时曹休、曹真亦以宗亲并受爵封,出为列将,而吴质仍为长史如故。曹丕知吴质有名望,便命曹休、曹真二人慰之。吴质生于寒微之家,少时游遨于贵戚之间,因而不与乡里相亲。故吴质虽已出官,然本国犹不认同其士名。

【公元220年】魏文帝黄初元年魏兼天下后,曹丕登位,征召吴质,与车驾会洛阳。吴质到后,拜为北中郎将,封列侯,使持节督幽、并诸军事,治信都。

《世语》曰:曹操常常引军出征,曹丕曹植一起送父于路侧。曹植每每称述功德,发言有章,左右为之属目,曹操亦感欣悦。曹丕怅然自失,吴质贴耳告说:「魏王当行,公子流涕便可。」及至曹操辞行时,曹丕泣而再拜,曹操及左右皆为之歔欷,于是都以为曹植虽然文辞多华,而诚心不及曹丕。吴质别传又道:曹丕尝召吴质及曹休欢会,命郭后出见吴质等,曹丕向吴质道:「卿可以仰而细视之。」其至亲如此。

【公元220年】魏文帝黄初五年吴质入京师朝觐,曹丕便诏上将军及特进以下皆在吴质住所庆会。酒酣,吴质想要尽欢。当时上将军曹真体胖,中领军朱铄则体瘦,吴质便下令召戏伶在宴上表演说肥瘦的戏话。曹真身负贵族之名,耻为所戏,便大怒谓吴质道:「你要跟我兵戎相见吗?」骠骑将军曹洪、轻车将军王忠亦道:「将军必欲令上将军服肥,你即自宜为瘦。」曹真愈加恚怒,拔刀瞋目而言:「这个戏伶敢轻想脱身,我要斩你。」遂大骂于座。吴质按剑道:「曹子丹,你只不是是屠几上的肉,吴质吞你不用摇喉,咀嚼你也不用摇牙,何敢恃势而骄?」朱铄便起道:「陛下要我等来供你作乐吗,竟敢如此!」吴质顾叱道:「朱铄,你敢毁坏座席!」诸将军皆还坐其席。朱铄性急愈怒,便拔剑斩地。事也告息。

【公元226年】魏文帝黄初七年及至曹丕驾崩,吴质思慕挚友,作诗曰:「怆怆怀殷忧,殷忧不可居。徙倚不能坐,出入步踟蹰。念蒙圣主恩,荣爵与众殊。自谓永终身,志气甫当舒。何意中见弃,弃我归黄垆。茕茕靡所恃,泪下如连珠。随没无所益,身死名不书。慷慨自僶俯,庶几烈丈夫。」

【公元231年】魏明帝太和四年吴质入朝为侍中。其时司空陈群录尚书事,曹睿初亲万机,吴质以辅弼大臣自任,于是陈安危之本,对曹睿盛称「骠骑将军司马懿,忠智至公,社稷之臣也。陈群从容之士,非国相之才,处重任而不亲事。」曹睿甚相纳之。明日,有切诏以督责陈群,但天下之人皆认为司空一职无人能比陈群胜任,所以吴质所言可谓无实。吴质自知得罪本郡,难为本郡所饶恕,便谓司徒董昭道:「我想回留乡里。」董昭道:「且住,我今年已八十,已不能老为君上而溺攒了。」吴质其年夏天逝世。

吴质先以「怙威肆行」,按《谥法解》谥其为丑侯。吴质之子吴应后来坚持上书称枉,于是正元中朝廷改谥吴质为威侯。吴应字温舒,为晋朝尚书。吴应之子吴康,字子仲,知名于时,亦官至大位。

3历史评价

编辑本段 回目录

「质先以怙威肆行,谥曰丑侯。」(《三国志魏书二十一吴质传》引《吴质别传》)

词条图片

参考资料

[添加]
[1].三国人物网:季重

本词条内容由国搜百科根据相关资料编纂,仅供参考。如有问题,可联系我们修订、完善或删除。也欢迎更多热爱知识共享、有志于词条编纂的专业人士参与国搜百科创建。联系电话:010-87869809 合作邮箱:baike@chinaso.com 交流QQ群:5332181520

季重 图册
  • 浏览次数: 3299 次
  • 更新时间:2015-12-17
  • 创建者: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