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明“我妈是我妈”,证明“我还健在”,证明“结婚前未婚未育”,证明“我是我”……这类证明被人们称作奇葩证明。针对频遭吐槽的“证明多”、“证明难”,2015年11月30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简化优化公共服务流程方便基层群众办事创业的通知》,部署简化优化公共服务流程相关工作,提出要切实解决群众“办证多、办事难”问题。公安部、外交部、民政部等纷纷发布相关政策措施,要求解决此类荒唐证明的问题。

1现象简介

编辑本段 回目录

2015年,各类“奇葩证明”层出不穷,外出旅游、买卖房子、找工作、生孩子等,都需要出具证明,社区居委会沦为“万能”的开证机构。

证明“我妈是我妈”,证明“我还健在”,证明“结婚前未婚未育”,证明“我是我”……连兑换残币、保险赔偿等事情,也需要一纸证明做背书。

2类型举例

编辑本段 回目录

“匪夷所思”型——证明“我妈是我妈”

各类奇葩证明 漫画各类奇葩证明 漫画

陈先生一家三口准备出境旅游,被要求出具和紧急联络人的母子关系证明。他早已落户北京,父母在江西老家的户口簿上没了他的信息。头疼之际,有人支招,可到父母户口所在地派出所开个证明,证明“你妈是你妈”。最后这一难题的解决,得益于向旅行社交了60元钱。

“不证自明”型——证明“我还健在”

福建漳州一74岁老人到电信局办业务,被要求开健在证明。当地派出所为让老人少走弯路,开了证明:“老人健在,活生生的人在你们面前,身份证户口本都还在,还要开健在证明,有必要么?”

“无理取闹”型——证明“婚前是未婚”

胡女士大学毕业后落户在昆明,婚后生活在成都,为了解决户口异地带来的不便,决定将户口迁到成都。她先后跑了户口所在地居委会、昆明市五华区民政局和派出所、云南省教育厅、档案馆等部门,却被多次推诿、“踢皮球”,无法开出“婚前是未婚未育”的证明,户口业迁不了。最后,她通过求助媒体、拨打市长热线等解决了问题。

“挑战智商”型——证明“我是我”

原籍驻马店的陶先生,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其身份证尾号被更改。将户口迁至北京时,为了证明“我是我”,他办了两次结婚证,一个月内在北京和驻马店之间跑了7趟。后来,陶先生回到驻马店,找到邻居开出证明:“我是在这出生的、长大的”,才艰难证明了自己的身份。

“无法证明”型——“撕钱”证明、“吵架”证明、“摔倒”证明

居民为各种证明焦头烂额的时候,社区也逐渐成为包办百事的“万能贴”。老太摔伤找保险赔偿,要社区开“非打架斗殴受伤”证明;夫妻闹离婚,需证明妻子“与丈夫常常吵架”;孩子撕碎纸币,需证明“残币不是故意撕的”……有数据表明,社区开出的证明中,“奇葩”者占六成以上。

3相关疑问

编辑本段 回目录

“难道不需要证明么?”

就在舆论“一边倒”斥责奇葩证明的风向下,有人不禁质疑:难道不需要证明么?有人冒充了怎么办?

有媒体举例说,“你要从银行里取走过世亲人账户上的钱,不证明亲属关系,不证明继承的问题,银行怎么可能放行?”

国家行政学院政治学教研部副主任孙晓莉对此表示,对个别审批要求不能“一棍子打死”,而要一分为二辩证地看,有些确实是合理的,也就是必须要证明清楚的,需要保留,否则在政策面前,就人为地制造出新的矛盾了。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也表示,政府就是对社会进行管理、对市场进行监管,而管理的主要手段之一就是审批,这是必要的,没有什么争论,但是政府必须搞清楚自己的权力清单。在竹立家看来,近期之所以出现大量证明“我X是我X”的吐槽,一方面是因为一些政府部门对自己的权力清单不是很清晰,没有厘清自己的权力边界,另一方面,政府的办事流程不够精简、强化,治理能力不高,服务意识不强。

4问题求解

编辑本段 回目录

“奇葩证明”如此多,如何消除?

“之所以要拿证明,就是因为这些信息他不掌握,让你去取证,在很大程度上增加了群众的办事成本。”孙晓莉分析,这说明政府部门之间信息不共享的现象比较突出。

为此,孙晓莉呼吁打破政府部门之间的信息壁垒,她说,“实际上,现在已进入大数据时代,很多信息都是可以实现共享的。只有信息共享,才能更好地解决社会管理当中的很多具体问题。”

竹立家分析,不合理的行政审批制度是滋生各类“奇葩证明”的根源。不过他注意到,官方在这方面已有所部署。

国务院5月15日公布的《2015年推进简政放权放管结合转变政府职能工作方案》提出,2015年,推进简政放权、放管结合和转变政府职能工作,要从减少审批向放权、监管、服务并重转变,统筹推进行政审批、投资审批、职业资格、收费管理、商事制度、教科文卫体等领域改革,着力解决跨领域、跨部门、跨层级的重大问题。

有媒体亦指出,须看到,在反腐正风大背景下,很多公务人员不再明目张胆地权力寻租,但还有给老百姓办事设置障碍的惯性。一些机关人员不敢再吃、拿、卡、要,就通过奇葩证明搞点“故意刁难”,在被人讨厌中寻得权力的快感。说到底,还是问责机制不够健全,有权必有责、失职被追责没有成为共识。

5政策出台

编辑本段 回目录

2015年5月6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讨论确定进一步简政放权、取消非行政许可审批类别时,李克强总理引入“证明我妈是我妈”的事例,痛斥某些政府办事机构,并费解地发问:“老百姓办个事儿咋就这么难?政府给老百姓办事为啥要设这么多道“障碍”?

奇葩证明 漫画奇葩证明 漫画

2015年6月,公安部、外交部、国家旅游局针对社会反映强烈的“奇葩证明”问题,研究制订一系列简政放权措施,解决类似“你妈是你妈”的纠结证明问题,方便民众办事。

2015年8月22日,公安部官方微博“公安部打四黑除四害”晒出18个不该由公安机关出具的证明,包括生存(健在)证明、死亡证明、偿还能力证明、婚姻状况证明、违法犯罪记录证明等。

2015年9月中旬,国家民政部发布《民政部关于进一步规范(无)婚姻登记记录证明相关工作的通知》,根据通知,除办理涉台和哈萨克斯坦等9国的公证事项外,民政部门不再开具“单身证明”。

2015年11月30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简化优化公共服务流程方便基层群众办事创业的通知》,部署简化优化公共服务流程相关工作,提出要切实解决群众“办证多、办事难”问题。

国务院办公厅、公安部、民政部、国家旅游局等多部门出台政策措施,从源头上杜绝“奇葩证明”、“循环证明 ”。专家表示,即将到来的2016年,民众有望从“列目录”、“砍证明”、“简流程”、“网上办”中获益。

6政协委员建议

编辑本段 回目录

2016年3月9日,全国政协委员刘晓庄在全国两会上提出,要对“奇葩证明”动真格,对那些“设卡添堵”的单位和公职人员及时曝光严厉查处。同时,打破部门间的信息封闭,开放信息核对端口也很重要。

他介绍,自去年“你妈是你妈”的“奇葩证明”事件之后,各地的“奇葩证明”并没有寿终正寝,普通百姓依然叫苦不迭。比如孕妇自愿引产,医院要求开具“社区同意”证明;未婚女子办房产证,担保机构要求开具“结婚前未婚”证明等。

一些部门的简政放权也引出了老百姓的新烦恼,如民政部门不再出具婚姻登记记录证明,但地税、房产等部门则死磕着就要婚姻证明。这头坚决不开,那头非要不可,相互僵持的结果,变成让百姓“白跑”。

为了减少一些“奇葩证明”,他提出要建立完备的制度,通过制度约束权力,建立政府责任清单,毫无价值的证明坚决不准开也不准看。

他还提出要坚持政务公开。通过政策公开、执行透明、办事公正,借助现代信息技术,办事前的程序及时告知,办事后的结果也及时告知,帮助老百姓通过“互联网+证明”的方式办成过去需本人亲自到场的许多事情。

实行信息共享也很重要,他建议要建立健全公民个人信息档案和公民信息登录系统,打破部门之间的信息封闭,开放信息核对端口,除隐私之外的有关个人资料在数据库都能查到,真正做到“数据多跑路,百姓少跑腿”。

刘晓庄还说,更重要的是还要强化责任的追究,加大对政府部门公职人员的教育管理力度和“奇葩证明”的废除速度,对那些人为“设卡添堵”的单位和公职人员,应该高悬利剑,及时曝光,抓铁留痕,按照党纪国法严厉查处,不给任何人留下情面。

他分析,推进“简政放权”是政府改革的一件大事,减少和杜绝各种“奇葩证明”是其中的一项重要内容。对“奇葩证明”动真格,从老百姓身边的具体事情抓起,肯定会受到老百姓的举手点赞。

本词条内容由国搜百科根据相关资料编纂,仅供参考。如有问题,可联系我们修订、完善或删除。也欢迎更多热爱知识共享、有志于词条编纂的专业人士参与国搜百科创建。联系电话:010-87869809 合作邮箱:baike@chinaso.com 交流QQ群:5332181520

标签: 社会 民生

奇葩证明 图册

百科热点

党的十九大
  • 浏览次数: 3222 次
  • 更新时间:2016-03-10
  • 创建者:
分享到:
百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