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9急救中心 (北京市红十字会紧急救援中心)

999急救中心,即北京市红十字会紧急救援中心,隶属于北京市红十字会,是市编办正式批准的事业单位。于2001年5月18日开通以来急救各类患者三百余万人次,协助政府为北京市市民提供了医疗急救保障。2015年12月,众多媒体披露称,一名南航患病乘客被999急救车绕远路送往“999急救中心”医院。面对“不顾病人安危也要帮自家医院赚钱”的指责,北京市红十字会紧急救援中心方面回应称,“999”和“急诊抢救中心”(全称是北京市红十字会急诊抢救中心),两家“人财物完全是分开的”,绝非帮自家赚钱。

中文名称
999急救中心
全称
北京市红十字会紧急救援中心
隶属单位
北京市红十字会
单位性质
事业单位
开通时间
2001年5月18日

1中心简介

编辑本段 回目录

北京市红十字会紧急救援中心(999)隶属于北京市红十字会,是市编办正式批准的事业单位。于2001年5月18日开通以来急救各类患者三百余万人次,协助政府为北京市市民提供了医疗急救保障。

999救援队展开救援行动999救援队展开救援行动

999现有急救车辆300余部,急救站点130个,全部由中心垂直管理,指挥中心拥有调度、指挥座席103个,2000条999急救报警线路,面积约2000平方米。突发事件现场与多点事故现场能够2秒钟选派多辆或数十辆就近急救车, “999”与110122119120联动,遇有突发事件时,抢救伤者与处理事故同时进行,缩短了急救反应时间,提高了抢救成功率。

999按上级要求已正式成立北京市突发事件紧急医疗救援指挥部。启用北京120/999紧急医疗救援联合指挥调度平台,实现120、999指挥调度的“信息互通、协调调度、双网联动、统一指挥”。 “999”还启动了校园安全行和景区安全行活动,为北京市所有学校和各大景区安装应急避险装备,开设安全课堂。

“999”在全国急救行业中率先开通了急救摩托车救援,并开通固定翼飞机和直升机飞机救援服务,实现了城市内与城市间的救援与转运功能。

2参与重大事件

编辑本段 回目录

2002年7月

北京蓝极速网吧火灾

2004年2月

北京密云踩踏事件

2004年6月

北京京民大厦火灾

2005年2月

香港旅游车翻车事故

2005年5月

水立方工程飓风现场救护

2005年12月

八达岭特大交通肇事群伤事件

2008年5月

四川地震紧急救援事件

2008年8月

奥运期间鼓楼刺伤事故

2009年2月

央视新大楼北配楼火灾救护

2009年2月

北京市昌平黑山寨雪天救援

2009年4月

中国科学技术馆新馆火灾事件

2009年4月

五棵松塌方事故

3荣誉记录

编辑本段 回目录

999开通以来,多次参与北京市乃至全国的重大事件现场救援工作,其中四川汶川、青海玉树地震救援均获得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颁发的“全国抗震救灾英雄集体”的光荣称号。

4紧急救援

编辑本段 回目录

基本介绍

智能数字化指挥平台是由北京市红十字会紧急救援中心和北京亿航创世科技有限公司共同开发研制的。日常急救时,调度员使用全数字双显示器受理台,数字卫星地图与救护车之间实现数字通信;救护车安装高性能车载电脑,1秒向指挥中心回传GPS定位信息一次;救护车上患者病情及现场视频图像与指挥中心及目地医院信息共享,让医院在患者到达之前做好相应准备,提高抢救成功率。电脑能自动分析选择最近车辆、最佳行驶路线,自动化的系统自动选择车辆并在2秒内派出车辆,突发事件现场与多点事故现场也能在2秒钟选派多辆或数十辆就近急救车辆。体现了高科技与现代急救的完美结合。在发生突发事件,尤其是多点同时发生时指挥中心可实时掌握现场救护车情况、伤员信息情况、周边救治医院情况,并自动启动各种应急预案,通过电话、传真、Email、短信等形式,实时向有关领导、相关部门报告,为领导科学决策提供第一手信息。

药品配置

肾上腺素注射液
胃复安注射液
多巴胺注射液
止血敏注射液
阿托品注射液
捷凝注射液
尼克刹米注射液
50%葡萄糖注射液
间羟胺注射液
0.9%生理盐水
洛贝林注射液
5%葡萄糖注射液
硝酸甘油注射液
乳酸钠林格注射液
丹参注射液
安定注射液
喘定注射液
纳络酮注射液
美托洛尔注射液
心律平注射液
西地兰注射液
20%甘露醇注射液
地米注射液
速尿注射液
安痛定注射液
硝酸甘油喷剂
柴胡注射液
沙丁胺醇喷剂
氯丙嗪注射液
心痛定片剂
异丙嗪注射液
消心痛片剂
利多卡因注射液
止血芳酸
罂粟碱注射液
速效救心丸
压宁定注射液
心得安片
654-2注射液
创可贴

设备配置

医疗设备种类
  多功能除颤/监护仪

  心电图机

  心肺复苏箱(包括喉镜、插管、简易呼吸器、心脏泵)

  吸引器

  氧气瓶(2L便携式)

  氧气瓶(10L车载式)



  内科诊箱及抢救药品
  听诊器
  血压计
  快速血糖检测仪
  手电
  叩诊锤
  体温计
  剪刀
  镊子
  血氧饱和度仪
创伤
抢救
器材
  脊椎固定板
  头部固定器
  外伤包(包括:三角巾、绷带、止血带、颈托、夹板、检伤分类牌、伤员登记表)
搬运
器材
  铲式担架
防护
用品
  防护服

5呼叫方法

编辑本段 回目录

当您发现家人突发重病或受重伤的时候请尽快拨打急救电话999,请求急救服务。您拨通电话后,一定要把以下情况说清楚:

如何拨打999如何拨打999

1、您或其他现场联系人的姓名和电话号码。

2、伤病者的大致情况,如姓名、性别、年龄、伤病发生的原因和明显症状。

3、要求急救车到达的具体地点和该地点附近的明显标志,如建筑物或公交车站等。

4、待急救电话的接听者告诉您可以挂电话时,您再挂断电话,然后马上派人去等候急救车,同时要保持您或其他现场联系人的电话畅通。

特别提示:

部分手机在直接拨999时会出现语音提示,这是手机厂商的问题,只要在999前加010即可,外地手机拨打方法为010999。

6空中救援

编辑本段 回目录

亚盛医疗救护飞行(北京)有限公司,是经中国民用航空局审核批准的中国第一家专营固定翼医疗专机的通用航空公司。公司成立至今已执行超过上百次的空中转运飞行。

近年来,由于中国重大安全事件频繁,尤其是四川和玉树大地震,空中医疗运送不仅受到中国各级政府和社会组织的重视。

2010年6月2日,亚盛医疗救护飞行(北京)有限公司与北京红十字会999急救中心签订合作协议。目前,一架被誉为“空中999”的医疗救护专机覆盖中国境内(包括香港、澳门特别行政区和台湾地区及朝鲜,日本等邻国。

7南航乘客急救门

编辑本段 回目录

2015年11月,辽宁电视台记者张洋通过个人微博账号@一个有点理想的记者发布微博称,11月9日,他搭乘中国南方航空CZ6101次航班飞往北京首都国际机场,途中腹部剧痛,但遭遇南航工作人员和首都机场医院工作人员相互推诿,自己忍受剧痛独自爬上急救担架。随后,他又遭999急救中心欺骗“舍近求远就医”,延误了治疗时机,导致其0.8米的小肠在术中被割除。

999急救中心999急救中心

微博发出后,南航和首都机场医院先后向张洋道歉,并承诺将对工作的疏漏之处进行检讨并完善。但被张洋指责“涉嫌利益输送”的北京999急救中心(隶属于北京红十字会)却迟迟未表态,更未就此道歉。为此,张洋向北京市卫计委投诉,并向999急救中心索赔。

针对南航乘客病患“被空乘和急救人员推诿”一事,2015年12月6日晚,北京市红十字会紧急救援中心(999)官方微博@北京999紧急救援中心 发布致歉声明。声明中表示,在与相关医疗单位衔接的部分,我们存在交接不清的失误。转诊时没有给患者提供更多医院的选择,在医疗过程中,我们的人文关怀不够,没有考虑患者的感受。

当晚,针对999的致歉申明,当事人辽宁电视台记者张洋通过个人微博账号@一个有点理想的记者 回复称,“十五天了,他的道歉终于来了。此时心里忽然感到很难受......” 。

999发布的致歉声明称,我们向患者张洋先生本人真诚的致歉!我们向公众真诚的致歉!昨天(5日),我中心相关负责人来到沈阳张洋先生家中,就我们在转诊过程中存在的问题表达深深的歉意。对我们在医疗服务中存在的问题表达深深的歉意。

声明称,事件发生后,我们深刻的进行反思,在与相关医疗单位衔接的部分,我们存在交接不清的失误。转诊时没有给患者提供更多医院的选择,在医疗过程中,我们的人文关怀不够,没有考虑患者的感受。对此我们深感自责。接下来,我们将着力于扫除服务“盲区”,着力提高服务百姓的能力。同时,我们将积极配合行政管理部门,共同推进医疗急救体系建设,并以这次事件为一次最大的教训,全力在急救环节进行积极整改,为广大市民提供完善的医疗急救服务。

8记者调查

编辑本段 回目录

2015年12月,众多媒体披露称,一名南航患病乘客被999急救车绕远路送往“999急救中心”医院。面对“不顾病人安危也要帮自家医院赚钱”的指责,北京市红十字会紧急救援中心(999)方面回应称,“999”和“急诊抢救中心”(全称是北京市红十字会急诊抢救中心),两家“人财物完全是分开的”,绝非帮自家赚钱。

999急救中心999急救中心

但中国青年报记者调查发现,两个中心名为独立,实则难分彼此。它们位于同一建筑内,共用大招牌“999急救中心”,也共用部分管理人员。

急诊抢救中心1996年脱胎于一家名为“学院路医院”的民营机构,1998年该机构内部又开始筹建“999”。此后,学院路医院原负责人李立兵、邸杰入驻这两家事业单位,共同担任领导。发展中,李立兵2005年因虚报注册资本获缓刑,邸杰2007年落马并获刑12年。

记者发现,“999”存在国有财产,在“999”成立一年后才设立成事业单位身份的“急诊抢救中心”其实系社会资本举办。如果两个中心的管理边界不清,不仅会导致“急救车替自家医院拉活儿”,还可能留下“公器私用”的利益后门。

对此,“999”工作人员称“两个中心就是一体的”,急诊抢救中心工作人员称问题“有点敏感”,将转交有关部门,“如果回避采访,希望你们谅解”。

民营前身

1991年11月30日,中央某报刊发了一条272字的消息:一家医院采用直流电化学综合疗法治疗人体深部癌症,显效率达80%。院方的受访者,是“北京清河南镇学院路医院院长邸杰”。该消息的多处语句在见报的4个月前,就已出现在一本林业杂志上,杂志中,“北京市海淀区五棵松医院”才是采用所谓新疗法的主角。

中国青年报记者从多个渠道了解到,五棵松医院负责人系邸杰和李立兵,两人为北京人,都当过学院路医院院长。目前,工商、卫生部门官网已无法查到这两家医院的信息。

中国科协主管的一份刊物在1990年7月提及,李立兵原本“是搞电的”,中学就对电着迷,玩过收音机、电视机,“玩什么什么灵”。据称,先后在4家医院工作之后,李立兵对医学产生兴趣,记者从北京医疗界资深人士处得到类似说法。

科班出身的邸杰,1982年从北京第二医学院(后更名为“首都医科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一家厂矿医院做外科大夫,研究过治癌理论。几年之后,他调入另一家医院与李立兵相识,不久便双双来到五棵松医院担任领导。刊文时他们30来岁,邸杰年龄略长。

学院路医院不仅拥有治癌技术,1994年,某杂志介绍该院采用改进祖传秘方的“压缩丹”治疗痔瘘效果良好,此后还有媒体称其擅长治疗创伤。

然而,民营医院恰逢发展初期,学院路医院一度经营不佳,并未给市民留下太深印象。1996年以前,该院只有20张床位——套用今天的医院评级标准,床位量刚够一级,处于最初级。

记者辗转询问医院周边1公里内多名50岁以上住户、当地多名在职及退休基层干部,他们均表示此处当年算近郊,偏僻荒凉,从未听过这家医院。一名退休基层干部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这一带在上个世纪仍是村庄模样,没有高楼,学院路医院所在的位置早先只有一两层,占地面积约几百平方米。

贷款1.8亿升级“急救毛坯”

后续的变动都与极为重要的合作伙伴——北京市红十字会有关。

“学院路医院能被红会看中,官方给的理由肯定站得住脚。”一名与此次合作有接触的人士告诉记者。

率先于1996年年底在学院路医院挂出牌子的,是“急诊抢救中心”。记者掌握的《发展中的北京红十字事业(1928-1998)》图册显示,1998年,该中心隶属于北京市红十字会办公室。不过,它现今已不在红会组织架构内,名列其中的是“999”。

“999”也是在学院路医院内筹备的,于2001年5月试运行。中心负责人曾称,成立之初向银行借贷了1.8亿元,一名红会退休领导也撰文回忆,当时每年利息达700万到800万元,后改由政府贴息。

学院路医院对合作颇为上心,把日收入及借款用于基建,甚至冒了虚增注册资本的风险。了解案情的人士告诉记者,中心起初注册资本小,未达到某银行贷款条件,故而虚增注册资本2000万元。2005年,李立兵一度受羁押。

该人士透露,律师认为其获贷后发展良好,不影响还款,未造成社会危害,不应定虚报注册资本罪,此案或因受调查的上级领导牵连。记者获悉,李立兵最终被定罪但获缓刑。

前述红会领导回忆称,北京市红十字会与电信部门沟通后,“999”获准缓交设计、施工费用。1999年6月,红会与5家通讯设备公司签订了购买合同。红会领导多个夜晚还亲自到郊区调研线路是否畅通。

在这名领导看来,单靠“120”满足不了北京的需求,设立“999”这样的竞争机构可促进共同发展,红十字会在国际上就是负责救护救灾救助的。他还说,红会成立“999”要自筹资金,不能向政府要钱,“要有一个老的急救机构的‘毛坯’,以便在‘毛坯’基础上发展”。

“毛坯”就指脱胎于学院路医院的“急诊抢救中心”。北京医疗界一名资深人士向中国青年报记者透露,挂牌之前,学院路医院曾是“120”的急救站,“连使用的票都是‘120’的”。设站、挂牌都经过红会协调。

两个中心在北京卫计委登记的执业地址分别为清河东路1号、2号,虽然相隔1号,但其实位于同一建筑,楼顶只竖一块“999急救中心”大招牌。进门右侧的墙上挂着两个中心的小牌匾,大厅设多个诊室,右拐却有通道通往急救调度中心。外人极易以为它们是同一家单位。

北京市卫计委资料显示,“999”的诊疗科目只登记了急诊医学科,侧重院前急救,即出车把病人送到合适的医院。“急诊抢救中心”登记了急诊医学科、内科、外科等19项,有能力院内急救——接应急救车运来的病人。

业务布局远超“民营前身”能量

北京晚报》头版头条宣布了“999”的诞生。彼时,“999”已有20余个急救站,紧逼经营12年的“120”网络。后来,有的“999”急救站索性就设在“120”急救站旁边。

999急救中心999急救中心

2002年,卫生学校中专毕业的苏红(化名)到刚成立不久的999某急救站当护士。她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排班采取“三班倒”,急救站专门解决了一套集体宿舍,距站里大约10分钟路程。

在此工作5年以上的苏红回忆,不少病人都是因车祸受伤。

一名清河退休基层干部透露,“999”与“122”联动,有的急救站与交通队挨得极近,“这边出警,那边马上就一起走”。清河多处提示牌也将“999”与交通事故“捆绑”,例如:“发生交通事故请您拨打报警电话122,急救电话999”。

急救业人士向中国青年报记者分析,“999”在交通事故救援方面颇有竞争力,近年也在郊区县新增了急救力量,原因之一或是“那些地方附近的高速公路容易出事”。

后来,“119”“110”也成为“999”的联动搭档,甚至一些急救车驻进了消防队。

除了兼具门槛和含金量的策略,“999”也展现出了民生意识:接到抛锚车主的电话,“999”能迅速联系拖车机构;针对孤寡老人,“999”研发了呼救器,并提供语音和上门服务。

口碑鼎盛时,机制灵活的“999”一度被舆论作为批评“120”的“正面教材”,当部分“120”司机被曝“收红包、绕远路”时,有政协委员感慨“999”是“一片净土”。

“999”负责人曾称,2003年,“999”年营业额四五千万元,红十字会每年补贴两三百万,“基本盈利”。截至2005年,1.8亿贷款已还了0.6亿。

2014年,“999”几乎与“120”平分市场:《2014年北京市卫生工作统计资料简编》显示,该年度全市院前急救就诊人(次)为587575,北京市“120”网络占289611人,占比49.3%。

“999”声名鹊起,同处“999急救中心”屋檐下的“急诊抢救中心”,也爆发出远超“民营前身”的能量。

2010年,本科学历的刘美(化名)到此工作,她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当时自己已拿到执业资格,同事有的安排在住院部,有的分倒各看守所,“给病情轻的犯罪嫌疑人看病、打针、开药”。

2013年,急诊抢救中心变更了“基本医疗保险定点医疗机构”的地址,1处原址猛增至25处,其中14处系监狱或看守所,其余是公安病房、戒毒科等。

北京卫计委资料显示,目前,急诊抢救中心的等级已由“二级合格”晋为“三级医院(未评级)”。

医院系社会资本办的事业单位

业绩飙升的背后变化微妙——学院路医院1996年挂牌为急诊抢救中心,6年后它的身份由民营机构变成事业单位,举办单位为“北京市红十字会”。不过,“法定代表人”一栏依然曾写学院路医院原院长邸杰的名字,后替换为另一名院领导李立兵。

民营的影子没有消失。北京医疗界一名资深人士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邸杰后来出事了。记者从官方渠道证实了这一点。

邸杰是2005年6月起任急诊抢救中心法定代表人的。法院渠道消息显示,当年7月,清华大学附属玉泉医院欲与该中心合作建立病区,邸杰利用职务便利,以该中心某合作单位的名义与玉泉医院签订合同,在玉泉医院内建立合作病区。

合作病区实际由邸杰的妻子参与经营,医护人员、医疗设备也由邸杰指定急诊抢救中心向该病区提供。消息称,2005年8月,邸杰伙同其妻以合作病区周转资金为名,以合作单位的名义向玉泉医院借款20万元,钱随后转入邸杰为法定代表人的其他公司。

邸杰的落马源于急诊抢救中心的成品油交易。2004年至2005年,一名没有经营资质的油贩伪造了某石化公司公章,向该中心销售掺杂、掺假的42.6万余升柴油、1675升汽油,获款137万余元。

2006年,油贩落网,他主动交代曾向邸杰行贿两万元,且邸杰明知其不具资质。

一系列违法行为随后被牵出,2007年,邸杰因三宗罪一审获刑12年,其中包括职务侵占罪、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

中国青年报记者发现,根据法院消息的表述,急诊抢救中心虽为事业单位,但不是严格意义上的“国有事业单位”,即并非“国家机关或其他组织利用国有资产举办的事业单位”。

关于职务侵占罪,消息称“急诊抢救中心法定代表人邸杰”为“集体所有制事业单位人员”,关于受贿,邸杰的罪名系“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这两个罪名的犯罪主体都是“公司、企业或者其他单位的工作人员”,不包括国家工作人员。

非国有的色彩早已显现了。1998年,《光明日报》一篇报道将急诊抢救中心称为“股份制机构”,报道未披露股东及其参股比例。

中国青年报记者从编制部门获悉,2002年5月21日,也就是“999”设立为事业单位并试运行的一年之后,急诊抢救中心的身份变成了事业单位。

其实,集体所有制事业单位大多是上个世纪的产物。事业单位那时除国有外,还存在集体所有制、个体所有制甚至民办的事业单位等类别,1996年后开始逐步转型。从民营转为事业单位,反而并不多见。

但社会资本的烙印似乎没有消除,就在最近,“999”副主任田振彪还公开解释,“急诊抢救中心是社会资本办的医院”。

这家医院开办资金达8480万元,确实远超北京其他红十字会冠名的事业单位,而“999”的开办资金仅为10万元。年度报告显示,2013年,急诊抢救中心净资产期末数约为2.8亿元,2014年增至3.22亿元。这两年,紧急救援中心净资产期末数分别为0.58亿元、0.47亿元。

部分原民营团队成员同时管理国有财产

执掌急诊抢救中心的同时,李立兵和邸杰也进入了“999”管理层。

“999”有“公家属性”,它在北京市红十字会组织架构内,存在国有财产,主任、法定代表人均由北京市红十字会副会长兼任。

中国青年报记者发现,邸杰2005年3月受聘为紧急救援中心副主任。按照法院消息,1个月之后,他开始利用职务便利,伙同急诊抢救中心工作人员用999救护车私自转送病人,共将4.43万元费用据为己有。

邸杰因此事被认定为贪污罪。法院称紧急救援中心副主任邸杰为“受委托管理、经营国有财产的人员”,“非法占有国有财产”。

今年12月,当“999”被指“不顾病人安危也要帮自家医院赚钱”时,“999”副主任田振彪公开解释,“999”仅指紧急救援中心,与急诊抢救中心是两个机构。

但媒体很快发现,一名崔姓医生曾与急诊抢救中心签约,工作内容却来自“999”;两个中心年度报告的填表者是同一人;连“999”官网标志也将两个中心并列。

中国青年报记者注意到,其实,田振彪本人1998年就进入了急诊抢救中心,初为神经外科医生,现还是副院长。北京医师执业注册信息显示,他执业地点现为“北京市红十字会急诊抢救中心、北京市红十字会创伤医院”。

一篇田振彪的人物专访还披露,2001年委派他到“999”任值班领导的,正是李立兵。

那年,李立兵被媒体报道为“999”副主任,去年,他继续以此身份获首都劳动奖章。他现在还是急诊抢救中心法定代表人。

“两个单位,一套人马。”前述红会退休领导曾回忆。记者发现,两家单位所在的建筑只竖着一块“999急救中心”的招牌,“急救”理解为“急诊抢救”或“紧急救援”,似乎都说得通。

不仅是管理层,两个中心日常运转也界线不清。2015年12月,中国卫生人才网发布“999”的招聘信息,联系地址为“北京市朝阳区德外清河东路1号人事科”。其实,清河东路1号是急诊抢救中心的执业地址,“999”位于清河东路2号。

“999”2014年年度报告称,一些成绩是“在(急诊抢救中心)李立兵院长的领导带领下”获得的。

事实上,对于两个中心的发展脉络及性质,一些卫生行政官员也不清楚。北京卫生系统某区级部门的负责人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此前只知急诊抢救中心挂靠在红十字会,近期看到报道才发现诸多疑惑。

999号码的法律空间正在缩小。2013年,国家卫计委《院前医疗急救管理办法》明确全国院前医疗急救呼叫号码为120,卫生部、信息产业部2004年也曾发过类似通知。对此,北京市红十字会时任秘书长2005年曾表示,999是中国红十字总会通过信息产业部申请的专用急救号码,如果取消,最后也要给总会一个交代。

就在2005年,为了隔绝“急救车为自家医院拉活儿”的利益问题,120急救中心撤销了院内医疗功能,只做院前急救。当时有人提出“999急救中心”也应该效仿。

多名业内人士认为,“999急救中心”照此分离的难度不小,因为这既涉及红十字会管理体系,也意味着原来的民营负责人或退出经营国有财产,或放弃运营20多年的医院,必然利益受损,“谁愿意这样彻底分开”?

9相关新闻

编辑本段 回目录

20164月北京发布院前急救有关项目价格的通知,将规范现行救护车使用相关价格政策,统一“救护车使用费”。今后,北京市救护车随车出诊费保持每次40元不变,救护车使用费计价方式由“车辆往返全程计价”改为“按实际载客里程计价”。计价里程以计价器为准,无计价器救护车辆不得收费。

此次规范后的具体价格标准为:3公里以内()50元,3公里以上每公里7元,不足1公里按1公里计算。计价里程按照接到患者起至目的地的实际行驶公里计算,无计价器不得收费。

参照样本

线路1(3公里):从西城区荣丰2008至宣武医院,路程约3公里,根据新标准3公里以内()50元,则收取救护车使用费50元。若途中医务人员进行了诊察救治等,则收取院前危急重症抢救40元。即该线路全部费用为50+40=90元。

线路2(3公里以上):从朝阳区远洋天地至西城区宣武医院,路程约13公里,根据新标准3公里以内()50元,3公里以上每公里7元,不足1公里按1公里计算,则收取救护车使用费50+70=120元。若途中医务人员进行了诊察救治等,则收取院前危急重症抢救40元。即该路线全部费用为120+40=160元。

救护车送病人须兼顾患者及家属意愿

 《院前医疗急救服务条例》在先后经过三次审议、两次修改之后,昨天上午在市十四届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七次会议上进行第四次审议。《北京市院前医疗急救服务条例(草案修改三稿)》中提出,救护车往哪家医院送病人,需兼顾患者及家属意愿。

 针对三甲医院的急诊科经常处于床位爆满状态,难以接收院前急救转送的患者一事,草案修改三稿要求,院内医疗急救机构应当坚持首诊负责制,不得拒绝接收院前医疗急救机构转运的急、危、重患者。

10相关信息

编辑本段 回目录

999飞机空中转运重度中暑患者

  2016年6月12日晚,999接到报警,某公司两位在甘肃出差的员工中暑、热射病,病情危重,急需转运回上海救治。在得知999拥有专业航空医疗救援固定翼飞机可以执行远程航空医疗转运任务时,该公司第一时间联系999要求转运两名病情危重的员工。6月13日天蒙蒙亮,999专业航空医疗救援固定翼飞机,从北京首都国际机场飞赴甘肃敦煌机场,首先转运的是其中一名病情较重的患者,当天下午17时10分,患者被安全转运回上海救治。6月14日999专业航空医疗救援固定翼飞机再次返回甘肃,又将另一名患者转运回上海。

  昨天,顺利完成转运任务的队员们刚想回家,一项甘肃至温州的转运任务又来了。于是,飞机载着队员们第三次返回了甘肃敦煌机场。

本词条内容由国搜百科根据相关资料编纂,仅供参考。如有问题,可联系我们修订、完善或删除。也欢迎更多热爱知识共享、有志于词条编纂的专业人士参与国搜百科创建。联系电话:010-87869809 合作邮箱:baike@chinaso.com 交流QQ群:5332181520

标签: 医疗 急救

999急救中心 图册

百科热点

党的十九大
  • 浏览次数: 22685 次
  • 更新时间:2016-06-16
  • 创建者:
分享到:
百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