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谦 (汉朝末年军阀)

陶谦(132年-194年),字恭祖。丹阳郡丹阳县(今安徽省当涂县丹阳镇,原小丹阳镇)人。汉末群雄之一。最初为诸生,在州郡任职,被举茂才,历任舒、卢二县令、幽州剌史、议郎,性格刚直,有大志。185年三月,随左车骑将军皇甫嵩对抗北宫伯玉,任扬武校尉,后又随张温征韩遂、边章。188年任徐州刺史,击破徐州黄巾。董卓被杀后,各路军阀陷入混战,陶谦加入了袁术、公孙瓒的阵营,对抗袁绍、曹操。尔后遣使进京朝贡,获拜安东将军、徐州牧,封溧阳侯。晚年因战事上为曹操大败,徐州大半几乎遭兵祸所害,以致过度忧劳而逝,享年六十三岁。

姓名
陶谦
字号
字恭祖
所处时代
东汉末年
民族
汉族
出生地
丹阳郡丹阳县(今安徽当涂东北)
出生时间
公元132年
去世时间
公元194年
主要作品
《奏记朱儁》
主要成就
击破徐州黄巾,恢复生产
成就
安东将军、徐州牧
爵位
溧阳侯
典故
三让徐州

1生平

编辑本段 回目录

陶谦三让徐州图陶谦三让徐州图
早年经历

陶谦的父亲,曾经担任过馀姚县长。陶谦幼年时父亲去世,少年时以性格放浪闻名县里,十四岁时以布作为战旗,骑着竹马与乡里小孩子一起嬉戏。他的同乡、曾任苍梧太守的甘公出门时遇见陶谦,见到陶谦的外貌不凡,于是叫上车来与他交谈,感到非常高兴,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了陶谦,甘公的妻子对此非常愤怒,但是甘公对其妻说:“这个孩子外貌奇特,长大后必成大器。”陶谦后来喜欢学习,先是考上诸生,在州郡为官,后被举为茂才,拜尚书郎,先后出任舒县令、卢县令。其后迁幽州刺史,被徵拜为议郎。

公元185年(中平二年)三月,北宫伯玉等率领羌胡进犯三辅,灵帝派遣左车骑将军皇甫嵩率军讨伐,皇甫嵩表请武将随行,召拜陶谦为扬武都尉一同出征,将羌军击败。七月,皇甫嵩因先前得罪中常侍赵忠、张让,在他们的诽谤下被贬官削爵。

同年,边章、韩遂叛乱,朝廷另委派司空张温为车骑将军前往讨伐,张温请陶谦为参军,接遇甚厚,但陶谦素来轻蔑张温的作为,心怀不服。后大军回朝,陶谦在百官宴会上公然羞辱张温,张温大怒,意图将陶谦迁往边关,在别人的劝说下才将陶谦追回。张温于宫门迎接陶谦,陶谦并不领情,但张温对陶谦还是像以前一样好。

经营徐州

公元188年(中平五年)十月,青、徐两州黄巾复起,攻打郡县。朝廷以陶谦为徐州刺史,镇压黄巾军。这是陶谦为官生涯第一次作为主帅出征,但陶谦却也不负圣命,一到徐州就任用亡命东海的泰山人臧霸及其同乡孙观等为将。结果一战便大破黄巾军,剩下的黄巾军也被迫逃出徐州境内。黄巾破走后,陶谦上表拜臧霸、孙观为骑都尉,令其屯琅玡郡治开阳,驻守徐州北面。当时徐州两遭黄巾之乱,战火过后“世荒民饥”。

公元189年(中平六年),陶谦表荐下邳人陈登为典农校尉,在徐州境内实行屯田。陈登虽然才二十五岁,但一上任便“巡土田之宜,尽凿溉之利”,在陶谦、陈登的努力下,徐州农业生产得到恢复和发展,收获“粳稻丰积”。

当时,陶谦同郡人下邳相笮融督管广陵、下邳、彭城运粮,其利用手中掌握的粮食,起大浮屠寺,可容三千余人,悉课读佛经;又以信佛免役作号召,招致人户五千余,“每浴佛,多设酒饭,布席于路,经数十里,民人来观及就食者且万人”。 笮融此为虽是侵吞三郡粮食,但观其之行事排场之大,不可能不为陶谦所知,可见这是出于陶谦的默许,笮融才有如此胆量。

陶谦担任徐州刺史年间,北面的青州、兖州黄巾之乱此起彼伏,徐州却是太平无事,百姓都很富足,谷米屯满粮仓,四方流民也纷纷涌向徐州。

陶谦虽然为徐州地方最高官员,可他并非徐州土著。在徐州为官,必须先和当地豪门名士搞好关系。《三国志•魏书》称:“谦背道任情:广陵太守琊邪赵昱,徐方名士也,以忠直见疏;曹宏等,谗慝小人也,谦亲任之。刑政失和,良善多被其害,由是渐乱”。照如此徐州政局是一片乌黑,陶谦俨然是一独裁者压制着徐州的士人。

可事实未必如此,称为“以忠直”为陶谦“见疏”的赵昱,确实被陶谦硬请出来为官的,先任“州之股肱”地位的别驾,后举茂才,迁广陵太守,广陵当时是徐州数一数二的膏腴之地。而另一徐州名士王朗,也被陶谦举为茂才,任 徐州治中从事。可见陶谦对徐州名士不是见疏,倒是真的“亲任之”。

公元190年(初平元年)正月,关东牧守拥立袁绍为盟主,矛头直指在洛阳的董卓。徐州所在广陵太守张超更是为促成同盟不遗余力。当时天下郡县响应,大兴义兵,名豪大侠,富室强族,飘扬云会,万里相赴。但陶谦并未加入关东声讨董卓的军事行动之中,后来联军内部的斗争证明了陶谦此举的明智。

公元191年(初平二年)四月,董卓入关后,留朱儁守洛阳,而朱儁与关东诸将通谋为内应。后来,朱儁害怕董卓袭击自己,弃官逃往荆州。董卓任命弘农人杨懿为河南尹,驻守洛阳。朱儁闻讯,率兵还洛阳,杨懿退走。朱儁见河南残破,无法作为屏障依靠,于是引军向东面,屯驻在中牟县。并传信给各个州郡,召请部队讨伐董卓。陶谦得知此事后,立即派来精兵三千。其他州郡只派了一些兵来,陶谦便上表奏任朱儁代理车骑将军。

公元192年(初平三年)四月,王允吕布董卓,后李傕郭汜等反,攻陷长安,把持朝政。朱儁当时还在中牟,陶谦认为朱儁是名臣宿将,屡立战功,可以委以大任,于是联合前扬州刺史周干、琅邪国相阴德、东海国相刘馗、彭城国相汲廉、北海相国孔融、沛相袁忠、泰山太守应劭、汝南太守徐璆、前九江太守服虔、博士郑玄等人共朱儁为太师,移檄牧伯,同讨李傕等,奉迎天子,一时声势浩大。

十二月,李傕用太尉周忠、尚书贾诩的计谋,以献帝名义征召朱儁入朝。朱儁部下都知入关不妙,欲响应陶谦起兵。可惜朱儁本人认为傕、汜小竖,樊稠庸儿,可乘间而灭。于是辞谢陶谦的提议,应召入朝,又被任命为太仆,陶谦也只好作罢。后李郭相争,朱儁为郭汜所劫持,秉性刚烈的他即日发病而死。

公元193年(初平四年),经王朗与赵昱的建议,陶谦派赵昱向献帝进贡以表示对汉室的支持,献帝接到陶谦的奏章后赞赏并升陶谦为徐州牧、安东将军;赵昱被任命为广陵太守,王朗被任命为会稽太守。

同年,下邳人阙宣聚众数千人,自称天子,陶谦派军将其击杀。

中原混战

初平元年至三年,由于董卓,李郭之乱,再加关东诸侯战乱不休,黄巾黑山烽火四起。关中荆州冀州并州青州幽州兖州豫州都是战火连绵。徐州却是太平无事,因此四方流民移依徐州日益增多。对那些自相兼并的诸侯来说,“百姓殷盛,谷米封赡”的徐州无疑是一块大肥肉。为了自保,陶谦必须在乱世寻求盟友。

当时关东诸侯分成两派,一派为公孙瓒、袁术、孙坚,一派是袁绍、曹操。陶谦只有加入这两大势力的一方,才能自保。最后陶谦选择了公孙瓒一方,陶谦自所以做出这个抉择,应是出于以下三个考量:

1、徐州北接青、兖两州,自袁绍吞并冀州后,陶谦也意识到徐州正处于袁曹势力的威胁范围。而当时势力范围于幽州的公孙瓒、荆州南阳的袁术来说,其于徐州间州隔郡,并不构成威胁,且与袁绍等又正好敌对。

2、而陶谦曾任幽州刺史,其时公孙瓒为幽州辽西小吏,辽东属国长史,两人在幽州或许已经相识。而在中平二年跟随张温讨伐边章之战中,陶谦、孙坚两人均为张温参军事,公孙瓒当时又正好督乌桓突骑从征,三人同为张温部下,属于故交。在初平二年孙坚破董卓于阳人,入洛阳。于此百忙之中还派遣朱治,特将步骑,东助陶谦讨黄巾。可见孙坚和陶谦的友谊之深。

3、公孙瓒本人当时北败乌桓、南破黄巾,孙坚驱逐董卓、进军洛阳,两人都是当时数一数二的名将。相对无实战功绩的袁绍集团,公孙瓒集团显得更为强大。

陶谦的选择不可谓不当,但事与愿违,在初平三年,两大势力先后数次火并。意想不到的是江东猛虎孙坚横死于刘表军士箭下,这对陶谦一方无疑是一个重大打击。其后袁绍界桥先胜公孙瓒一场,接着在巨马水又被公孙瓒大破,公孙瓒乘胜而南,攻下郡县,遂至平原,乃遣其青州刺史田揩据有齐地。

是年,公孙瓒南攻袁绍;同时命刘备屯高唐,单经屯平原,陶谦出兵己屯发干(今山东旧堂邑县西南)自东方迫之;袁术亦从南阳出兵。这样同时从东南北三面逼近袁绍、曹操。结果袁曹会击,刘备、单经、陶谦、袁术次第被破。公孙瓒亦被袁绍破之于龙凑,遂还幽州,不敢复出。

初平四年春,袁术联合黑山、匈奴引军入陈留,屯封丘,和曹操争夺兖州袁术虽气势汹汹,又怎经袁曹联手,三战俱北,流离迸走,几至灭亡。袁术只得南逃九江,至此,公孙瓒一方可称彻底失败。

此等结果对陶谦来说是偷鸡不成蚀把米,所幸与公孙、袁、孙相比,陶谦损失实乃微不足道,可意料不到的事发生了。

由于这次军事行动的失败,另一方面孙坚死后,其子孙策还葬其父曲阿,乃渡江居徐州广陵之江都,结交起徐州士人起来。连昔日大将军何进、太仆朱儁、司空荀爽三府辟为掾,皆称疾不就的广陵名士张纮都为其所用。孙策虽为故人之子,可在陶谦的地盘上收罗人才,陶谦当然不满。于是施加压力把孙策赶回曲阿。孙策遂投袁术于寿春。而袁术惨败兖州,南走扬州,竟然自称起比“徐州刺史”更大的“徐州伯”来了,摆明了占据徐州之意。

而孙策虽归袁术,但其母尚在江都,孙策遣吕范迎之。陶谦却说吕范为袁术侦伺,命令江都县掠考吕范,幸好吕范亲客健儿篡取其以归。陶谦谓吕范为袁氏觇候,讽县掠考范,可见袁陶两家已经是明和暗不合,甚至处于决裂状态。初曹操之父曹嵩,因操起兵,不肯相随,乃与少子疾避乱琅邪,初平四年为陶谦所杀。

对于此事,《三国志》,《后汉书》,《世语》,韦曜《吴书》诸书记载不一,众说纷纭。

《吴书》亲陶谦的立场极为明显,有刻意为“陶谦谋害曹嵩”开脱之嫌疑,故而最不可信。反观《三国志•武帝纪》、《后汉书•应劭传》、《后汉书•曹腾传》中,均明确记载了陶谦是谋害曹嵩的元凶,基本事实清楚,语气肯定,没有疑点。而且,这几部著作的作者,都没有必要刻意诬陷陶谦。且有杂史《世语》之翔实、生动的细节记载作有力之旁证。 此外,史载陶谦指使部下谋害曹嵩,也是很符合陶谦的人格特点及“背道任情”的处世特点的,可作为信史看待;相形之下,《吴书》就成为了需要否定的伪史。

曹嵩自琅琊秘密赴兖州,必经泰山郡华、费两县,这个消息却泄露了。初平四年,下邳阙宣聚众数千人,自称天子;下邳为当时徐州州治,陶谦,始虚以委蛇、与其合从,与共举兵,取泰山华、费,略任城,后遂杀之,而并其众。当曹嵩经过此地时,陶谦暗中指使这支将曹嵩杀害。曹嵩一死,护送之应劭,弃官北逃袁绍。

初平四年秋,曹操为报仇雪恨,起兵讨伐陶谦,袁绍使朱灵督三营助之,而曹军之 “青州军”, 正是由昔日被陶谦赶出徐州的青徐黄巾,倒是名副其实的“还乡团”。

一时之间,上报新仇,下记旧恨,势不可当,曹操大军先后攻拔十余城,曹将于禁攻克广威(沛县东),沿泗水直至彭城。另前锋曹仁别攻陶谦部将吕由,破之后还与曹操合兵。陶谦引军迎之,彭城一场大战,面对上下眼珠子都快冒血的曹军,陶谦军大败,其只得逃离彭城,退保东海郯城据守,曹操乘机又破彭城,傅阳。初京、雒,三辅因遭先后遭董卓、李傕之乱,民流移东出,依附陶谦,多在彭城间,此次遇操军所至,皆遭杀戮。

其后曹操向东北攻费、华、即墨、开阳,陶谦于郯城一面遣别将救援被曹军围攻诸县,一面飞书遣使告急于青州刺史田楷。救援各县的援军却被曹仁骑兵击破,开阳赖有藏霸等守城,得以幸免。但曹操大军兵锋直至郯城。所幸城池坚固,曹操攻之不下。是时青州刺史田楷与平原相刘备带兵救援徐州,陶谦以丹杨兵四千益刘备。

陶谦帅其众军郯城西南武原县(属彭城,今江苏邳县西北二十五公里),曹操不得进,转而引军渡过泗水,南破取虑、雎陵、夏丘三县,皆屠之,鸡犬亦尽,墟邑无复行人。兴平元年(194年)二月,曹操亦因兵粮告尽,终得退兵。陶谦表刘备为豫州刺史,屯小沛。

经此大难,陶谦兵败,死者万数,泗水为之不流。自是五县(彭城、傅阳、取虑、雎陵、夏丘)城保,无复行夡。徐州五郡,琅琊、东海、下邳、彭城尽为曹军光顾,惟有南之广陵未遭兵灾,那知祸不单行,陶谦同乡下邳相笮融因惧曹操,带领男女万人,马三千匹,南走广陵,广陵太守赵昱待以宾礼。怎料笮融垂涎广陵资货,酒酣耳热之际,一刀杀了赵昱,放兵大掠,广陵为之一空。数月之间,五郡崩坏,陶谦数载辛劳,尽为丘墟,徐州顿由乐土翻做修罗场。

忧曹而死

公元194年(兴平元年)四月,曹操再度率领大军南攻徐州,先拔五城,遂略地至琅邪、东海。回军经过郯城,徐州将领曹豹与刘备屯兵郯东,邀击曹操,被其击破,接着西拔襄贲,所过多所残戮。陶谦眼见日暮途穷,打算逃回老家丹阳,正在这时,陈留太守张邈背叛曹操,与其弟原广陵太守张超迎吕布入兖州,曹操只好回师平叛。同年,陶谦病逝,享年六十三岁。

2为政举措

编辑本段 回目录

推行屯田

陶谦任徐州刺史时,徐州经战火过后“世荒民饥”,陶谦表荐下邳人陈登 为典农校尉 ,在徐州境内实行屯田 。陈登上任便“巡土田之宜,尽凿溉之利”,在陶谦、陈登的努力下,徐州农业生产得到恢复和发展,收获“粳稻丰积”。

陶谦担任徐州刺史时,北面的青州、兖州黄巾此起彼伏,徐州却相对太平无事,百姓富足,谷米屯满粮仓,青州、豫州等地的流民(如郑玄、许劭等)也纷纷涌向徐州。

宣扬佛教

当时,陶谦任命与自己同郡的下邳相笮融 督管广陵、下邳、彭城运粮,其利用手中掌握的粮食,起大浮屠寺,可容三千余人,悉课读佛经;又以信佛免役作号召,招致人户五千余,“每浴佛 ,多设酒饭,布席于路,经数十里,民人来观及就食者且万人”(笮融此举或出于陶谦的默许)。

任用豪族

陶谦任徐州刺史时,曾任用徐州富商麋竺 为别驾从事 , 并任命与自己同郡的笮融 督管广陵、下邳、彭城运粮,同时任用琅玡人赵昱、东海人王朗为别驾及治中从事。

但《三国志》及《后汉书》均称陶谦疏远贤人、任用小人“背道任情,广陵太守琅邪赵昱,徐方名士也,以忠直见疏,曹宏等谗匿小人也,谦亲任之,刑政失和,良善多被其害,由是渐乱”。

3历史评价

编辑本段 回目录

甘公:“彼有奇表,长必大成。”

许劭:“陶恭祖外慕声名,内非真正,待吾虽厚,其势必薄。”

张昭:“猗欤使君,君侯将军。膺秉懿德,允武允文。体足刚直,守以温仁。令舒及卢,遗爱于民。牧幽暨徐,甘棠是均。憬憬夷、貊,赖侯以清。蠢蠢妖寇,匪侯不宁。唯帝念绩,爵命已章。既牧且侯,启土溧阳。遂升上将,受号安东。将平世难,社稷是崇。降年不永,奄忽殂薨。丧覆失恃,民知困穷。曾不旬日,五郡溃崩。哀我人斯,将谁仰凭?追思靡及,仰叫皇穹。呜呼哀哉!”

吴书》:“谦性刚直,有大节。”

陈寿《三国志》:“陶谦昏乱而忧死,张杨 授首于臣下,皆拥据州郡,曾匹夫之不若,固无可论者也。”

范晔《后汉书》:“徐方歼耗,实谦为梗。”

王夫之:“盖谦之为谦也,贪利赖宠,规眉睫而迷祸福者也。然则曹嵩之辎重,谦固垂涎而假手于别将耳。吮锋端之蜜,祸及生灵者数十万人,贪人之毒,可畏也夫!”

4史料记载

编辑本段 回目录

《三国志·卷八·魏书八·二公孙陶四张传第八》、《后汉书·卷七十三·刘虞公孙瓒陶谦列传第六十三》、《资治通鉴·卷第六十·汉纪五十二》、《资治通鉴·卷第六十一·汉纪五十三》。

5家族成员

编辑本段 回目录

妻子

甘氏,苍梧太守甘公之女。

儿子

陶商,不仕。

陶应,不仕。

6艺术形象

编辑本段 回目录

陶谦影视形象陶谦影视形象
文学形象

在小说《三国演义》中,陶谦被描述成一副和蔼可亲的老实善人形象,是为参与讨伐董卓的诸侯之一。由于曹操来犯,请求孔融刘备救援。后来病倒,恳求刘备治理徐州。

影视形象

1994年电视剧《三国演义》:张瞳饰演陶谦;

2004年电视剧《武圣关公》:刘国祥饰演陶谦;

2010年电视剧《三国》:佟汉饰演陶谦。

戏曲形象

京剧《三让徐州》:言鞠朋饰演陶谦。

7人物典故

编辑本段 回目录

三让徐州

刘备率军在徐州城下与曹军于禁所部小试锋芒,初战告捷,使久被曹军围困的徐州暂时缓解了危机。于是陶谦急令将刘备迎入城内,盛宴款待。陶谦席间便主动提出将徐州让给刘备,说:当今天下大乱,国将不国;公乃汉室宗亲,正当为国出力。老夫年迈无能,情愿将徐州相让。公勿推辞。我当自写表文,申奏朝廷。”刘备闻言愕然,急忙推辞说:“我虽是汉室苗裔,但功德不足称道,任平原相犹恐不称职。我本是为了义气前来相助。您这样说,莫非怀疑我有吞并之心?”陶谦表白说:“这是老夫推心置腹之言,决非虚情假意。”但刘备只是推辞,终不肯接受。糜竺见二人再三辞让,便说:“现在兵临城下,且当商议退敌之策。待事平之后,再议相让不迟。”于是刘备写信给曹操,希望曹操以国家大义为重,撤走围困徐州之兵。恰好这时吕布攻破兖州,进占濮阳,威胁曹操后方。因而曹操便顺水推舟,卖个人情,接受刘备建议,退兵而去。

陶谦见曹军撤走。徐州转危为安,便差人请刘备、孔融田楷等入城聚会,庆祝解围。饮宴既毕,陶谦再向刘备让徐州。刘备说:“我应孔融之约救援徐州,是为义而来。现在若无端据有徐州,天下将以为我是不义之人。”糜竺、孔融及关羽、张飞等皆纷纷劝刘备接替陶谦治理徐州。刘备苦苦推辞说:“诸位欲陷我于不义耶?”陶谦推让再三,见刘备终不肯受,便说:“如您必不肯受,那就请暂驻军近邑小沛,以保徐州,何如?”众人也皆劝刘备留驻小沛,刘备方始同意。

不久,陶谦染病,日渐沉重,便派人以商议军务为名,把刘备从小沛请来徐州。陶谦躺在病榻上对刘备说:“今番请您前来,不为别事,只因老夫病已垂危,朝夕难保;万望您以汉家城池为重,接受徐州牌印,老夫死亦限目矣!”刘备说:“可让您的二位公子接班。”陶谦说:“其才皆不能胜任。老夫死后,还望您多加教诲,千万不能让他们掌握州中大权。”刘备还是辞让,陶谦便以手指心而死。举哀毕,徐州军民极力表示拥戴刘备执掌州权,关羽张飞也再三相劝。至此,刘备才同意接受徐州大权,担任徐州牧。

8后世纪念

编辑本段 回目录

墓葬

陶谦墓位于安徽省萧县官桥镇陶墟村。陶潜东汉丹阳人,曾任徐州牧,其墓在萧县城南45里的陶墟山下。当时,在徐州西南远郊同时修建陶墓10余处,均为假墓。

诗词

徐州刺史陶恭祖,圣德巍巍栋梁才。

拄国有心扶汉日,爱民秉政立尧阶。

知人知己勤三让,盛德芳名播九垓。

奸党未除身已丧,忠良闻说痛伤怀。

本词条内容由国搜百科根据相关资料编纂,仅供参考。如有问题,可联系我们修订、完善或删除。也欢迎更多热爱知识共享、有志于词条编纂的专业人士参与国搜百科创建。联系电话:010-87869809 合作邮箱:baike@chinaso.com 交流QQ群:5332181520

陶谦 图册

百科热点

党的十九大
  • 浏览次数: 2073 次
  • 更新时间:2016-01-04
  • 创建者:
分享到:
百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