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修 (两汉三国人物)

王修,三国北海营陵(今山东昌乐东南)人,字叔治。后任大司农、郎中令、奉常等职。

中 文 名
王脩
叔治
籍    贯
青州北海国营陵(今山东昌乐东南)
所属朝代
东汉
民    族
汉族
出 生 地
北海郡营陵
主要成就
抑强扶弱,百姓称道

1人物简介

编辑本段 回目录

王修,三国北海营陵(今山东昌乐东南)人,字叔治。初平中,孔融召为主簿,迁高密令,旋移胶东令。后为袁谭别驾,劝谭兄弟间勿相攻。谭死归曹操,任魏郡太守。后任大司农、郎中令、奉常等职。

先后侍奉孔融袁谭曹操。为人正直,治理地方时抑制豪强、赏罚分明,深得百姓爱戴。

2人物生平

编辑本段 回目录

年七岁丧母。母以社日亡,来岁邻里社,修感念母,哀甚。邻里闻之,为之罢社。 

年二十,游学南阳,止张奉舍。初平中,北海孔融召以为主簿,守高密令。 

袁谭在青州,辟修为治中从事。及谭之败,刘询起兵漯阴,诸城皆应。谭复欲攻尚,修谏曰:“兄弟还相攻击,是败亡之道也。”谭不悦,然知其志节。后又问修:“计安出?”修曰:“夫兄弟者,左右手也。譬人将斗而断其右手,而曰‘我必胜’,若是者可乎?夫弃兄弟而不亲,天下其谁亲之!属有谗人,固将交斗其间,以求一朝之利,原明使君塞耳勿听也。若斩佞臣数人,复相亲睦,以御四方,可以横行天下。”谭不听,遂与尚相攻击,请救於太祖。太祖既破冀州,谭又叛。太祖遂引军攻谭于南皮。修时运粮在乐安,闻谭急,将所领兵及诸从事数十人往赴谭。至高密,闻谭死,下马号哭曰:“无君焉归?”遂诣太祖,乞收葬谭尸。太祖欲观修意,默然不应。修复曰:“受袁氏厚恩,若得收敛谭尸,然后就戮,无所恨。”太祖嘉其义,听之。以修为督军粮,还乐安。谭之破,诸城皆服,唯管统以乐安不从命。太祖命修取统首,修以统亡国之忠臣,因解其缚,使诣太祖。太祖悦而赦之。

魏国既建,为大司农郎中令。顷之,病卒官。

3人物事迹

编辑本段 回目录

王修王修
帮助孔融

王修二十岁时游学南阳,在张奉暂住。张奉全家得疾病,无人照料,为王修亲自照顾至病愈。初平年间,孔融召为主簿,高密县县令。在任期间,领导市民打击当地豪强孙氏,令豪强慑服。举孝廉,因道路阻隔不能就任。屡屡救援贼人所攻的孔融。后因胶东贼人聚多令王修为胶东县令,当地豪强公沙氏拒受调动,为王修命人冲进其家门斩杀其领袖。

救助袁谭

袁谭出任青州期间封王修为治中从事,后再被袁绍封为即墨县令,后再为袁谭别驾。建安八年(203年),袁谭攻袁尚,袁谭战败后退回南皮。王修率兵来救,劝导兄弟应和睦,为袁谭拒绝。建安十年(204年),王修运粮于乐安,袁谭为曹操所攻,王修来救已迟,乞求收葬袁谭尸首。曹操答允,继续命其运粮于乐安。袁谭部下管统拒绝投降,曹操命王修斩管统,王修以管统为亡国忠臣,为其松缚。曹操赦免管统。 

抑强扶弱

王修治理政务,抑制豪强,扶助弱小,赏罚分明,为百姓所称道。建安十八年(213年),王修被封为大司农郎中令。曹操欲行肉刑,王修认为时机还不允许实行,太祖采纳了他的建议。调王修为奉尚。后来严才反叛,与他的属下几十人攻打宫殿旁门。王修听说兵变,召唤车马未到,就率领属下官吏步行到了宫门。太祖在铜爵台望到他们,说:“那赶来的人一定是王叔治。”相国钟繇对王修说:“过去,京城发生变故时,九卿是各自居守官府不出。”王修说:“靠国家的薪俸吃饭,怎么能躲避国家的危难呢?居守官府虽是旧制,但不符合奔赴危难的大义。”不久,王修病死在任上。其墓在安丘城南四十里。

4人物家庭

编辑本段 回目录

儿子

王忠,官至东莱太守、散骑常侍。

王仪,字朱表,司马昭任其为司马,东关之战战败后为司马昭发泄杀害。

孙子

王裒,字伟元,王仪之子,王修之孙。二十四孝人物之一。

5人物评价

编辑本段 回目录

曹操君澡身浴德,流声本州,忠能成绩,为世美谈,名实相副,过人甚远。孤以心知君,至深至熟,非徒耳目而已也。

陈寿脩识高柔于弱冠,异王基于幼童,终皆远至,世称其知人。

孔融能冒难来,唯王脩耳。

薛稷九卿居府,王脩从赴难之义;二国合围,路中无返言之失。

6历史记载

编辑本段 回目录

王修王修
三国志·魏志·十一》原文

王修字叔治,北海营陵人也。年七岁丧母。母以社日亡,来岁邻里社,修感念母,哀甚。邻里闻之,为之罢社。年二十,游学南阳,止张奉舍。奉举家得疾病,无相视者,修亲隐恤之,病愈乃去。初平中,北海孔融召以为以为主簿,守高密令。高密孙氏素豪侠,人客数犯法。民有相劫者,贼入孙氏,吏不能执。修将吏民围之,孙氏拒守,吏民畏惮不敢近。修令吏民:“敢有不攻者与同罪。”孙氏惧,乃出贼。由是豪强慑服。举孝廉,修让邴原,融不听。时天下乱,遂不行。顷之,郡中有反者。修闻融有难,夜往奔融。贼初发,融谓左右曰:“能冒难来,唯王修耳!”言终而修至。复署功曹。时胶东多贼寇,复令修守胶东令。胶东人公沙卢宗强,自为营堑,不肯应发调。修独将数骑径入其门,斩卢兄弟,公沙氏惊愕莫敢动。修抚慰其余,由是寇少止。融每有难,修虽休归在家,无不至。融常赖修以免。

袁谭在青州,辟修为治中从事,别驾刘献数毁短修。后献以事当死,修理之,得免。时人益以此多焉。袁绍又辟修除即墨令,后复为谭别驾。绍死,谭、尚有隙。尚攻谭,谭军败,修率吏民往救谭。谭喜曰:“成吾军者,王别驾也。”谭之败,刘询起兵漯阴,诸城皆应。谭叹息曰:“今举州背叛,岂孤之不德邪!”修曰:“东莱太守管统虽在海表,此人不反,必来。”后十余日,统果弃其妻子来赴谭,妻子为贼所杀,谭更以统为乐安太守。谭复欲攻尚,修谏曰:“兄弟还相攻击,是败亡之道也。”谭不悦,然知其忠节。后又问修:“计安出?”修曰:“夫兄弟者,左右手也。譬人将斗而断其右手,而曰‘我必胜’,若是者可乎?夫弃兄弟而不亲,天下其谁亲之!属有谗人,固将交斗其间,以求一朝之利,愿明使君塞耳勿听也。若斩佞臣数人,复相亲睦,以御四方,可以横行天下。”谭不听,遂与尚相攻击,请救于太祖。太祖既破冀州,谭又叛。太祖遂引军攻谭于南皮。修时运粮在乐安,闻谭急,将所领兵及诸从事数十人往赴谭。至高密,闻谭死,下马号哭曰:“无君焉归?”遂诣太祖,乞收葬谭尸。太祖欲观修意,默然不应。修复曰:“受袁氏厚恩,若得收敛谭尸,然后就戮,无所恨。”太祖嘉其义,听之。以修为督军粮,还乐安。谭之破,诸城皆服,唯管统以乐安不从命。太祖命取统首,修以统亡国之忠臣,因解其缚,使诣太祖。太祖悦而赦之。袁氏政宽,在职势者多畜聚。太祖破邺,籍没审配等家财物赀以万数。及破南皮,阅修家,谷不满十斛,有书数百卷。太祖叹曰:“士不妄有名。”乃礼辟为司空掾,行司金中郎将,迁魏郡太守。为治,抑强扶弱,明赏罚,百姓称之。

魏国既建,为大司农郎中令。太祖议行肉刑,修以为时未可行,太祖采其议。徙为奉常。其后严才反,与其徒属数十人攻掖门。修闻变,召车马未至,便将官属步至宫门。太祖在铜爵台望见之,曰:“彼来者必王叔治也。”相国钟繇谓修:“旧,京城有变,九卿各居其府。”修曰:“食其禄,焉避其难?居府虽旧,非赴难之义。”顷之,病卒官。子忠,官至东莱太守、散骑常侍。初,修识高柔于弱冠,异王基于幼童,终皆远至,世称其知人。

三国志·魏志·十一》译文

王修字叔治,北海营陵人。七岁时死了母亲。母亲在社曰这天死去,第二年邻里在社曰祭神,王修因感触而思念母亲,非常悲哀。邻里听到他的哀哭声,因此停止了祭神。二十岁时,王修到南阳游学,住宿在张奉家裏。张奉全家人都生了病,没有人去看望他们,王修怜悯他们,亲自照料他们,直到他们病好了才离开。初平年间,北海孔融徵召他任主簿,代理高密令。高密孙氏素来强横任侠,他的门客多次犯法老百姓有遭抢劫的,抢贼逃进孙氏家裏,官吏无法去捉拿。王修带领官吏百姓包围了孙氏家,孙氏抗拒防守,官吏百姓畏惧不敢靠近。王修命令官吏百姓:“有敢不去攻打的人,和抢贼问罪。”孙氏害怕了,於是交出了抢贼。从此当地横行不法的人惧怕屈服。王修被推举为孝廉,他让给了邴原,孔融没有答应。当时天下动乱,推举孝廉的事停了下来。不久,郡中有谋反的人。王修听说孔融有危难,连夜奔往孔融那裏。贼寇刚刚起事时,孔融对左右的人说:“能冒着危难前来帮我的,只有王修了。”话刚说完王修就赶来了、王修又代理功曹。当时胶东有很多贼寇,孔融又命令王修代理胶东令。胶东人公沙卢宗族强盛,自己修筑营垒堑壕,不肯服从官府分派的徭役和徵税。王修独自带领几个骑兵径直进了公沙卢的家门,斩杀了公沙卢兄弟,公沙氏一家人惊呆了,谁也不敢动。王修安抚劝慰其他的人,从此贼寇的活动逐渐止息。孔融每次有危难,王修即使在家裏休假,也没有不赶来的。孔融经常依靠王修而免除了危难。

袁谭在青州时,徵召王修任治中从事,别驾刘献多次诋毁贬低王修。后来刘献因犯事应当判处死刑,王修审理这件案子,刘献得以免去死罪。当时的人因此更加赞扬王修。袁绍又徵召王修任命为即墨令,后来又担任袁谭的别驾。袁绍死后,袁谭袁尚有矛盾。袁尚攻打袁谭袁谭的军队战败,王修带领官吏百姓前去救援袁谭。袁谭高兴地说:“保全我军的人,是王别驾啊。”袁失败后,刘询在漯阴起兵,各城全都响应,袁谭叹息说:“现在全州都背叛了,难道是我没有德行吗?”王修说:“东莱太守管统虽然在海边,这个人不会反叛,必定会来。”过十多天后,管统果然抛下他的妻子儿女赶来投奔袁谭,妻子儿女被贼寇杀害,袁谭改任管统为乐安太守。袁谭又想攻打袁尚,王修规劝说:“兄弟之间互相攻击,这是失败灭亡的道路。”袁谭不高兴,然而理解王修的志向和节操。后来又问王修:“有什麽计策?”王修说:“兄弟,就如左右手。譬如一个人将要搏斗却砍断自己的右手,反而说‘我一定胜利’,像这样可以得胜吗背弃兄弟而不亲近,天下还有谁亲近他呢属下有说坏话陷害别人的人,一定将在你们兄弟之间挑起争斗,以求得一时的私利,希望您这样明智的人塞住耳朵不要去听。如果杀掉几个巧言谄媚的属下,兄弟之间又亲密和睦,来抵御四方的侵侮,就可以称霸天下了。”袁谭不肯听从,於是和袁尚相互攻打,向太祖请求救援。太祖攻占冀州以后,袁谭又背叛了太祖。太祖於是带领军队在南皮攻打袁谭。王修当时在乐安运送粮食,听说袁谭情况危急,带着所统领的兵马和各从事数十人赶赴袁谭那裏。到达高密时,听说袁谭死了,王修下马大声哭着说:“没有您我该归附谁呢?”於是去见太祖,请求收殓埋葬袁谭的尸体。太祖想观察王修的心意,默不作声。王修又说:“我蒙受袁氏的深厚恩情,如果能收殓袁谭的尸体,然后被杀,我没有什麽遣憾。”太祖称赞他的义气,同意了他的要求。又任命王修为督运军粮的官员,让他返回乐安。袁谭战败后,各城都降服了,只有管统在乐安不肯服从命令。太祖命令王修去砍下管统的首级,王修认为管统是亡国的忠臣,於是为管统松了绑,让他去见太祖。太祖高兴地赦免了他。袁氏的政令宽缓,在职有权势的人都积蓄了许多财产。太祖攻下邺后,查抄没收审配等家的财物数以万计。等到攻下南皮,检查王修的家,谷物不满十斛,有书数百卷。太祖叹息说:“士人不是只有虚妄的名声。”於是按礼仪徵召王修担任司空掾,代理司金中郎将,升任魏郡太守。王修处理政事,抑制豪强、扶助贫弱,严明赏罚,老百姓称赞他。

魏国建立后,王修任大司农郎中令。太祖主张实行肉刑,王修认为当时还不能实行,太祖采纳了他的意见。王修升任为奉尚。此后严才反叛,和他的部属数十人攻打宫廷两侧的门。王修听说发生事变,召集的车马还没到达,便带领下属的官吏步行到宫门。太祖在铜爵台上望见了他们说:“那来的人一定是王叔治。”相国钟繇对王修说:“过去,京城有了变故,九卿各自守在自己的府宅裏。”王修说:“吃着朝廷的俸禄,怎麽能躲避祸难呢?守在府宅裏虽然是旧例,但不是为国赴难的道理。”不久,王修因病在官任上去世。儿子王忠,官做到束莱太守、散骑常侍。当初,王修在高柔二十岁时就意识到他的才能,在王基还是孩子时就觉得他不同寻常,他们最终都成了大器,世人称赞王修能识别人才。

词条图片

参考资料

[添加]
[1].三国在线网:王修
[2].华夏经纬网:王修
[3].国学网:三国志

本词条内容由国搜百科根据相关资料编纂,仅供参考。如有问题,可联系我们修订、完善或删除。也欢迎更多热爱知识共享、有志于词条编纂的专业人士参与国搜百科创建。联系电话:010-87869809 合作邮箱:baike@chinaso.com 交流QQ群:5332181520

王修 图册
  • 浏览次数: 5106 次
  • 更新时间:2016-01-04
  • 创建者: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