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邈 (两汉三国人物)

张邈(?-195年),字孟卓,东平寿张(今山东东平县)人。东汉末年陈留太守,汉末群雄之一,曾参与讨伐董卓。在汴水之战后归附曹操。此前因为与袁绍有隙,又曾与吕布交往,袁绍几次叫曹操杀张邈,但曹操都未听从,跟张邈更为亲近。兴平元年(194年),曹操带兵讨伐陶谦时,张邈与陈宫叛曹迎吕布为兖州牧。后吕布被曹操击败,张邈跟随吕布投奔刘备,全家及弟弟张超都被曹操杀于雍丘。张邈在向袁术借兵的路上,被部下所杀。据《献帝春秋》记载,张邈曾经谏止袁术称帝,这与《三国志》张邈本传“未至而死”相矛盾。究竟孰是孰非,尚无定论。

姓名
张邈
张孟卓
所处时代
东汉
民族
汉族
出生日期
不详
出生地
东平寿张(今山东东平县)
逝世日期
公元195年
官职
陈留太守
地位
八厨之一

1人物简介

编辑本段 回目录

张邈年少时就以行侠仗义闻名乡里,结交了袁绍,曹操等大批官宦子弟。后来为陈留太守,与曹操一道起兵讨伐董卓,双方关系相当紧密。起初其地位是曹操的上司,后来转为其下属,加上并非曹操嫡系,所以虽然受曹操信任和善待,仍然自疑不已。曹操攻打陶谦时他在陈宫劝说下叛迎吕布,与回师平叛的曹操在兖州大战,结果失败,在向袁术求救的路上被部下杀死,家属被曹操夷灭。

2相关传记

编辑本段 回目录

《三国志·卷七·魏书七·吕布张邈臧洪传第七》

张邈张邈

吕布字奉先,五原郡九原人也。以骁武给并州。刺史丁原为骑都尉,屯河内,以布为主簿,大见亲待。灵帝崩,原将兵诣洛阳。与何进谋诛诸黄门,拜执金吾。进败,董卓入京都,将为乱,欲杀原,并其兵众。卓以布见信于原,诱布令杀原。布斩原首诣卓,卓以布为骑都尉,甚爱信之,誓为父子。

布便弓马,膂力过人,号为飞将。稍迁至中郎将,封都亭侯。卓自以遇人无礼,恐人谋己,行止常以布自卫。然卓性刚而褊,忿不思难,尝小失意,拔手戟掷布。布拳捷避之,为卓顾谢,卓意亦解。由是阴怨卓。卓常使布守中閤,布与卓侍婢私通,恐事发觉,心不自安。

先是,司徒王允以布州里壮健,厚接纳之。后布诣允,陈卓几见杀状。时允与仆射士孙瑞密谋诛卓,是以告布使为内应。布曰“奈如父子何”允曰“君自姓吕,本非骨肉。今忧死不暇,何谓父子”布遂许之,手刃刺卓。语在卓传。允以布为奋武将军,假节,仪比三司,进封温侯,共秉朝政。布自杀卓后,畏恶凉州人,凉州人皆怨。由是李傕等遂相结还攻长安城。布不能拒,傕等遂入长安。卓死后六旬,布亦败。将数百骑出武关,欲诣袁术。

布自以杀卓为术报雠,欲以德之。术恶其反覆,拒而不受。北诣袁绍,绍与布击张燕于常山。燕精兵万馀,骑数千。布有良马曰赤兔。常与其亲近成廉、魏越等陷锋突陈,遂破燕军。而求益兵众,将士钞掠,绍患忌之。布觉其意,从绍求去。绍恐还为己害,遣壮士夜掩杀布,不获。事露,布走河内,与张杨合。绍令众追之,皆畏布,莫敢逼近者。

张邈字孟卓,东平寿张人也。少以侠闻,振穷救急,倾家无爱,士多归之。太祖、袁绍皆与邈友。辟公府,以高第拜骑都尉,迁陈留太守。董卓之乱,太祖与邈首举义兵。汴水之战,邈遣卫兹将兵随太祖。袁绍既为盟主,有骄矜色,邈正议责绍。绍使太祖杀邈,太祖不听,责绍曰“孟卓,亲友也,是非当容之。今天下未定,不宜自相危也”邈知之,益德太祖。太祖之征陶谦,敕家曰“我若不还,往依孟卓”后还,见邈,垂泣相对。其亲如此。

吕布之舍袁绍从张杨也,过邈临别,把手共誓。绍闻之,大恨。邈畏太祖终为绍击己也,心不自安。兴平元年,太祖复征谦,邈弟超,与太祖将陈宫、从事中郎许汜、王楷共谋叛太祖。宫说邈曰“今雄杰并起,天下分崩,君以千里之众,当四战之地,抚剑顾眄,亦足以为人豪,而反制于人,不以鄙乎。今州军东征,其处空虚,吕布壮士,善战无前,若权迎之,共牧兖州,观天下形势,俟时事之变通,此亦纵横之一时也”邈从之。太祖初使宫将兵留屯东郡,遂以其众东迎布为兖州牧,据濮阳。郡县皆应,唯鄄城、东阿、范为太祖守。太祖引军还,与布战於濮阳,太祖军不利,相持百馀日。是时岁旱、虫蝗、少谷,百姓相食,布东屯山阳。二年间,太祖乃尽复收诸城,击破布于钜野。布东奔刘备。邈从布,留超将家属屯雍丘。太祖攻围数月,屠之,斩超及其家。邈诣袁术请救未至,自为其兵所杀。

备东击术,布袭取下邳,备还归布。布遣备屯小沛。布自称徐州刺史。术遣将纪灵等步骑三万攻备,备求救于布。布诸将谓布曰“将军常欲杀备,今可假手於术”布曰“不然。术若破备,则北连太山诸将,吾为在术围中,不得不救也”便严步兵千、骑二百,驰往赴备。灵等闻布至,皆敛兵不敢复攻。布於沛西南一里安屯,遣铃下请灵等,灵等亦请布共饮食。布谓灵等曰“玄德,布弟也。弟为诸君所困,故来救之。布性不喜合斗,但喜解斗耳”布令门候于营门中举一只戟,布言“诸君观布射戟小支,一发中者诸君当解去,不中可留决斗”布举弓射戟,正中小支。诸将皆惊,言“将军天威也”。明日复欢会,然后各罢。

术欲结布为援,乃为子索布女,布许之。术遣使韩胤以僭号议告布,并求迎妇。沛相陈珪恐术、布成婚,则徐、扬合从,将为国难,於是往说布曰“曹公奉迎天子,辅赞国政,威灵命世,将征四海,将军宜与协同策谋,图太山之安。今与术结婚,受天下不义之名,必有累卵之危”布亦怨术初不己受也,女已在涂,追还绝婚,械送韩胤,枭首许市。珪欲使子登诣太祖,布不肯遣。会使者至,拜布左将军。布大喜,即听登往,并令奉章谢恩。登见太祖,因陈布勇而无计,轻於去就,宜早图之。太祖曰“布,狼子野心,诚难久养,非卿莫能究其情也”即增珪秩中二千石,拜登广陵太守。临别,太祖执登手曰“东方之事,便以相付”令登阴合部众以为内应。

始,布因登求徐州牧,登还,布怒,拔戟斫几曰“卿父劝吾协同曹公,绝婚公路。今吾所求无一获,而卿父子并显重,为卿所卖耳。卿为吾言,其说云何”登不为动容,徐喻之曰“登见曹公言:待将军譬如养虎,当饱其肉,不饱则将噬人。公曰:不如卿言也。譬如养鹰,饑则为用,饱则扬去。其言如此”布意乃解。

术怒,与韩暹、杨奉等连势,遣大将张勋攻布。布谓珪曰“今致术军,卿之由也,为之奈何”珪曰“暹、奉与术,卒合之军耳,策谋不素定,不能相维持,子登策之,比之连鸡,势不俱栖,可解离也”布用珪策,遣人说暹、奉,使与己并力共击术军,军资所有,悉许暹、奉。於是暹、奉从之,勋大破败。

建安三年,布复叛为术,遣高顺攻刘备於沛,破之。太祖遣夏侯惇救备,为顺所败。太祖自征布,至其城下,遗布书,为陈祸福。布欲降,陈宫等自以负罪深,沮其计。布遣人求救于术,自将千馀骑出战,败走,还保城,不敢出。术亦不能救。布虽骁猛,然无谋而多猜忌,不能制御其党,但信诸将。诸将各异意自疑,故每战多败。太祖堑围之三月,上下离心,其将侯成、宋宪、魏续缚陈宫,将其众降。布与其麾下登白门楼。兵围急,乃下降。遂生缚布,布曰“缚太急,小缓之”太祖曰“缚虎不得不急也”布请曰“明公所患不过於布,今已服矣,天下不足忧。明公将步,令布将骑,则天下不足定也”太祖有疑色。刘备进曰“明公不见布之事丁建阳及董太师乎”太祖颔之。布因指备曰“是儿最叵信者”於是缢杀布。布与宫、顺等皆枭首送许,然后葬之。

太祖之禽宫也,问宫欲活老母及女不。宫对曰“宫闻孝治天下者不绝人之亲,仁施四海者不乏人之祀,老母在公,不在宫也”太祖召养其母终其身,嫁其女。

陈登者,字元龙,在广陵有威名。又掎角吕布有功,加伏波将军,年三十九卒。后许汜与刘备并在荆州牧刘表坐,表与备共论天下人,汜曰“陈元龙湖海之士,豪气不除”备谓表曰“许君论是非”表曰“欲言非,此君为善士,不宜虚言。欲言是,元龙名重天下”备问汜“君言豪,宁有事邪”汜曰“昔遭乱过下邳,见元龙。元龙无客主之意,久不相与语,自上大床卧,使客卧下床”备曰“君有国士之名,今天下大乱,帝主失所,望君忧国忘家,有救世之意,而君求田问舍,言无可采,是元龙所讳也,何缘当与君语。如小人,欲卧百尺楼上,卧君於地,何但上下床之间邪”表大笑。备因言曰“若元龙文武胆志,当求之於古耳,造次难得比也”

臧洪字子源,广陵射阳人也。父旻,历匈奴中郎将、中山、太原太守,所在有名。洪体貌魁梧,有异於人,举孝廉为郎。时选三署郎以补县长。琅邪赵昱为莒长,东莱刘繇下邑长,东海王朗菑丘长,洪即丘长。灵帝末,弃官还家,太守张超请洪为功曹。

董卓杀帝,图危社稷,洪说超曰“明府历世受恩,兄弟并据大郡,今王室将危,贼臣未枭,此诚天下义烈报恩效命之秋也。今郡境尚全,吏民殷富,若动枹鼓,可得二万人,以此诛除国贼,为天下倡先,义之大者也”超然其言,与洪西至陈留,见兄邈计事。邈亦素有心,会于酸枣,邈谓超曰“闻弟为郡守,政教威恩,不由己出,动任臧洪,洪者何人”超曰“洪才略智数优超,超甚爱之,海内奇士也”邈即引见洪,与语大异之。致之于刘兖州公山、孔豫州公绪,皆与洪亲善。乃设坛场,方共盟誓,诸州郡更相让,莫敢当,咸共推洪。洪乃升坛操槃歃血而盟曰“汉室不幸,皇纲失统,贼臣董卓乘衅纵害,祸加至尊,虐流百姓,大惧沦丧社稷,翦覆四海。兖州刺史岱、豫州刺史伷、陈留太守邈、东郡太守瑁、广陵太守超等,纠合义兵,并赴国难。凡我同盟,齐心戮力,以致臣节,殒首丧元,必无二志。有渝此盟,俾坠其命,无克遗育。皇天后土,祖宗明灵,实皆鉴之”洪辞气慷慨,涕泣横下,闻其言者,虽卒伍厮养,莫不激扬,人思致节。顷之,诸军莫適先进,而食尽众散。

超遣洪诣大司马刘虞谋,值公孙瓒之难,至河间,遇幽、冀二州交兵,使命不达。而袁绍见洪,又奇重之,与结分合好。会青州刺史焦和卒,绍使洪领青州以抚其众。洪在州二年,群盗奔走。绍叹其能,徙为东郡太守,治东武阳。

太祖围张超于雍丘,超言“唯恃臧洪,当来救吾”众人以为袁、曹方睦,而洪为绍所表用,必不败好招祸,远来赴此。超曰“子源,天下义士,终不背本者,但恐见禁制,不相及逮耳”洪闻之,果徒跣号泣,并勒所领兵,又从绍请兵马,求欲救超,而绍终不听许。超遂族灭。洪由是怨绍,绝不与通。绍兴兵围之,历年不下。绍令洪邑人陈琳书与洪,喻以祸福,责以恩义。洪答曰:

{隔阔相思,发于寤寐。幸相去步武之间耳,而以趣舍异规,不得相见,其为怆悢,可为心哉。前日不遗,比辱雅贶,述叙祸福,公私切至。所以不即奉答者,既学薄才钝,不足塞诘。亦以吾子携负侧室,息肩主人,家在东州,仆为仇敌。以是事人,虽披中情,堕肝胆,犹身疏有罪,言甘见怪,方首尾不救,何能恤人。且以子之才,穷该典籍,岂将暗于大道,不达余趣哉。然犹复云云者,仆以是知足下之言,信不由衷,将以救祸也。必欲算计长短,辩谘是非,是非之论,言满天下,陈之更不明,不言无所损。又言伤告绝之义,非吾所忍行也,是以捐弃纸笔,一无所答。亦冀遥忖其心,知其计定,不复渝变也。重获来命,援引古今,纷纭六纸,虽欲不言,焉得已哉。

张邈 影视形象张邈 影视形象

仆小人也,本因行役,寇窃大州,恩深分厚,宁乐今日自还接刃。每登城勒兵,望主人之旗鼓,感故友之周旋,抚弦搦矢,不觉流涕之覆面也。何者。自以辅佐主人,无以为悔。主人相接,过绝等伦。当受任之初,自谓究竟大事,共尊王室。岂悟天子不悦,本州见侵,郡将遘牖里之厄,陈留克创兵之谋,谋计栖迟,丧忠孝之名,杖策携背,亏交友之分。揆此二者,与其不得已,丧忠孝之名与亏交友之道,轻重殊涂,亲疏异画,故便收泪告绝。若使主人少垂故人,住者侧席,去者克己,不汲汲于离友,信刑戮以自辅,则仆抗季札之志,不为今日之战矣。何以效之。昔张景明亲登坛喢血,奉辞奔走,卒使韩牧让印,主人得地。然后但以拜章朝主,赐爵获传之故,旋时之间,不蒙观过之贷,而受夷灭之祸。吕奉先讨卓来奔,请兵不获,告去何罪。复见斫刺,滨于死亡。刘子琪奉使逾时,辞不获命,畏威怀亲,以诈求归,可谓有志忠孝,无损霸道者也。然辄僵毙麾下,不蒙亏除。仆虽不敏,又素不能原始见终,睹微知著,窃度主人之心,岂谓三子宜死,罚当刑中哉。实且欲一统山东,增兵讨雠,惧战士狐疑,无以沮劝,故抑废王命以崇承制,慕义者蒙荣,待放者被戮,此乃主人之利,非游士之原也。故仆鉴戒前人,困穷死战。仆虽下愚,亦尝闻君子之言矣。此实非吾心也。乃主人招焉。凡吾所以背弃国民,用命此城者,正以君子之违,不適敌国故也。是以获罪主人,见攻逾时,而足下更引此义以为吾规,无乃辞同趋异,非君子所为休戚者哉。

吾闻之也,义不背亲,忠不违君,故东宗本州以为亲援,中扶郡将以安社稷,一举二得以徼忠孝,何以为非。而足下欲吾轻本破家,均君主人。主人之於我也,年为吾兄,分为笃友,道乖告去,以安君亲,可谓顺矣。若子之言,则包胥宜致命於伍员,不当号哭於秦庭矣。苟区区於攘患,不知言乖乎道理矣。足下或者见城围不解,救兵未至,感婚姻之义,惟平生之好,以屈节而苟生,胜守义而倾覆也。昔晏婴不降志於白刃,南史不曲笔以求生,故身著图象,名垂后世,况仆据金城之固,驱士民之力,散三年之畜,以为一年之资,匡困补乏,以悦天下,何图筑室反耕哉。但惧秋风扬尘,伯珪马首南向,张杨、飞燕,膂力作难,北鄙将告倒县之急,股肱奏乞归之诚耳。主人当鉴我曹辈,反旌退师,治兵邺垣,何宜久辱盛怒,暴威於吾城下哉。足下讥吾恃黑山以为救,独不念黄巾之合从邪。加飞燕之属悉以受王命矣。昔高祖取彭越于钜野,光武创基兆于绿林,卒能龙飞中兴,以成帝业,苟可辅主兴化,夫何嫌哉。况仆亲奉玺书,与之从事。

行矣孔璋。足下徼利於境外,臧洪授命於君亲。吾子讬身於盟主,臧洪策名於长安。子谓余身死而名灭,仆亦笑子生死而无闻焉,悲哉。本同而末离,努力努力,夫复何言。}

绍见洪书,知无降意,增兵急攻。城中粮谷以尽,外无强救,洪自度必不免,呼吏士谓曰“袁氏无道,所图不轨,且不救洪郡将。洪於大义,不得不死,今诸君无事空与此祸。可先城未败,将妻子出”将吏士民皆垂泣曰“明府与袁氏本无怨隙,今为本朝郡将之故,自致残困,吏民何忍当舍明府去也”初尚掘鼠煮筋角,后无可复食者。主簿启内厨米三斗,请中分稍以为糜粥,洪叹曰“独食此何为”使作薄粥,众分歠之,杀其爱妾以食将士。将士咸流涕,无能仰视者。男女七八千人相枕而死,莫有离叛。

城陷,绍生执洪。绍素亲洪,盛施帏幔,大会诸将见洪,谓曰“臧洪,何相负若此。今日服未”洪据地瞋目曰“诸袁事汉,四世五公,可谓受恩。今王室衰弱,无扶翼之意,欲因际会,希冀非望,多杀忠良以立奸威。洪亲见呼张陈留为兄,则洪府君亦宜为弟,同共戮力,为国除害,何为拥众观人屠灭。惜洪力劣,不能推刃为天下报仇,何谓服乎”绍本爱洪,意欲令屈服,原之。见洪辞切,知终不为己用,乃杀之。洪邑人陈容少为书生,亲慕洪,随洪为东郡丞。城未败,洪遣出。绍令在坐,见洪当死,起谓绍曰“将军举大事,欲为天下除暴,而专先诛忠义,岂合天意。臧洪发举为郡将,奈何杀之”绍惭,左右使人牵出,谓曰“汝非臧洪俦,空复尔为”容顾曰“夫仁义岂有常,蹈之则君子,背之则小人。今日宁与臧洪同日而死,不与将军同日而生”复见杀。在绍坐者无不叹息,窃相谓曰“如何一日杀二烈士”先是,洪遣司马二人出,求救于吕布。比还,城已陷,皆赴敌死。

评曰:吕布有虓虎之勇,而无英奇之略,轻狡反覆,唯利是视。自古及今,未有若此不夷灭也。昔汉光武谬於庞萌,近魏太祖亦蔽于张邈。知人则哲,唯帝难之,信矣。陈登、臧洪并有雄气壮节,登降年夙陨,功业未遂,洪以兵弱敌强,烈志不立,惜哉。

3讨伐董卓

编辑本段 回目录

中平六年(189年),董卓引军入长安,废少帝刘辩,改立陈留王刘协为帝,犯上作乱,屠戮百姓。

曹操与张邈首先举兵征讨董卓。汴水之战,张邈派将帅卫兹率部跟随曹操作战。袁绍成为盟主后,时常表现得傲慢矜持、不可一世,张邈经常直言责备他。袁绍派曹操杀张邈,曹操不从,反而责怪袁绍说:“孟卓是我的好朋友,无论如何都该容得下他,如今天下大乱,不应自相残杀啊!”张邈知道这件事后,更加敬重曹操。

初平四年(193年),曹操在征讨陶谦前对家人说:“我如果回不来,你们可以去投靠孟卓。”结果曹操凯旋而归,见到张邈,两人相视而泣。他们的关系就是这样的亲密。

4张邈与曹操

编辑本段 回目录

(内容引自《闲品三国》之:从挚友到仇敌——曹操张邈反目缘由初探一文)

少年的朋友,关系密切

通过相关的记载,我们可以发现这样一个事实:张邈和曹操不但是少年的朋友,关系密切。“太祖(曹操)、袁绍皆与邈友”。而且这种朋友关系的建立既有门第接近,更有性格相近的因素在内。 

首先是相当的家庭背景。虽然史料中没有介绍张邈的家庭背景如何,但是通过“振穷救急,倾家无爱,士多归之”和“度尚、张邈、王考、刘儒、胡母班、秦周、蕃向、王章为‘八厨’。厨者,言能以财救人者也”这两段记载判断,张邈的家庭背景至少也是个具有浓郁文化色彩的地方豪族,而且在当时已经进入“名士”之列,还是个大大的名人。这三个都比较有名的年轻人相识交友就有了一定的前提条件。 

其次,张邈、曹操、袁绍三人早年的性格都有相似之处,很容易成为朋友。张邈“少以侠闻”,曹操则是“任侠放荡”,袁绍更是“好游侠”,可以说是如出一辙。这样就有了性格基础。 

第三,由于早年共同的政治理想---消灭宦官,三人很可能曾经在一起合作过。曹操和袁绍曾经都是西园八校尉之一;张邈和袁绍合作的更早:“(袁绍)与张孟卓(张邈)、何伯求、吴子卿、许子远、伍德瑜等皆为奔走之友”。 

有以上的三条记载,我们可以得出这样一个结论:早年张邈、曹操、袁绍这三人,不但是门户相当的好朋友,而且是志同道合的好兄弟,简直就是三个“铁哥们”,感情基础应该说是比较深厚而且扎实的。也正因为如此,等到三人成年后,他们之间才会相互帮助。这一点在张邈和曹操的身上体现的尤其明显。 

曹操起兵对抗董卓时,势单力孤,是张邈利用自己的领地----陈留收留了曹操,其手下的孝廉卫兹“以家财资太祖,使起兵,众有五千人””,张邈不仅在道义上支持曹操,而且还通过各种方式给予了曹操无私的帮助。而曹操对于张邈的帮助也是心存感激的。当张邈与袁绍发生冲突时,曹操就曾坚定地站在张邈一边。 

曹操进入兖州之后,张邈和曹操的关系也是不错的。曹操东征陶谦时,曾经对家人说:“我若不还,往依孟卓,等到曹操回来之后,两人竟然是“垂泣相对”,足见关系之亲密,难怪西晋陈寿在此段的记叙中直言不讳:“其亲如此” 

不过,有学者对张邈与曹操的关系产生了疑问,认为他们两人的感情原本就有问题的,是相互利用的。因此,有学者做出了自己的猜测,张亚新就认为: 

早在关东军团起义时,张邈已是陈留太守了,论地位和实力都高过曹操。张邈自己又是兖州人,在兖州颇有声望。后来,没料到曹操却得鲍信之助,击败黑山党人及青州黄巾党人,而跃升为兖州牧,反而成了张邈的顶头上司。这一来,使一向好作大哥的张邈心理很不平衡了……张邈心中很不是滋味,常常表现出来,在朋友们交往的谈话中明显流露。 

张邈反叛

公元194年,曹操为报徐州牧陶谦杀父之仇,第二次统率大军进行东征。曹军一路势如破竹,连克五城,兵锋所指,直达东海一带。陶谦、刘备拼死抵抗,无奈实力悬殊,形势岌岌可危。眼看徐州就要落入曹军之手的时候,曹操的后院起火,根据地兖州突然发生了由张邈、陈宫发动的叛乱。张邈、陈宫二人拥立吕布为兖州牧,迅速向曹操的地盘展开进攻。一时间形势发生逆转,曹操腹背受敌,随时都有被吕、陶两军消灭的可能。为了扭转及其不利的局势,曹操只能回师兖州,与吕布展开了一场历时一年的兖州争夺战。这就是史书中记载的兖州之战。这场战争的起因是由于张邈发动的叛乱导致的。

5兵败被杀

编辑本段 回目录

曹操东征陶谦时让陈宫带领部分将士留守东郡,于是陈宫领着这批人马东迎吕布,让他做了兖州牧,并占据了濮阳,周围各县纷纷投靠吕布,只有鄄城、东阿、范县没有反叛曹操。曹操率领主力回师,与吕布在濮阳一带激战,形势对曹操很不利,两军对峙了一百多天,不分胜负。时值大旱,又有蝗灾,庄稼颗粒无收,出现了人吃人的现象。吕布领兵向东驻守山阳,在两年的时间里,曹操将失地全部收回,并在巨野打败吕布。吕布东逃,投奔了刘备。张邈跟着吕布一起逃跑,留下张超带着家属守雍丘。曹操围攻雍丘数月,攻破并屠戮城池,诛杀了张超及其家属。张邈去向袁术讨救兵,尚未见到袁术,自己却被部下杀害。

6人物评价

编辑本段 回目录

郑泰:“张孟卓东平长者,坐不窥堂。”

徐众:“袁、曹方睦,夹辅王室,吕布反覆无义,志在逆乱,而邈、超擅立布为州牧,其於王法,乃一罪人也。”

三国志》:“少以侠闻,振穷救急,倾家无爱,士多归之。”“昔汉光武谬于庞萌,近魏太祖亦蔽于张邈。知人则哲,唯帝难之,信矣!”

后汉书》:“度尚、张邈、王考、刘儒、胡母班、秦周、蕃向、王章为‘八厨’。厨者,言能以财救人者也。”

7艺术形象

编辑本段 回目录

文学形象

在小说《三国演义》中,张邈是陈留太守,讨伐董卓的第六镇诸侯。本来与曹操是好友,可是经陈宫劝说后,背叛曹操。劝吕布攻打兖州,与曹操多次交战后,失败后投奔袁术。

影视形象

2013年电视剧《曹操》:葛子铭饰演张邈。

参考资料

[添加]
[1].三国在线:张邈
[2].诗词名句网:卷七·魏书七·吕布张邈臧洪传

本词条内容由国搜百科根据相关资料编纂,仅供参考。如有问题,可联系我们修订、完善或删除。也欢迎更多热爱知识共享、有志于词条编纂的专业人士参与国搜百科创建。联系电话:010-87869809 合作邮箱:baike@chinaso.com 交流QQ群:5332181520

张邈 图册
  • 浏览次数: 1743 次
  • 更新时间:2016-01-06
  • 创建者: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