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孝琬 (魏晋南北朝人物)

高孝琬(541~564年),北齐文襄帝高澄的嫡长子,排行第三,母亲为元氏。北齐建国后,被封为河间王,后迁尚书令。与北周军队侵入太原,武成帝高湛将东逃,孝琬叩于马前苦谏。北周军退去,拜为并州刺史。高孝琬因自己是神武帝高欢的嫡孙、文襄皇高澄的嫡子,北魏孝静帝元善见的外甥而颇为自负。又为人爽直,其兄河南王高孝瑜死时,孝琬射草人泄恨,为武成帝所忌。因众多事情被武成帝衔恨,藉孝琬口出不逊,折其两胫而死。子高正礼嗣。

姓名
高孝琬
朝代
北齐
爵位
河间王
民族
生于
541年
卒于
566年

1人物简介

编辑本段 回目录

..

河间王高孝琬,文襄帝的第三个儿子。天保元年(550)受封,后主天统时,迁任尚书令。当初,突厥与北周的军队攻占太原,武成帝想向东避难。孝琬拦马叩谏,请求委派赵郡王高琛统率军队,一定会军威雄壮,武成帝听从了他的话。孝琬穿上甲胄将要出战,武成帝派人将他追回来。周军退却,封他为并州刺史。

他自以为是文襄帝正出的儿子,颇为骄傲自负。河南王高孝瑜死时,各王都在宫内,没有一个敢说话的,独有孝琬大声哭着出去。

2人物生平

编辑本段 回目录

高孝碗(541一566 ) ,乃是高澄的第三子,母亲元氏,则是东魏孝静帝的姊姊。他的祖父高欢及父亲高澄都是北齐政权的奠基者,在其二叔父高洋正式禅代称帝后,分别被尊为“神武皇帝”和“文襄皇帝”。高孝碗亦于天保元年(550 )被封为“河间王”,至齐后主天统初,累迁尚书令。

高孝碗生性耿直,对于卑污苟且之事十分痛恨,再说其身世也确实高人一等,所以他有恃无恐,往往能说出一般朝臣不敢说的话,作出一般朝臣不敢做的事。

河南王高孝瑜,是高孝碗的同父异母兄长,历任中书令、司州牧。高孝瑜与其九叔高湛同岁,青少年时代一直相处得很好,后来高湛与高演设谋诛杀杨情等人,夺取废帝高殷的政权,高孝瑜也曾参与其事。待到高湛即位称帝(即“武成帝”) 之后,高孝瑜更受到特殊的宠遇。然而,他看不惯武成帝对和士开等俊臣的宠幸,直截了当地反对和士开与胡皇后朝夕玩耍,因此遭致和士开等人的忌恨,遂在武成帝面前大讲高孝瑜的坏话,甚至造谣道,山东地区只知河南王,而不知有皇帝。武成帝信以为真,因此深为衔恨,竟在河清二年(563 )六月庚申日,借故逼高孝瑜饮酒三十七杯,命人用车载出,再饮以鸿酒,导致他投水而死。

其他诸王及朝廷大臣慑于武成帝的淫丅威,大多敢怒而不敢言,甚至不敢有哀悼的表示。唯独河间王高孝碗则无所畏惧,当着众人之面,在宫中大哭而出。武成帝对于高孝碗的这种大胆举动反而有所顾忌,因此赠高孝瑜为太尉、录尚书事,算作一种抚慰。

在向武成帝进谗言的人中,除了和士开,还包括武成帝的堂兄弟赵郡王高睿。通常说来,高孝碗对于高睿应该十分怀恨,伺机报复,但是当事关国家大局时,高孝碗却非但不对高睿打击报复,反而竭力推荐他出掌大权。

河清二年(563 )十二月,北周联结突厥,大举寇侵北齐。周将杨忠接连攻克北齐的二十余座城池;突厥的木杆、地头、步离三可汗则以十万铁骑呼应,从恒州分三路人侵。武成帝亲率大军,驻守晋阳,但在周军与突厥人紧逼的情况下,却怯于交战,意欲带领宫人一逃了之。这时,高孝碗拦住武成帝的马头,一再苦苦谏劝,陈述齐军取胜的可能性,并坚持推荐赵郡王高睿统帅全军,认为他有能力夺取此战的胜利。武成帝最后采纳了高孝碗的建议,将节度六军的大权交给高睿。高睿不负所望,果然在翌年正月击退了周军和突厥人。高孝碗亦因此功而被拜为并州刺史。

不过,高孝碗对于武成帝个人的种种言行仍旧大不以为然,尤其是其兄高孝瑜惨死一事,始终令他耿耿于怀。在一时之间无法解除心头之恨的情况下,高孝碗便扎了个草人,经常用箭射它,聊以发泄怨愤之气。

不料,此事被和士开探知,遂与祖挺一起向当时已是“太上皇”的高湛进了一番谗言:“高孝碗的这个草人肯定是代表圣上,竟欲致圣上于死地,足见其用心的狠毒。又回想到数年前,突厥人寇侵并州时,圣上御驾亲征,而高孝碗却曾将头盔扔在地上,出怨言道:我又不是老太婆,戴这种玩意儿干嘛?! ’显然,他是将圣上比作老太婆,实在不敬之至。更有甚者,元魏之世就有童谣云:‘河南种谷河北生,白杨树上金鸡鸣。这里所说的‘河南’、‘河北’,即是河间王,金鸡暗示河间王新帝登基要大赦天下。听了这一童谣的这番“解释”,太上皇高湛的一股怒火油然升起,决定尽快寻得藉口,处死河间王高孝碗。

3人物轶事 

编辑本段 回目录

后主天统二年十二月,有人送给高孝碗一件据称是“佛牙”的宝物,这是佛的神光。到了夜间便能发出光亮,见者无不称奇,都说这一消息传到佛教管理机构的最高长官昭玄都(魏末齐初专司佛教的机构称“昭玄”)法顺那里,法顺劝高孝碗将此事上奏天子,因为它涉及到“祥瑞”之流,只有帝君才配看。但是河间王由于对太上皇无甚好感,故而不报。未几,高湛闻讯,对于高孝碗轻视自己的行为大感恼怒,旧恨加新仇,便立即命人搜查河间王府。搜查的结果竟使太上皇得到意外的“收获”,得到数百面镇国库用的旗幡。于是,“私藏国家器物”造反的“确凿证据”,太上皇有了绝好的借口,遂将高孝碗投人大狱。在对王府成员的逐一审讯中,一个姬妾居然诬称高孝碗经常跪在太上皇像前悲哭,不吉利。太上皇怒火中烧,不管高孝碗如何辩称跪哭者乃是高澄之像,下令一顿鞭子,打得他皮开肉绽。高孝碗在极度的痛楚之中高呼“叔父请住手!”这个称呼却犹如火上添油,高湛气鼓鼓地问:“你顾君臣之礼,称我为‘叔父’了?这还了得!”高孝碗至此仍然一味申辩,说道:“我是神武皇帝的嫡孙、文襄皇帝的嫡子、魏孝静皇帝的外甥,怎么不能称你为叔?”此话固然有理,令高湛一时语塞,但也正因为如此,他更加恼羞成怒,命武士施以酷刑,竟将高孝碗的一双小腿折断,以至伤重而死。 

4 史籍记载

编辑本段 回目录

北朝·北齐(公元550—577)  北齐书  李百药: 列传3

文襄六王:河间王高孝琬,文襄第三子也。天保元年封。天统中,累迁尚书令。初,突厥与周师入太原,武成将避之而东。孝琬叩马谏,请委赵郡王部分之,必整齐,帝从其言。孝琬免胄将出,帝使追还。周军退,拜并州刺史。 

孝琬以文襄世嫡,骄矜自负。河南王之死,诸王在宫内莫敢举声,唯孝琬大哭而出。又怨执政,为草人而射之。和士开与祖珽谮之,云:“草人拟圣躬也。又前突厥至州,孝琬脱兜鍪抵地,云‘岂是老妪,须着此’。此言属大家也。”初,魏世谣言:“河南种谷河北生,白杨树头金鸡鸣。”珽以说曰:“河南、河北,河间也。金鸡鸣,孝琬将建金鸡而大赦。”帝颇惑之。时孝琬得佛牙,置于第内,夜有神光。昭玄都法顺请以奏闻,不从。帝闻,使搜之,得镇库槊幡数百。帝闻之,以为反。讯其诸姬,有陈氏者无宠,诬对曰“孝琬画作陛下形哭之”,然实是文襄像,孝琬时时对之泣。帝怒,使武卫赫连辅玄倒鞭挝之。孝琬呼阿叔,帝怒曰:“谁是尔叔?敢唤我作叔!”孝琬曰:“神武皇帝嫡孙,文襄皇帝嫡子,魏孝静皇帝外甥,何为不得唤作叔也?”帝愈怒,折其两胫而死。瘗诸西山,帝崩后,乃改葬。子正礼嗣,幼聪颖,能诵《左氏春秋》。齐亡,迁绵州卒。 


词条图片

本词条内容由国搜百科根据相关资料编纂,仅供参考。如有问题,可联系我们修订、完善或删除。也欢迎更多热爱知识共享、有志于词条编纂的专业人士参与国搜百科创建。联系电话:010-87869809 合作邮箱:baike@chinaso.com 交流QQ群:5332181520

高孝琬 图册
  • 浏览次数: 1986 次
  • 更新时间:2016-01-07
  • 创建者: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