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觊 (魏晋南北朝人物、孔子29世孙)

孔觊,又作孔顗,字思远,南朝宋会稽山阴人,太常孔琳之孙,扬州治中孔邈之子,是我国历史上最早的财政金融专家。历任通直郎、太子中舍人、秘书丞、中书侍郎、黄门侍郎、散骑常侍、太子中庶子、翊军校尉、秘书监、廷尉卿、御史中丞等职。因参与孔璪举兵谋反,事败被诛。孔顗居官多年,但不治产业,一贫如洗,在《宋书》、《南史》有传。

姓名
孔觊
性别
字号
字思远
民族
汉族
所处时代
南朝
民族
汉族
出生地
会稽山阴(今浙江绍兴)
家世
孔子29世孙

1生平

编辑本段 回目录

孔觊,字思远,会稽山阴人。少年时代就正直有气节,把明辨是非作为自己的责任。他性情急躁,酗酒任性,每次喝醉总是整天不醒,对同僚多有欺凌轻慢,尤其不愿曲意侍奉权要得宠的人物,那些人无不对他又怕又恨。他不置办产业,家里经常很贫困,财务无论多少,都不曾在意。他做二府长史,典签谘事时,(手下人都很畏惧他)他不叫上前他们不敢上前,他不让离开他们不敢离开。虽然喝酒的日子居多,但他却清楚地了解政事,酒醒的时候判决,不曾有过阻滞。众人都说:“孔公一月二十九天醉,胜过世人二十九天醒。”世祖每次想引见他,总是先派人看他酒醒了没有。

他性格真诚朴素,不喜文饰,遇到宝玩,使用绝不迟疑,而其他东西即使粗破,也终不改换。孔觊的弟弟孔道存、堂弟孔徽,经营了很多家产,两个弟弟请假向东回家乡,孔觊前往江中的小沙洲上去迎接他们,(见他们随身携带)十多艘的货物,都是绵绢纸席之类。孔觊见了假装喜欢,对他们说:“我近来很贫困,很需要这些东西。”于是就吩咐把它们放在岸边,随后神情严厉地对他们说:“你们总也算是个读书人吧,为什么到了回家去做商人的地步呢?”命令手下人放火焚烧货物,直到烧尽才离去。

孔觊后来做了司徒左长史,孔道存接替孔觊任后军长史、江夏内史。当时东部大旱,京城米贵,一斗将近一百钱。孔道存担心孔觊生活非常困难,就派下属官员运了五百斛米送给他。孔觊叫来那个官员对他说:“我在那里(江夏)三年,离职的时候,连路上的口粮也没有备好。我二弟到那里不久,怎么就能得到这么多的米呢?你可以载上米再回到那里去。”那官员说:“自古以来没有载米逆水而上的,京城米贵,请求你就在这里卖掉吧。” 孔觊不答应,官员只好把米再运回去。

太宗即位,当时上游反叛。皇上派遣都水使者孔璪到东部去慰劳。孔璪到了以后,劝告孔觊说:“废帝奢侈浪费,仓库的储蓄已经耗尽,京城财物空虚,用品已经用完,现在南北并起,远近叛离,如果率领五郡的精锐,在三吴招兵买马,事情没有不成功的。” 孔觊认为他说得对。于是就发兵起事,传送讨伐的檄文。太宗派遣建威将军沈怀明向东讨伐。会稽听说西军越来越近,将士有很多逃亡,孔觊不能再加以控制。上虞令王晏起兵攻郡城,孔觊因为东西同时逼迫,很忧虑,不知道该怎么办。一个随从用一条小船载着他,逃窜到嵴山村。村里的人把他捆起来送给王晏,王晏对他说:“这事是孔璪干的,不关你的事,你可以写一封自首书,我会替你向上申报的。” 孔觊说:“江东的事情没有不是我本人策划的,把罪过推给别人以求活命,只有像您这样的人才会去做。” 王晏于是在东门外将他斩首。临死的时候他要喝酒,说:“这是我平生的爱好。”死时五十一岁。

2成就

编辑本段 回目录

孔觊可说是我国历史上最早的财政金融专家,《南齐书》中记录了他的《铸钱均货议》一文,这是世界历史上最早的一篇阐述货币数量学说的精彩之作。

建元四年(公元482),齐高帝请孔觊上呈《铸钱均货议》,对铸造新币发表看法。孔觊说:“食货相通,理势自然。李悝曰:‘籴甚贵伤民,甚贱伤农民伤则离散,农伤则国贫。’甚贱与甚贵,其伤一也。三吴国之关阃,比岁被水潦而籴不贵,是天下钱少。非谷穰贱,此不可不察也。”

在1911年美国经济学家欧文·费雪在其巨著《货币购买力》中提出交换方程式MV=PT的一千四百多年前,孔觊已经知道物价膨胀是一种货币现象,其原因是货币供给成长率高于经济成长率。他并且举例:前一年三吴地区的洪灾并没有造成榖价(可视为当时物价水平的代理变量)上升,并非因为谷物供给增加,而是在外流通的货币存量并没有上升。

《铸钱均货议》还讨论了最合适的金属货币重量:“铸钱之弊,在轻重屡变。重钱患难用,而难用为累轻;轻钱弊盗铸,而盗铸为祸深。”孔顗认为,太重的金属货币增加了携带及搬运等交易成本,妨碍市场交易的进行;然而太轻的金属货币会降低盗铸的成本,使得官方不易控制货币数量。

孔觊还讨论了贵金属的货币及其它用途的取舍:“民所盗铸,严法不禁者,由上铸钱惜铜爱工也。惜铜爱工者,谓钱无用之器,以通交易,务欲令轻而数多,使省工而易成,不详虑其为患也。”当时已有人指出:除了铸钱以外,铜还有其它的商业用途。而官方为了节省铜的投入,发行了重量较轻的铜钱,因此也降低了伪造铜钱的实际成本。

“自汉铸五铢钱,至宋文帝,历五百余年,制度世有废兴,而不变五铢钱者,明其轻重可法,得货之宜。以为宜开置泉府,方牧贡金,大兴熔铸。钱重五铢,一依汉法。”孔顗赞扬汉朝五铢钱的优点,认为五铢钱符合最适金属货币重量,且货币材质及重量统一。

“钱货既均,远近若一,百姓乐业,市道无争,衣食滋殖矣。”孔顗指出,货币最重要的功能是作为交易的媒介,货币之设计必须有助于交易成本之降低,以润滑市场交易,进而繁荣国计民生。

历代都有争论长期下货币是否具有中立性,亦即长期下货币数量是否只影响物价水平,而不影响其它长期实质总体经济变量。对此孔顗指出了一条真理:货币数量长期下只会影响物价,然而货币本身的材质、重量、花纹设计等特征却决定交易成本的高低。能降低交易成本的货币政策,才是长期下有效果的货币政策。至于藉由不稳定的货币数量来制造冲击的权衡政策,长期下只有制造物价膨胀的效果,且造成人民怀疑政府的诚信。回归法则的货币政策,才是降低交易成本、活络市场交易、促进经济发展的永续总体经济政策。

3史料

编辑本段 回目录

孔觊,字思远,会稽山阴人。觊少骨鲠有风力,以是非为己任。为人使酒仗气,每醉辄弥日不醒,僚类之间,多所凌忽,尤不能曲意权幸,莫不畏而疾之。不治产业,居常贫罄,有无丰约,未尝关怀。为二府长史,典签谘事,不呼不敢前,不令去不敢去。虽醉日居多,而明晓政事,醒时判决,未尝有壅。众咸云:“孔公一月二十九日醉,胜他人二十九日醒也。”世祖每欲引见,先遣人觇其醉醒。

性真素,不尚矫饰,遇得宝玩,服用不疑,而他物粗败,终不改易。觊弟道存,从弟徽,颇营产业。二弟请假东还,觊出渚迎之,辎重十余船,皆是绵绢纸席之属。觊见之,伪喜,谓曰:“我比困乏,得此甚要。”因命上置岸侧,既而正色谓道存等曰:“汝辈忝预士流,何至还东作贾客邪!”命左右取火烧之,烧尽乃去。

徙司徒左长史,道存代觊为后军长史、江夏内史。时东土大旱,都邑米贵,一斗将百钱。道存虑觊甚乏,遣吏载五百斛米饷之。觊呼吏谓之曰:“我在彼三载,去官之日,不办有路粮。二郎至彼未几,那能便得此米邪?可载米还彼。”吏曰:“自古以来,无有载米上水者,都下米贵,乞于此货之。”不听,吏乃载米而去。   

太宗即位,时上流反叛,上遣都水使者孔璪入东慰劳。璪至,说觊曰:“废帝侈费,仓储耗尽,都下罄匮,资用已竭。今南北并起,远近离叛,若拥五郡之锐,招动三吴,事无不克。”觊然其言,遂发兵驰檄。太宗遣建威将军沈怀明东讨。会稽闻西军稍近,将士多奔亡,觊不能复制。上虞令王晏起兵攻郡,觊以东西交逼,忧遽不知所为。门生载以小船,窜于嵴山村。嵴山民缚觊送诣晏,晏谓之曰:“此事孔璪所为,无豫卿事。可作首辞,当相为申上。”觊曰:“江东处分,莫不由身,委罪求活,便是君辈行意耳!”晏乃斩之东阁外。临死求酒,曰:“此是平生所好。”时年五十一。

词条图片

参考资料

[添加]
[1].还博学习网:孔觊传
[2].绍兴县报:我国历史上最早的财政金融专家之--孔觊

本词条内容由国搜百科根据相关资料编纂,仅供参考。如有问题,可联系我们修订、完善或删除。也欢迎更多热爱知识共享、有志于词条编纂的专业人士参与国搜百科创建。联系电话:010-87869809 合作邮箱:baike@chinaso.com 交流QQ群:5332181520

孔觊 图册

百科热点

党的十九大
  • 浏览次数: 1497 次
  • 更新时间:2016-01-10
  • 创建者:
分享到:
百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