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世纪中叶至20世纪30年代进口洋货运销中国内地及自内地运送土货至通商口岸出口时所纳的抵代通过税的一种税款。这种抵代税相当于进出口税的一半,故又称子口半税。早在鸦片战争期间,英国已有干预中国内地税的动向。

1简介

编辑本段 回目录



 

天津条约天津条约


1858年中英《天津条约》第28款规定,英商贩运洋货入内地销售和自内地运土货出口,所经内地各卡,倘愿一次缴纳,以免各卡重征,土货可在首经子口上税,洋货可在海口完纳,所征若干,综算货价为率,每百两征银二两五钱。这就是后来所说的子口税。同年中英《通商章程》第七款又规定:①出口土货的子口税改在出口海关缴纳。②子口税率定为进出口税率之半,称子口半税。186110月清政府和各国公使会商以后,颁布了一个《通商各口统共章程》,于是各国商人都得享受英商的同样特权。子口税制有利于西方侵略者推销洋货和搜刮土产,例如1869年(同治八年)福州关领有子口单运经内地的洋标布计2820匹,1871年增至9.7万余匹,又如1866年华商自内地贩运生丝到上海,每包负担内地税30两以上,在三联单掩护下的外商,却只负担5两,两者相差六七倍。因此,子口税制度不但破坏中国主权,而且加深了中国经济的半殖民地化。直到193111日,南京国民政府明令废除厘金及由厘金变名之各种税捐以及常关税等,子口税制度遂失其存在的根据,被同时废除。

2对比

编辑本段 回目录

比较《南京条约》和《天津条约》关于子口税的规定,可看出子口税制演进的一些特点:①《南京条约》仅规定洋货入内地子口税,《天津条约》则进而规定土货出口的子口税,并且确定子口税税率为进出口税率的一半,或从价2.5%;②《南京条约》规定华商运洋货入内地,可以享受缴纳子口税以代替缴纳内地税,而《天津条约》则规定外商始能享受缴纳子口税的特权;③《南京条约》未明确规定商人在内地税和子口税之间的选择权,《天津条约》则明确赋予外商这种选择权。缴纳子口税的具体办法是:凡洋货运入内地,应向起运口岸的海关缴纳子口税,海关发给凭单,通称子口单,即可免除常关厘卡的重征。外商在内地购置土货外运,应在首经子口呈验三联单,注明货物种类、数量以及装船口岸,换得运照,在沿途所经子口呈验盖戳时,可免各项征课,直到运抵最后子口,完清子口税后,方准过卡。

3发展

编辑本段 回目录



子口税子口税


子口税制有利于西方侵略者推销洋货和搜刮土产﹐例如1869(同治八年)福州关领有子口单运经内地的洋标布计两千八百二十匹﹐1871年增至九万七千三百二十四匹﹐又如1866年华商自内地贩运生丝到上海﹐每包负担内地税三十两以上﹐在三联单掩护下的外商﹐却只负担五两﹐两者相差六七倍。

 

子口税是由海关征收报解中央政府的一种税收﹐至于常关厘卡等内地通过税﹐则是由地方政府自行加派﹑自行支销的收入。缴纳子口税以后的商品既免纳其它内地税﹐地方政府的税收遂被压缩。面对这种情况﹐地方政府采取了两种对策﹕一是降低内地税率﹐以与子口税相竞争。二是采取加重土货厘金﹐以补偿实行子口税而短少的财政收入。这个办法直接破坏土货的流通和生产﹐削弱了土货对洋货的竞争力。

 

在此期间﹐由洋税务司控制的中国海关是根据货物启运地点区别其生产国籍﹐因此﹐凡从香港启运的货物﹐都被当作洋货并享受洋货内销的子口税待遇。于是便有不少国产土货特地绕道香港以取得洋货身分﹐然后运销内地﹐这样﹐仅在出口时纳一出口正税﹐内销时再纳一进口正税与子口半税﹐即可免纳一切厘金﹐其中最突出的是内销长江流域及华北一带的广东和台湾的蔗糖。1871年镇江这种”洋糖”的进口比1870年增加十二万四千担。

 

4后果

编辑本段 回目录

洋货内销的子口税单和土货外销的三联单﹑运照制度﹐给予洋商以深入穷乡僻壤控制中国国内贸易的极其优越地位﹐同时也导致华商假冒洋商名义﹐悬挂外国旗帜﹐百般依附洋商。华商往往向外商非法购买子口单﹐以免内地税盘剥。1879年英国驻汉口领事报告说﹕上海内销洋货的99.9%都由购得子口单的华商所经营﹐至于在土货外销方面﹐据18661867年的《海关报告》说﹐自内地运棉花到宁波﹐内地税高出子口税一倍﹐因此华商就以每包五角的代价向外商购买三联单去护运棉花﹐其结果竟使三联单的买卖本身“成为一种交易”。

 

不仅如此﹐外销土货的子口税是向出口口岸的海关交纳的。如果外商和依附外商的华商自内地购买土货﹐在到达出口口岸之前即行出卖﹐就不仅逃避了内地税﹐也逃避了子口税﹔如运到口岸而不出口﹐则他们在国内贸易上也享受用交纳子口税的方式代替内地税。如1872年镇江出口的土货价值只占到三联单护运流入的土货的25%﹐其余75%都销于镇江及其附近地区﹐并未出口。

 

1871年两江总督曾国藩许华商贩运洋货也可请领子口单﹐但事实上仅宁波﹑九江二埠见诸施行。1876年中英《烟台条约》规定﹐洋货内销﹐华洋商人都可请领子口单。但这一规定在1880年实行后﹐华商因与外商存在事实上的身分不平等﹐所以宁可依附外商经销进后的洋货﹐而独自申领子口单者寥寥无几。至于申领土货外销三联单亦如此。总理衙门于1896年准许华商亦可享受同样权利。可是法令颁布了一年多﹐华商之请领土货外销三联单者“并无一人”﹐其原因在于地方官把试图请领三联单者指为“奸商市侩”﹐因而“群相裹足”。19世纪末叶﹐洋货内销和土货外销的子口税待遇﹐依然是外商所独有的特权﹐与华商相较﹐“洋商入内地﹐执半税之运照﹐连樯满载﹐卡闸悉与放行﹐而华商候关卡之稽查﹐倒箧翻箱﹐负累不堪言状”。最后终于造成这样的局面:“倚洋人则生﹐否则死﹔冒洋人则安﹐否则危。”因此子口税制度不但破坏中国主权﹐而且加深了中国经济的半殖民地化。直到193111日﹐南京国民政府明令废除厘金及由厘金变名之各种税捐以及常关税等﹐子口税制度遂失其存在的根据﹐被同时废除。

 

参考资料

[添加]
[1].魏文享:国家税政的民间参与
[2].税收在大清帝国兴衰中的角色

本词条内容由国搜百科根据相关资料编纂,仅供参考。如有问题,可联系我们修订、完善或删除。也欢迎更多热爱知识共享、有志于词条编纂的专业人士参与国搜百科创建。联系电话:010-87869809 合作邮箱:baike@chinaso.com 交流QQ群:5332181520

子口税 图册
  • 浏览次数: 1538 次
  • 更新时间:2016-02-12
  • 创建者: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