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石峪 (泰山景点)

经石峪位于泰山斗母宫东北,有岔路盘道相通,过漱玉桥、高山流水亭、神聆桥即至。峪中有缓坡石坪,上刻隶书《金刚经》,俗称晒经石,明隆庆年间万恭书刻"曝经石"。

1简介

编辑本段 回目录

经石峪位于泰山斗母宫东北,有岔路盘道相通,过漱玉桥、高山流水亭、神聆桥即至。峪中有缓坡石坪,上刻隶书《金刚经》俗称晒经石,明隆庆年间万恭书刻“曝经石”。

2主要景点

编辑本段 回目录

金刚经石刻
经石峪经石峪

经石峪金刚经刻位于斗母宫东北经石峪,是中国现存规模最大的佛经摩崖刻石。 经文刻于面积2064平方米的缓坡石坪上,自东而西刻<金刚般若波罗密经>采用后秦鸠摩罗什译本,原本全1卷、32分目、5172字,经刻只刻到15分目“特经功德 兮”,计44行,每行125字或10字不等,凡2799字,字径50厘米。经刻历千余年风 雨剥蚀、山洪冲击、游人践踏、捶拓无度,已残泐磨灭过半,现仅存经文41行、 1069字(包括可认读的残字和双勾字)。 刻石无年月和书刻者姓名可考。明王世贞认为,“传王右军书,非也,然笔力古劲,非唐人不能作”。明孙克宏<古今石刻碑贴目>则称:“今考其笔法,与邹县北齐韦子琛刻经同出一手,其亦为韦氏无疑。”清聂剑光<泰山道里记>记载: “北齐武平时,梁父令王子椿好内典,尝于徂徕刻石经二,并勒诸佛名,字迹瑰异,与其如出一手。是经当亦子椿所作也。”1989年<书法>第二期载王恩礼、赖非撰 《铁山(石颂)的初步考察与研究》认为,此刻与邹县铁山摩崖经刻如出一人之手, 字径、书体、风格极为一致,由此断定为东岭僧安道壹所书。以上诸说皆无定论, 察其笔势风格疑为北齐人书。据史书记载:佛教自西汉末年传入中国后迅速得以蔓延,历经东汉和西晋300多年的发展,至东晋时传入泰山。南北朝时,佛道盛行,周武帝深知沙门祸国,便于建德三年即公元574年下令灭佛;建德六年,北周灭北齐,武帝仍然下令毁灭齐国境内的佛教。这就是被佛家所说的“四大法难”之一,因此经石峪的经刻被迫中断。在这里我们还可看到最后第15行的十几个描红双勾字,只勾勒出了主体轮廓。因此,整个刻石没有落款,给后人留下了千古疑案。

3历史

编辑本段 回目录


经石峪经石峪
自泰山斗姆宫向东北方向拾级而上约500米,有一片斜坡石坪,石坪上刻有佛教《金刚般若波罗蜜经》经文。据明朝张岱<岱志>说,相传唐僧曾经在此晒经,故称曝经石。宋代称石经谷,明朝称晒经石、曝(暴)经峪(谷)、经石峪等,明朝以后通称为经石峪。经石峪金刚经石刻与秦泰山石刻、唐玄宗纪泰山铭摩崖一道堪称我国石刻之瑰宝。然而,后两者尽人皆知,经石峪却因为所处的环境和位置的关系,对它的宗教和文化价值真正了解的人不算太多。

经石峪自然环境优美寂静,地势舒展平坦。泉水从石上缓缓流过,愈显禅意浓浓。明王在晋《东游登泰山记》中认为,石上《金刚经》文疑是王右军(羲之)所书:“楷书有近八分者,径尺许”。篆隶兼备,气体雄健遒劲,向为书界文人所称道。1961年5月,郭沫若曾亲自到经石峪考察,颇有感慨地写下了这样的诗篇:“经字大如斗,北齐人所书。千年风韵在,一亩石坪铺。阅历久愈久,摧残无代无。祗今逢解放,庶不再模糊。”

4佛教文化

编辑本段 回目录

把佛经刻在摩崖上、岩洞里的情况是普遍的,而刻在露天石坪上的尚不多见。经石峪<金刚经>每行字数不等,最长的一行48字,短的一行9字,共41行、1065字,是目前我国最大的佛经石刻。据有关岱志、游记记载,经石峪原有面积10多亩,“随石所之,经尽而止”。《金刚经》全文5000多字,每字斗方之大,再加上间隔,铺展开来场面壮观,如此宏篇巨制为世上所仅有。

经石峪石质属深成侵入岩,质地坚硬而致密,加上谷中流水长年冲刷,使岩石大面积暴露于地表,形成光滑的缓坡石坪,便于石刻庞大工程的施工。更重要的是经石峪四面矮山环绕,谷深幽静,水帘泉从东北方向“悬壁而下,流于经坛,弥漫过之,从水上视篆书,一一可读”,大有“枕流漱石”之意境。从石刻场地的选择到经书石刻的设计,充分显示出作者的慧眼、悟性与匠心。

5书法艺术

编辑本段 回目录

经石峪虽然“字体之大,碑拓中世所罕者,洵巨观也”。但字字笔锋纵横行走“波磔古宕,气体雄奇”,被称为“大字鼻祖”、“榜书之宗”,康有为则称其为“榜书第一”。不少文人墨客用经石峪集成佛言佛语或极富哲理的座右铭,如“知足常乐”、“无欲则刚”等悬挂于客厅,顿感蓬荜生辉。郭沫若说“千年风韵在”,可见其艺术魅力影响之久远。

6悬存千年疑案

编辑本段 回目录

经石峪虽是佛教文化的宏篇巨制,又是汉隶书法艺术的宝库,但由于没有刻上年月和书刻人姓名,乃至留下了历史的悬念,直到现在仍众说纷纭。

经石峪经石峪

神话传说唐三藏师徒取经经过此处,《金刚经》因故被河水浸湿,他们便在石坪上晒经,经文干后则入石三分成了石经。这说明经石峪的刻制当在盛唐。王在晋《东游登泰山》说“疑为王右军书”仅是疑而已,没有任何根据。在明以前有关泰山的游记中,很少有提及经石峪的,只是到了明清以后才逐渐多了起来。

多数人认为是北齐人书、刻。郭沫若经过考证也认为是“北齐人所书”,但北齐(公元550-577年)何人书他没有指明。《泰山道里记》、<泰山述记>均认为是北齐梁父县令王子椿书,因为经石峪与王子椿在徂徕山所刻《般若波罗蜜》摩崖相似。吴山夫<金石存>认为是北齐人唐邕书,因为唐邕写经,邹县尖山摩崖有唐邕题字,其笔法与经石峪大体一致;也有的认为是北齐韦子深所书,还有的说北魏郑道昭所书,因为与平度天柱山着名的郑文公碑相似。到底是何人书,尚希有关专家进一步考证。

为什么书、刻人不留姓名?这大概是受泰山无字碑的影响,谁敢泰山头上动土?另外,写佛经要避“佛头着粪”之嫌,写佛经留姓名是对佛祖的不敬。正如明钟惺<岱记>讲的,“书成而其人不着,念作者血诚”。

山东是孔孟之乡,泰山是帝王封禅的圣山,是五岳独尊的第一山,对于经石峪佛教文化既有吸收,也有排斥,经过通融,达到了共存。早在明代,经石峪“旁有儒者刻《大学》圣经一章敌之,辟佛尊儒,此刻石人意也”,抑佛扬儒意勒石明之。对经石峪的冷嘲热讽就更多,“金刚原不坏,附石则难久……地老天荒文字灭,吾诵金刚不用舌”。明龚勉也说“岁久字多灭,经旨只如如”。

然而,经石峪毕竟还是给我们留下了佛教文化和书法艺术的宝贵遗产。2001年,国务院将其定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经石峪暴露在光天化日下,风吹日晒雨淋,千年的风雨剥蚀,“阅历久逾久,摧残无代无”,到现在只剩1000多字,纵览经石峪的全貌,真有“惨不忍睹”之感。近年来,当地政府和有关部门花巨资沿经台峪周围修建了花岗岩护拦,防止游人进入踩踏。另外,还采取了修建拦水坝、改水道避免河水对石刻的冲刷等措施,但石刻在酷暑、严冬的雨雪风化则无法避免。笔者不揣冒昧吁请社会各界对经石峪进一步采取抢救性保护措施,实现郭沫若“祗今逢解放,庶不再模糊”的遗愿。

7交通信息

编辑本段 回目录

步行

从红门进入景区,可直接步行抵达。

参考资料

[添加]
暂无参考资料!!

本词条内容由国搜百科根据相关资料编纂,仅供参考。如有问题,可联系我们修订、完善或删除。也欢迎更多热爱知识共享、有志于词条编纂的专业人士参与国搜百科创建。联系电话:010-87869809 合作邮箱:baike@chinaso.com 交流QQ群:5332181520

经石峪 图册

百科热点

党的十九大
  • 浏览次数: 894 次
  • 更新时间:2016-04-15
  • 创建者:bianji
分享到:
百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