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末 (大连日报体育部主任、球评人、漫画家)

姜末,原名姜永杰。1963年生于大连。1983年参加工作,先当教师,后做记者。目前,是大连日报社体育部主任。他是漫画专集《姜末日记》的作者,1999年辽宁省摄影十佳称号“金镜头奖”的获奖者,2001年辽宁省优秀新闻工作者称号的得主,2003年大连市的十佳记者,也是2005年诗配画专集《睹球》的创作者之一。其漫画作品入选过第七届全国美展,得过日本读卖新闻国际漫画奖,参加过比利时、加拿大、意大利、土耳其和韩国等国际性画展并有多幅作品被收藏。姜末被誉为擅长写新闻、搞摄影及画漫画的“三枪记者”。最近笔者得知,姜末一直在自己的微博上连载的四格漫画《西游漫记》已完成180余篇,目前已有北京及上海等多家出版社慕名联系到姜末本人,希望能够出版此漫画专集。

1个人简介

编辑本段 回目录

姜末,原名姜永杰。1963年生于大连。1983年参加工作,先当教师,后做记者。目前,是大连日报社体育部主任。他是漫画专集《姜末日记》的作者,1999年辽宁省摄影十佳称号“金镜头奖”的获奖者,2001年辽宁省优秀新闻工作者称号的得主,2003年大连市的十佳记者,也是2005年诗配画专集《睹球》的创作者之一。其漫画作品入选过第七届全国美展,得过日本读卖新闻国际漫画奖,参加过比利时、加拿大、意大利、土耳其和韩国等国际性画展并有多幅作品被收藏。姜末被誉为擅长写新闻、搞摄影及画漫画的“三枪记者”。最近笔者得知,姜末一直在自己的微博上连载的四格漫画《西游漫记》已完成180余篇,目前已有北京及上海等多家出版社慕名联系到姜末本人,希望能够出版此漫画专集。

2个人经历

编辑本段 回目录

对漫画的热爱是与生俱来,年轻时曾经“走火入魔”

姜末说,他对漫画的热爱绝对可以说成是与生俱来,虽然小的时候没有底子,但是一直喜欢画漫画,而且画的也不错。当年报考大连师范时,全校只有3个名额,他毫不犹豫地就报考了美术,其实当时的动机非常单纯,只是因为有“美术”二字。在大连师范学美术时,姜末用了“走火入魔”4个字来形容自己。他为笔者举了两个例子,当时学校的宿舍都是晚9时熄灯,然后就是老师到宿舍楼检查,看学生是否按时熄灯睡觉。但是姜末他们的宿舍却不是这样,一到熄灯时间,大家就急忙熄灯,躺在床上等着老师来宿舍检查,但是大家都没脱衣服,竖着耳朵听着老师的脚步声远去后,立即起床开灯,创作到半夜。姜末回忆,有一年,他与另外3个同学到庄河仙人洞写生,白天画画,到晚上的时候大家就围坐在一起讨论绘画,讨论文学。“可以说,我当时就是个文学青年,现在回想起来,4个人完全可以凑一锅扑克嘛,但是我们一次也没有打过。”姜末笑着说,“虽然我现在也不会打扑克,但是再也难有彻夜讨论文学艺术的日子了。”

在大连师范毕业后,姜末在沙河口区春柳小学做过9年的美术教师,每当想起在学校当老师的日子,他非常留恋那时的生活。姜末告诉笔者,刚进校门的时候,许多老教师都好心劝过他:在学生面前,一定要有老师的威严,不然“压不住学生”。但是姜末却颠覆了许多传统的理念。比如,那个年代的小学生在上课时,必须把手背在后面,发言时要举手,等等。但是在姜末的课堂上,学生不仅不需要背着手端坐着,而且可以不经老师的允许随时发言。记得有一次给学校的一个“先进班级”上课,课堂上学生的纪律非常好,他绞尽脑汁动用了所有“手段”,让学生把手从后背拿出来,启发学生直接发表自己的观点……正当学生进入姜末预期的状态时,“咣”的一声,这个班的班主任老师闯了进来,原来她已经在走廊的窗户上“偷”看了很久,直到“忍无可忍”。“可能在那位老师的眼里,我是刚来的教师,学生不怕我,我管不住这个班级。”姜末笑着回忆,后来他的上课模式还真给学校“长脸”了,这种“乱哄哄”的教学模式还真的得到了肯定,先是在学校,后来到了区里、市里,甚至在一次全国美术教师研讨会上,来自全国的数十位老师观摩了他的课。

“小辫宁宁”的原型是女儿,现在仍坚持每周陪老婆看电影

提起自己的女儿叶子,姜末总有说不完的话,在他的新浪博客里也经常能看到类似“我又想叶子了”、“叶子长大了”、“叶子今天过生日了”之类的文章。姜末告诉笔者,在他的漫画中,很大一部分的灵感都来自自己的女儿,曾经在《大连晚报》连载过的漫画《小辫宁宁》,就是以自己的女儿为原型而创作的。当年在《少年大世界》创作“大鼻头叔叔”的形象时,甚至是和女儿反复“磋商”的结果。

提起自己的爱人,姜末更是感叹连连,“可以这么说,如果没有我老婆这么多年对我的支持,根本没有我的今天。”姜末给笔者讲了这样一个故事,当年在春柳小学做美术教师时,姜末住的是学校旁边不足8平方米的房子,卫生间和厨房都是公用的,而且还答应学校,一旦离开教育系统,首先得把房子交出来。《现代女报》的总编提出将他调动到报社工作,并承诺给他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但是就在同一天,《大连日报》的副总编孙友深在晚上八九点钟时敲响了姜末的家门,并直奔主题,希望姜末加盟正在筹办的《足球周报》。“当时我若不去女报,只有搬回我父母家住了,我父母家的房子也不足40平米,而孙总说,《大连日报》肯定不会承诺我的房子问题。思想斗争了一夜,我老婆说只要为了我个人的发展,她愿意搬回我父母家住,拥挤点儿艰苦点儿没什么。当时我特别感动。就这样,我到了《大连日报》工作,也在我父母家拉帘睡了三四年。”

  姜末在学校上班时,假期可以卖校办工厂生产的杀虫剂捞点儿“外快”。假期的每天早晨,姜末就会和老婆搬上一箱子杀虫剂到劳动公园门口的早市上卖,可是生意并不如意。细心的姜末留意到当时人们流行穿文化衫,上面写着类似“别惹我,烦着哪”等字样,姜末便回家画了十几种有趣的图案。第二天,他到市场以两元一件的价钱批发了一批空白的“老头衫”,以现场作画的方式,12元一件的价钱,在一个假期内就赚了上千元。“当时挣的上千元绝对比我现在挣一万元要令我激动。”姜末高兴地说。

姜末透露,老婆爱看电影,于是他几乎每周都要陪她看一场电影,有的时候甚至看完一场出来又去看另一场电影。“年轻的时候,老婆陪我吃了不少苦,现在我俩的感情仍不减当年。”

体育记者一干就是18年,自称“占了便宜”

从1993年至今,姜末在体育新闻战线上已经工作了18个年头。在1994年左右,中国的足球市场非常红火,出现了当时号称的“八千足记”,而一直坚持到现在的足球记者,几乎都成了圈内的“权威”。“现在体坛如果有什么纷争,有什么意见,有时几家门户网站就会找到我,让我写点儿评论。”姜末戏言,“大概在圈内也算有点儿名气了,算个‘权威人士’了。”

  回忆做体育记者的那些日子,姜末用“热爱到不知道累”来解释。有年记者节的当天上午,姜末参加了记者节的徒步活动,一上午走了十几公里路程,而下午又到球场上去采访。“一场比赛90分钟,我就需要站90分钟,只有这样才能拍到好照片。”姜末回忆,当天又刚巧赶上了李明退役,李明绕着体育场跑了两圈,他就举着相机跟着李明在场外跑了两圈。“当时肯定累,但是由于太热爱这个职业了,没感觉到累。”姜末说,“北京奥运圣火在大连传递那天,我举着像机不知跟着跑了多远,但是在那一刻,还是感觉不到累。”

  提起如今的成功,姜末认为自己是“占了便宜”。“记者一起吃饭时,都是摄影记者坐在一起,文字记者坐在一起,可是我哪个桌子都能坐。”姜末笑着说,“文字记者会感觉,我作为一个摄影记者,稿子写得还算不错。摄影记者则认为,我一个文字记者竟然还会照相,大家对我要求比较低,所以说我是占了便宜了。”

  提起姜末,就不得不提张嘉树,张嘉树与姜末的名字似乎总是在一起。姜末的漫画配上张嘉树的诗,开创了一种新的体育评论方式。2002年,姜末与张嘉树合作的诗配画栏目《画说足球》被评为大连市名牌专栏。每逢奥运会或世界杯等大型体育盛会,他俩每天都要创作一幅诗配画。去年南非世界杯期间,他俩甚至一天两幅,在《大连日报》和《大连晚报》同时开辟专栏,其《非常诗画》被评为辽宁省名牌专栏。2005年,两人将合作近十年的诗配画作品《睹球》出版成集。这么多年来,两人不仅在工作上合作愉快,在私下也是多年的好友。

  第一次发表作品就与体育有关,华君武从麻袋中为姜末“翻出”二等奖

  提起在创作漫画的道路上对自己影响最深的人,姜末感叹有太多的人帮助过他,但是有两位却不得不提。

  事情还得从姜末在学校工作的时候说起,孙友深当时是《大连日报》科教部记者。一天,他到姜末工作的春柳小学询问校长,是否有比较典型的年轻教师,校长推荐了姜末。在接下来几个小时的采访中,姜末几乎把重点全放在讲漫画了,并毛遂自荐要给《大连日报》画漫画。“当时我和孙友深家住的很近,我几乎每天都把自己新创作的漫画送到他家,他都会很认真地提出修改意见,我再拿回家继续改。有次已经是深夜12点了,我来到他家,他的家人是穿着睡衣出来开门的。因为急于画出作品,经常忘了时间,甚至没有考虑是不是影响人家已经休息了。”回忆起那段单纯的时光,姜末感觉非常美好,“至今忘不了发表在《大连日报》上的第一幅漫画就是和体育有关,题目叫《裁判的难题》,当时激动的心情真是无法形容。”

  另一个人就是漫画界的“泰斗”级人物华君武。当年大连画漫画的人有一个固定的圈子,也有展览交流的场所,即工人文化宫。有一年华君武来大连与漫画人交流,当时姜末还不够资格参加这个活动,后来还是听圈内的朋友告诉他的,华君武看到姜末的作品时,单独表扬了他的作品。“这对于当时的我,简直就是一针‘兴奋剂’啊!”姜末回忆道。1987年,《大连日报》举办了一次全国性的漫画大赛,请得都是国内最高级别的漫画家,姜末的作品得了一个二等奖。这事的经过又是后来听别人说的。他的画当时根本没入围,没有被拿到漫画家面前评选的资格,但是华君武对待学术的态度一向认真,表示不能有“冤死鬼”,亲自从一麻袋的落选作品中认真翻看,挑出了一幅作品,这幅作品最终被评为二等奖。而这幅漫画作品就是姜末画的。在当年的颁奖仪式上,姜末才算是第一次见到了华君武本人。

  到《大连日报》做了体育记者后,姜末逐渐减少了漫画创作。就在这时,报社原摄美部主任、著名画家张家瑞打来电话说“华君武想见你”。又惊又喜的姜末见到了年逾八十的华君武,可是华君武并不认识他,问他“姜末来没来”?姜末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华君武对他的印象仅仅存在于漫画作品上。华君武在得知面前站的就是姜末后,严肃地问道:“你为什么不画漫画了?”“华老向来爱才,生怕放弃每一个有天赋的年轻人,与我见面只为劝我继续创作,可见他老人家对我的影响之深。”提起华君武,姜末总是满心的感激。

  “不仅我不承认,华老也从没承认自己带过徒弟”

  虽然对华君武满怀感激之情,但是姜末坚决不承认是华君武的“关门弟子”。“不仅我不承认,华老也从没承认自己带过徒弟。”姜末说,“的确,如果我自称是华老的‘关门弟子’,我的发展道路会更顺利,但是我不提倡一对一的带徒弟方式,坚决反对类似赵本山的徒弟拜师这种行为。”姜末称,他不能否认华老对他的影响之大,但是教育不是狭义的教育,而是文化的传承,大班式的、开放式的教育更有利于学生的自我发展。现在相声、京剧、二人转等传统艺术“一辈不如一辈”,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因为“师大如父”的观点,学生对于老师过分地崇拜与依赖,导致了传统艺术的无法超越,艺术之路只能越走越窄。

姜末坦言,自己只在当老师的时候带过两名学生,而且是学美术基础,但是学生到了关键阶段,他毅然提出不继续教了,并帮学生联系到15中学继续学习。“我是怕误人子弟啊,不能让学生一直活在我的影子下,要让学生看到更广阔的艺术。”多年以后,这两名学生以及家长非常感谢姜末当年的做法,现在依然与姜末保持着联系,3个家庭经常聚在一起吃饭,俨然多年的老友。“我不会再带学生,但是以后有机会的话,可能以沙龙的方式,大家一起探讨,一起学习,唯有这样,漫画的道路才会越走越宽。”姜末诚恳地说。



姜末姜末


词条图片

参考资料

[添加]
暂无参考资料!!

本词条内容由国搜百科根据相关资料编纂,仅供参考。如有问题,可联系我们修订、完善或删除。也欢迎更多热爱知识共享、有志于词条编纂的专业人士参与国搜百科创建。联系电话:010-87869809 合作邮箱:baike@chinaso.com 交流QQ群:5332181521

标签: 漫画家 姜末

姜末 图册

百科热点

党的十九大
  • 浏览次数: 16634 次
  • 更新时间:2016-05-13
  • 创建者:飞沙2018
分享到:
百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