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扶之 (开国少将)

王扶之(1923—— ),曾用名王硕、王方知,汉族,陕西省延安县(今延安市)人。中国人民解放军1964年晋升少将。荣获三级八一勋章、三级独立自由勋章、二级解放勋章和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

1人物简介

编辑本段 回目录

原乌鲁木齐军区副司令员

王扶之(1923—),曾用名王硕、王方知,汉族,陕西省延安县(今延安市)人。中国人民解放军高级将领。

1935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1935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36年转入中国共产党。

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任红15军团78师测绘员。

抗日战争时期,任八路军115师344旅687团司令部测绘股股长,新四军3师8旅22团通信参谋,新四军3师8旅22团副连长,新四军3师司令部通信股股长。

解放战争时期,任东北民主联军第2纵队5师14团营长,东北野战军第2纵队5师14团副团长,第四野战军14兵团39军115师343团团长,第四野战军14兵团39军115师副师长。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任志愿军39军115师副师长,志愿军39军115师师长,解放军39军参谋长,解放军39军副军长兼参谋长,总参谋部作战部副部长,总参谋部作战部部长,山西省军区司令员,山西省委书记,乌鲁木齐军区副司令员。

1955年被授予大校军衔,1964年晋升为少将军衔,获三级八一勋章、三级独立自由勋章、二级解放勋章。中国共产党第十一、十二届中央候补委员。

1988年7月被中央军委授予中国人民解放军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

2生平经历

编辑本段 回目录

王扶之,1923年出生,陕西省子洲县(今延安市)人。又名王硕、王方知。1935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同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36年转入中国共产党。

(一)

王扶之生于贫农家庭。他5岁丧母,父亲到延安当长工,王扶之也到延安当了放羊娃。其父曾让他读过三个月私塾,使他后来成了红军中的小知识分子。

1935年,12岁的王扶之诳称17岁报名参加了刘志丹红26军少共营。

1935年10月1日,徐海东、刘志丹制定围城打援方案。75师在劳山路东,78师、81师一部在劳山路西,在劳山形成一个夹击态势,专等敌人送上门来。很快,东北军110师进入红军的包围圈。下午2时左右,红军发起冲击,一下子把敌人分割成好几段。敌110师就地慌乱地组织防御,红军则就地各个围歼。少共营共有200多人,负责攻打一个小高地。那时王扶之参加红军不久,还是个红小鬼,因为红军武器少,他就扛着一柄梭镖冲锋。王扶之端着梭镖直奔一个举枪瞄准的敌人:“缴枪不杀!”梭镖抵到了敌人的脖子上,敌人只好跪下双手将枪举过头顶,王扶之一把就夺了过来。从此,他拥有了从军以来的第一支枪。劳山战斗以后,王扶之离开少共营调到75师223团,在3营当通信员。

1936年2月,王扶之被作为“文化人才”派到军团部测绘训练班学测绘。事情就这么巧,在军团部一起学测绘的同学有个叫马德良的,说一口东北话,王扶之觉得他面熟,就和他聊天,原来马德良正是劳山战斗中被少共营缴了枪的俘虏兵。他被俘后,看到红军官兵一致,就要求留下当兵,不愿回老家。马德良对王扶之说:“当时,我们在山上往下一看,底下都是些小疙瘩,我们一想没啥事。没想到你们这些小疙瘩不要命,一下子就冲上来了,我们还没来得及反抗就被缴了枪。”马德良又说:“还真得感谢你们,把我给提前解放了。”后来马德良因为作战勇敢,当了红军的团参谋长。

王扶之后任红15军团78师测绘员。

(二)

抗日战争时期,王扶之历任八路军115师344旅687团测绘参谋、测绘股股长、新四军第3师8旅22团通信参谋、副连长、师司令部通信股股长。参加了平型关战斗。

王扶之在新四军第3师当通信股长时,部队缴获了敌人一辆自行车,师长黄克诚因高度近视行动困难,行军时就是由王扶之和一名警卫排长轮流驮着黄克诚。王扶之当参谋时,曾经化装到伪军炮楼进行策反。

 (三)

抗战胜利后,王扶之奔赴东北,任东北民主联军第2纵队营长。姜家店战斗,他率一个营兵力围歼国民党军一个加强营,在战斗中负伤。后升任师作战科科长。

1948年攻打锦州,王扶之任5师14团副团长。部队尚未发起攻击即遭敌炮火射击,他头部负伤,血流满面,仍率部发起进攻。该团在攻克锦州的战斗中,团长、政委、参谋长等领导均负伤,唯王扶之一人坚持至最后。

1948年11月,东北人民解放军(东北野战军)第2兵团第2纵队4师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14兵团第39军115师(属头等主力师,下辖343、344、345团),王扶之任343团团长。该团在北宁线的沙后所和锦州老城的战斗中没有打好,王扶之到任后,率领该团在攻打天津的战斗中表现极为出色。

1949年3月11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14兵团第39军115师343团奉命改称为第四野战军第14兵团第39军115师343团,王扶之仍任343团团长。

(四)

1950年10月19日,王扶之参加抗美援朝,任志愿军第39军115师343团团长、师参谋长、副师长、师长。云山之战,343团创造了我军一个连歼灭美军一个连的战例。

第39军115师奉命参加打砥平里的战斗时,师长王良太主张以344团为一梯队,343团为二梯队,345团为预备队进行攻击。343团团长王扶之提出343团和344团并肩打进去。师长和政委交换了意见,同意了王扶之的建议。黄昏,343团开始攻击。在攻下第一个山头的时候,他们向师指挥部报告:“我们打到砥平里了!”师指挥部的回答是:攻击并且占领!当王扶之再次打开地图核对的时候才发现,他们打下的根本不是砥平里,而是砥平里外围一个叫马山的山头。更让王扶之意外的是,通过对俘虏审问才知道,砥平里根本不是“没多少敌人”,坦克大炮不说,光兵力就有6000多!王扶之赶快向师部报告,并且立即命令部队,在天亮之前,无论如何要做好敌人向马山外围反击的准备。天亮后,砥平里的美军和法军出动坦克和步兵,向343团的阵地进行极其凶狠的反击,多达五路。343团2营伤亡严重,班和排的建制已经被打乱,但从不同方向冲击而来的美军,一次又一次发起冲锋,2营营长给王扶之打电话:“团长!快下命令撤退!不然,2营就打光了!”王扶之的回答是:“要是把阵地丢了,我杀你的头!”最终我军撤出了战斗。

第39军115师与美军作战时,343团的任务是向上九洞穿插,切断美军的退路。师长王良太给王扶之一个抓200名俘虏的“指标”。中国和美国的士兵在沿上九洞附近的公路上展开了人与人、人与坦克的殊死搏斗。在争夺公路边高地的时候,美军的强劲火力使343团损失不小,但美军士兵惧怕夜战,满山遍野地奔逃。到清点俘虏的时候,团长王扶之数了数,总共180多个,距离师长王良太要求的“指标”还差一点儿。

1952年8月,已担任代理师长的王扶之正在山洞里和参谋们研究战况,山洞顶部被重磅炸弹命中,洞里的王扶之和其他7人被掩埋在漆黑的山洞里。彭德怀指示说:“要想尽一切办法,将王扶之他们抢救出来。万一牺牲了,也要将其遗体挖出,运回国内。”王扶之被埋39个小时后终被救出。王扶之获得朝鲜二级国旗勋章、二级自由独立勋章。

1953年5月7日回国后,王扶之进入军事学院学习。

1957年毕业后,王扶之任第39军参谋长、副军长兼参谋长、总参作战部副部长。

1968年,王扶之任总参作战部部长。他在周恩来、叶剑英的领导下做了许多工作,导致张春桥等人嫉恨。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前,王扶之奉命对东南沿海岸线近纵深部队作调整,被极左派污蔑为“北兵南调”,几乎被打成“林彪亲信”。

1973年,王扶之到山东半岛部队勘察地形,耳闻目睹于会泳、刘庆棠、浩亮的妄行,王扶之手下的一个参谋就此上书周恩来。总政治部主任张春桥认为这是“告黑状”,要查后台,王扶之被迫接受审查,并被免去总参作战部部长职务。在追查王扶之的同时,那位写信的参谋被当作反革命隔离审查,进了“学习班”。当时,与王扶之同行的还有数人遭到牵连和诬陷。在“四人帮”眼里,王扶之的这次“山东之行”是受叶剑英指派的。当时“四人帮”的爪牙三天两头找王扶之谈话,其目的是要从王扶之嘴里掏出叶剑英的所谓“罪行材料”。王扶之早就看出他们的野心。为了保护叶剑英,王扶之在谈话和“交待问题”时从不涉及叶剑英,自己全部承担起来。审查的结果,认为王扶之“犯了严重方向路线错误”。王扶之随后调离总参。

1976年,王扶之调任山西省军区司令员。

1977年3月,王扶之兼任山西省委书记(当时设有第一书记)。

1980年,叶剑英元帅问起王扶之的情况,他被提拔为乌鲁木齐军区副司令员。

王扶之曾荣立大功三次。

王扶之1964年晋升为少将军衔(开国将帅中最年轻的一位),荣获三级八一勋章、三级独立自由勋章、二级解放勋章、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是中共十一届、十二届候补中央委员。

词条图片

参考资料

[添加]
暂无参考资料!!

本词条内容由国搜百科根据相关资料编纂,仅供参考。如有问题,可联系我们修订、完善或删除。也欢迎更多热爱知识共享、有志于词条编纂的专业人士参与国搜百科创建。联系电话:010-87869809 合作邮箱:baike@chinaso.com 交流QQ群:5332181521

王扶之 图册
  • 浏览次数: 6725 次
  • 更新时间:2017-03-13
  • 创建者:lilei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