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中鹿介幸盛(やまなか しかのすけ ゆきもり,天文14年8月15日(1545年9月20日)-天正6年7月17日(1578年8月20日)),战国时代、安土桃山时代山阴地方的武将,尼子氏家臣。实名幸盛(ゆきもり),幼名甚次郎(じんじろう),其父是尼子氏的重臣—山中三河守满幸。母亲是立原源太兵卫久纲之姐。他也是著名尼子十勇士笔头,拥有优秀勇武的绰号“山阴的麒麟儿”,忠臣的典范。

中文名
山中幸盛
外文名
やまなか ゆきもり,Yamanaka Yukimori
国    籍
日本
民    族
大和族
出生地
月山麓新宫谷(岛根县广濑町)
出生日期
1545年9月20日
逝世日期
1578年8月20日
职    业
武士
信    仰
神道教
主要成就
复兴尼子氏
主要成就
复兴尼子氏
改    名
山中甚次郎、龟井甚次郎
改    名
山中鹿介幸盛
法    名
幸盛寺殿润淋净了居士
墓    所
本满寺、玉林院、金戒光明寺等
主    君
尼子义久、尼子胜久

1人物概述

编辑本段 回目录

山中幸盛,乃是尼子氏谱代重臣山中三河守满幸之子。战国时代武将,尼子家武士。别称山中鹿介或山中鹿之介,尼子十勇士之一。父亲是山中满幸母亲是立原纲重之女。幼名甚次郎,小时已经代替病重的兄长镰之助。据说是个美男子。

《信长之野望14创造》中的山中鹿之介《信长之野望14创造》中的山中鹿之介

鹿之介十六岁的时候初阵,讨取了山名家勇将菊池喜八,威名大盛。1562年,白鹿城救援战,与杉原盛重的部将品川大膳单挑,胜出以后,毛利军也知道此将存在。由于当时幸盛的头盔是鹿角,鹿介之名由此得来。永禄八年(1565年),鹿之介年仅二十一岁,毛利氏的尼子侵攻战开始了,毛利军总兵力三万五千,势如破竹,包围了尼子居城月山富田。

毛利方勇将品川大膳立马饭梨川边,看到一名身着赤丝威大铠、头戴鹿角胁立兜的武将在对岸驰骋,于是放声挑战。来将正是山中鹿之介,他大喝一声,接受了一骑讨,拔刀绕水来斗。品川大膳弯弓发箭,被鹿之介躲过——四周军兵齐声吆喝:“使用弓箭,何等的卑怯!”大膳于是抛却弓箭,提刀来迎。二人你来我往,反复数十回合不分胜负,最后全都下马掷去太刀,以短刀“组打”。先是大膳占了上风,把鹿之介压在身下,但很快就被对方巧妙地扳回了上风,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将短刀插入大膳的腹部。

山中鹿之介割下品川大膳的首级,大喊道:“今天,出云的鹿杀死了石见的狼(大膳名为狼之助胜盛)!”尼子阵中欢声一片。这段故事记载于《云阳军实记》中,鹿之介的勇名从此响彻整个中国地方。

然而,一将的勇斗无法挽救家族的灭亡,月山富田城终于陷落了,山中鹿之介流浪到京都东福寺,出家当了和尚。传说他对着家传的三日月鹿角兜发誓,宁愿天降七难八苦到己身,也要复兴尼子家。永禄九年(1569),鹿之介召集了各地流亡的尼子旧臣,拥立新宫党孑遗孙四郎胜久为主,在出云忠山,再度举起四目结(尼子氏家纹)的旗帜。一个月后,他更收复月山富田城。

次年(1570年)二月,吉川元春统率一万四千大军再次包围月山富山城。鹿之介以七千兵在城南布部山与战,大败而走末石。元春攻克富山,再取末石,鹿之介孤城难守,被迫出降,遭到幽禁。

初次起兵虽然失败了,但是山中鹿之介的决心并未因此动摇,他用诡计脱出囚禁,逃往近畿,暂时依附于织田信长。信长称赞鹿之介是真正的武士,赏赐名马四十里鹿毛,支持他回家乡去再和毛利氏捣乱。

1575年,织田信长收编了尼子氏的部队,配属于明智光秀的部下,参与过对松永久秀信贵山城攻略,击败了松永久秀的部下川合秀民。

之后尼子胜久被封于上月城,成为对毛利最前线的据点。但是1578年,毛利军联同宇喜多军侵攻,在织田信长和羽柴秀吉忙于石山本愿寺和别所氏、荒木氏的内乱,被毛利军逮捕,最后在护送途中,在备中国被吉川元春所派的刺客设计杀害(有异说)。

2人物生平

编辑本段 回目录

继任家督

鹿之介出生的时候,其父山中满幸当时正随同尼子晴久在备后国小早川领内作战,不幸死于和来援的毛利军的战斗中。由于父亲早亡,他由母亲独自一人抚养成人。

游戏《战国BASARA4》中的山中鹿之介游戏《战国BASARA4》中的山中鹿之介

九岁的时候,因为他长兄身体病弱,有次被别人侮辱,他居然拿起太刀就斩杀了那个侮辱他兄长的家伙,尚在如此年幼之时,就体现出了血性。

十六岁时,山中鹿之介又因他的勇武成功打败了情敌清松弥十郎,娶了龟井秀纲的千金龟井千明。

一度改姓龟井,但是由于他的兄长山中镰次郎自幼体弱多病,就又由他回去继承了山中家家督的位置,作了当时尼子家的接班人晴久之长子尼子义久的近侍。那年,他第一次出阵,攻略山名氏的支城伯耆尾高城,十六岁时,鹿介身披鹿角三日月前立兜,随同尼子义久上阵,跟从属于山名氏的伯耆国豪族行松政盛军决战,首战即斩杀山名骁将菊地音八正茂,一战成名。

力挽狂澜

天文二十四年(1555年)著名的严岛合战后,安艺国的毛利元就击败了谋叛大内义隆的陶晴贤,从他手中夺取了山阳道的大部分地区,并且在与九州丰后的大友氏和解以后,开始全力攻击尼子氏。永禄六年(1563年)尼子氏的宿敌毛利氏北上讨伐山阴。毛利的进军势如破竹,连续攻落尼子家的数座支城,逼近了通向月山富田城的咽喉要冲,也是尼子十旗中规模最大的一座——白鹿城。当时白鹿城仅有兵二千,缺乏兵粮,而面对的是毛利的一万兵士。尼子义久决定增援白鹿城,派遣了以其弟尼子伦久为总大将的一万兵士。把幸盛划归伦久麾下听候调遣,幸盛伦久提出建议,要求由他们这些近习做为先锋,冲入敌阵作搅乱攻击,然后主力进行合围,但是家老们以其年幼为名,否决了他的计划。9月23日,在白鹿城附近两军合战。由于毛利元就的二子——小早川隆景,吉川元春巧妙的作战,尼子的援军在战场上崩溃。是役,鹿之介担任了殿军,因为他的勇猛,尼子败军安全的撤退,在毛利军的追击下避免了溃散。但是白鹿城最终还是没有守住。

《信长之野望13天道》中的山中幸盛《信长之野望13天道》中的山中幸盛

之后,鹿之介负责保卫从海上到富田城的补给线,在伯耆弓浜一带和毛利军的杉原盛重进行反复拉锯战。永禄八年(1564年),毛利军从管谷口、御子守口、塩谷口三处对尼子军发动总攻击,尼子军依托坚固城池勇敢作战,鹿之介在盐谷口讨取了敌将高野监物。

毛利军逐渐对富田城形成包围之势,鹿之介口对的是益田藤包家臣名枪手品川大膳所部。品川大膳此人常常将“讨取勇士山中鹿之介”挂在嘴上,为了这个,他还改名为惚木狼介胜盛,原因是鹿吃了惚木的嫩芽会脱落鹿茸,而狼则以鹿为食。在他看来终于有机会和鹿之介交手了,这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是日,狼介于富田川岸看到一名身着赤丝威大铠、头戴鹿角三日月盔的武将在对岸疾驰。那武将正是山中鹿之介,他也知道了狼介的改名,决定以一骑打的方式来决一胜负。两人都向富田川的川中岛移动,狼介抬弓一箭,企图狙击鹿之介。鹿之助的从者十勇士之一秋上伊之介眼疾手快,立即射断了狼介的弓弦,大喝 “使用飞行道具,如此卑怯”。于是两人拔刀对战,数合以后缠斗在了一起,鹿之介控制住了狼介,但是无法割下他的首级,这时鹿之介突然以左手拔出腰刀刺入狼介的腹部,因为疼痛,狼介失去了抵抗能力。鹿之介取下了他的首级后在两军阵前大声吼道“出云之鹿讨取了石见之狼!” ,尼子军士气大振。“出云之鹿”山中鹿之介的勇名从此响彻整个中国地方。

可是,这只是一时的胜利,老谋深算的元就对难攻不落的富田城采用了兵粮战术。永禄九年(1566年),完全处于毛利军包围之下的富田城的粮仓已经见底,尼子的首席家老宇山久兼又因为尼子义久中了离间计而被杀。富田城内人心惶惶,士气低落,不断有人逃跑。最后总共只剩下大约300人左右,尼子义久不得已,自缚开城投降了毛利元就,被押解到安艺软禁。一度是中国地方最大大名的“十一州太守”(在尼子晴久时代是八州)尼子氏在出云国灭亡了。

鹿之介鹿之介

在和狼介作战中受伤的鹿之介因为当时在杵筑治疗而躲过一劫,永禄十年他去了汤治的有马温泉避难,然后去了京都。有一种说法是他为了尼子的再兴周游武田、上杉、北条、朝仓所领各地,学习他国军法,3年后又回到了京都。

再兴尼子

永禄十二年(1569年),毛利家平定了山阴以后,又和丰后的大友氏重燃战火,在北九州陷入了胶着状态,从而造成了山阴军事的空白。鹿之介认为这是一个绝佳的机会,便协同立原久纲为出云入国作准备。他们寻访到尼子新宫党的遗孤——十六岁的孙四郎在京都东福寺出家,他还俗以后改名尼子胜久,作为尼子氏再兴的旗头。据说,胜久是个文武双全,拥有仁爱之心的名将,作为当主也得到了家臣们的爱戴。

太阁中的人设太阁中的人设

鹿之介等350名尼子遗臣得到在但马活动的海贼——奈佐日本助的帮助,从隐岐岛取道美保关登陆,宣布了尼子再兴。很快就陆续有旧臣加入,再兴军膨胀到3000人,以真山城作为拠点,开始进攻月山富田城。虽然当时守卫富田城的只有天野隆重以下300人,但是他巧妙的配置部队,运用有利的地势,来阻挡也鹿之介的攻击。眼看无法夺回富田城,鹿之介把兵势指向了石见和伯耆。然而在这时,尼子再兴军的协力者隐岐豪族隐岐为清被毛利军寝返,在美保关作乱。鹿之介决定讨伐。尼子十勇士中的横道兄弟在美保关之战中立下了战功,得到鹿之介和立原久纲的感状。但是这次作战牵制了再兴军,失去了扩张的良机。

毛利当然不能让尼子坐大,次年正月,毛利辉元、吉川元春、小早川隆景以下13000人的大军直指石见、出云。尼子家的军议会上,众人都明白,如果毛利家的援军进入了富田城,那么出云夺还,尼子再兴的机会就彻底失去了,于是决定迎击。鹿之介率领6800士兵在布部山——从石见路到富田城的必经之道布下阵势。布部山易守难攻,尼子军在各个登山隘口都布下了大量士兵防卫。感到难以正面攻击的吉川元春于是向土民问出了上山的小道,亲自率领别动队从小道上山,对尼子的本阵突然袭击,由于主要的力量都分布在登山要道,尼子的本阵措手不及,大混乱。这时候山下的毛利军本队也发动了攻击,在上下夹击之下,尼子军败北。

布部山之战后,主君尼子胜久的尼子再兴军的残兵败将逃往末次城。毛利军乘胜追击,大军很快突入出云和伯耆,尼子胜久又败往真山城。当时鹿之介在伯耆的末石城笼城。攻入伯耆的是吉川元春的部队,他知道鹿之介的勇猛,心生一计,扬言要攻击在末石城侧面的大山寺。鹿之介得到这个消息,准备和大山寺的部队夹击。当天夜间,吉川元春突然命令向大山寺行军的部队折返,迅速包围了末石城,鹿之介促不急防,由于是准备夹击的而没有进行防御措施。被吉川攻入城中,他本人也被俘获。吉川元春原来准备把鹿之介斩首,但是在宍戸隆家的劝说之下,吉川元春念在鹿之介是位名将,给予饶恕。而改为把他幽闭在尾高城。

但是鹿之介从来没有放弃过主家,无时不想逃跑,一直在寻找机会。有段时间他痪上了赤痢,经常要去厕所,看守也对他放松了警惕。一天夜里鹿之介看准了机会越墙而去,逃向了因幡。元春恐怕他和尼子军再度合流,便强攻在真山笼城的胜久,落城之后,胜久逃去了隐岐岛。

逃亡到因幡的鹿之介为了获得再兴的资金聚集了尼子残党4 0 0余人从事海盗活动,在沿海掠夺。在他结束了海盗行为以后,又夺取了桐山城作为确保在山阴活动的据点。当时,因幡守护山名丰国的家臣武田高信在鸟取城叛乱,丰国想请求鹿之介的帮助。为了扩大势力,鹿之介答应了他。很快攻下了武田方的甑山城,武田高信来包围甑山城,结果反而被击退,鹿之介顺势出击,一气功落鸟取城。因为这个功绩,山名丰国劝说他加入,说尼子再兴是不可能的事了。就在这个时候,在京都的立原久纲催促他上洛,于是鹿之介在元龟三十年(1572年)的冬天辞别了山名家又去了京都。

在京都他和立原准备投到当时在近畿势力如日中天并准备向中国地方扩张的织田信长帐下。于是从隐岐岛接来胜久,通过织田的山阴方面司令官明智光秀的引见拜见了信长,信长对他们也是赞誉有加,称其为“好汉”,并且赐给鹿之介名马“四十里鹿毛”。让他们加入明智光秀的配属。

元龟三年12月,鹿之介带领3000名士兵再度回到因幡。当时,在鹿之介离去以后,山名丰国很害怕毛利的进攻,所以当他看到尼子军在织田的支持下又重整旗鼓时,答应协力尼子家的复兴。因幡国大半归于尼子家伞护之下。但是,1575年2月,尼子军离开鸟取城去攻击若樱鬼城之时,山名却又被毛利方寝返,尼子军再度陷于不利处境,估计是当时明智的势力远在丹后,而吉川和小早川已经逼近了因幡,山名不得不考虑自身的利益,在毛利的威胁和利诱之下被寝返。8月,两川攻入因幡,攻破了尼子在因幡最后的据点私都城,1576年5月,鹿之助向但马退却,坚守了3年的因幡又再度失去。

兵败身亡

回到京都的鹿之介跟随光秀在讨伐谋叛的松永久秀的战斗中,活跃在大和国的战场上。1577年9月,织田信长派遣羽柴秀吉开始攻略毛利,进入姬路城。进入了姬路的秀吉意识到处于因幡,美作,备中结合部的上月战略位置重要,于是要求赤松氏的上月城主加入织田方,遭到拒绝后就迅速攻落了上月城。胜久,鹿之介属下的800尼子军入城守备。但是,当时毛利的同盟宇喜多直家的5000兵众很快来攻,考虑到兵寡城薄,尼子军被迫放弃上月城退回了姬路。

鹿之介鹿之介

第二年3月,羽柴军二万一千大军开始向播磨攻略,再度夺回上月城。又配备尼子旧军守备。立原久纲认为上月城实在太小,难以守卫,请求胜久和鹿之介放弃,但是鹿之介认为为了尼子家的复兴和报答秀吉,作为援护守卫上月是应该的。4月,为了夺取上月,控制织田势力的进一步西进,毛利军的六万大军向羽柴发动征伐。尼子军陷入重重包围,犹如风前的烛火。秀吉准备救援上月,然而三木城的别所长治在这时候突然发动叛乱。秀吉措手不及,向信长请求援助,但是信长命令他放弃上月城和尼子家,集中攻击三木城。于是秀吉没有多余的兵力援助尼子,只能放弃。但是他派谴了一名使者通知鹿之介,他会派兵佯攻毛利,让尼子军乘机突围而出。但是,笼城双方的实力太过悬殊,三个月后,上月终于落城,鹿之介被俘。

尼子失败以后,毛利军宣布城兵可以活命,但从胜久以下的骨干全部被命令切腹,而鹿之介怀着要刺杀吉川元春的心思,没有切腹。但是,毛利是绝对不会允许他这个夙敌活着的。他被押送往松山城毛利辉元本阵的途中,路过备中国甲部川,在他向水面眺望时,突然奉了毛利辉元命令的刺客河村新左卫门将他一刀砍入水中,然后两人又在水里格斗。这时候,毛利家的另外两名刺客——福间彦右卫门、三上淡路守也赶到了,身负重伤的鹿之介终于死在他们的刀下。七难八苦的生涯,在三十四岁结束。他的首级被龟井兹矩安葬在因幡国气高郡的幸盛寺,法名幸盛寺殿润淋浄了居士。

3身后之事

编辑本段 回目录

鹿之介的长子山中新六幸元此时尚幼,原本他被过继到了山中氏的一族——别所家重臣黑田幸隆家作为养子,但是由于别所长治的叛乱,三木城被羽柴军攻击落城,黑田幸隆战死,他幸而被他的叔父——鹿之介的弟弟山中信直救出。在上月落城鹿介被刺杀后山中信直带着他去了摄津国伊淡城下的鸿池村。在那里鹿介的儿子新六幸元逐渐长大,并把自己的名字改作了鸿池新右卫门直元,放弃了武士身份,从事商业。他以酿清酒起家,逐渐把商业圈扩展到大坂(今大阪)、江户。后来还从事海运、金融贷款(明治时代时其子孙在金融界非常活耀,明治三十年(1897年)时,并创立了鸿池银行,明治四十四年(1911年)被封为男爵,鸿池银行在昭和八年(1933年)与其它银行合并,变成三和银行。),成为巨富。打下了现代日本著名鸿池财团的基础。他们的始祖山中鹿之介的那种“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精神始终在鼓舞着后代开拓创新,不断进取。

4人物评价

编辑本段 回目录

由于山中幸盛忠心于尼子家,一直希望可以复兴尼子氏,一般来说历史上也有不错的评价,也是日本战国时代忠臣的其中一个典范,在1937年日本小学五年级的教科书有描写他的事迹。虽然鹿之介的梦想没能实现,但是他那专注自己全部感情忠于主家的精神被世人所敬佩。后来许多武将在成人仪式上采用对着月牙型的日月盔发誓的形势表示对主家尽忠 。

5七难八苦

编辑本段 回目录

鹿之介幼年时,有一次与兄长一起被母亲叫到床塌前。在那,他第一次看到家传的鹿角肋立三日月盔。兄长指着这副有着巨大鹿角前立的甲胄对鹿之介炫耀道:“甚次郎(幸盛幼名),这是咱们家传的宝胄,现在已经传给我了,等我元服后披上它出阵斩敌首,就是象父亲一样真正勇猛的武士了。”鹿之介羡慕的看着鹿角盔,随后低下头说道:“我也要戴上它,我也要成为真正的武士。”母亲此时接着说道:“你们两个记住,永远也不能忘记主君尼子家的大恩,你们的父亲对你们寄予厚望,希望你们成人后讨伐万恶的敌人毛利氏,让尼子家恢复以前的辉煌。”鹿之介两言泛着泪光,出门对着山端的新月发下了那个著名的誓言“让我受尽七难八苦!(七难:日月失度难、星宿失度难、灾火难、雨水难、恶风难、亢阳难、恶贼难;八苦:生、老、病、死、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五阴盛)。

参考资料

[添加]
暂无参考资料!!

本词条内容由国搜百科根据相关资料编纂,仅供参考。如有问题,可联系我们修订、完善或删除。也欢迎更多热爱知识共享、有志于词条编纂的专业人士参与国搜百科创建。联系电话:010-87869809 合作邮箱:baike@chinaso.com 交流QQ群:5332181520

山中幸盛 图册

百科热点

党的十九大
  • 浏览次数: 990 次
  • 更新时间:2017-04-06
  • 创建者:tongxiaoli
分享到:
百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