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方言,属于北方话,在发音上具有自己独特的个性,与以北京话和东北话为代表的北部方言差异较大。参考古代清声母入声字和次浊声母入声字在今天各地的分化规律,山东方言又分别划归三个不同的官话小区:冀鲁官话、胶辽官话、中原官话。

中文名
山东方言
外文名
Shandong Dialect
别    名
山东话
所属官话
冀鲁官话、胶辽官话、中原官话
语    系
汉藏语系
语    族
汉语语族
语    种
汉语
使用地区
山东省及附近地区
汉语拼音
Shāndōng Fāngyán

1简介

编辑本段 回目录

山东话,是山东人独有的文化遗产。在今天说普通话的时代,保持方言的纯洁性显得更为重要。也许有的人会说:“山东话,各地差异很大,根本就没什么统一的标准”。其实这种观点是错误的,山东方言自鲁西到胶东是慢慢过渡的,山东人的发音习惯以郯城县、临沂市、蒙阴县、沂源、莱芜向北,以东的所有地区(包括东部临沂,整个潍坊市、日照市、青岛市、烟台市、威海市的各县市)在发“r”这个音时,均为“y”,例如:“人,日头,热”发音为“银,易头,耶”,以西,特别是鲁西南地区(枣庄市、济宁市、菏泽市、聊城市、泰安市、临沂市的费县、平邑县)“shu”音发为“f”,例如“水”、“睡觉”、“说话”、“树”等发音为“非”、“费觉”、“佛话”、“富”。基本情况就是这样,但是淄博市的博山、东营市的广饶,潍坊市的寿光,青州,临朐北部,济南市的章丘有个特例,“人”“热”等发音为“len”“le”。这在山东省是最为奇特的。

2归属 

编辑本段 回目录

根据《中国语言地图集》(李荣等主编)的最新汉语方言分区结果,山东省一百多个县市的方言均属于官话大区(也叫北方方言)。参考古代清声母入声字和次浊声母入声字在今天各地的分化规律,山东省各地方言又分别划归三个不同的官话小区:冀鲁官话、中原官话、胶辽官话。

冀鲁官话

指通行于河北省、天津市以及山东省济南、聊城、德州、滨州、淄博、泰安等40余县市在内的方言。

中原官话

指分布在河南省、陕西省、安徽省北部、江苏省北部及该省鲁南、鲁西南包括菏泽、济宁、枣庄、临沂及聊城莘县西南部等近30个县市在内的方言。

胶辽官话

分布在山东半岛和辽东半岛。其中该省有青岛、烟台、威海等40个县,大致相当于人们常说的“胶东方言”的范围。

3分区 

编辑本段 回目录

山东方言内部存在不少差异,这表现在语音、词汇、语法各方面。钱增怡、高文达等学者根据各地方言特点,把山东话分成两个大区:西区、东区;四个小区:西齐区、西鲁区、东潍区、东莱区。

西区69个县市。其中

西齐小区42个县市:济南、历城、章丘、长清、平阴、济阳、沾化、利津、广饶、博兴、桓台、淄博、邹平、高青、滨州、庆云、无棣、乐陵、阳信、惠民、商河、泰安、莱芜、新泰、新汶、肥城、临邑、德州、宁津、陵县、平原、禹城、武城、齐河、夏津、临清、高唐、茌平、东阿、聊城、阳谷、梁山、莘县、冠县。

西鲁小区27个县市:

临沂、郯城、苍山、费县、平邑、枣庄、滕州、微山、泗水、曲阜、鱼台、邹城、宁阳、兖州、济宁、东平、汶上、郓城、巨野、嘉祥、金乡、成武、单县、鄄城、东明、菏泽、定陶、曹县。

东区40个县市。其中

东莱小区15个县市:威海、荣成、文登、乳山、烟台、牟平、海阳、长岛、蓬莱、龙口、福山、招远、栖霞、莱阳、莱西。

东潍小区25个县市:

莱州、平度、即墨、青岛、崂山、胶州、高密、昌邑、寒亭、寿光、潍坊、青州、昌乐、临朐、安丘、诸城、胶南、五莲、日照、莒县、莒南、沂水、沂南、蒙阴、沂源。

以上大致是西齐区归冀鲁官话,西鲁区归中原官话,东莱和东潍归胶辽官话。

4语音特点 

编辑本段 回目录

概况

本章在标注山东方言语音时,尽量采用《汉语拼音方案》。无法用汉语拼音标记的就采用国际音标,并一律加方括号【 】,以示跟无括号的汉语拼音方案相区别。

山东各区方言语音特点仍按上文所述二大区四小区来分别介绍。各地读者可以在自己所属的方言区里,查考自己的方言语音跟普通话语音之间究竟有哪些不同。

西区·西齐小区

1.声母

(1)普通话开口呼零声母的字“熬袄欧呕沤安俺岸恩昂”等,多数市县读ng声母。

(2)普通话 r 拼合口呼的字,多数地区读 l 声母,如“如入褥软荣熔”等。(此条不准,这些字在济南泰安一带发音同普通话一样)

2.韵母

(1)“街解鞋、矮、崖涯”等字方言读【iεi】.街jiai, 鞋xiai,矮yai,崖yai,这几个字都是比较特殊的发音,同样是拼jie,姐的发音就同普通话一样,街却不同,同样拼ya ,压就同普通话一样,崖却不同。

(2)“责策色”等字靠河北省的地方读ê,其他地区读ei。济南泰安一带老土话读责就为zei,读策为chei,读色为shei。

3.声调

(1)淄博、莱芜、博兴、高青、无棣等地只有阴平、上声、去声三个调类。

(2)利津、章丘、邹平、桓台等地“接国铁册”等字读入声。

(3)多数地区“接国铁册”等字读阴平。

(4)去声多读低降调31或21。

西区·西鲁小区

1.声母

(1)“袄安恩”等字读舌根浊擦音【γ】声母。

(2)大运河两岸地区无zh ch sh r声母,合并到z c s 【z】。

(3)“双书水”等发“shu-”的字多数地区读“f-”。

(4)普通话j q x声母字部分地区读两组(即区分尖团音),如:精≠经、清≠轻、修≠休。

2.韵母

(1)“飞肥肺”多数地区读i。

(2)“责策色”等字读ei。

(3)“街解鞋、矮、崖涯”多数地区读iê。

3.声调

(1)“接国铁册、业律麦”等字读阴平。

(2)去声调值多数地区为前高降后低升的降升调312或412。

东区·东潍小区

1.声母

(1)普通话的zh ch sh,方言分两类,如:争≠蒸、师≠失。

(2)普通话的j q x,多数地区分两组,如:精≠经、清≠轻、修≠休。

(3)普通话的r,方言读齐齿呼或撮口呼的零声母。

(4)“袄安恩”等字读ng。

2.韵母

(1)环胶州湾地区把普通话的eng—ong、ing—iong分别合并,如:灯=东、英=拥。

(2)“责策色”等字读ei。

(3)“街解鞋、矮、崖涯”读iê

3.声调

(1)青岛、崂山、即墨、平度莱州只有三个调类。

(2)阴平调为低降升调213型。

(3)“接国铁册”等字读上声。

东区·东莱小区

1.声母

(1)普通话的zh ch sh,方言分两类,争≠蒸、师≠失。

(2)普通话的j q x,方言分两组,精≠经、清≠轻、修≠休。

(3)普通话的r,方言读齐齿呼或撮口呼的零声母,如“染软”。

2.韵母

(1)“对算寸”等字方言丢失u韵头。

(2)“歌科河”等字读uo。

(3)“街解鞋、矮、崖涯”读iai。

3.声调

(1)烟台等地只有阴平、上声、去声三个调类。

(2)多数地方“南”和“男”等字分归两个调类。

(3)“接国铁册”等字方言读上声。

(4)阴平调值多为降调41或31。

5亲属称谓 

编辑本段 回目录

山东方言属于官话方言。作为齐鲁文化的一个组成部分,山东方言的亲属称谓重秩序、重亲情、重礼仪、分亲疏、别内外,具有鲜明的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特征。

重秩序

秩序,是政治统治和家政管理的根本。山东方言亲属称谓以父系称谓为中心,长幼有序,老少分明,具有严格的秩序性。

突出辈份,老少分明。如,对长辈,称父亲为“爷”、“爹”、“爸”、“大”,母亲为“娘”、“妈”,祖父为“爷爷”、祖母为“奶奶”,其上每长一辈,前加一“老”字以示区别:称曾祖父为“老爷爷”,曾祖母为“老奶奶”;高祖父为“老老爷爷”,高祖母为“老老奶奶”。对晚辈,称子为“儿”,女为“闺女”,子之子为“孙子”,子之女为“孙女”,其下每下一辈,加一“重”字以示区别:重孙子、重孙女;重重孙子、重重孙女。

注重排行,长幼有序。如,称祖父的兄弟姐妹为大爷爷、二爷爷等、大姑奶奶、二姑奶奶等;称父亲的兄弟姐妹为大爷、二大爷等、大姑、二姑等;

对同辈,称自己的兄弟姐妹为大哥、二哥等、大姐、二姐,二弟、三妹等。对他们的配偶,也加排行称为:“大嫂”、“大姐夫”、“二弟妹”、“二妹夫”等。

有的地方如胶东,次序更为齐整,称父亲为“大”、“爹”、“爸”,称伯父则为“大大”、“大爹”、“大爸”,叔父则为“二大”、“二爹”、“二爸”。有的家族四服五服之内的同代人,全按一个顺序排下来,显得人丁非常兴旺。

对于晚辈,最普通的现象是,在乳名和称呼中强调其次序性,如“老大”、“三份里”、“四儿”、“二闺女”。在处理家庭问题上,长者说了算,老大说了算,长辈和老大为尊,显示了秩序性的权威。

山东方言

宗亲、外亲各成体系。沿袭父系家族为中心的旧俗,以“宗”和“亲”为标准,形成了四大亲属称谓体系:一是父系亲属称谓,二是母系亲属称谓,三是夫系亲属称谓,四是妻系亲属称谓。这就囊括了一个人血缘、婚姻所涉及的一切宗族和亲族对象。同时,每个体系各自独立,各成系统,互不交叉,秩序性很强。

重亲情

“进了一家门,就是一家人”。山东方言亲属称谓的重亲情特征,表现在对非血缘关系亲属的当面称谓上。

亲属称呼

对直接姻亲,当面称呼要用血缘关系的称谓。对于妻子来说,称呼丈夫的一切亲人,一律随丈夫,也就是说,如同称呼自己的亲人一样。如,称公公为“爹”、“爷”、“大”、“爸”,婆母为“娘”、“妈”,夫哥为“哥”,夫弟为“兄弟”、“弟弟”。

对于丈夫来说,称呼妻子的亲人也一律随妻子,如,称岳父为“爹”、“爷”、“大”、“爸”,岳母为“娘”、“妈”,妻哥为“哥”,妻弟为“兄弟”、“弟弟”。对于夫哥夫姐(大伯哥、大姑姐)来说,称呼弟弟的妻子也像自己的妹妹那样,称为“二妹妹”或者“二弟妹”。对于姐妹的丈夫来说,称呼妻哥、妻弟的子女,也一律像称呼自己的兄弟姐妹之子女一样,称为“侄子”、“侄女“。

对于干亲,当面称呼完全同嫡亲,而不像其他地方有“妈”、“娘”的区别,或“大”、“干大”的区别。

对于同族姻亲,称呼同辈人的妻子和同辈人的丈夫,一律同嫡亲兄弟姐妹。如,称同辈人的妻子,年龄比自己大的,一律叫“嫂子”、“大嫂”、“二嫂”;年龄比自己小的,一律叫“妹妹”或“弟妹”、“大妹妹”、“二弟妹”。称呼同辈人的丈夫,年龄比自己大的,一律叫“姐夫”、“大姐夫”、“二姐夫”;年龄比自己小的,一律叫“妹夫”、“大妹夫”、“二妹夫”。

此外,称呼同辈人的母系亲属也一律同称呼自己的母系亲属称谓,如“姥爷”、“姥娘”、“大舅”、“二姨”;自己的配偶称呼这些人时,也这样称呼。

对于庄亲,即同村异姓的人,之间的称谓也用亲属称谓词去称呼,突出乡亲的亲情。

邻里称呼

对于同村而不同姓的人,一般规则是:1 有直接亲戚关系的,优先喊亲戚称谓,比如“表叔”“二舅”之类。2 没有直接亲戚关系的,一般参照自己同姓人中和对方的亲戚关系,或者老一辈延续下来的关系,加排行称谓,比如“三叔”,“四哥”等。对方没有兄弟的,一律称呼 “大XX” ,比如:“大叔” “大哥”

对陌路人,也根据其年龄、性别特征,称之为“大爷”、“大娘”、“大哥”、“大嫂”、“大兄弟”、“大妹妹”,只不过一律用“大”而不用“二”、“三”、“四”之类的排序词罢了。

但在鲁西南地区,除亲属称谓外,忌称“大哥”,见面应叫“二哥”,“二哥”是尊称。据说,起因于武大郎与武松的传说故事。武大郎是个三寸丁,妻子与人通奸,是个“乌龟”、“绿帽子”;而武松武老二,英雄豪气了得,成为山东大汉的典范。而在鲁东南地区,见面须称“三哥”,俗以为“大哥王八二哥龟,就数三哥是好人”。

分亲疏

一:宗亲方面:

在宗亲称谓中,山东方言按亲疏远近的不同,区分为不同的亲疏层次。

山东民间流行的五服,出五服,大致关系如下:由上到下的排列次序为:高祖辈、曾祖辈、祖父辈、父母辈、自己(至此为上五服,自己及以下为下五服)、子辈、孙辈、曾孙辈、玄孙辈,共计九代,是为本宗九族,从高祖到自己是五代宗亲,俗谓“五服,在这九代中的任何一代,只要往上数超过五代,不是一个高祖,就算出五服了。

山东一些农村流行的“五大院”、“四大院”,也指在五服、四服之内的宗亲,分别方法同上,院:院子、支股的意思。

也可以这样区分亲疏:一个林地里的(墓地)、一个老林地的、一个支股的(即宗族有同一历史来源的)、一个发源地的、一个姓的。

以上这些宗亲范围,都要在族谱中出现。表现在称谓语中,在叙称时往往前加“亲”来强调,如:亲兄弟(同一父母的兄弟)、“亲叔伯兄弟”(同一祖父的兄弟)、“叔伯兄弟”(同一曾祖的兄弟或一个老老爷的兄弟,有地方称为堂兄弟)、“五服内的兄弟”、“一个林地的”等词语。

在红白事上也区分亲疏,目前大部分山东农村,红事基本只聚合三代以内的宗族商量办理,白事才聚合五代以内的宗族商量办理。除此以外的同姓人或村民也可参加,却只能算帮忙,没有参与商量或决策的权利。

二:姻亲方面:

在对姻亲的面称(当面称呼)里,山东方言靠称谓词前加“表”字来区分亲与疏,即俗谚所谓“一表三不亲”。这种情况,主要是对同辈的妻系、母系、祖母系亲属而言。如,称同辈的岳父为“表大爷”、“表叔”,岳母为“表大娘”、“表婶子”,妻哥妻弟为“表哥”、“表弟”。

对姨、姑丈夫的亲属,也冠以“表”字,如,称姨、姑夫下一辈子侄,称为“表哥”、“表弟”、“表姐”、“表妹”,但对姑夫、姨夫的亲生子女,往往称为“亲姑舅表哥”、“亲姨娘表姐”等,以区别和突出亲疏关系。

对姨、姑其公、婆称为“表爷爷”、“表奶奶”。

对姐、妹之丈夫的亲属,也冠以“表”字,如,称姐、妹丈夫的兄弟姐妹也为“表哥”、“表弟”、“表姐”、“表妹”。

婚姻双方的父母,即“亲家”,相互称谓也用“表”:“表哥”、“表嫂”、“表弟”、“表妹”。

在背后称呼上,山东方言也专有一套区分亲疏的称谓词。

1:对夫系和妻系的粗俗称谓。如,称夫之父为“公公”,母为“婆婆”,祖父为“老公公”,祖母为“老婆婆”,夫哥为“大伯子”,夫嫂为“大伯嫂子”,夫弟为“小叔子”,夫弟媳为“兄弟媳妇子”,夫姐为“大姑子”,夫妹为“小姑子”;有时为了稍微表示礼貌,冲淡不敬色彩,在其后再缀上嫡亲称谓词,如“公公爹”、“婆婆娘”、“大伯子哥”、“大姑子姐”。

对妻系亲属背称更粗俗。如称岳父为“丈人”,岳母为“丈母娘”,妻子的哥为“大舅子”,弟为“小舅子”,姐为“大姨子”,妹为“小姨子”;也可后缀嫡亲称谓词,如“丈母爷”、“丈母娘”、“大舅子哥”、“大姨子姐”。而称呼妻之姐妹的丈夫,则用“连襟”、“割不断”,“一肩挑”、“两乔”、“连桥”谑称。

2:有一种说法,叫“灭亲不灭祖”,可以六亲不认,但不能不认宗族。比如,亲姐妹或堂姐妹嫁给了对方叔侄两个,在男方家庭对外是婶、侄媳妇的关系,但姐妹二人之间仍旧按姐妹称呼,绝不能按婶侄称谓,这种情况在男方家庭中知道她们关系的,也会含糊其辞,不会以此为难。

这说明,齐鲁文化“亲疏”的区分标准是血缘,姻亲是第二位的。

三:远亲方面:

对于远亲,即亲戚的亲戚,或祖先的亲戚,山东人称之为“老亲”,一般不再深交,所以在称谓时也用前加成份强调出来。如“姥娘门上的”、“姑奶奶门上的”、“老亲戚”、“庄亲”等。

山东方言以对嫡亲特有的直称表达亲情,以示远近。对嫡系亲属,长辈可以直呼儿孙辈的“小名儿”(即乳名),儿女有的已到半百年龄,父母仍以乳名面称。乳名是长辈称呼儿孙辈的专利,其他人不得面称,直接面称具有詈言性质。

对于嫡亲兄弟姐妹来讲,哥、姐也可直接称呼弟、妹乳名,但仅限于弟、妹儿童时期。

面称儿孙辈的已婚者,还可以排行称呼,如“二份里”、“三份里”;称呼其配偶,则为“二份里的”、“三份里家”。

同辈哥、姐也可以排行称呼已婚弟妹,但用语不同,以“第二的”、“第三的”或“老二家”、“老三家”称之。

在鲁西南广大地区,因用“老二”、“第二的”婉指男性生殖器,故除非亲生父母和同胞兄长,不得面称他人为“老二”、“第二的”。

山东方言中还有一些特定的拉开亲情距离的称呼方式。在嫡亲中,长辈的名字属于家讳,不得直称;但是,对于三代以外的宗亲、庄亲,则可以用亲属称谓前加上被称呼的人的名字的形式称呼,如“庆堂叔”、“正法大爷爷”、“光同姑奶奶”。

别内外

“外甥是姥娘家的狗,吃饱了就走”

家庭是以男性为中心,以血缘关系为基础建立起来的,姻亲则为外亲。“外甥向外”、“嫁出去的女,泼出去的水”,意为不亲。这种内外之别,表现在称谓中,有以下几个特点:

对外亲称谓体系作简单化处理。对母系亲属称谓体系,最为突出的是对姐妹、女儿、孙女的后代子孙,不加细致区分,不分女儿之子或孙以及姐妹之子或孙,一律用“外甥”、“外甥闺女”称之,“外”者,与“内”之子孙相对也,以示有别。

面称姻亲则特别讲礼仪,如称女婿为“客”、“新客”、“贵客”,尊称为“姑爷”;而其则背称妻系亲属为“丈人”、“舅子”、“姨子”,非常鄙俚,具有詈言性质。,

用独特的形式称呼已嫁的女儿、姐妹,即以她们所嫁丈夫的姓,或者所嫁村庄的名称呼她们。如果女儿姓黄,便称女儿为“老黄家的”;如果女儿嫁到刘庄,便称女儿为“刘庄的”。

山东方言山东方言

在对待所有姻亲关系中,也是也不同地位关系,舅为大,基本是汉族传统,山东也不例外,比如有红白事把所有姻亲请来,在座次上绝对是舅坐上手,并尽量避免年轻的舅和年老的姑夫姨夫同桌,否则年轻的舅坐上手,年老的姑夫、姨夫坐下边,又不符合山东人尊老的习俗。如果年龄都差不多,那舅必须是上手。

如果家中有事,要请亲戚商议的话,舅是首选,特别是母亲、妻子或孩子辈的事,娘舅或孩子舅必须知道或当家做主。平常来往中,姑夫也比姨夫要多,因为姑夫虽然是姻亲,可姑是宗亲,而姨和姨夫都是姻亲。有很多红白事,往往是舅和姑夫必来也该来,姨夫则不然。

重礼仪

“礼多人不怪”

尊称,俚称分明。面称用尊称,叙称可用尊称,也可用俚称,这是礼仪规范的要求。

他称、直称讲究。所谓他称,即降自己一辈或两辈,站在下一辈人的角度上称呼,这是山东方言的“尊敬体”。使用尊敬体要注意在称谓词前加“恁(您)”或“他”,以示区别。

尊敬体只为自己是长辈或平辈,称谓小自己一两辈或比自己年龄小的平辈,如,当面称呼侄子侄女为“恁哥”、“恁姐”,意指自己孩子的哥姐,当面称呼孙子孙女也是“恁哥”、“恁姐”,意指自己孙子的哥姐,当面称呼自己的弟和弟媳为“恁叔”、“恁婶子”,指自己孩子的叔叔婶子。却不能称呼大哥大嫂为“恁大爷”“恁大娘”,这不尊重年龄大的人,失去了尊敬体的意义,应该直喊哥或嫂子。

用尊敬体对小辈背后称呼则为前面加他,比如:“他哥”、“她姐”、“他嫂子”“他姐夫”之类。

而对自己的长辈或年龄大的平辈,一律用上面的直接尊称,这一点在很多电视剧中往往会犯错误,现实生活中,没有当面称呼长辈为“恁爷爷”“恁奶奶”的,都是直接喊爹妈或大爷大娘或叔婶。

在山东很多地方,夫妻私下之间对于父母也用他称,称为“他爷爷”,“他姥娘‘”,意指自己孩子的爷爷或姥娘,而夫妻面对老人的时候,绝不会这样称呼,都是直喊爹或娘。

对晚辈的配偶,尊敬体当面称呼为“恁嫂子”,“恁(您)姐夫”或者以孙子辈身份称呼为“恁婶子”、“恁姑父”。也可前加孙辈子女的乳名,如称儿媳妇为“燕燕他妈”,称侄女为“红红她姑”。背后称呼则为把“恁” 变为 “他(她)”

6词汇举例 

编辑本段 回目录

人称代词

我,我们,我们的=俺an,个别地方发音为nan

你,你们,你们的=恁

他=他(te)

时间

昨天=夜来,夜儿,夜门,决里,夜儿里

今天=今儿,几们,今个,今子,今日,几没儿

明天=明个,明里,面里,赶明儿,明子,明日

前天=前儿没

后天=过明,过明里,过明天,过面里,后日

去年=年时

年初=散过喽年

早晨=清起来,大清早

中午=晌午,晌午头里(临沂日照青岛读做"shangwan)

以前=早里霎(sha),以前霎(sha),,那霎(sha),早先霎(sha),早先先

很久=老时届了儿(带儿化音)

下午,傍晚=下晚儿,黑天(傍晚),夜抹黑(傍晚)

下午=过晌,过(ge)晌午,过晌午

晚上=烘晌,后晌,往晌,哄航,黑家,后横,黑夜

半夜=午更(jing)头里,午更(jing)里

一段时间= 一爿子,一阵子,一绷(beng)子,例如:那个事老长一爿子了,他得病有一绷子了(东营,临沂,泰安一带最常说)

较短时间=一霎,一崩,一时半霎,一霎霎,么曾赶儿

刚才=将才霎,将才,将末,将将,才忙给儿,

什么时候=多咱,多近,啥(去声)时候,多大

称谓

奶奶=婆(胶东话,鲁西话一般还称奶奶,不过第一个“奶”为大声调,发音快速,第二个为降调的二声,拖长),喃喃

小女孩=小妮,小嫚(胶东一带),小闺女,小姑娘

伯父=大爷,大爹

伯母=大娘,大妈,娘娘

叔叔= 叔(发“夫”音),小爸爸,小爹

姥姥=姥娘

自己老婆的姐夫或妹夫=两桥,连桥,亮条,连襟(去声轻声,烟台话)

客人=kei (山东通用经典,无字可以表达)

女婿=闺女家,新女婿称谓“新kei”

阴阳人,阉割过的人=二椅子,二叶子,

小男孩=小子,小小子,

小青年=小年轻地,小伙子,小末子

年轻女人=闺(gun)女,大妹子(长辈或平辈中年长者对年轻女子的称谓)

小时一起长大的好友=依巴连子

邻居=邻室,邻室家,邻室百(读“bei”)家,挨(读yai)门

动物

壁虎=蝎虎子,蝎虎帘子(济南方言),蝎虎溜子,蛇虎溜子(淄博话)

猫头鹰=夜猫子

鸭子=呱呱,扁嘴,老崴(wai)

蛇=长虫

狼=麻虎,毛猴子

田螺=旮旯油子(济南方言),巴拉油,卜拉油,菠萝油,波罗牛子,无楼牛子,蜗了牛子

蛤蟆=介蛤蟆,气蛤蟆,癞蛤蟆,和睦头,气鼓儿(阴平上声轻声,烟台福山土话),河蟆娘,外八子

螳螂=刀螂,当螂,砍刀

麻雀=小小虫,家雀,家翅儿(儿化音),家臣子,家chei,小chua

乌鸦=老鸹,黑老鸹

鹰=老雕,老老雕

蝉=喋撩,胡介撩(泰安一带)嘟啦龟,节六,烧前猴(济南、章丘方言),知了,嘟了,神仙(济南部分方言,章丘,淄博等地),消息儿(儿化音),少捞钱

蝉的幼虫=喋撩龟,龟,猪了龟,基拉猴,爬爬猴,吉了猴

母蝈蝈=乖乖子 叫掴,咬怪,叫叫奥

公狗=牙狗

公羊=臊虎子

鸽子=鹁鸽(这是山东最经典最统一的一种叫法),布鸽,布噶

蜥蜴=长虫狸子,地出溜子,蛇触离子(发音近似),马蛇子,长虫连子,气门子

蜻蜓=光光听、听听、蚂愣

百足虫=蚰蜒 草鞋底

鼠妇=潮虫子

跳蚤=蛤蚤,虼蚤,锅蚤(zao)

蝙蝠=燕巴虎子(济南方言)棉田呼子,绵绵呼子(泰安一带),燕儿蝙蝠,盐白胡

蚂蚁=米羊(济南方言)马几阳儿(上声轻声阳平轻声,烟台福山土话),蚁痒

蚯蚓= 出溜船(泰安一带),蛐蟮,地蛆,哧溜串

蝌蚪=蛤蟆捻子、蛤蟆阔dei 、蛤(he)蟆阔星子、咕(guo)咕荡子

喜鹊=妈嘎子,野巧儿

戴胜=花和尚

蜘蛛=恶朗朱子

蚜虫=密虫子,溺虫子(去声轻声轻声)

鲫鱼=曹鱼,曹鱼板儿(小鲫鱼)

草鱼=厚子

黑鱼=火头,火头橛(小黑鱼)

泥鳅=拧(平声)直钩(泰安一带),泥狗,迷狗,米了狗子,米兰够(烟台),迷了狗儿(去声轻声去声轻声,烟台福山土话),泥乔

小鲤鱼=鲤鱼管儿

黄鳝=血(xie)鳝(泰安一带)

狼=老马猴子(泰安一带)

小一点的蝉=金金子(泰安一带)

母猫=女猫

植物

南瓜=囊瓜

长在地上的爬藤,能给人划破腿的东西=喇喇秧、喇狗蛋子

向日葵=朝阳花,长阳花,早早葵,长瓜杆子(泰安一带)

土豆=地蛋、地豆子

花生=果子(泰安一带),,落(一声)生

瓜子=长瓜秆子(泰安一带),毛嗑(不常说)

蘑菇=毛菇

松菇=莪子

西红柿=洋柿子

地瓜=芋头

动作类

突然=悄默声地(泰安一带),猛地,好木声

忻(xin):含义1:娶,如“忻媳妇”;含义2:嫁给,如“她非忻他不可”。[1] 

修、治=扎裹,一般指修理某物品,亦有地区称给人治病为扎裹病

慢(形容人)=迂磨,黏持

享受,舒服=愉(平声)贴(泰安一带),愉适,资饮

笑、高兴 = 欢气(欢一声),恣,你看你恣的那个样

真的吗=真个里,正裹dia,真事儿的吗

舍得=割捎,过少(例如:不过少滴=舍不得)

估计=怎摸,砸摸,眉摸

顶嘴= 犟嘴、翻皮打脸,呀犟

调皮=狗毛易哆嗦,羊毛炸风

比划=眉画,迷画,

绊倒,倒=张咕噜,跌轱辘

不太高兴=跌斜脸、耷拉脸(泰安一带),脸莫跌些,薛招脸,当啷照脸

讨厌=恶应(泰安一带)膈应,恶(wu)酥

形容一件事或一个人不好= 呲毛,例如:你办的这事忒呲毛了。那个人忒呲毛。

拍打=打破(轻声),扑(二声)拉,例如:你后背有土,我给你扑拉扑拉

用脚踢开,用脚踢着走=驱拉,例如:你把那个椅子驱拉到一边

故意=得(dei三声)为,得易,得意哩,精(去声)心,知(一声)为(四声)的

出头=上前,例如:你想替他上前啊(你想替他出头啊)

有空=迭哩,例如:明天下午迭哩吗?(明天下午有空吗) ,隆果(如:明天有空吗?赶明隆果包?)

干什么=揍么哩(泰安一带),组(zu 四声)啥(去声)/ 干啥、干啥嘞(菏泽方言[2]  )

睡觉=困觉

饿=饥困

懂了,知道了=顿(三声)了

蹲=股dei gu

东张西望=撒么,撒木,抽心,搂候

扔=拽,楞,料,横,讧,撇

聊天=拉呱,唠麽

挖苦,身体发痒=刺挠

抖一抖=合丝,合撒

动弹=轱涌(清平),故应,故拥

饮,喝=哈(胶东方言)

推=拥(济南方言),晕,忒(去声,烟台话),勜wěng

手轻触=绰击,戳急(济南方言)乖

脱掉=扒(济南方言)抹(例如:抹帽子)

擦=马(上声,烟台话),骂(淄博话,例如“骂桌子”)

丢(人在生气的时候猛烈丢向另一个物体的动作)=歇,夯,诊,写(上声,胶东话及鲁西话一部分),拽(二声)

挠=浍(kuai,三声)例:浍痒痒

躺=歪斜(泰安一带),惬(qie,一声胶东及淄博方言)

修理=饰维(济南泰安方言都读一声),扎固(胶东方言),捣鼓

很=杠、忒、想、楞

踢、揣=派(三声)(淄博话章丘话常见,鲁东方言)

打=揍(鲁西话,济南话为主)毁,砸(烟台话)

用巴掌打=呼

用巴掌打脸=加耳、多耳巴

踹人=跺人

蹲下=鼓得(dei,济南方言)、古及(济南以西)

追=躖,撵(济南方言,中国北方代表)

去=弃,kv(“科”和“於”,入声,烟台土话)

过来=各来(济南及附近方言)

嫌人脏=溢歪,夷赖、夷外夷乃(“乃”发轻声),癔歪

做=揍,例如:你揍声么弃(你做什么去)

惹祸=作业,作落(含贬义)

卖弄=“谝弄”(pianlong)(上声和轻声)谝亮(鲁西方言,济南话),烧包,骗吃,扎煞

自以为了不起=精爽

泼=豁

斥责=熊

不要、别=白(胶东话,鲁中淄博话)

骗=糊拢(泰安一带),熊(烟台话)唔隆,糊隆,熏(骗人=熏人),寻呼,愣(一声)

玩儿=咱(轻声或阳平,烟台话)

形容词 植物萎了=淹油(经典山东话之一),叶阉

开心,高兴=恣(zi,zei)(济南地区加儿化音)

见到某种东西感到心情不快或欲呕=各应,饿应,饿养,恶影

傻=憨,嘲,表 尔锅(章丘)

聪明=精

巴结人=舔摸

犹豫不决-二呼(烟台地区),二思(青岛地区),欣思(济南地区)欣思是思考 犹豫不决也是“二思”

为人厉害还吝啬-扣,割(ga)骨

干活干净利落=麻利

翻白眼=白楞,瞅(济南泰安一带瞅是翻白眼的意思)

清楚=嘹亮,村亮,qunliang,群(一声)

说话不着边际=到三不着两

拖拉,说话或者办事不利索=劳么,遇么

想吐但吐不出来=干哕(yue)

把=蛮【蛮卓杭奥来放聂开撵奥(把这东西放到那里)】

担心=挂心,挂挂着,

得瑟=抖擞(sou),癫(轻声)痫(四声)

毛愣=野咕(gu)

对折=哈起来,馈(kui)起来

人的身体称谓

额头=夜拉盖(经典山东话之一),耶了盖(烟台话)月了该,恶啦盖子

喉咙=活通眼奥

牙龈=牙花

膝盖=格拉掰(经典山东话之一),拨拉盖,各了败子,播了盖(烟台话)

颈椎=脖拉梗,脖梗,脖子梗,各啦绷子,脖儿梗,格拉beng(轻声)

脚=爵(jue)(gue,入声,山东土话)

拳头=皮锤(青岛烟台方言)

肘=胳膊zhu子,胳膊曲子

胳膊=噶帮,嘎巴,国破

手腕=手脖子

脚腕=脚(jue)脖子

胳肢窝=胳拉肢

手背=手面子

背=脊央,脊江

睫毛=眼眨毛,眼子毛

自然界及各种事物

太阳=日头(有的地方发音为:易头,如烟台,yi,发上声)鲁西南还有"天拦地"、“老老地”,老爷

面汤(疙瘩汤)=固扎汤

马扎=唔扎,杌栅子

尘土=步头,步(二声)土

泥=囷(qun济南附近),米(去声,烟台话)

屋=屋大常奥

闪电=打闪

打雷=打呼雳(青岛)打刮拉(泰安)

雾=雾露

毛毛雨=雾露毛

土块=坷拉,卡拉头,坷垃蛋,土卡拉

小石子=石巴蛋子

门槛=门嵌子,门式嵌子

坡=崖(yai二声)头(泰安一带),野(一声)头

肥皂、香皂=胰子

厕所=茅房(房,轻声)毛子,茅厕(济南读音为maosi),栏

碎布块=铺陈

蘸酱(食用水饺蘸食的一种用醋和香油混合物)=集会,忌(阳平)讳(轻声)(烟台)

土坯的灶台=锅阔郎子

水桶=捎

炒菜用的铲子=锵锅刀子,抢不刀子

铁锹=锨

锅盖=盖顶

特色方言

毛病=才坏(经典山东话之一),才歪

炖(汤之类)=库察

变质=丝挠,丝囊

食物长毛=捂列

潮湿=腊八湿

玩具=航航,耍物

干嘛呢=干什(hong,鼻音)么呢,忙什么呢,做(zou)什么的(dei)

你说什么=啥高(啥三声)

就是=可不含

正经=正了规价

黏糊糊=黏差糊堵

乱七八糟=糊只狗油

歪门邪道=巧了咕咚

水饺=扁食、饺子,包子,锄印,固扎(诸城一带)

稀饭=黏珠,啥哈

一点=丁丁个,丁旮旯点

还=莱芜以东读作“含”

死=老了,山东大部说一个人老了就是去世了,使、煞,例如:“俺娘,使煞俺咧”,走了。

滚=拔腚(经典山东话之一,济南地区通用)

忙、修理=饰维(均轻平)

做事特别与众不同,故意给人难堪=蜿蜒,个硬

脾气非常不好,乱打骂无赖人=恶儿烂。瞎仗

骗人骗事=乌龙

形容不结实 == 瓤摆、 瓤翻,例如:这自行车太瓤摆了;这架子有点瓤翻;

7四级试题

编辑本段 回目录

选择题

1.这孩子真各应人。“各应”是指:

A烦人、讨人厌B招人喜欢C天真活泼D呆若木鸡

2.白弄了,造死银(人)了。“白弄了”是指

A没有效果B刷房子C别折腾了D小白被人砍了

3."耶楼盖"(或"夜拉盖""夜了盖")是指身体的哪一部分?

A、膝盖B、屁股C、额头D、下巴

4."波拉盖"(或"各拉拜子)是指身体的哪一部分?

A、膝盖B、屁股C、额头D、下巴

5."俺适心里刚(很)阿砸了"其中阿砸是什么意思?

A、心绞痛B、郁闷\窝囊C、被东西砸了一下D、痛彻心扉的

6."俺得(dei)为的"其中得为是什么意思?

A、为了理想B、故意的C、必须的D、这句话没说全

7."听说这个事以后,我恣(zi)的不行了"是什么意思?

A、巨伤心B、巨高兴C、肆意妄为的D、精神崩溃了

8.我有个亲戚称呼为"两乔",他是谁?

A、我老婆的兄弟B、我老婆的父母C、我老婆的姐姐的丈夫D、我儿子的老婆的父母

9."俺家的林地就在那儿"其中林地是什么意思?

A、私家树林B、农村的耕地C、泛指家里的树木和田地D、祖坟

10."麻(一声)虎"(有的也叫帽猴子,老毛猴子)是什么东西?

A、小的老虎B、一种类似麻花的食物C、狐狸D、狼

11."铺衬"是什么东西?

A、形容词,铺垫的意思B、衣服的内衬C、碎布D、火炕

"你在顾拥什么"中"顾拥"(或"顾应")是什么意思?

A、搂搂抱抱的意思B、动词,指乱动C、左顾右盼的意思D、小孩打滚

12.山东人都习惯给"屁股"称呼什么

A、腚 B、股 C、尻 D、臀

13,山东人习惯上给"百"念什么?

A,bai B,bei, C,bo D,bu

14,在山东东部的青岛,烟台,威海等地方言中的"你真表"的"表"是什么意思

A,放荡B,手表C,傻D,好运

15,在济南,临沂,济宁,泰安等人说的"俺看你这人有点才坏"中"才坏"指什么

A,毛病B,人坏C,东西坏了

16.你买的黄瓜淹油了中“淹油”是指

A不新鲜B作成咸菜C作成泡菜D做面膜

17.“咱家没有集会了”中“集会”是指(青岛,临沂等地)

A生日PARTYB醋C***分子非法聚集D反战游行

连线题

"下晌" 晚上

"后晌"(瞎崴) 下午

"夜来" 前天

"前日"(前里) 早晨

清晴 昨天

阅读理解

夜来,俺二嫂来连,俺一看快上屋来半。俺问她饥困不,二嫂恩,叫俺几她滚点啥哈,俺作摸家里木家糊渡面连,就带几她酷差郭茄奥。过了老时节还木弄好,俺二嫂不得劲了,说光叫俺呆着站着半,几俺找过戊扎不行昂,俺找奥半天,啥也木找着,木办法就红她说,不行你上墙夹由聂哈拉那股得股得半。

请翻译成普通话,尽量贴近原作。

四、临沂地区部分

(一)、听力题。【每题2分,共10分】

1.甲:“Nen看俺这荒子管吧?”

乙:“管么!沾一故拥就毁了!”

问:乙的意思是()

A、甲的土地很早就荒芜了。B、拒绝为甲照看即将荒芜的土地。

C、不同意甲的观点,认为不耐用。D、以上说法都不对。

2.甲:“外头天晴木有?”

乙:“下的雾露毛。”

问:乙的意思是()

A、外面已经晴天了。B、外面有露水和雾。

C、外面的雨下的很密集。D、外面雨下的很小。

3.女:“你揍绳么地?”

男:“我在屋顶上凉快地。”

女:“你作业!”

问:女的意思是()

A、让男的快去写作业。B、认为男这样很危险。

C、问男是否在写作业。D、以上说法都不对。

4.甲:“Nen多咱来地?”乙:“俺夜来来地。”

问:乙何时到来的()

A、深夜的时候。B、没人看见的时候。

C、昨天。D、今天凌晨。

5.甲:“你找死啊?”

乙:“俺又不得为地!”

问:乙的意思是()

A、自己不是故意的。B、不怕甲的恐吓,并要动手打甲。

C、表示深深的歉意。D、甲的行为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五、青岛方言部分

翻译下面对话:

甲:哎要,怎木是嫩?嫩带上哪来??

乙:俺刚从利群出来,寻思子起(去)看看鞋,莫有好地~~

甲:安娘来,哈带要绳么好地?能穿子走路不就行了?俺同事biang前天卖了双华伦天奴,好几北,洋相省摸?哈不一样穿?

乙:就是就是。哎,改天上俺家玩七吧?俺家刚买了个DVD,木是群亮……俺和俺老头成天带家来唱歌。

甲:多钱?

乙:不贵。也就四北拉块钱儿吧~

甲:好。下个礼拜上嫩家唱歌七杭~~~

乙:好。等子给哦打电话行了昂~~~

甲:好,好,好。我带走了昂,百叫俺同事等急了,特哈带利群肯德基等子我来。等给你打电话行了~~

乙:好,走了昂。哎,等一块儿,叫子嫩老头出来玩儿昂~~~

甲:好好……

8历史痕迹 

编辑本段 回目录

词语是社会生活的真实写照,社会上出现了什么事物,就会有相应词语来反映这一事物。一般而言,事物消失了,记载该事物的词语就会消失,但有时却不然。因此,某些特殊的词语往往就成为研究某些社会现象的活化石。在山东方言里,就有几个与社会历史文化有关的非常特殊的词语。

“坐红椅子”的尴尬 新泰、济南、利津、金乡等地称考试最后一名叫“坐红椅子”,荣成叫“坐红漆板凳儿”,莱州叫“坐小椅子”,意思大同小异。旧时考试完毕后,一般按考试成绩排列学生名次,并张榜公布。榜上的名字写完后,用红笔打一个红钩儿,表示到此为止。这个红钩正好落在最后一名学生的名字上。由于红钩儿的形状类似椅子的拐角,故以此戏称。尽管是戏称,“坐红椅子”还是形象生动地描述出“排名最后者”的尴尬。《镜花缘》第六十七回:“紫芝把脸红一红道:‘舅舅还说不屈,单单把我考在红椅子上!我还要同舅舅不依哩。’”《李宗仁回忆录》第二章:“现在考试又两次坐红椅子,使我分外觉得难为情。”《镜花缘》的作者李汝珍为北京大兴人,李宗仁为广西桂林人,看来在近百年前,该词的通行范围还是较广。而到如今仍然如此活跃的,恐怕只有山东方言了。

笑骂入骨的“三本”

在博山方言里,人们管汉奸叫“三本”,外地人听了往往莫名其妙。究其原因,乃是因为在博山方言里,“日”字的读音跟“二”字相同,“日本”读同“二本”。日本侵华期间,在博山一带作恶多端,犯下了许多滔天罪行,老百姓痛恨不已,而那些汉奸助纣为虐,为虎作伥,老百姓自然也是恨之入骨,乃据“日本”之谐音“二本”,称汉奸为“三本”,将其丑恶嘴脸形象地表现出来,这倒颇具蒲松龄先生“刺贪刺虐入骨三分”的笔法。

饶有情趣的“识字班”

在诸城、安丘、沂水、临沂等地方言里,对姑娘有一个饶有情趣的称谓,那就是“识字班”。这个称谓可以说是一块活化石,记载着一段非常有纪念意义的历史。在漫长的历史时期,广大民众,尤其是农村大众的文化水平极其低下,因此,解放初期,在全国掀起了广泛的扫盲运动,组织群众学习文化,成立了各种“识字班”,按年龄、性别分班。由于女青年班坚持得最好,成绩也最突出,所以就习惯称女青年为“识字班”。随着教育事业的发展,扫盲运动早已宣告结束,而“识字班”这个对姑娘的专称,由于其形象生动且深入人心,仍然存活在人们的语言中,鲜活地记载这段让人难忘的历史。

参考资料

[添加]
暂无参考资料!!

本词条内容由国搜百科根据相关资料编纂,仅供参考。如有问题,可联系我们修订、完善或删除。也欢迎更多热爱知识共享、有志于词条编纂的专业人士参与国搜百科创建。联系电话:010-87869809 合作邮箱:baike@chinaso.com 交流QQ群:5332181520

山东方言 图册

百科热点

党的十九大
  • 浏览次数: 450 次
  • 更新时间:2017-10-27
  • 创建者:一天一个名
分享到:
百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