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乡送韦八之西京 (唐代诗人李白的作品)

《金乡送韦八之西京》是唐代伟大诗人李白在金乡(今属山东)送别韦八回长安时所作的一首诗。此诗表达了作者对友人的依依惜别之情,也抒写了作者西望京华、思君念国之意。全诗用语自然,构思奇特,形象鲜明,富于浪漫主义色彩。

1作品原文

编辑本段 回目录

金乡送韦八之西京

客自长安来⑵,还归长安去。

狂风吹我心,西挂咸阳树⑶。

此情不可道⑷,此别何时遇?

望望不见君,连山起烟雾⑸。

2注释译文

编辑本段 回目录

词句注释

⑴金乡:今山东省金乡县。《元和郡县志》卷十河南道兖州金乡县:“后汉于今兖州任城县西南七十五里置金乡县。”韦八:生平不详,李白的友人。西京:即长安,天宝元年(742年)改称西京。

⑵客:指韦八。

⑶咸阳:指长安。

⑷不可道:无法用语言表达。

⑸望望:瞻望,盼望。鲍照《吴兴黄浦亭庾中郎别》:“连山眇烟雾,长波回难依。”

白话译文

我是在这里欢迎您这位来自长安的客人,今天又要送您回到长安去。我也是来自长安,我的心常常随狂风西去,飘落在长安巷陌的寻常草树上。我此时此刻的心情难以用语言来表达,此次一别不知何时何地能再次相遇?您西去的身影已渐渐消逝,我只望见遮掩群山的烟雾弥漫而起!

3创作背景

编辑本段 回目录

这首诗是李白去朝居东鲁时的作品,当作于天宝八载(749年)。这年春天,李白从兖州出发,东游齐鲁,在金乡遇友人韦八回长安,写了这首送别诗。

詹锳《李白诗文系年》认为这首诗作于天宝五载(746年)李白离朝之后,所据“狂风”一句。然亦有人认为是安史乱后所作,如朱谏注及唐汝询《唐诗解》等。若定为安史乱后所作,则与李白行迹有违。

4作品鉴赏

编辑本段 回目录

文学赏析

此诗开头两句交待了被送者的行踪。从这两句来看,韦八可能是暂时来金乡做客的,所以说“客从长安来,还归长安去”。这两句诗像说家常话一样自然、朴素,好似随手拈来,毫不费力。三四两句写送别者,即诗人自己对长安的强烈思念之情。这两句平空起势,想象奇特,形象鲜明,是诗人的神来之笔,而且带有浪漫主义的艺术想象。诗人因送友人归京,所以想到长安,他把思念长安的心情表现得神奇、别致、新颖、奇特,写出了送别时的心潮起伏。“狂风吹我心”一定是送别时真有大风伴行,而主要是状写送别时心情激动,如狂飚吹心。至于“西挂咸阳树”,把人们常说的“挂心”,用虚拟的方法,形象地表现出来了。“咸阳”实指长安,因上两句连用两个长安,所以这里用“咸阳”代替,避免了辞语的重复使用过多。这两句诗虽然是诗人因为送别而想到长安,但也表达出诗人的心已经追逐友人而去,很自然地流露出依依惜别的心情。“此情不可道”二句,话少情多,离别时的千种风情,万般思绪,仅用“不可道”三字带过,犹如“满怀心腹事,尽在不言中”。最后两句,写诗人伫立凝望,目送友人归去的情景。当友人愈去愈远,最后连影子也消失时,诗人看到的只是连山的烟雾,在这烟雾迷蒙中,寄寓着诗人与友人别后的怅惘之情。“望”字重叠,显出伫望之久和依恋之深。

这首诗语言平易、通俗,没有一点斧凿痕迹。其中“狂风吹我心”二句,是脍炙人口的名句,在整首诗中,如奇峰壁立,因而使此诗平中见奇。正是这种“想落天外”的艺术构思,显示出诗人杰出的艺术才能。

名家点评

元萧士赟《分类补注李太白集》评此诗:“太白此诗因别友而动怀君之思,可谓身在江海,心存魏阙者矣。”

明高棅《批点唐诗正声》评“狂风吹我心,西挂咸阳树”二句:“词理清真,细绘者不能道。”

清宋宗元《网师园唐诗笺》评“狂风吹我心,西挂咸阳树”二句:“奇逸。”

清刘熙载《艺概》评此诗:“平中见奇。”

5作者简介

编辑本段 回目录

李白(701~762),字太白,号青莲居士。是屈原之后最具个性特色、最伟大的浪漫主义诗人。有“诗仙”之美誉,与杜甫并称“李杜”。其诗以抒情为主,表现出蔑视权贵的傲岸精神,对人民疾苦表示同情,又善于描绘自然景色,表达对祖国山河的热爱。诗风雄奇豪放,想像丰富,语言流转自然,音律和谐多变,善于从民间文艺和神话传说中吸取营养和素材,构成其特有的瑰玮绚烂的色彩,达到盛唐诗歌艺术的巅峰。存世诗文千余篇,有《李太白集》30卷。

参考资料

[添加]
暂无参考资料!!

本词条内容由国搜百科根据相关资料编纂,仅供参考。如有问题,可联系我们修订、完善或删除。也欢迎更多热爱知识共享、有志于词条编纂的专业人士参与国搜百科创建。联系电话:010-87869809 合作邮箱:baike@chinaso.com 交流QQ群:5332181520

金乡送韦八之西京 图册

百科热点

党的十九大
分享到:
百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