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国,又称莱子国、莱夷,是中国先秦时期的九夷所建的诸侯国,是商周时期东夷古国。商代始封,西周时期成为诸侯大国。爵位为侯爵,后改为公爵。春秋初,疆域西起今临朐,东至胶东半岛,北至渤海,南至今诸城、胶州。后被齐灭。《诗义疏》曰:莱,藜也。《山海经》东海之外有颛顼国、季禺〔嵎夷〕、少昊国、重氏、藜〔莱〕氏和后来的羲和国。《周礼》东海之外颛顼国国君伯称〔号伯菔、莱菔〕有子曰藜〔莱〕为祝融,祀以为灶神。

1莱国流源

编辑本段 回目录

东海之外颛顼氏伯称〔号伯菔、莱菔〕生藜〔莱〕,藜〔莱〕即老童,老童生重藜〔莱〕及吴回、吴回第四子莱言妘姓为 莱国始祖。莱言之后有西迁帝喾封藜〔莱〕的郐墟〔祝融之墟〕西周的郐国是也。

2历史变迁

编辑本段 回目录

莱国莱国

莱国在商代以前,统治中心在昌乐、临朐县附近。东部可以到达黄县的沿海地区。姜太公刚刚受封于齐国,建都营丘,位于今昌乐县境内。因为距离莱都较近,莱国候屡次进犯营丘。春秋时期,在齐国强大之后打败了莱国,侵占了位于今平度县西边的领士。因此,莱公迫不得已迁都黄县,叫做东莱。战国时期,前567年,东莱被齐国灭亡。 莱国君主 *莱共公(?—前567年) 东夷古国莱国 莱国是商周时期东夷古国。商代始封,西周时期成为诸侯大国。爵位为侯爵,后改为公爵。春秋初,疆域西起今临朐,东至胶东半岛,北至渤海,南至今诸城、胶州。

3文献记载

编辑本段 回目录

西周时期莱国文物西周时期莱国文物
《左传》载:襄公二十五年(前548),棠邑大夫棠公逝世后,齐大夫崔杼(崔武子)前去吊唁,见棠公之妻棠姜貌美,欲娶其为妻。因崔杼与之同姓,通婚有忌,但崔仍然强娶。后齐庄公与棠姜私通,被崔杼发现,崔杼与庆封怒弑齐庄公。后崔杼又被庆封所灭,棠姜自杀。棠邑除,其地并于齐。莱民迁至郳邑(今山东龙口)后,史称东莱,后被齐吞并,分其田,莱亡。莱共立国300余年。

1951年在山东黄县东南的南埠一座春秋早期墓葬中出土一批青铜器,其中六件说明姜姓纪国和莱国是存在通婚的。

由以上两个莱国与姜姓通婚的例子说明莱国不可能姓姜,因为同姓不通婚。

4莱侯与姜太公争边界

编辑本段 回目录

莱国最初建国的年代如今已经无法考证。最早的记载表明,西周初年莱国便已经存在。当时周王朝刚刚灭商而立,为屏藩周室,立即大兴封邦建国。其时封在山东地区的两个主要国家,一个是当朝首辅周公旦的儿子伯禽受封的鲁国,另一个便是远在东边的齐国,受封的人正是周灭商的头号功臣姜太公。

姜太公刚刚到达齐国便遭遇到一个下马威,这就是《史记·齐世家》中记载的“莱侯来伐,与之争营丘”。西周初年时,莱国势力已经很大,“莱逼营丘”的事实压迫得这位战功卓著的姜太公不得不做出迁都的决定。

一般认为姜太公管辖范围内的营丘在临淄以东的弥河流域,就是今天寿光一带。当时莱侯的兵锋已经直指弥河流域,对齐国构成了严重的威胁。姜太公初到受封的地方,根基不稳,只好避开莱夷的锋芒迁都别处。从这一次齐国和莱夷较量的情况来看,考古人员认为两方势力范围的界限应该在弥河一线,弥河以东相当大的地方是莱国的地盘。

因为史料的缺乏,现代山东东部地区可以确定的国家只有一个就是莱国,但是考古人员认为商周时期胶东地区应该还有很多小的名不见经传的方国。胶东半岛在先秦时期的一部地理书记《禹贡》中被成为“莱夷”或“嵎夷”———夷是当时中原王朝对周边地区小国或部族的泛称,莱夷就是以“莱”为名号的夷人,嵎夷则指的就是胶东滨海地区。

5有关山川

编辑本段 回目录

胶莱河流域胶莱河流域
在胶东半岛,名号与莱有关的山川事物有很多。胶东半岛与西部内陆的分界线是胶莱河,这条河由两部分组成,向南流的一条为胶河,在胶州湾入海;向北流的为莱河,在莱州湾入海。西周初期的“莱逼营丘”在莱河以西地区,一直到春秋时齐国与莱国几次大的战争,发生的地点都在莱河流域,可见莱河是莱国境内最重要的河流,也可以说是具有代表性的地理概念。

除河流之外,与国名、族名关系密切的还有山脉,在莱河以东的胶东半岛可以看到更多与“莱”有关的迹象,如莱山、之莱山、福来山等等。如今是我市五区之一的莱山本来是一个古老的村庄,村址就坐落在一处汉代建筑遗址上,附近小山众多,以富产铁矿闻名。其中冶头村曾发现有汉代熔炉遗址和铸钱遗址,出土过滑石“半两”钱范等文物。“两汉时期朝廷曾经在这里设立‘铁官’监造铸铁。铸铁在当时是重大的经济命脉之一,说明莱山在汉代的位置是很重要的。”烟台博物馆原副馆长林仙庭介绍说。今天没有人能够具体指认到底哪座山脉称作莱山,从古代就流传下来的“莱山”一名因而成了一桩悬案。

古时地名凡称“阳”的不是山南就是水北,莱阳地名的由来按说是莱水之北或者莱山之南。由于莱阳市境内没有大山名山,考古人员推断莱阳市境内古时可能有山名唤莱山。

名声最大的莱山位于旧称黄县的龙口市,海拔690米,虽然在胶东半岛不算高山,但是由于它地处渤海湾畔的冲积平原,却也显得气势雄伟。

6丰富遗迹

编辑本段 回目录

龙口市莱山东、北两侧有条黄水河,在黄水河沿岸考古工作者发现了诸多文物遗迹,这些古代遗存不仅分布广泛,而且级别很高。

黄水河的干流在莱山东侧,它的上游龙口市丰仪镇的鲁家沟村在清光绪22年(公元1896年)出土了一批西周时期的铜器。《黄县志稿·金石目》中如是记载———“(黄县)城东南鲁家沟田中出铜器十:钟三、鼎二,钟无款识。若甗、若盉、若觯皆有铭。”这批铜器中有一件鼎的铭文有这样五个字“莱伯作旅鼎”,很多学者认为这是莱国在龙口莱山附近的证明。

黄水河以东还有一条很大的支流,发源于艾山之阴,由南向北穿过蓬莱市的村里集镇向西汇入黄水河,这条河两岸的黄土台地上分布着许多西周至战国时期的古墓群。最南端的是站马张家墓群,1986年发掘了一座用膏泥封填的木椁墓,墓中棺椁还没有完全朽烂。随葬器物非常有特色,除了一件铜钟、一套铜车马器外,大部分器物均是木器、漆器,没有其它古墓中常用的陶器。

此地以北2公里的柳格庄村又有重大考古发现。1976年、1977年、1984年,这里又发掘出了9座墓葬和1座车马坑。随葬品中有9件一套的编钟和多重棺椁,还有通高41厘米的铜鼎,铜鼎上有两只方形的立耳,3只类似兽蹄的足,腹部布满了神秘威严的蟠虺纹,是一件气势恢弘的礼仪重器。

7都城旧貌

编辑本段 回目录

归城古城址归城古城址
“这么多重量级的遗迹汇聚在黄水河畔,那么它一定有一个中心。”林老说。当考古人员总揽这无比丰富的考古发掘时,最终将目光锁定在黄水河的一条很小的支流上。

这条小河发源于莱山北麓,《登州府志》、《黄县志》多记作“莱阴河”,当地人管它叫做“鸦鹊河”。鸦鹊河穿过莱山脚下的一块盆地,盆地上坐落着胶东半岛最大的古城遗址———归城古城址。

据林老介绍,归城约在龙口市黄城镇东南15华里的地方。归城古城设有内外二城,外城沿盆地四周的山冈上,因山就势筑成不规则形的城圈,周长约10公里。城内包括曹家、南埠、姜家、东和平、董家、迟家、北山、大于家8个自然村。村名多冠以“归城”,连村民都以“城里人”自居。外城墙因为长期自然及人为损坏,大部分墙面荡然无存。内城在盆地中央,平面略呈刀把形。

归城所处时代主要为西周至春秋时期,其规模之宏大在胶东半岛诸多古城址中堪称第一。大多数考古专家认为归城应该是一个古代国家的中心。归城范围内出土的众多文物,更对这个国家的级别、国属等问题提供了重要证据。

1969年,紧邻莱山的小刘家村(如今迁并入归城曹家村)农民在农田中挖出一批西周中期的铜器,其中一尊一卣(古代盛酒的器具,口小腹大)上都有铭文。卣上刻有铭文———“王出狩南土……启从征……。钺箙。”尊上铭文与卣上的意思相近,大意为一个叫做启的人跟随周王参加南征的战役,为此做一个器物记念。这种做法是商周时期非常流行的记功的方式。

“从这条铭文来看,启能够率领军队参加周天子组织的征伐战役,说明这个东方国家有着较强的军事实力。钺在当时是一种斧形的兵器,是王权首领的象征。而箙本义是盛箭的袋子,应该是启的家族徽识、图章,这可能意味着他的祖先有射箭的特长,这不由使人想到夏代东夷首领后裔射日的古老传说,可能启的国家就是由胶东半岛原住部落发展起来的,有可能就是莱国。”林老分析道。

面对如此丰富的文物资料,考古人员得出结论———莱山脚下的黄水河流域是胶东半岛青铜文化的中心区域,从墓葬到城址,都代表了一个国家的规模。从文物的等级来看,这个国家也是胶东半岛最大最强的国家。从历史记载来看,这个国家只能是莱国,那么归城应该就是莱国的都城。

莱国的过往存至书面流传下来的内容虽然不多,但是依凭今日不断地发掘求证,它的辉煌渐渐浮现在我们的眼前。通过追寻莱国踪迹,我们不仅还原了这块土地在夏商周时期的风貌,也再次认识了今日文明所源的根基。

在今天山东的东北部地区,曾经盘踞着东夷人建立的强大政权:莱国。它武力争夺营丘,给姜太公一个“下马威”;它一度效忠周王室,在东征中立下汗马功劳;它曾经有过文明的辉煌,却被视为“野蛮”的国度。似乎从未出现,又似乎从未远去,莱国,身上始终带着那张“夷人”的标签。

8原著民来龙去脉

编辑本段 回目录

周朝建国后,周成王把自己最信赖、最倚重的两位大臣——姜太公和周公分别封于齐国(都临淄)和鲁国(都于曲阜)。此两国扼东夷各部族西进中原必经的咽喉之地,周天子特赐齐太公以征伐“五侯九伯”(五侯:公、侯、伯、子、男五等诸侯;九伯:九州之长。五侯九伯泛指天下诸侯,即不听天子号令的东夷与殷商各方国)大权。

胶东地区以青岛——蓬莱为分界线(胶莱河),半岛东西两个部分古代文化遗存始终存在很大的不同。在青岛至蓬莱线以西,包括胶莱平原及今潍坊一带,为莱夷建立的莱国,在这线以东则是嵎夷建立的另一个国家东莱。

关于莱国与东莱国是否是一个国家的问题史学界仍有争议,历史书记载及大部分人都认为是一个国家,包括胶东半岛的地方志都异口同声持这一观点,认为东莱只是莱国被打败后,部分莱人东迁建立的一个后续国家。

笔者翻阅了一些资料,觉得这种说法存在许多解释不通的地方。认为东莱是一个独立的国家,不仅不是莱国后代,而且很多方面不同于莱国。这些方面包括:

其一,从两国疆域上分析,两国不是同一国家。

东莱是地处东隅海滨的一个夷族国家,国都在现龙口归城,范围当在胶莱河以东,即习惯上的胶东半岛。相当于现在的烟台和威海市管理范围。归城约在龙口市黄城镇东南15华里的地方,城内包括现在的曹家、南埠、姜家、东和平、董家、迟家、北山、大于家8个自然村。村名多冠以“归城”,从墓葬到城址,都代表了一个国家的规模。

莱国的国都在昌乐,后期包括了原夷国的土地,南以沂山为界;东南则与夷国接壤;西至临朐,经白浪河、胶莱河,直至大姑河一带,包括现在的潍坊、昌邑、安丘、平度、高密、胶县等地。这一地域面积比当时的齐国还要大一些,而且北临渤海,是在东方唯一能与齐国抗衡的强国。

其二,两国建立和灭亡的时间不同。

史称“莱夷”当在我国夏、商时期建立。莱国的建立,当在商朝后期。

由于殷商的压迫和残暴统治,同是东夷人的胶东半岛东部出现了一个以龙口归城为国都的东莱国,西部出现了在昌乐为国都的莱国,两国中间在即墨还有个夷国。

东莱国与周朝结盟,参加周朝的征战。莱国则与商王交好,与周朝作对。莱国在公元前567年灭亡,而东莱是在公元前500年齐景公时才灭亡,相差67年。

据历史记载,大约在公元前11世纪初叶,周武王联合800诸侯及西土各族,经牧野一仗,商纣灭亡。封纣子武庚为诸侯,又以周武王之弟管、蔡、霍三叔为“三监”,各据商中心地区的一部以监视武庚。

武王灭商以后两年即去世,其弟周公辅其子成王,而“三监”心怀不满,武庚乘机与东夷之大国奄、薄姑等联合起兵反周。周公于是大举东征。奄在今山东曲阜县旧城东,薄姑在今山东博兴县东南。据《史记》记载,周武王曾封太公望于营丘,国号齐,正是薄姑的中心地区;封周公于奄,国号鲁,正是奄的中心地区。当薄姑与奄起兵反周时,追随者还有许多其它东夷方国与部落。周公伐奄在成王即位之初,经过三年战争才杀了武庚,放逐蔡叔,占领了奄而放逐其君。此时的东莱曾派兵随周王征伐,而莱国则与周朝作对。

齐大公在营丘立国之初,“莱侯来伐,与之争营丘。营丘边莱,夷也”。这个莱指的是莱国而非东莱。

姜尚字子牙,俗称姜太公。东夷之士,公元前1136年生于东吕乡东吕里(日照县西),被后世称为谋略家的开山鼻祖,又是兵家鼻祖。他一生之中做到了三件划时代的大事:一是辅周,是文王、武王和成王的三朝元老,两代辅臣;二是灭商,功勋卓著,堪称千古一相;三是建齐,是齐国的开国君主。

司马迁《史记》载:“太公封齐,兼五侯地。”五候地即斟郡、斟灌、莒国、薄姑、纪国五地。

姜子牙封的齐营丘(今山东昌乐),本来就是莱国地方,周家把它给了太公,离莱国的都城十分近。齐为逢伯陵故国(逢伯陵是殷商诸侯),也是姜姓。周家封太公于齐,是有目的地采取以姜族治姜族的政策。

莱国与姜太公开战,是莱侯和太公争国。春秋中期, 莱国屡遭齐伐,日渐衰落。公元前571年齐灵公挥师伐莱,莱国贿赂灵公幸臣凤沙卫,齐师罢兵,莱逃过一劫。齐灵公姜环十五年(前567)齐侯召见莱王,莱王不从。齐灵公大怒,遂派将军晏弱率重兵灭莱,莱民残余退守棠邑城(今平度东南部唐田)。同年冬,晏弱率军破棠,占领了今平度大部土地,棠为齐邑。此时莱国灭亡。

在莱国灭亡的时候,东莱仍然存在至公元前500年。

其三,两地的文化传统明显不同。

胶东地区以青岛——蓬莱为分界线,半岛东西两个部分古代文化遗存始终存在很大的不同。

龙口古称东莱,至今口语中还有称外地人为“西莱子”,这个西莱指的就是莱国,是东莱人对西边莱国人的称呼。

还有一种口语,胶东人称对外地人是“老山西子”,其实是“莱山西子”变化来的。说明胶东人把自己当成东莱国人,对外一律称作是“莱山西人”。

莱山位于龙口市黄城东南12公里,海拔619.4米。据司马迁《史记·封禅书》记载:齐有八神(天主、地主、兵主、阴主、阳主、月主、日主、四时主),“六曰月主,祠之莱山”。月主即延光月主,为齐国崇敬的八神之一。公元前219年,秦始皇第一次东巡黄县时,隆重地祭祀了莱山月主神,并在山之北麓(今兰高镇庙周家村村南庙耩上)修筑了月主祠。西汉时期,汉武、宣帝仿效秦始皇,也多次来此祭祀莱山月神。

莱山乃秦、汉期间中国八台甫山之一,能得此重名,明显靠的是古莱国的文明。莱山之北是西周期间莱都城——归城地点地,《汉书.地舆志》记,“黄(黄县,今龙口)有莱山松林莱君祠”。

嵎夷古代指山东东部滨海地区,就是现在的山东乳山、文凳、荣成地区。

莱夷是我国先秦时期活动于东部沿海地区的东夷族的一支,是山东半岛的土著居民。1976年,在山东乳山县刁虎山前坡,接近于山顶端南侧的山腰处,发现五六处半地穴式、用自然石块砌筑的正方形小坑。坑略呈东西向排列,正北与刁虎山主峰相对。

乳山大孤山乡下刘家村北山坡在挖泥场时,也发现排列整刘的几个四面由大石围成的正方形石穴,当地人称“石笼子坟”,传说是上古时期的殡葬坑。

传说以前的人寿命较短,一般只能活到四十多岁。如果到了六十仍在的话,家人就用大石头围成一个笼子,把老人放进去。孝顺一点的每天送点水,有的干脆盖上石盖,让人活活饿死。有的认为这是古代东夷部族祭祀太阳的遗存,一般是面向一座山而建。由此推断,我国古史传说中所说的嵎夷族就居住在今山东半岛东端乳山、文登一带。

其实直到今天,以胶莱河为界的东部不论是语言和风俗习惯明显区别于胶莱河以西地区。这一现象很可能是东莱与莱国时期形成的,如果是一个国家,就不可能形成如此大的差别。

其四,两国国姓不同。

东莱国国姓为姜,姜姓从历史上到现代都是胶东的大姓之一,是胶东土著姓氏之一。

莱国的国姓是什么,很多人认为是“不得姓之国”,还有人说是赢姓,有说是妘姓。《诗义疏》曰:莱,藜也。《山海经》东海之外有颛顼国、季禺〔嵎夷〕、少昊国、重氏、藜〔莱〕氏和后来的羲和国。《周礼》东海之外颛顼国国君伯称〔号伯菔、莱菔〕有子曰藜〔莱〕为祝融,祀以为灶神。“东海之外颛顼氏伯称〔号伯菔、莱菔〕生藜〔莱〕,藜〔莱〕即老童,老童生重藜〔莱〕及吴回、吴回第四子莱言妘姓为莱国始祖。莱言之后有西迁帝喾封藜〔莱〕的郐墟〔祝融之墟〕西周的郐国是也”。

东莱是姜姓国家,是蚩尤的后代。莱国是赢姓国家,是黄帝的曾孙帝颛顼的后代。

祝融为炎帝后代颛顼帝孙重黎,莱国由其孙吴回建立,为妘姓。祝融是黄帝讨伐蚩尤的主要人物,发明了火攻的战法,打败蚩尤立了大功。

一九八八年,湖北荆门包山二号楚墓,出土的竹简有这样的记载:楚人的祖先是老童、祝融、媸酓。

说明蚩尤和祝融都是炎帝的后代,都是黄帝的后人。祝融是帝喾的曾孙,蚩尤是黄帝孙子颛顼帝的后代,颛顼帝是祝融的堂伯父。祝融的后裔分为八姓,即己、董、彭、秃、妘、曹、斟。蚩尤的后代姓氏为姜,羌,蓝,红,楚, 苗,屈,熊, 景,雷,龙, 吴,麻,石, 回,杨黄, 康,蔡等。

由此来看,莱国与东莱虽都出自黄帝,立场和后期发展完全不同。莱国是祝融之后,东莱是蚩尤之后,两者都属于东夷人,却是两个族群。

虽然同出炎帝,不排除是因为炎黄联合灭了蚩尤后,在胶东半岛形成了不同的两个族群所建立的不同国家。

莱国的国姓应为赢性。赢性是古代的贵族姓,后人大多已演变为谷、梁、黄、费、徐、秦、许、江、曹、赵、金、苏、英、裴等姓氏,现在嬴姓人已经很少见了。

其五,不同姓不能通婚

纪国的纪侯是姜季,炎帝苗裔,封于纪(时在赣榆县)。与莱国可以通婚,而不能与同是姜姓的齐国通婚,说明莱国的国姓并不姓姜,国姓姓姜的是东莱国。

1951年在山东黄县东南的南埠一座春秋早期墓葬中出土一批青铜器,其中六件说明姜姓纪国和莱国是存在通婚的。说明莱国不可能姓姜,因为同姓不通婚。而东莱则姓姜。

其六,两国的政治立场明显不同。

莱国是商代的候国,一直对周人持敌视态度,不肯臣服于周,故而被同为周王朝的齐灵公率先灭亡。东莱在西周初年即降服于周,并派兵跟从周王朝到处征伐,是周王朝的一个忠诚属国,所以齐国一直与其友好相处。由于齐景公要争霸,统一山东地域,不允许这些小国存在,才展开兼并战争。

公元前500年,东莱国君知道国破是迟早的事,没做过多抵抗就打开城门献出国印。齐国与东莱都是姜姓国家,同为炎帝之后。齐景公作为姜姓国君有同宗的关系,也不难为他们。只是取消了国号,将东莱原来的属地改为东莱郡,封了领军攻打东莱国的大将军槐为东郡候,负责治理地方。槐没有进行大规模的杀戮,对原东莱皇族只是取消了各种待遇和没收了财产,仍然给他们保留了一些土地和住宅,过平民生活。

东莱非莱国还有一个证据。1969年,紧邻莱山的小刘家村(如今迁并入归城曹家村)农民在农田中挖出一批西周中期的铜器,其中一尊一卣(古代盛酒的器具,口小腹大)上都有铭文。卣上刻有铭文———“王出狩南土……启从征……。钺箙。”尊上铭文与卣上的意思相近,大意为一个叫做启的人跟随周王参加南征的战役,为此做一个器物记念。这种做法是商周时期非常流行的记功的方式。有人得出这样的分析:“从这条铭文来看,启能够率领军队参加周天子组织的征伐战役,说明这个东方国家有着较强的军事实力。钺在当时是一种斧形的兵器,是王权首领的象征。而箙本义是盛箭的袋子,应该是启的家族徽识、图章,这可能意味着他的祖先有射箭的特长,这不由使人想到夏代东夷首领后裔射日的古老传说,可能启的国家就是由胶东半岛原住部落发展起来的,有可能就是莱国。”认为:“莱山脚下的黄水河流域是胶东半岛青铜文化的中心区域,从墓葬到城址,都代表了一个国家的规模。从文物的等级来看,这个国家也是胶东半岛最大最强的国家。从历史记载来看,这个国家只能是莱国,那么归城应该就是莱国的都城。”

然而,他们混淆了莱国与东莱的区别。这个国家不是莱国,而是东莱国。莱国是商朝的属国,而东莱与周友好。莱国不可能跟随周朝与商朝作战,而东莱则经常随周王参加征伐战争。

东莱太史慈(166年-206年)是《三国志》中有名有姓的人物, 东莱黄县人,东汉末年官至建昌都尉。弓马熟练,箭法精良。原为刘繇(刘繇(156年-197年,东莱牟平人,齐悼惠王刘肥之后, 扬州刺史)部下,后被孙策收降。(太史慈墓位于江苏镇江市北固山中峰南麓)。此时距东莱灭亡已过六百多年,传记作家仍称东莱人,说明东莱作为一个国家很有影响力。

虽然至今没有证据表明莱国与东莱是一个国家还是两个国家,但本人认为应该是两个族群建立的不同国家。某种意义上,东莱是莱夷建立的独立国家,而莱国只是从属于商周的一个候国。

胶东自古文化共融,生活习俗相似。东莱国前后最少有500年建国历史,只是东莱国是谁建立的无从考究。

商代有比干、箕子、微子三位著名大臣,其中箕子是东莱国人。东莱国王将善于治国的箕子介绍给了商王。商王纣暴虐,箕子为避难就逃回了莱子国,后来出走朝鲜建立朝鲜国。朝鲜至今尚存有箕子墓。

之所以都叫莱,是因为莱的偏假名指“小麦”,这两个国家都以小麦为主要农作物。小麦是人类最早种植的一种谷物。1万年前,地中海和中东地区的文明民族就已经种植小麦,再稍晚一些,美索不达米亚人已经会用小麦粉烤制面包。

莱人是炎帝神农后代,神农起于西方,山东半岛的莱族,有一部分来自西域,把小麦传到了这里,所以叫“莱”,是根据小麦而起的名字。东莱国原名“禾东”,是因为首先培育成小麦而得名的诸侯国,后来改名为东莱国。由此也可以证明东莱国远早于莱国,其消亡也晚于莱国几十年。

公元前548年,因为齐庄公和士大夫崔氏的老婆私通,被崔氏联合庆氏发动政变杀害。拥立齐庄公的幼弟杵臼为国君,是为齐景公。经过长达16年的内部火并,齐国终于走出了大臣专权的阴霾,亲理朝政。

齐景公始终梦想着能光复齐桓公的霸业,非常勤政,善于纳谏,关心臣民,齐国的国势渐渐恢复。

公元前526年,齐景公选中了徐国作为进攻目标,使齐、徐、郯、莒四国首脑在蒲隧结盟。公元前523年,再派军队讨伐莒国,迫使莒共公两度逃溃。

由于身后还有个东莱国存在,他决定出兵讨伐,使东部沿海一代全部成为齐国的后院。

郦道元《水经注》引旧说云:“公元前567年,齐灵公灭莱(春秋时期),莱民播流此谷,邑落荒芜,故曰莱芜”。这里的“莱”指的是莱国人而非东莱人。还有研究者称“齐灵公灭莱后,莱人分化为两支,一支迁徙到今天的龙口滨海地区,另一支迁至今天的淄川、博山的交界处,因其地杂草丛生,是一片荒芜之地,故名莱芜。”此话的错误在于东莱国早在莱国之前就建立了,并非是莱国灭国之后才建立的东莱国。而且东莱国灭亡于公元前500后,不是公元前567年。东莱国比莱国灭亡整整晚了几十年。

9“尴尬”的莱国:洗不去的“夷人”标签

编辑本段 回目录

“土著”发威与姜太公争国都营丘

莱子侯刻石莱子侯刻石
跟周武王辞别之后,年迈的姜太公从镐京出发,踏上了东去就国的征程,此行的目的地是两千里外的营丘。那是一片既熟悉又陌生的土地,熟悉的是,太公本为东海人士,这里正是姜太公的祖籍;陌生的是,他和这些剽悍的东夷人原本并没有多少交情,封国在此,想必不会一帆风顺。

姜太公心情复杂,一路上车队走走停停,昼行夜宿,行进缓慢。这天傍晚,好不容易进入齐地后,车队投宿在客栈,夜里,早听到异常风声的客栈之人旁敲侧击地对姜太公说:“我听说时机难得而易失,客人睡得这么踏实,恐怕不是去就国的吧。”

太公听到这里,心头一惊,意识到大事不妙,赶忙招呼大家换上衣服连夜赶往封地。第二天黎明,姜太公一行终于到了齐国都城所在:营丘,可等待他的不是百姓的箪食壶浆,而是莱国的金戈铁马。

虽然太公封齐是周天子的命令,可世居这里,见惯了中原政权动荡更迭的莱国人并不买账。齐国的国都营丘几乎抵到了当时的莱国国境,如果姜太公定都在此,无疑是给莱国埋下了一颗定时炸弹,因此莱侯决定先下手为强,占了营丘,把姜太公这个中原王朝安插来的“楔子”赶到西边。

商周时期的莱国实力非常强大,淄潍流域及其以东,乃至整个胶东半岛的东北部区域几乎都在它的实际控制之下,占尽地利,绝对是东方第一大国,这也是莱国敢和姜太公、周武王叫板的原因。

一边是奔波两千里而来的疲惫之师,一边是土生土长、主场作战的雄壮之师,莱侯这算盘打得真是响。结合后面的历史,当时莱侯的决定还是很有远见的,可没想到东征西讨多年的姜太公并非浪得虚名,经过激烈的战斗,还是将莱国的军队赶走了,齐国从此稳住了阵脚。

“强龙”压过了“地头蛇”,这一战莱国吃了大亏,也给当地的其他小国敲响了警钟:姜太公不好惹,齐国不好惹,周王朝更不好惹。

摇身一变“滚刀肉”成了急先锋

借着姜太公的光,《史记》中的这段记录让我们侧面领教了西周初年莱国的厉害,可为了维护统治,周王朝必然不会放任自流。毕竟,在传统观念里,“莱人,夷也”,南蛮、北狄、东夷、西羌,这些远离中原的“野蛮”势力不除,天下就谈不上太平。

其中,势力强大的东夷更是中原王朝的一块心病。早在商朝,朝廷就长期武力镇压东夷部落方国,当时的效果着实不错,可也让商朝的国力元气大伤,为其衰败埋下了伏笔。也是在那个时候,莱人正式臣服于商王,得以封国。

后来,周武王得了天下,殷商旧部许多逃往了东方,再加上当地的夷人本就不听话,东方的形势急转直下。为此,周王把最信赖的太公和周公分封到了山东,以此来保障东方不出大乱子。

太公和周公果然不负所托,齐鲁两国像两根“通天柱”,深深扎在了山东地区,让地方势力不敢肆意而为。周王也吸取了商朝的教训,除了武力威慑外,还采取怀柔政策,刚柔并济,从政治上拉拢莱国、纪国等东方古国。

经过一番博弈和掂量,强大的莱国终于向周天子低下了头,臣服于周。“易帜”之后,莱国也是蛮拼的,昔日“滚地龙”摇身一变成了周朝东征的先遣队,立下汗马功劳。从近几十年出土的青铜器来看,周成王到周夷王时期,莱国几代领主多次积极参与周王朝对诸夷的军事平叛与治理,并因战功而不断受到朝廷的封赏。

当然,莱国如此卖力,动机恐怕不仅是向周王朝表忠心那么单纯。莱国的举动既取得了周王朝对自身的信任与支持,密切了与周王室的关系,同时也巩固了自身在东夷地区的势力范围,实为一箭双雕之举。

昌明开化奈何赶上“鄙夷”世风

莱国故城遗址莱国故城遗址
莱国的国君还是纵横术的高手,除了和周王朝关系紧密外,与周边的纪、莒、过、鬲、蒲姑等国一直保持着较多的联系,或是相互联姻,或是相互交好,往来不断。

可看来看去,莱国唯独就是和齐国这个邻居“不对付”,武力摩擦从未停止。甚至齐国屡与周围诸国会盟时,只有莱国不予理睬,不去参加,可见两国的隔阂之深。

到了春秋,周室衰微,齐国崛起,周边的小国亡的亡,没亡的也朝不保夕,莱国渐渐被孤立。“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此时的齐国借着“五侯九伯,女实征之,以夹辅周室”的金牌令箭已雄霸东方大地,必然要清除莱国这个宿敌。

公元前571年,齐灵公气势汹汹地挥师征伐莱国。莱侯见硬拼不过只能来软的,派人贿赂齐灵公的宠臣凤沙卫,奉上牛、马各百匹,忽悠得齐国退兵,暂逃一劫。六年之后,齐灵公召见莱侯,莱侯不从,这下子可彻底激怒了齐灵公,派将军晏弱率重兵征莱,莱国灭亡。

抱着“非吾族类,其心必异”的偏见,春秋时期“鄙夷”思想大盛,这成了莱国一块难以祛除的伤疤。灭国之后,直到孔子的时候,依然瞧不起这个国家和它的文化。

公元前500年,齐景公和鲁定公举行著名的“夹谷之会”,会上为了助兴,齐国好心让早已臣服的莱人现场演奏“莱乐”。“莱乐”与宫廷雅乐、万舞、韶乐一起,很受齐景公的喜爱,在齐国堪称流行乐。

“尊王攘夷”的齐国对外来文化保持开放态度,而会盟的另一方,当时鲁国的忠臣,秉守周礼的孔子却是“鄙夷”思想的“卫道士”,认为齐国此举不合礼制。孔子走上台阶,让人擒住莱人,推出去斩了。事后,齐君也自觉如此外交场合演奏流行乐有失体统,向鲁君道歉。

和孔子一样,各国史官们亦不屑记录这个“野蛮”的国家,即使有记录,也时常称莱侯为“莱子”,语气中透着傲慢与偏见,莱国成为“夷夏之辨”的牺牲品。

正因如此,对于莱国的姓氏、世系、范围,历史并无明确记载。但是,纵观山东大地,莱西、莱阳、莱州、莱山、莱芜……这一个个带着“莱”字的地名,无不和古老的莱国文明有密切的联系。可以说,莱国的历史,正是一部华夏文明与东夷文明融合发展的历史。

参考资料

[添加]
暂无参考资料!!

本词条内容由国搜百科根据相关资料编纂,仅供参考。如有问题,可联系我们修订、完善或删除。也欢迎更多热爱知识共享、有志于词条编纂的专业人士参与国搜百科创建。联系电话:010-87869809 合作邮箱:baike@chinaso.com 交流QQ群:5332181520

莱国 图册

百科热点

党的十九大
  • 浏览次数: 694 次
  • 更新时间:2018-01-28
  • 创建者:yingmuhuadao
分享到:
百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