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初是一个多义词,请在右侧义项中选择浏览 唐睿宗李旦年号 唐安史之乱时安庆绪年号
打开
载初 (唐安史之乱时安庆绪年号)

载初(757年正月-九月)是唐朝安史之乱时安庆绪的年号,共计9个月。

1人物介绍

编辑本段 回目录

安史之乱前的唐朝疆域安史之乱前的唐朝疆域
安庆绪(?—759年),安史叛军首领,唐朝叛臣。安禄山次子,初名仁执,唐玄宗赐名庆绪,与兄安庆宗同为安禄山与原配康夫人之子。安史之乱的祸首元凶之一。安庆绪虽然性格内向,但骑马射箭都一流,于是成为其父麾下大将。

天宝十四年(755年)十二月,安史之乱爆发,安禄山用一个月的时间由河北范阳打到东都洛阳,至德元年(756年)正月初一,建立大燕政权,定都洛阳,安庆绪被封为晋王。至德二年(757年)正月五日,安庆绪与严庄、宦官李猪儿杀安禄山,自立为帝,年号载初。后被迫退出洛阳,逃亡邺城。乾元二年(759年),为部将史思明所杀。史思明接收了安庆绪的部队,兵返范阳,称“大燕皇帝”,谥其为哀皇帝,后又降为“晋剌王”。

2纪年对照

编辑本段 回目录

载初 元年

公元 757年

干支 丁酉

3大事记

编辑本段 回目录

安禄山安禄山
安庆绪杀父安禄山

安禄山自起兵以来,视力渐昏,以至全然不能见物。又因毒疮,性情暴躁,稍不如意,左右即遭箠挞,有时无故杀之。称帝以后,深居禁中,大将难得见其一面,一切大事都由严庄传达。严庄虽贵为大臣,亦不免被箠挞。阉宦李猪儿被挞尤多,左右之人皆难以自保。禄山有爱妾段氏,生子庆恩,欲代庆绪为太子。庆绪常惧被害,严庄对庆绪说:“事已至此,机不可失。”严庄于是对猪儿说:“你受箠挞无数,如不行大事,死无日矣!”至德二年(七五七)正月,李猪儿遂决定杀安禄山。严庄与安庆绪持刀立于帐外,李猪儿执刀入帐,斫禄山腹中。左右之人皆惧,无敢动者。禄山摸枕边刀而不得,摇动帐竿说:“一定是家贼杀了我。”说完,肠子已流出,遂死。三人挖床下深数尺,以毡裹禄山尸体,埋之于下,告诫宫人不得泄露于外。正月六日早上,严庄对外宣言说,皇上得了急病,立晋王庆绪为太子,遂即帝位,尊禄山为太上皇,然后才发丧。庆绪昏庸懦弱,言辞无序,严庄恐众人不服,遂不令庆绪见人。庆绪则日夜纵酒为乐,称严庄为兄,以为御史大夫、冯翊王,事无大小,皆由庄决定;厚加诸将官爵以收买人心。

郭子仪
郭子仪平河东

郭子仪认为河东郡(今山西永济)居两京之间,扼叛军要冲,得河东就可收复两京。当时安禄山大将崔乾佑守河东。至德二年(七五七)正月二十八日,子仪派人潜入河东,与陷于叛军的唐官吏联络,等待官军至后作为内应。郭子仪遂帅兵从洛交(今陕西富县)向河东进发。又分兵攻取冯翊(今陕西大荔)。二月十一日,河东司户韩旻等翻河东城以迎官军,杀叛军近千人,叛军大将崔乾佑逾城以身免。然后发城北兵来攻城,并阻击官军,被郭子仪击败。乾佑败退,子仪帅兵追击,杀四千人,俘虏五千人。乾佑逃至安邑(今山西运城东北),安邑人开城门使进,刚进一半,安邑人突然闭门击之,已进者皆被消灭。乾佑未入城,遂从迳岭(今运城东北)逃跑。河东遂平。

李光弼守太原

至德二年(七五七)正月,叛军大将史思明博陵(今河北定州),蔡希德从上党(今山西长治),高秀从大同,牛廷介从范阳,共帅兵十万,来攻太原。当时李光弼麾下精兵皆赴朔方(今宁夏),所余团练兵皆乌合之众,不满万人。思明以为太原指日可下,然后长驱北上取朔方、河西、陇右。太原诸将闻叛军十万来攻城,皆惧,议修城以守。光弼说:太原城周围四十里,叛军即刻就到,而现在才兴役修城,是未见敌而先自困。于是帅士卒及民众于城外凿壕以自固。又作砖坯数十万块,众人都不知其所用。及叛军攻城于外,光弼则增垒于内,城坏者则用之修补。思明派人于山东取攻城之具,以胡兵三千护卫,至广阳(今山西平定),李光弼派别将慕容溢、张奉璋邀击,尽杀之。思明围攻太原,月余不下,遂选精锐为游兵,告诫说:我攻其城北,尔等就潜至城南;我攻城东,你们就到城西,皆伺机攻之。但光弼军令严整,虽叛军不攻,逻卒亦不敢丝毫懈怠,叛军无机可乘。光弼又在军中选有小技者,各尽其用,得安边军(今河北蔚县)三个钱工,善于穿地道。叛军在太原城下抬头叫骂,光弼就派人从地道出曳其脚拉入城内,临城斩之。从此叛军行走皆先看地面。叛军用云梯、土山以攻城,光弼则挖地道以迎击,近城则陷。叛军逼近城头,光弼就作大炮,用来发巨石,一发击毙二十余人。叛军只好退至数十步外,远地围住。光弼又遣人诈告叛军说,刻日出降,叛军喜,不为设备。光弼遂使士卒在叛军营周围挖地道,以木头顶住。至约好时间,光弼领兵在城上,遣裨将领数千人出城,伪作投降,叛军都在观看。忽然营中地陷,死者千余人,叛军大乱,光弼则帅兵乘机鼓噪出击,俘斩万计。遇安禄山死,安庆绪使史思明归守范阳,留蔡希德等继续围太原

张巡
张巡、许远败尹子奇于睢阳

安庆绪以尹子奇为汴州刺史、河南节度使。至德二年(七五七)正月二十五日,子奇帅妫州(今河北怀来)、檀州(今北京密云)及同罗兵十三万来攻睢阳(今河南商丘南)。许远告急于张巡,巡遂自宁陵(今河南宁陵)帅兵入睢阳。巡有兵三千人,与远合兵共六千八百人。叛军投入全部兵力来攻城,张巡鼓励将士,昼夜苦战,有时一日战至二十回合,凡十六日,擒叛军将领六十余人,杀敌卒二万余,许远张巡说:“我不习军旅之事,君则智勇兼备。从今以后,我为君守,君为我指挥作战。”于是远只调拨军粮,修备战具,居中应接而已,战斗筹划皆由巡指挥。叛军遂乘夜而逃。

安庆绪以史思明为范阳节度使,封妫川王

至德二年(七五七)二月,安庆绪史思明范阳节度使,兼领恒阳(今河北正定)军事,封妫川王。以牛廷介领安阳军事,张忠志为常山太守兼团练使,镇井陉。其余将领令各归旧任,募兵以御唐军。安禄山攻陷两京后,把财帛珍货都运至范阳。故思明据有大量财物,拥兵自重,更加骄横,渐渐不听安庆绪的命令,庆绪不能制。

张巡再败尹子奇睢阳

至德二年(七五七)三月,叛军大将尹子奇又帅大军来攻睢阳。张巡对守城将士说:我受国恩,死所不辞。但念你们与我一起为国捐躯,而所赏不足以酬功,所以十分痛心。将士听后都极力请战,情绪高昂。巡遂杀牛,宴请士卒,全军出战。叛军望见兵少,则笑之,不以为备。巡手执旗,帅诸将直冲叛军营阵,叛军大溃,杀叛将三十余人,杀士卒三千余人,追奔数十里。第二天,叛军又合军至城下,巡帅军出战,昼夜战数十回合,屡击退之,但叛军兵多势大,仍攻围不止。

郭子仪败安守忠于河东

至德二年(七五七)三月二十三日,叛军大将安守忠帅骑兵二万攻河东,郭子仪帅兵击退之,杀叛军八千人,俘虏五千人。

许远像
张巡许远死守睢阳,诸将拥兵不救

肃宗至德二年(七五七)七月六日,叛军大将尹子奇又征兵数万来攻睢阳。先是许远于城中积粮六万石,虢王巨命以其半给濮阳(今山东鄄城东北)、济阴(今山东定陶西南)二郡,远力争之,而不能得。济阴得粮后,遂以城降叛军,而睢阳至是粮食被吃尽。将士每人每天给米一合,杂以茶纸、树皮而食。诸军援救者不至,士卒消耗只剩一千六百余人,因饥饿疾病,战斗力大减。叛军做了专门用来攻城的飞云梯,上面可以容纳二百精兵,推至城下,张巡则预先于城墙上凿了三个洞,等叛军将飞云梯推到城下,从一个洞中伸出一根大木头,上面安置一个铁钩,钩住使不得退;又从一个洞中伸出一根木头,顶住飞云梯使不得进;然后从另一个洞中伸出一根木头,在头上安置一个铁笼,盛火以焚之,梯上的叛军都被烧死。叛军又用钩车来钩城头上的敌楼,使敌楼崩陷。张巡乃令士卒用大木,头上置连锁,锁头上装置大铁环,榻其钩头,然后用革车拔之入城,截取其钩头而放车令去。叛军又造木驴来攻城,张巡则熔铁水以灌之,皆被销掉。叛军又在城西北用土袋子、柴木做成磴道,想以此来登城。张巡则每天晚上派人投以松明和干藁,十多天,而叛军不知,等到出军大战时,张巡则派人顺风纵火焚之,叛军不能救,一直烧了二十余天,火才熄灭。对于叛军的攻城之计,张巡皆针锋相对,应机立办,尹子奇服其机智,不敢再来攻。遂于城外挖了三道深壕,立木栅以守之,巡也于城内作壕以拒之。这时,许叔冀谯郡尚衡彭城贺兰进明临淮,皆拥兵不救。张巡遂令部将南霁云帅三十骑突围而出,求救于临淮。霁云出城后,叛军数万来阻拦,霁云与士卒直冲敌营,左右驰射,叛军纷纷溃退,杀开了一条血路,只伤亡了两骑。既至临淮,见贺兰进明,请出兵救睢阳,进明说:现在睢阳不知是否已陷落,出兵有什么用处呢!霁云说:我敢以死来担保睢阳没有陷落。再说睢阳如果被叛军攻陷,下一个就是临淮,两郡如唇齿相依,怎么能见死不救呢!进明虽爱霁云勇壮,但拒不发兵,并强留之,备好食物,延霁云入坐。霁云慷慨涕泣而言:我突围出来时,睢阳守城将士已断粮一个多月。现在我一个人在这里吃饭,实在难以下咽。你坐拥强兵,眼看睢阳陷落,而无出兵救难之意,这难道是忠臣义士所为吗!说完遂咬掉一指以示进明说:我南霁云今天既然求不到援兵,完成主将交给我的任务,只好留一指以示信回报。座中人都为之感动泣下。霁云贺兰进明终无出兵救援之意,遂至宁陵与城使廉坦一起帅步骑三千人,于八月三日夜,冒着叛军的重重包围,且战且行,来到睢阳城下,与叛军大战,死伤之外,仅余千人入城。城中将士知救兵无望,皆失声痛哭。叛军知救兵不至,围攻更急。

南霁云
肃宗遣将攻长安

至德二年(七五七)八月二十三日,肃宗劳飨诸将,遣攻长安。肃宗对天下兵马副元帅郭子仪说:事情成败,在此一举。子仪回答说:如果这一战不能收复长安,臣当以死来相报。八月二十七日,御史大夫崔光远败叛军于骆谷(今陕西周至西南)。光远行军司马王伯伦、判官李椿帅二千人攻中渭桥(今陕西咸阳东北),杀叛军守桥兵千余人,乘胜攻至长安苑门。时叛军屯于武功者,闻中渭桥失守遂奔归长安,途中与守城叛军夹击官军,伯伦战死,李椿被俘送至洛阳。从此叛军不再屯兵于武功。

唐收复长安
唐与回纥联兵复长安

郭子仪认为回纥兵精锐,劝肃宗增征其兵以攻叛军。回纥怀仁可汗遂派其子叶护及将军帝德等帅精兵四千余人来到凤翔。肃宗召见叶护,宴劳赏赐,惟其所愿。至德二年(七五七)九月十二日,天下兵马元帅广平王俶帅领朔方诸道兵及回纥、西域来援之军共十五万,号称二十万,从凤翔出发。俶见叶护,盟约为兄弟,叶护大喜,称俶为兄。回纥军至扶风,郭子仪留宴三天。叶护说:“国家有难,我帅兵远来相助,难未消,何以食为!”宴毕即出发。每天供给其军羊二百口,牛二十头,米四十斛。九月二十五日,各路军同时进发。九月二十七日,至长安城西,列阵于香积寺北沣水之东。李嗣业为前军,郭子仪为中军,王思礼为后军。叛军十万列阵于北,李归仁出阵来挑战,唐军追击,逼近叛军阵前,叛军齐进,唐军稍退,叛军乘机攻击,唐军顿时大乱,叛军争抢辎重。这时李嗣业说:“今日如果不以身饵敌,则官军非败不可。”说完即袒身执长刀,立于阵前,大声呼叫,勇猛砍杀,共杀数十人,阵才稳住。于是嗣业帅前军各执长刀,如墙而进,嗣业身先士卒,所向披靡。都知兵马使王难得因救其裨将,被叛军射中眉上,皮垂遮眼。难得遂自拔箭,掣去其皮,虽血流满面,仍苦战不已。叛军埋伏精兵于阵东,想袭击唐军的后面,唐军侦知之,朔方左厢兵马使仆固怀恩遂帅回纥兵击之,杀死殆尽,叛军由此锐气尽消。李嗣业又与回纥兵从叛军阵后出击,与大军两面夹击,杀死六万余人,填于沟堑死者不计其数,叛军大败。残兵退入长安城中。这时仆固怀恩建言于广平王俶说:叛军将要逃离长安,请让我帅两百骑兵追击,俘获叛军大将安守忠、李归仁等。俶说:“将军战已疲劳,暂且休息,等明天再说。”怀恩说:“归仁、守忠等都是叛军中的骁将,今天被我们骤然打败,这是天赐给我们的好机会,为何要纵之而逃呢!如果使其重整旗鼓,卷土重来,将是我们的大祸患,到那时后悔就迟了!兵贵神速,为何要等到明天!”广平王坚持不让追击,使还营中。怀恩又请,往而复返,一晚数次。至天明,有间谍来报,说守忠、归仁与张通儒、田乾真等叛军大将都巳逃走。九月二十八日,唐大军入长安

4同期存在的其他政权年号

编辑本段 回目录

至德(756年七月-758年二月):唐肃宗的年号

天平胜宝(749年七月二日—757年八月十八日):奈良时代孝谦天皇之年号

大兴(738年—794年):渤海文王大钦茂之年号

赞普钟(752年—768年):南诏领袖阁罗凤之年号

词条图片

参考资料

[添加]
暂无参考资料!!

本词条内容由国搜百科根据相关资料编纂,仅供参考。如有问题,可联系我们修订、完善或删除。也欢迎更多热爱知识共享、有志于词条编纂的专业人士参与国搜百科创建。联系电话:010-87869809 合作邮箱:baike@chinaso.com 交流QQ群:5332181520

载初 图册
  • 浏览次数: 631 次
  • 更新时间:2018-04-08
  • 创建者:yingmuhuadao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