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 (武周武则天第十三个年号)

长安(701年十月—704年十二月)是武则天的第十三个年号(最后一个年号),共计3年余。

1君主介绍

编辑本段 回目录

武则天
武则天(公元624年—公元705年12月16日),本名珝,后改名曌,山西文水人,中国历史上唯一一位正统女皇帝(690年―705年在位),也是即位年龄最大(67岁即位)、寿命最长的皇帝之一(终年82岁),后世将其与汉朝的吕后并称为“吕武”。

武则天十四岁时入后宫,为唐太宗才人,获赐号“武媚”。唐高宗时封昭仪,后为皇后,尊号“天后”,与高宗并称“二圣”。高宗驾崩后,作为唐中宗唐睿宗的皇太后临朝称制。

690年,武则天宣布改唐为周,自立为帝,定洛阳为都,称“神都”,建立武周。705年,武则天病笃,宰相张柬之发动兵变,拥立唐中宗复辟,迫使其退位,史称“神龙革命”。中宗恢复唐朝后,上尊号“则天大圣皇帝”。705年11月,武则天崩逝,年八十二。中宗遵其遗命,改称“则天大圣皇后”,以皇后身份入葬乾陵,累谥为则天顺圣皇后。

武则天在位前后,肆杀唐宗室,兴起“酷吏政治”,但“明察善断”,多权略、能用人,奖励农桑、改革吏治,重视选拔人材。武则天多智略,兼涉文史,颇有诗才,有《垂拱集》《金轮集》,今已佚,《全唐诗》存诗四十六首。

2启用时间

编辑本段 回目录

改元长安

太后连年居阳,大足元年(七0一)十月三日西入关,二十二至长安,赦天下,因改元长安

3长安元年

编辑本段 回目录

崔玄玮影视形象崔玄玮影视形象
崔玄玮复原官

天官侍郎崔玄玮性介直,未尝请谒执政,执政恶之,改文昌左丞。月余,太后谓玄玮曰:“自卿改官以来,闻吏部所属官员都设斋庆贺,这是准备放手贪污舞弊了。现在还是让卿恢复原官。”长安元年(七0一)十一月,乃复拜天官侍郎,(天官侍郎即吏部副首长)且赐彩七十段。

郭元振始督凉州

长安元年(七0一)十一月,以主客郎中(从五品官)郭元振凉州都督、陇右诸军大使。时凉州治武威,全境南北不过四百余里,突厥、吐蕃频年奔袭武威城下,百姓苦之。元振始于南境硖口置和戎城(今甘肃古浪南),北境碛中置白亭军(今甘肃民勤县),控其要冲,拓州境一千五百里。自是虏不复能至城下。元振又令甘州(张掖)刺史李汉通开置屯田,尽水陆之利。旧时凉州粟麦每斛至数千钱,自汉通召集流亡,教其耕种,一缣(一疋绢)可籴粟麦数十斛,屯积军粮可支数十年。元振还善于抚恤军民,在凉州五年,夷、夏敬畏,令行禁止,牛羊放野,路不拾遗。

官助病坊

唐初有僧人洪昉禅师于陕城选空旷之地造龙华寺,建病坊,收病者数百人,以化缘所得供养之。武周长安年间(七0一至七0四),国家开始资助病坊,拨悲田(犹后世义田)以赡养,并置使专门管理。自后病坊成为矜孤恤贫、敬老养病的寺办官助慈善机构。

李白李白
李白生于碎叶

李白(七0一至七六二)传称其为陇西成纪人,然其先代于隋末流离至西域,故白实出生于安西都护府所辖之碎叶城。史载碎叶城有二,一今新疆焉耆,一今吉尔吉斯斯坦托克马克附近(楚河南岸),均为当时“安西四镇”之一,但有前后之分。据今人考证,李白出生地乃前期四镇之碎叶,傍碎叶川(今楚河),即吉尔吉斯斯坦托克马克城附近,当时系武周西北之重镇,西突厥之政治中心。

日本第八次遣唐使

中国大足元年即日本大宝元年(七0一),日本遣粟田真人为遣唐执节使,坂合部大分任大使,巨使邑治为副使等入唐,是为第八次遣唐使。又,本年日本《大宝律令》编竣,其书系集大化以来制度并杂取唐代律令而成。

4长安二年

编辑本段 回目录

初设武举

长安二年(七0二)正月,初设武举。武举系文武两种科举之一,但不及文举为朝廷所重。武举考试通常有射箭(包括马射、步射、平射、筒射、射长垛)、马枪、翘关、负重等项,还要检阅身材、言语,各分“上”、“次上”和“次”三等。以后玄宗开元十二年制举“将帅科”,十五年制举“武足安边科”,都是武举的发展。

突厥默啜寇盐、夏、忻、并诸州

长安二年(七0二),突厥默啜全面骚扰武周边境,有时进入内地,武周仍御而不击。正月,突厥寇盐州(今宁夏盐池以北)、夏州(今陕西横山以西)。三月,破石岭(关名,在山西定襄境),寇并州(太原)。七月,寇代州(今山西代县一带)。九月,寇忻州(今山西忻县)。其地皆今陕北、晋北一带,时或深入,掳掠人畜财物。武周先以雍州长史薛季昶充山东防御军大使,节制河北沧、瀛、幽、易、恒、定诸州军;另以幽州刺史张仁愿专知幽、平、妫(怀来)、檀(密云)防御,兼与季昶相应,共拒突厥。然突厥知河北有备,竟不入境。旋以相王旦为并州牧,充安北道行军元帅,以魏元忠为之副,及其整备有绪,突厥退,王亦不行。

苏安恒再请武后退位

久视元年(七0一)八月,苏安恒已投匦上书请求太后禅位太子,太后召见赐食而遣之。长安二年(七0二)五月六日安恒复上疏言之,其尊李唐、责武周,义正辞严,较去年投书远过。如云:“天下者、神尧(高祖),文武(太宗)之天下也。陛下虽居正统,实因唐氏旧基。当今太子追回(言庐陵王已自房州召回),年德俱盛(中宗本年已四十六岁),陛下贪其宝位而忘母子深思,将何圣颜(有何脸面)以见唐家宗庙,将何诰命(凭啥理由)以谒大帝(高宗)坟陵?陛下何故日夜积忧,不知钟鸣漏尽(死期将至)!”又说:“物极则反,器满则倾。”“天意人事,还归李家”等等,太后不从,亦不之罪。

吐蕃求和

圣历二年(六九九)吐蕃赞普器弩悉弄计诛论钦陵,逼钦陵弟赞婆,子弓仁率部降周后,国内才勇之士大减。久视元年(七00)唐休璟又大破麴莽布支于洪源谷,吐蕃军力益衰。长安二年(七0二)九月十五日,其赞普遂遣大臣论弥萨来求和。十九日,则天后宴论弥萨于长安大明宫之麟德殿,奏百戏于殿庭。论弥萨曰:“臣生于边荒,不识中国音乐,乞放臣亲观。”则天许之。观后,论弥萨等皆相视喜笑,拜谢,曰:“臣等自来至圣朝,前后倍蒙优待,又得亲观奇乐,使不虚度一生。自顾卑贱,不知如何报答天恩,唯愿太后万岁。”时凉州都督唐休璟在朝,亦预宴,弥萨屡窥之。太后问其故,对曰:“洪源之战,此将军勇猛无敌,故欲识之。”太后大悦,擢休璟为右武威、金吾二卫大将军。

琮,苏州吴县人,长安二年(七0二)十月十日卒。琮以天官侍郎同平章事,既卒,太后曰:“琮不幸,令虽不举哀,然朕以股肱,特废视事一日。”

姚崇
吐蕃寇茂州

长安二年(七0二)九月,吐蕃赞普已遣使求和,十月十四日竟自将万余人寇茂州(今四川茂汶羌族自治县)。周都督陈大慈与之四战,皆破之,斩首千余级。按:《新唐书·本纪》及《资治通鉴》均系求和于九月,寇茂州于十月,《旧唐书·吐蕃传》则以茂州之败为吐蕃求和之因,于理当从。

雪来俊臣等所推冤狱

来俊臣等酷吏虽已诛死,但所推冤狱迄未平反,姚元崇、韦嗣立等亦曾言之,太后不能从。长安二年(七0二)十一月监察御史魏靖复上疏,言“陛下既知来俊臣之奸,处以极法,恳请详细复查俊臣等所推大狱,伸其冤枉。”太后乃命监察御史苏颋复查俊臣等旧案,由是雪免者甚众。

置北庭都护府

长安二年(七0二)十二月十六日,武周始置北庭都护府,治设庭州(今新疆乌鲁木齐东北),初辖盐、治等十六番州,与当时安西大都护府分掌天山南北两路,仍属陇右道。明年阿史那献(元庆子、弥射孙)由崖州召还,使袭父兴昔亡可汗,任北庭都护,充安抚招慰十姓大使。

张循宪荐张嘉贞

侍御史张循宪为河东采访使,有疑事不能决,问侍吏曰:“此地有佳客可与议事者否?”吏言前平乡县尉(从九品下)张嘉贞有异才,循宪召见,问以事,嘉贞条分缕析,莫不井然。循宪因请嘉贞代为书奏,皆意所不及。循宪还朝,见太后,太后善其奏,循宪详言皆嘉贞代为,且请以已之官授之。(侍御史,从六品下)太后曰:“朕岂无一官可以奖励人才耶?”因召嘉贞入殿,与语大悦,即拜监察御史(正八品下)。擢循宪司勋郎中(从五品上),赏其知人荐贤也。嘉贞至开元时,官中书令,称贤相。

有功(六三五至七0二)名弘敏,以字行,偃师人。举明经,初官蒲州司法参军,为政宽仁,不施敲朴,民亦自爱,任满不辱一人。累迁司刑丞。武后时酷吏罗织周纳,朝野不敢正言,独有功常犯颜谏,重罪每得减死,武后亦优容之,天下称为“仁人”。有功官止司仆少卿,然言唐代贤执法者,必以有功为典范。武宗时追谥忠正。

方庆,咸阳人。年十六,起家越王府参军。则天初临朝,拜广州都督。证圣元年(六九五)召拜洛州长史,寻加银青光禄大夫,封石泉县男。万岁登封元年(六九六),迁鸾台侍郎,同凤阁鸾台平章事。圣历二年(六九九)正授太子左庶子,封石泉公,余皆如故。长安二年(七0二)五月卒,谥贞。中宗即位,以宫僚之旧,追赠吏部尚书。方庆博学好著述,尤精三礼,在朝言事,亦多据礼争之。家多藏书,则天访右军书法,方庆献其十一代祖导以下二十八人手迹十卷。诸子莫能守其业,故其著书多散亡,今独存其《魏郑公谏录》一种。

陈子昂
陈子昂

子昂(六六一至七0二)字伯玉,梓州射洪人。开耀二年(六八二)进士。光宅元年(六八四)诣阙上书,授官麟台正字。后屡上书言事,迁右拾遗。以父年老请解官归养,射洪令段简谋夺其产,诬系狱中,忧愤死。子昂工诗文,力反六朝绮靡之风,归之雅正,李、杜以下咸推崇之。所作《感遇》诗尤著名,今传有《陈拾遗集》。

5长安三年

编辑本段 回目录

吐蕃求婚

长安三年(七0三)四月,吐蕃遣使献马千匹,金二千两以求婚,则天许之。然是年其赞普器弩悉弄卒于军,故和亲不成。

新罗金崇基继王位

长安二年,新罗孝昭王金理洪卒,则天为之举哀,辍朝二日。长安三年(七0三)闰四月遣使册其弟金隆基为新罗王(即圣德王),仍袭其兄辅国大将军、行豹韬卫大将军、鸡林州都督之号。“隆基”之名与唐玄宗同,至先天时改名“兴光”。唐人于“隆”、“基”二字俱讳,《资治通鉴》但讳“隆”为“崇”,而又不言改名“兴光”事,颇易滋误。

突厥默啜请联姻

长安三年(七0三)六月,突厥默啜遣其臣莫贺干来,请以女妻皇太子之子,盖重申圣历元年(六九八)之约也。则天令太子男(中宗子)平恩王重福、义兴王重俊廷立见之。复遣大臣移力贪汗入朝,献马千匹及方物以谢许亲之意。十一月九日,则天宴之于东都宿羽台,太子、相王及朝集使三品以上并预会,重赐以遣之。

宋璟画像宋璟画像
宋璟不礼二张

长安三年(七0三),宋璟尚官凤阁舍人(即中书舍人正五品上),太后尝命朝贵宴集,易之兄弟皆位在宋璟上。易之素惮璟,欲悦其意,忙让开座位对璟作揖说:“公方今第一人,怎能下坐?”璟答曰:‘璟才劣位卑,张卿以为“第一”,何耶?’天官侍郎郑杲谓璟曰:‘公奈何称五郎为“卿”?’(卿,汉以前为敬称,魏晋六朝为昵称或卑称,唐以后惟君对臣民称卿)璟曰:‘以官言之,正当为卿。(二张巳官至“九卿”)足下非张卿家奴,怎么称他为“郎呢”?’(俗称年轻貌美者为郎,“五郎”、“六郎”是对易之,昌宗的谀称,但奴才对少主亦称郎)满座听了都大为吃惊。时自武三思以下,莫不谨事张氏兄弟,独宋璟不为之礼。诸张积怒,屡欲中伤,太后知之,故得免。

吐蕃内乱

长安三年(七0三)末,吐蕃南境属国泥婆罗门等皆叛,赞普器弩悉弄自往讨之,卒于军中。自是诸子争立,久之,国人立器弩悉弄之子弃隶蹜赞为赞普,时年七岁,吐蕃始衰。

日本贡方物

长安三年(七0三),日本遣其大臣朝臣真人来贡方物。朝臣真人者,犹中国户部尚书,冠进德冠,其顶为花,分而四散,身服紫袍,以帛为腰带。真人好读经史,解属文,容止温雅。则天宴之于麟德殿,授司膳卿,放还本国。

6长安四年

编辑本段 回目录

实叉难陀
实叉难陀译成《大乘入楞伽经》

大乘入楞伽经》原有南朝宋释求那跋多罗及北魏菩提流支两种译本,实叉难陀译本十卷后出,尤精核。实叉于阗人,兼善大小乘。武后时征至京,译经多种。后以母老归国。景龙中,再征至京,卒。相传实叉临卒,自信译经精确,虽焚身而舌存。及焚骸,薪尽火灭,其舌果在。

以阿史那怀道为西突厥十姓可汗

斛瑟罗既卒,长安四年(七0四)正月十日册拜斛瑟罗子阿史那(姓)怀道(名)为西突厥十姓可汗,原授右武卫将军、兼濛池都护不变。自垂拱(六八五)以后,十姓部落频被突厥默啜侵掠,死散殆尽。其随斛瑟罗父子徙居内地者,不过六七万人。少数残部留西域者,又多为突骑施所并,故西突厥阿史那氏于是渐绝。

杨再思谄媚二张

长安四年(七0四)三月,杨再思以御史大夫出为神都副留守;七月复入为内史(同中书令)。史称再思为相,专以谄媚取容。张易之兄同休,官司礼少卿,尝召公卿宴集,酒酣,戏再思曰:“杨内史面似高丽(象高丽人)。再思不以为忤,竟剪纸贴巾,反穿紫袍(宰相服紫),为高丽舞。(唐十部乐中有高丽伎舞,杨盖仿此)满座大笑。时人或誉张昌宗之美,曰:“六郎面似莲花。”再思独曰“不然”,昌宗问其故,再思曰:“乃莲花似六郎耳。”

姚元崇以字行

武后好改仇家姓名,如改琅邪王李冲姓虺;改契丹李尽忠为李尽灭,孙万荣为孙万斩;改突厥默啜为斩啜等。长安四年(七0四)八月闻突厥叱列元崇反,以宰相姚元崇与其同名,命元崇以字行(即不用名而用字)。元崇字元之,即名相姚崇

张柬之张柬之
姚元之荐张柬之

先是久视元年(七00)狄仁杰卒前已荐张柬之可为宰相,太后乃迁为秋官侍郎,巳四年矣,迄未作相。长安四年(七0四)九月二十九日,以姚元之充灵武道行军大总管,将行,太后令举外司堪为宰相者,对曰:“张柬之沈厚有谋,能断大事。且其人已老,惟陛下急用之。”十月二十二日,乃以秋官侍郎张柬之同平章事,时年且八十矣。

突厥放武延秀还

武延秀本承嗣子,封淮阳王,太后侄孙。圣历元年冒充太子之子,赴突厥,欲纳默啜之女为妃。默啜恶武氏,囚之。长安三年,武后允默啜以女妻皇太子之子,默啜喜,长安四年(七0四)八月遣延秀还,囚巳六年矣。延秀美姿容,后尚中宗女安乐公主。

武后用人唯才,不问家世

长安四年(七0四)十月,太后命宰相各举堪为员外郎者,韦嗣立荐广武令岑羲,说:“可惜岑羲将受到他伯父长倩的连累。”(岑长倩于永淳元年六八二)、垂拱初(六八五)拜相,后被来俊臣诬为谋反,族诛)太后说:“只要有才,不受家累!”遂拜天官员外郎。此后,凡因他事受连累者不律不问,唯才是用。

7群臣告二张谋反

编辑本段 回目录

张易之
庐陵王还朝,武承嗣病死,太后已有传位皇太子之意。朝臣遂以武氏不足忧,忧在二张恃宠用事,于是集矢二张,咸欲蹈其隙而以法绳之。先是长安四年(七0四)七月,群臣首告司礼少卿张同休、汴州刺史张昌期、尚方少监张昌仪(皆二张之兄弟)犯赃,太后命左右(御史)台共鞫之。继告张易之、昌宗作威作福,太后亦命同鞫。十八日,司刑正贾敬言奏:“张昌宗强买人田,应征铜二十斤(代罚款)。”太后制曰“可”。二十二日,御史大夫李承嘉、中丞植彦范奏:“张同休、昌期、昌仪共审结贪赃四千余缗,按法,张昌宗应株连免官。”昌宗自辩。臣有功于国,所犯不至免官。”太后问诸宰相:“昌宗有功乎?”杨再思曰:“昌宗合神丹,陛下服之有验,此莫大之功。”太后高兴,赦昌宗罪,复其官。惟张同休贬岐山丞,张昌仪贬博望丞。于是,群臣咸知轻罪不足以倾二张,当以“谋反”罪倾之。本年末,太后常卧病,居(洛阳)长生殿,宰相不得见者累月,惟张易之、昌宗侍侧。病稍愈,宰相崔玄玮奏言:“皇太子、相王仁明孝友,足侍汤药。宫禁重地,恳请不令异姓(指二张)出入。”太后曰:“感谢盛意。”其时,二张见太后病重,恐一旦驾崩,自己受到连累,史称其“引用党援,阴为之备。”然亦无实证。史又云“屡有人为飞书及榜其书于通衢,云易之兄弟谋反”,太后皆不问。盖太后以辟阳(吕后男宠)、娈童待二张,明知其不反也。十二月二十日有许州杨元嗣告“昌宗尝召术士李弘泰占相,弘泰言昌宗有天子相,劝于定州造佛寺,则天下归心”,太后命宰相韦承庆、司刑卿崔神庆及御史中丞宋璟鞫之。承庆、神庆回奏:“昌宗辩称弘泰之言,昌宗早已奏闻太后,据法自首者免罪。至于弘泰妖言惑人,应予法办。”璟与大理丞封全祯回奏则曰:“昌宗虽云早巳奏闻,然宠荣如是,复召术士占相,志欲何求?倘以弘泰为妖妄,何不执送有司!可知昌宗终是包藏祸心,法当处斩抄家,请即下狱,穷治其罪。”太后久之不应。太后心知宋璟必欲置昌宗于死,因敕璟出按杨州幽州及陇蜀,璟坚不肯行,曰:“御史中丞非军国大事,不当出按。”司刑少卿桓彦范、宰相崔玄玮均与璟合。太后不得已,令法司议昌宗罪。玄玮弟司刑少卿升议处以大辟(即死罪),于是宋璟奏请收昌宗下狱,太后说:“昌宗早巳自首,自首应当减免。”璟曰:“昌宗是因飞书所迫,不得不自行奏闻。但谋反大逆,不存在自首与减免。若昌宗不伏大刑,何用国法?”太后温言劝解,璟声色愈厉,说:“陛下待昌宗太好,臣知言出祸随,但激于义愤,虽死不恨!”宰相杨再思恐惹起太后发怒,马上宣旨(宰相可以代君宣旨)命璟出殿,璟曰:“皇上在此,不烦宰相代宣!”坚欲太后允奏。太后不得已,允奏,遣昌宗赴御史台听审。昌宗至,璟立庭而急审,审未毕,太后已遣使召昌宗,并特旨赦之。璟叹道:“没有先将这小子脑袋击破,终难解恨!”太后又使昌宗赴璟家致谢,璟坚拒不见。太后深知昌宗弄臣,怙宠则有之,谋反则未必,然朝臣恶之,欲置之死,故意法外罗织,审既无实,断亦失平,太后不得已而效汉文困邓通故事,惜乎宋璟诸臣偏执太过,不及申屠嘉远矣。

8停用时间

编辑本段 回目录

改元神龙

长安五年(七0五)正月壬午朔,大赦,改元神龙,自即日起,即为神龙元年。此时武后虽在病中,但中宗尚未复辟,故“神龙”仍系武周年号。至正月二十三日,中宗以太子监国;二十五日中宗即帝位,不复改元,始变武周年号为李唐年号

参考资料

[添加]
暂无参考资料!!

本词条内容由国搜百科根据相关资料编纂,仅供参考。如有问题,可联系我们修订、完善或删除。也欢迎更多热爱知识共享、有志于词条编纂的专业人士参与国搜百科创建。联系电话:010-87869809 合作邮箱:baike@chinaso.com 交流QQ群:5332181520

长安 图册

百科热点

党的十九大
  • 浏览次数: 1285 次
  • 更新时间:2018-04-13
  • 创建者:yingmuhuadao
分享到:
百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