喷火战机乐队 (美国摇滚乐队)

Foo Fighters,( 喷火战机乐队 ),美国著名老牌摇滚乐队,成立于1994年。

1乐队简介

编辑本段 回目录

喷火战机乐队喷火战机乐队
  1994年当如日中天的Nirvana王朝随着Kurt Cobain的子弹而崩塌之后,身为乐队鼓手的Dave Grohl开始为自己的音乐前程谋划,于是他创建了了Foo Fighters乐队。

发行了他们的第一张唱片《Foo Fighters推出的第二张专辑《Mission Impossible》才真正展示了他们的实力,DAVE这次又坐回了鼓手的座位,原来薄弱的地方得到了加强,并且DAVE也从KURT的影响下走了出来,充分展示了他的音乐才华,该专辑也受到了乐评界一致好评。

2017年11月28日,喷火战机乐队凭借《Run》获得第60届格莱美奖最佳摇滚歌手提名,《Run》获得最佳摇滚歌曲提名。

2成员介绍

编辑本段 回目录

Dave Grohl 吉它、主唱

喷火战机乐队喷火战机乐队
  全名: Dave Eric Grohl

生日:1969年1月14日

父母: James and Virginia Grohl

乐器: 吉他

故乡: Seattle WA

现在所在乐队: Foo Fighters

以前所在乐队: NIRVANA

加入乐队及退出乐队时间:1994-present

Nate Mendel 贝司手

生日:1968年12月2日

乐器:贝司现在所在乐队: Foo Fighters

以前所在乐队: Sunny Day Real Estate

加入乐队及退出乐队时间:1995-present

生日:1972年2月17日

乐器:鼓

现在所在乐队: Foo Fighters

加入乐队及退出乐队时间:1997-present

Pat Smear 吉他手

生日:8月5日,1959年

乐器:吉他

现在所在乐队: Foo Fighters

以前所在乐队: The Germs、NIRVANA

加入乐队及退出乐队时间:1995-1997,期间退出乐队,2006-2009随队巡演,

后来又重新加入 2006-present

Chris Shiflett 吉他手

生日:1971年5月6日

乐器:吉他

现在所在乐队: Foo Fighters

以前所在乐队:Me First and the Gimme Gimmes

加入乐队及退出乐队时间:2000-present

前成员

鼓手:

William Goldsmith-drums(1995-1997)

吉他手:

Franz Stahl-lead guitar, backing vocals(1997-1999)

3演艺经历

编辑本段 回目录

Dave Grohl 站在巨人的肩膀上

喷火战机乐队喷火战机乐队
  《圣经》中曾经说过:“创造欢愉的噪音以歌颂我主耶稣基督。”十年前我觉得“垃圾摇滚”(Grunge)风潮就是那所谓的“欢愉的噪音”,而“涅盘”(Nirvana)也许就是我青春记忆中的“主耶稣基督”。其实无论是在西雅图还是在世界的任何一个角落,那种声音无疑都是当时最强悍的。虽然今天科特·柯本(Kurt Cobain)已经不复存在了,但是那些飞扬的旋律却依然残留在无数热血青年的脑海中,并期待着有朝一日大家能从“喷火战机”(Foo Fighters)的身上找到“涅盘”当年所遗失下的答案。

人们提到“喷火战机”的时候,其实根本无须刻意回避“涅盘”,两者间的渊源似乎早已清晰可见了,“喷火战机”就如同“涅盘”异卵双生的兄弟,在科特逝去的岁月里留下了无法计算的悬念。当戴夫·格罗尔(Dave Grohl)还是“涅盘”鼓手时他就在家里录制了些从未公开发表过的小样,而这些音乐恰好就是“喷火战机”的最初作品。不难猜到那些作品中承袭了动听的旋律和流行的朋克思想,这几乎和当初的“涅盘”同出一辙,显得如此巧妙而又顺理成章。

开始弹吉他、写歌

戴夫14、5岁的时候便开始弹吉他、写歌,并随着几支硬核乐队参加演出。80年代末,不到20岁的戴夫作为鼓手加入了华盛顿硬核乐队“嚎叫”(Scream)。当“嚎叫”生涯即将结束的时候,他开始在朋友巴瑞特·琼斯(Barrett Jones)的地下录音棚录制自己的东西,其作品出现在“嚎叫”最后一张专辑《摸索》(Fumble)中。在结束了“嚎叫”1990年夏天的巡演之后,戴夫加入了“涅盘”并搬到了西雅图,从此踏上了闪亮的征途,随即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西雅图未眠夜

当“涅盘”的《别介意》(Nevermind)录制完成后,戴夫重返华盛顿录制了几首作品,后来出现在“简单机械”(Simple Machines)发行的《表带》(Pocketwatch)中。虽然1992年的大部分时间戴夫都在为“涅盘”而奔忙,但是他仍然抽时间和已搬到西雅图的巴瑞特录制了solo专辑。直到1993年年初戴夫又重新回到了“涅盘”,并参与了《母体中》(In Utero)的录制,此时那张solo专辑才告一段落。1994年在科特自杀之后,戴夫作为乐队的鼓手沉默了好几个月,类似的问题我已不愿再提起,因为我知道接下来将是无止境的沉默和追忆。

1994年的秋天,戴夫和巴瑞特找到了一间职业录音室,用一星期的时间录制了一些歌曲(它们都出现在了“喷火战机”的首张专辑中)。在这15首作品中,戴夫几乎包揽了所有乐器的演奏。不久后戴夫的solo专辑计划成了许多制作公司竞相争夺的热门目标,但是戴夫后来放弃了有关solo的意愿,选择建立了一支新乐队。

戴夫通过他的妻子结识了“晴天的真实状态”(Sunny Day Real Estate)的贝斯手内特·曼德尔(Nate Mendel)。不久以后杰里米·尹尼克(Jeremy Enigk,“晴天的真实状态”的灵魂人物)因改信基督教而解散了乐队,内特·曼德尔彻底伦为自由身,便协同鼓手威廉·戈德史密斯(William Goldsmith)加入戴夫的新乐队。真可谓是好事多磨,不久后“涅盘”的吉他手帕特·斯密尔(Pat Smear)也应邀加入。此时意味着戴夫的领袖时代已经悄然来临,乐队正式取名为“喷火战机”,酷似二战中的秘密武器。

越飞越高

1995年7月4日,乐队发行了同名专辑。虽然其中收录的全是戴夫的solo作品,但这张专辑依然在美国本土迅速获得了成功。略显夸张的流行旋律、扭曲的吉他失真竟然和“涅盘”如此的相似,一切无不使人唤起对“涅盘”的思念。如果说科特·柯本的创作会让你偶尔想起约翰·列侬(John Lennon),那么戴夫的音乐就是另一个保罗·麦卡特尼(Paul McCartney)。那种难忘的旋律始终能够迅速地征服你的耳朵和心灵。在专辑的最后几首作品中,戴夫制造出了一种比较纯粹的声音,夹杂着充满张力的侵略性,整体感觉是如此原始却又酣畅淋漓。“喷火战机”的首张专辑并不像其他乐队那么强劲,但是作为一张solo作品,结果还是令人满意的。

整个1996年“喷火战机”几乎都在为宣传首张专辑而演出,直到1996年年末,他们开始和制作人吉尔·诺顿(Gil Norton)一起筹划第二张专辑。1997年5月,第二张专辑《颜色和影子》(The Colour And The Shape)发行了。在专辑接近完成的时候,帕特离开了乐队,新的吉他手弗朗兹·斯丹尔(Franz Stahl)加入了进来。由于第一张专辑收录的都是戴夫的solo作品,所以《颜色和影子》才是他们作为乐队整体真正意义上的首次亮相,那么这张专辑听起来肯定和第一张的感觉大不相同。

制作人吉尔·诺顿对音乐的要求相当高,对细节的控制也非常严格,鼓手威廉·戈德史密斯因此离队,泰勒·霍金斯(Taylor Hawkins)作为新的鼓手加入了进来(其实专辑中大部分作品的鼓手工作依然由戴夫承担)。吉尔的努力使整张专辑感觉更加专业化,当然乐队的整体配合更是功不可没。在戴夫的领导下,“喷火战机”的风格似乎更强硬了,但却没有更朋克,这可能会使喜欢有些粗糙的、非商业化的第一张专辑的歌迷开始担心,但是你完全不必理会这些,因为人总是在不断进化的。此外整张专辑听起来很有活力,非常适合舞台演出。戴夫的歌都是内省的,和以前那些流行朋克有着明显的区别,音乐也不像从前那么简单易记了,而是增添了一股野兽般的能量,那种原始的内能无坚不摧。

“喷火战机”是90年代人员变动最多的摇滚乐队之一,三张专辑用了三套人马。但是这种频繁的变动并没有改变人们对这支乐队的印象,在众人眼里它仍然是戴夫一个人的,至少从表面上看戴夫更像一位乐队的独裁者。在录制1999年的专辑《无可失去》(There Is Nothing Left To Lose》时,弗朗兹·斯丹尔也离开了乐队。此时乐队只剩下三个人,这也正是第三张专辑《无可失去》令人惊讶的原因所在。在这张专辑中,“喷火战机”听起来已经逐渐走向成熟了,并且真正体会了一次所谓的硬摇滚风格,这主要应该归功于他们的制作人亚当·卡斯帕(Adam Kasper)。

《无可失去》听起来有种原始的冲劲,但是却又如此合乎情理,一切都让人觉得那么自然。虽然专辑中收录的大部分作品走刚猛路线,但难得的是每首歌的力量都那么平均,并且旋律朗朗上口。和此前的作品相比,这次他们更加充满自信。戴夫好像明白了“后垃圾摇滚”(Post-Grunge)的硬摇滚风格才是真正适合自己的东西。这些音乐听起来简单而且有意思,这也是“喷火战机”区别于同期其他乐队的主要特征。实际上在人员大量变动之后的“喷火战机”反而更出色了,这在摇滚乐队中实在是非常罕见的。

在烈火中永生

由于几年内乐队都没有新专辑问世,歌迷们开始怀疑“喷火战机”的前途。尤其是戴夫参与“石器时代皇后”(Queens Of The Stone Age)专辑录制的时候,关于乐队解散的谣言几乎达到了顶峰。即便事实如此,这一切对于戴夫来讲还是丝毫没有任何影响。

2002年10月22日,“喷火战机”以出色的《一个接一个》(One By One)有力地回击了种种传言和猜测。在这张新专辑中,吉他手克里斯·史夫利特(Chris Shiflett)首次参与了录制工作,这使得乐队在频繁更换成员之后再一次得以继续。虽然《一个接一个》未必是“喷火战机”最好的专辑,但肯定是最为成功的一张。他们再次找到了录制《无可失去》时干净、利落的声音和态度。流畅的编曲、硬朗的节奏、扭曲的吉他使这一切变得异常完美,几乎让人无可挑剔。随即《一个接一个》被定性为该年度最出色的硬摇滚专辑之一,并获得了第45届“格莱美”(Grammy)的“最佳硬摇滚演奏奖”。

戴夫的曲子通常都是急速的,歌词中充满了痛苦纠结的情绪,但是专辑本身并没有太多让人肝胆欲裂的感觉,而是显得格外精致。其实这并不是什么坏事,因为此张专辑比乐队此往任何作品的制作都更加专注和精良。戴夫写的东西和从前相比没那么厚实了,旋律仍然强劲而优美,但不再那么直接和易记。专辑中几乎没有哪首歌能像《学会飞翔》(Learn To Fly)一样气势辉宏、像《Everlong》一样令人难忘、像《破坏性因素》(Monkey Wrench)那么让人肝胆欲裂,取而代之的是更加具有整体化的效果。虽然从整体上看感觉不错,但是在这张专辑中你很难再找到他们从前的影子了,其实这又何尝不是一次进步呢!?

“涅盘”造就了戴夫,以至于人们在提及“喷火战机”时总先想起“涅盘”。戴夫不仅肩负着捍卫“涅盘”尊严的艰巨使命,而且还要带领“喷火战机”延续伟大的摇滚理想,戴夫的压力可想而知。没有人会对戴夫超群的音乐才华持怀疑态度,但他的领导才能的确还需进一步提高。尽管戴夫完全具备作为乐队灵魂所需的一切才华,但他还需要点儿时间。“涅盘”在带给他巨大荣誉的同时也限制了他的个性,这势必会影响他的发展,但只要他愿意,便可以永远表现得像在“涅盘”时一样好。

如果你是位有心人,你可以留意一下乐队的官方网站,你会发现乐队的努力从来未曾间断过。他们的脚步也正在逐渐向外扩展,而且越发变得矫健。摇滚乐是件美好的事物,如果你懂得用整个灵魂去容纳、去聆听。它也可以被营造出各种风格,只要自己真正喜欢,没有什么是做不到的。其实关于“后垃圾摇滚”的话题本来还将留有更多的悬念,但是当你点击那首《像这些时刻》(Times Like These)的一刹那,你会发现耳中的音乐已经足够了。关于“喷火战机”我已满足得无话可说,那毕竟是二战中的超级武器!

4音乐作品

编辑本段 回目录

专辑

喷火战机乐队喷火战机乐队
  WASTING LIGHT:2011-04-12英语

Greatest Hits:2009-11-03英语

Echoes, Silence, Patience Grace:2007-09-24

the colour and the shape:2007-07-10

skin & bones:2006-11-23

in your honor:2005-06-14

foo fighters:2003-12-12

one by one:2002-10-01

Brain Damage:2001-01-01

there is nothing left to lose:1999-01-01英语

colour & the shape:1997-10-07

5相关报道

编辑本段 回目录

喷火战机乐队独揽五奖 横扫格莱美摇滚类奖项

据网易娱乐2012年2月13号报道,当地时间2月12日晚,第54格莱美音乐奖颁奖礼在美国洛杉矶斯台普斯中心隆重举行,而摇滚乐团喷火战斗机(Foo Fighters)横扫摇滚类奖项,在硬摇滚表演、最佳摇滚乐器演奏、最佳摇滚歌曲以及最佳摇滚专辑奖项角逐中全部胜出,其中更凭借人气MV《Back and Forth》拿下最佳长版音乐录影带奖等五项音乐大奖,无疑是当晚颁奖礼成最大黑马。至于得奖热门布鲁诺·马斯(Bruno Mars)则颗粒无收,凯蒂·佩里(Katy Perry)依然陪跑。

而今年格莱美将颁发超过75个奖项,对于很多摇滚乐迷来说他们关心也只有这几个奖项而已。在最佳摇滚歌曲奖和最佳摇滚专辑角逐中,喷火战斗机乐队最终凭借人去单曲《Walk》和收录其中的热门专辑《Wasting Light》最终得到了评委们的青睐,成为最后的赢家。

在最佳硬摇滚表演奖方面,由Foo Fighters乐队主唱戴夫·格洛尔(Dave Grohl)和前齐柏林飞艇乐队(Led Zeppelin)贝斯手约翰·保罗·琼斯(John Paul Jones)领衔的全明星乐队Them Crooked Vultures力压奥兹•奥斯伯恩(Ozzy Osbourne)以及重组的爱丽丝囚徒乐队(Alice In Chains)和声音花园乐队(Soundgarden)等强敌。而说唱类奖项方面,坎耶·韦斯特(Kanye West)也与喷火战斗机一样豪揽通吃,拿下四项大奖紧随其后。

对此,喷火战机乐队主唱戴夫·格洛尔在夺下最佳摇滚单曲发表获奖感言时,特别感谢了制作人布奇·维格(Butch Vig)并谈到了二人在20年前录制涅槃(Nirvana)乐队经典专辑《Nevermind》时的合作,更透露这张大满贯摇滚专辑《Wasting Light》仅仅只在自家车库中的恶劣情况下录制完成的。

而当晚,除了阿黛尔、尼基• 米娜、布鲁诺·马斯这些当红的音乐人之外,托·本尼特以及保罗·麦卡特尼也都在本届格莱美奖的颁奖礼上登台献唱,而这传奇老将的出现也吸引了一些平时不关注格莱美的乐迷来观看本届格莱美的颁奖。

参考资料

[添加]
暂无参考资料!!

本词条内容由国搜百科根据相关资料编纂,仅供参考。如有问题,可联系我们修订、完善或删除。也欢迎更多热爱知识共享、有志于词条编纂的专业人士参与国搜百科创建。联系电话:010-87869809 合作邮箱:baike@chinaso.com 交流QQ群:5332181520

喷火战机乐队 图册

百科热点

党的十九大
  • 浏览次数: 660 次
  • 更新时间:2018-04-20
  • 创建者:张振111
分享到:
百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