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春烨 (明代兵部尚书)

李春烨(1571-1637)明末天启年间兵部尚书:泰宁城郊际溪村人(一说泰宁城西放坑尾村人)字侯质,号二白。明万历十四年(1586年),16岁的李春烨中秀才,36岁时考中举人,明万历四十四年中进士。

1人物介绍

编辑本段 回目录

李春烨(1571-1637)明末天启年间兵部尚书,泰宁城郊际溪村人(一说泰宁城西放坑尾村人)字侯质,号二白。明万历十四年(1586年),16岁的李春烨中秀才,36岁时考中举人,明万历四十四年中进士。纵观李春烨一生,忠奸孰属、功过是非很难评说。由于他生活的年代距我们已有360余年的历史,年代久远,资料散失殆尽,只能借助一些史料及尚书墓的墓志铭来讨论,对李春烨的研究还很肤浅,仅供参考而已。

2人物生平

编辑本段 回目录

李春烨登第后,被选任行人司行人,专受皇帝差遣。曾奉诏存问楚王、岷王,再奉节祭葬益藩。任行人四载,不辞辛苦,不负使命,在京官的统一考选中,考绩列为第一,被任为工部给事中。明天启二年(1622年),转任户部给事中。明天启三年调任刑部给事中,所到之处皆有建树。同年,升任吏部给事中,正值杨连、左光斗、万火景忠谏熹宗,要求严惩魏忠贤而遭迫害。李春烨挺身而出,为杨、左、万3人仗义执言上谏,应宽万火景而治魏的不忠之罪,因而受贬斥外任湖广参政。明天启五年,李春烨应召回京,晋升为太仆寺少卿。次年又提升李为兵部右侍郎、左侍郎。李从担任工部给事中起,就曾上奏要充实府库,精训兵员、淘汰老弱,加紧京城防卫,以使京营防卫无虞。明天启帝一一采纳,并令李付诸实施,收效不浅。下半年升李为兵部尚书,并协理京营戎政。明天启七年七八月间,李春烨晋爵为少保兼太子太师,准其回家奉母。明天启帝特嘱大学士张瑞图代皇上书"孝恬"二字赠与春烨。明天启七年八月,熹宗去世,崇祯即位即开始处理阉党群凶。明崇祯三年(1630年),李春烨被认为是阉党同伙,但被列为第五等宽大处理行列,即论徙但恩准交款而不必去流徙处。明崇祯十年,李春烨去逝,享年66岁。

于明朝万历(1616)年间中进士,时年46岁,可谓大器晚成。 追根溯源,李春烨可与著名的宋朝宰相李纲攀亲戚。李氏家族的祖宗是李天乙,接下来是独子李赓,李赓生有三子:李夔(居邵武)、李龙(徙居泰宁城郊际溪村)、李虎(徙居建宁)。而李夔的大儿子就是宋宰相李纲。居泰宁的李龙就是李春烨家族这一脉相承的老祖宗,传到李春烨这一代已经是第18代了。李春烨的父亲李纯行是个商人,县志说他是个"善人",时常救济一些有困难的人。后来他父亲浪迹江湖,不知所终。李春烨从小便和母亲相依为命,生活艰苦。他的人生之路,与"6"结缘,以10年为一台阶:16岁中秀才,36岁中举人,46岁中进士,56岁隐退,66岁病逝。从他中进士到辞官隐退,生前有"大起大落十年间"之说,后人用"大器晚成,青云直上,急流勇退"来概括他的一生。然而李春烨留给我们的却是他死后的"大忠大奸难评说"。李春烨先后娶了3房太太,生了5个儿子,4个女儿。其中被县志列为"节妇烈女"的李凤姑就是李春烨第二位夫人卓氏生的第二个女儿。李春烨所处的年代是中国明朝后期政治最腐朽、最黑暗的"宦官专权"时代。有首民谣生动、形象地概括当时的背景:来时萧索去时丰,金银财宝一扫空;唯有江山移不动,临行描入图画中。大太监魏忠贤排除异己,大肆屠杀东林党人。而李春烨却飞黄腾达,加官进爵,官至"兵部尚书兼太子太师"。后人难免会对李春烨是否与大太监魏忠贤有染产生怀疑,甚至产生对李春烨一生评价的偏颇。但事实归事实,李春烨留给泰宁人民的只是一幢气势恢宏的尚书府第及一座占地面积达1040平方米的尚书古墓。除了民间有关他的许多传说外,其余的似乎少了点什么?总而言之,李春烨的一生,在《明史》、《泰宁县志》中有关他的记载很少,三言两语一笔带过。难道他留给我们的仅仅是除了出生年卒外,就是一连串的官职吗?那么他的是非功过在哪呢?《明史》、《泰宁县志》都没记载。可以断定:李春烨的一生对中国历史没有产生什么重大影响。我本人认为,只是一个庸官罢了。当然,在大太监魏忠贤倒台之后,他也受到牵连,被定为《钦定逆案》八等罪中的"七等罪"。罪名是:"结交近侍又次等"。该等罪共129人,判入狱三年。据说当年李春烨并未入狱,而是花了不少银两赎回来的。

纵观李春烨一生,忠奸孰属、功过是非很难评说。由于他生活的年代距我们已有360余年的历史,年代久远,资料散失殆尽,只能借助一些史料及尚书墓的墓志铭来讨论,对李春烨的研究还很肤浅,仅供参考而已。

3人物评价

编辑本段 回目录

功过难评的明代兵部尚书李春烨

李春烨虽然贵为明代天启朝的兵部尚书,但《明史》无其传,《福建通志》也无其传,就连地方志书,如《邵武府志》、《泰宁县志》都不为其立传。这可能出于两个方面的原因:一是魏忠贤把持朝政时,大肆封官许愿,户部、工部各有五个尚书、兵部也有四个尚书,所谓尚书多如狗、侍郎满街走。何况李春烨在尚书一位上呆得时间很短(仅一年),也没有什么特别突出的事迹,不立传也可以理解。二是他有"污点",依附阉党,而"阉宦之如毒药猛兽,数千年来,人尽知之矣!"(《明夷待访录•阉宦》)所以,为读儒家百书的文化人所不齿的。当然,如果他是一个大奸大恶的阉党,也可以立传,《明史》中就有一个"阉党传"。问题是,李春烨在阉党中也只够个"交结近侍又次等论徒三年输赎为民者"的角色。所以,我们现在能收集到的有关李春烨的资料是少之又少。

我们现在对李春烨生平的了解主要来源于两方面的资料。(1)明崇祯时的两广总督沈犹龙写的墓志铭。沈犹龙撰写的墓志铭叙述了李春烨生平做过最有亮点的两件事都是出自沈犹龙撰写的墓志铭。第一件事是查登莱巡抚陶朗先、巡按游士任和招练副使刘国缙等人侵冒军饷、赈银的案件,为朝廷追回了数十万金钱。第二件事是魏忠贤廷杖打死工部郎万燝时,他上疏皇上反对,请治魏忠贤的不忠之罪。虽然,这篇墓志铭充满赞誉之词(为死者韪,墓志铭大抵都是如此),但我相信沈犹龙所说的两件事不是空穴来风,有一定依据的。我的相信基于两点:一是沈犹龙为李春烨写墓志铭的时间是崇祯十六年(1643年),离崇祯皇帝清理阉党的时间不久。沈犹龙虽然是李春烨的同科进士,私交也不错,但也犯不着公然与朝廷对抗,为阉党分子鸣冤翻案。身为两广总督的沈犹龙当然知道"案既定,其党日谋更翻,王永光、温体仁阴主之,帝持之坚,不能动。(《明史阉党传》)他不会,也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二是,沈犹龙的人品,不至于那么低下。据《明史》载:"沈犹龙,字云升,松江华亭人。万历四十四年进士。除鄞县知县。天启初,征授御史,出为河南副使。崇祯元年,召复故官,进太仆少卿,拜右佥都御史,巡抚福建。"沈犹龙不是阉党一派是可以肯定了。更可贵的是弘光元年(1645年),清兵下江南,"犹龙乃偕里人李待问、章简等,募壮士数千人守城,与二将相掎角,而参将侯承祖守金山。"八月初三日,清兵袭取青浦。至黄昏,其先遣部队至松江城下,伪称总兵黄蜚部下,西门守军受其蒙骗,开门放入。城内预伏清军奸细,此时大呼上城,拔明帜,易清旗,守军顿时混乱,城遂破。义军与清军展开激烈巷战,沈犹龙死于乱箭之中。一个能将生死置之外,为国捐躯的人,会为了一笔丰厚的润笔费(为人认为沈犹龙是得了李家一笔丰厚的润笔费而为李春烨赞誉) 昧着良知,为 "毒药猛兽"的阉党赞誉?(2)民国29年(1930年)版《泰宁县志》。该志注:"明尚书李春烨,旧志不为立传,似属缺典,今为补入。" "李春烨传"不长,仅百余字:"春烨字二白,万历丙辰进士,官行人,考绩第一,升给事中。侃直敢言,不避权贵。其所论列皆关天下至计。查案山东,得陶朗先贪状,追赔银百余万两充军饷。其刚正不阿如此。熹宗时,官兵部尚书,协理京营戎政。叙宁、锦功,赐蟒玉,晋柱国,少保兼太子太师。公以时事日非,屡疏乞归养母。时魏阉生祠遍天下,闽省独无,公持正阻止之力为多云。" 《泰宁县志》(民国版)基本沿袭墓志铭的内容,只是删除了李春烨为万燝鸣不平上疏弹劾魏忠贤一事,增补福建不建魏忠贤生祠,是"公持正阻止之力"。《泰宁县志》为什么这样做,不得而知。但是,把福建不建魏忠贤生祠的功绩归于李春烨是太牵强附会了。当时风行全国的为魏忠贤建生祠活动起于天启六年,而始作俑者是浙江巡抚潘汝祯。天启六年润六月初二,浙江巡抚潘汝祯为建魏忠贤生祠向朝廷上了一道奏折说:"东厂魏忠贤,心勤体国,念切恤民,鉴此两浙岁遭灾伤,顿蠲果铺垫诸费,举百年相沿陋习积弊一旦厘革,不但机户翻然更生,凡属兹土莫不途歌巷舞,欣欣相告,戴行无穷。公请建祠,用致祝厘。"熹宗下旨:"据奏,魏忠贤心勤为国,念切恤民……宜从众请,用建生祠,着于地方营造,以垂不朽";并为建于西湖的魏忠贤祠赐名"普德"。一名叫陆万龄的监生还别出心裁,建议在国子监建造生词,把目不识丁的魏忠贤与孔子并论:"孔子作《春秋》,忠贤作《要典》,孔子诛少正卯,忠贤诛东林,宜建祠国学西,与先圣并尊。" "复重光之圣学,其功不在孟子下。"于是,"造祠"活动风靡全国的。据《明史》载:"每一祠之费,多者数十万,少者数万,剥民财,侵公帑,伐树木无算。"当时,福建省的巡抚是朱钦相。据《明史》载:"钦相寻擢太仆少卿。杨涟既劾魏忠贤,钦相亦抗疏极论。五年以右佥都御史巡抚福建,讨贼杨六、蔡三、钟六等有功。旋以忤忠贤,除名。"(《明史•方震旸传》)朱钦相一贯反对魏忠贤等阉党。天启初,方震旸上书"论客氏","给事中祁门倪思辉、临川朱钦相疏继之。帝大恚,并贬三官。"后来,因皇子出生,大赦天下,要许多朝臣们的请求下,"诏思辉、钦相、心一、鸣起并复故官。"天启五年五月,朱钦相以右佥都御史的身份出任福建巡抚,自然不买魏忠贤的账;所以,福建没有建魏忠贤的生祠。这与李春烨 "公持正阻止之力"毫不相干。当时,李春烨任职于兵部,上了魏忠贤的贼船是肯定的,但不可能把手伸到福建来"持正阻止"建祠。即使李春烨真的把手伸过来了,福建地方官也不见会买他的账,因为朱钦相是个连魏忠贤都不买账的主。

李春烨的性格是双重性的,既有传统文人正直一面,也有其软弱、妥协,甚至贪婪的一面。他刚入仕的时候,奉旨出访时能够"私觌贷贿,一无所染";看到同科进士万燝为弹劾魏忠贤遭廷杖时,出于义愤上疏鸣不平等。这就是从四书五经堆里爬出来走入仕途的臣子道德情感上的巨大优越感。他们自以为自己是天理道德水准的监督者,要求为所欲为君主们按传统的圣人道德规范从事,不得越雷池一步。明太祖朱元璋也特别推崇臣子的这种"犯颜直谏"的风气。所以,大明朝敢于"犯颜直谏"臣子也特多。嘉靖朝的海瑞敢对皇帝说:"天下人不直陛下久矣!"武宗朝大臣敢指责皇帝"自取覆亡为天下笑"。万历朝的雒于仁敢指责皇帝纵酒贪财好色尚气。天启二年,连刚刚踏入官场的新科状元文震孟都敢上一道奏折:"皇上昧爽临朝,寒暑靡辍,于政非不勤矣,而勤政之实未见也。鸿胪引奏,跪拜起立,第如傀儡之登场,了无生意。"在这种氛围下,科举入仕的官员们都以能"进谏"为荣。所以,李春烨"进谏"是很正常的,也不意味着刻意向谁作斗争的的问题。

李世熊修《宁化县志》,说李春烨"卖官":"泰宁李春烨为都御史,最昵于阉,在虎彪之列,炙手可热。其同邑范生某,奔走春烨门下,招摇都中,为纳贿计。知绍统(王绍统,宁化人)颇温裕,阳以乡谊相亲密,讽令执贽谒李,当破格得美官。"李世熊依据什么,不得而知。但是,这条资料甚少有两点错误:一、李春烨没有任过都御史。李春烨的简历如下:万历四十四年(1616年)任行人司行人(正八品),天启元年(1621年)任工部给事中(从七品),天启二年任户科右给事中(从七品),天启三年任吏科左给事中(从七品),天启四年任刑科都给事中(正七品),同年出任湖广参政(从四品),天启五年任太仆寺少卿(正四品),天启六年任兵部右侍郎、左侍郎(均为正三品),同年底升为兵部尚书、协理京营戎政(正二品),天启七年为少保兼太子太师(从一品)。据《历代职官表》载:明代"都察院左、右都御史,正二品, 掌监察、执法。"李春烨并没有任过这一职务。二、李春烨不在"虎彪之列"。魏忠贤的"五虎"、《五彪》都是有据可查的。据《明史•魏忠贤传》载:"当此之时,内外大权一归忠贤……外廷文臣则崔呈秀、田吉、吴淳夫、李龙(李夔龙)、倪文焕主谋议,号'五虎';武臣则田尔耕、许显纯、孙云鹤、杨寰、崔应元主杀僇,号'五彪'。"李春烨不在此之列是肯定的。崇祯皇帝对《五虎》、《五彪》之人处罚也是十分严厉的。《五虎》之首崔呈秀"时忠贤已死,呈秀知不免,列姬妾,罗诸奇异珍宝,呼酒痛饮,尽一卮即掷坏之,饮已自缢。诏戮其尸,子铎除名,弟凝秀遣戍。"(《明史•阉党》)其余,"五虎李夔龙、吴淳夫、倪文焕、田吉等追赃发充军,五彪田尔耕、许显纯处决,崔应元、杨寰、孙云鹤边卫充军,以为附权蠹政之戒。" (计六奇《明季北略》)而李春烨,崇祯皇帝只给了他一个"交结近侍又次等论徒三年输赎为民"的处分。可见,李春烨与他们还是有比较大的区别。

李春烨是一个贪官,这也是不争的事实,一座耗资数十万两白银修建的"尚书第"就足以说明问题。但是,这白花花的白银是不是靠"卖官"所得,值得怀疑。因为,东窗事发时,崇祯并没有治他贪赃枉法的罪,也没有把诺大的一座"尚书第"充公。在证据不足的情况下,我们只能判罪他个"巨额财产不明来由"罪。

4人物纪念

编辑本段 回目录

尚书巷尚书巷

在泰宁县梅口乡水磜村长滩山麓,与其妻江氏合葬。墓建于明崇祯十六年(1643年),坐北向南,全部用花岗石板造就,石板间用生铁水浇封,六级墓台,面宽20米,进深52米,占地面积1040平方米。正中一字排开并列三方黑色页岩墓碑,上施山形雨盖。中碑刻:"明赐进士及第光禄大夫勋柱国少保兼太子太师协理京营戎政兵部尚书显考二白李公,明累诰封一品夫人显妣江氏之墓";右碑刻李春烨生平及为官十余年间累迁官职等;左碑刻李春烨夫妇生卒年及"孝男李自根、自树、自槐、自云、自柜,孙犹龙等泣血合立,崇祯十六年岁次癸未季冬月吉旦。"墓周围施栏杆、花窗、华表、八卦石、石亭等。墓前立一对石望柱,高8米,。柱顶狮子互向墓冢眺望。墓于民国29年(1940年)被盗,"文化大革命"期间墓碑又被盗一方。后几经修缮,保存较好。1986年列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


词条图片

参考资料

[添加]
暂无参考资料!!

本词条内容由国搜百科根据相关资料编纂,仅供参考。如有问题,可联系我们修订、完善或删除。也欢迎更多热爱知识共享、有志于词条编纂的专业人士参与国搜百科创建。联系电话:010-87869809 合作邮箱:baike@chinaso.com 交流QQ群:5332181521

李春烨 图册
  • 浏览次数: 627 次
  • 更新时间:2018-05-20
  • 创建者:国搜徐州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