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永厚 - 国搜百科

黄永厚(1928—2018.8.7),土家族,湖南凤凰人。1949年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于文工队工作。1954年入中央美术学院绘画系,1956年毕业。1960年于合肥工业大学建筑系任教。1984年任安徽省书画院画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擅长中国画。2018年8月7日,在安徽合肥去世,享年91岁。

中文名
黄永厚
国籍 
中国             
民族
土家族
出生地
湖南凤凰
出生日期
 1928年
逝世日期
2018年8月7日
职业
画师
毕业院校
中央美术学院绘画系
代表作品
《九方皋》、《渐江》、《桃源》

1人物简介

编辑本段 回目录

黄永厚(1928—2018.8.7),土家族,湖南凤凰人。

黄永厚黄永厚

在黄家排行第二,早年因其兄长黄永玉离乡求学而承担起了黄家“长子”的责任,后又因画过抗战宣传画而应召当兵,入过军校,做过中尉;新中国成立后,由哥哥黄永玉介绍,考入中央美术学院读书。

1960年,从央美毕业后去了安徽合肥工业大学执教。1984年任安徽省书画院画师。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擅长中国画,作品有《九方皋》、《渐江》、《桃源》等。

黄永厚藏书、读书甚丰,属于中国画中的“文人画”派,其作品除少量山水、花卉外,大都取材于历史题材和民间传说中的人物。曾在画作中题“尽似古人,要我何用”以自况。

黄永厚与其哥哥黄永玉同是知名画家,但风格却有较大不同。据业内人士介绍,兄弟俩曾有十多年不相往来,后来终于和好,其中一言难尽。黄永厚身上的文人气更重。

2018年8月7日,在安徽合肥去世,享年91岁。

2人物生平

编辑本段 回目录

画家黄永厚

画家黄永厚黄永厚生于1928年。小时候有一次发高烧,都被父母卷进芭蕉叶里了,但又活了过来,真是命大。命大,父母寄予厚望。有一回文庙祭孔,父亲分到一块从“牺牲”架上割下来的肉,拿回来先让永厚舔一下,再让大家享用。这成为永厚与传统文化的第一次亲密接触。

哥哥黄永玉在厦门读书,念念不忘自己的弟弟,把钟爱的画册寄给永厚。好一个黄永厚,无师自通,在院子的大照壁上画起画来了,个子太小,索性爬上梯子高空作业。黄永厚十四岁时被抓了壮丁,因画了一幅《诺曼底登陆》就当上中尉,后来考上黄埔军校。风云变幻,还没打仗,部队起义他又成了解放军。在部队里,他还是画画。1954年,考上中央美术学院,毕业后在广州画户外广告。命运多舛,l959年他又被迫离开广州,从此颠沛流离,过了二十多年的穷日子。直到1980年回到北京,做了自由画家,动荡的生活方告结束。

多难的人生反而增加了黄永厚对生活的热爱,养成了他独特的生活态度,培育了他卓异的绘画风格。他视读书为第一生命,涉猎广泛。上了年纪后,更加关注社会人生。他说:“人不能在云里雾里活着,大事面前不敢表态,什么玩艺儿,冷血!”但他又十分低调,深居简出,淡泊明志,尽人皆知。

黄永厚几乎不办画展,不肯出书。一次范曾对他说:“我介绍你去日本办画展吧,不过,你画李白就李白,画杜甫就杜甫,别扯远了。”黄永厚不肯削足适履,终于没去。他常把拿重金前来购画的人拒之门外,“不看画的人,给他画有什么用?”但又可以把画随便塞进一个信封,寄给熟悉的或是陌生的朋友。当前,靠市场确立自身价值的画家比比皆是,他对此不屑一顾。但他认为人各有志,不必非议。他的孤傲中,有一种顽固的自信。

黄永厚的人物画独具一格,他笔下的魏晋人物,长发纷飞,衣裾飘扬,袒胸露腹,粗砺怪诞,一副孤高傲世的架势。了解黄永厚的人都说他画的是自己,刘海粟给他的条幅是“大丈夫不从流俗”。

冰炭同炉,这就是黄永厚。在画画上,黄永厚的主张是鲜明的,有的人画了一辈子,却弄不明白他的主张是什么?一个画画人的主张是很重要的,没有主张,画什么画?

作为画家、作家,黄永厚从来不愿意当一件工具,哪怕是一件金光闪闪的工具。这是黄永厚在画上喜欢题写长跋的一个理由。长跋,是黄永厚观察现实,反思自己的过程,是黄永厚不甘沉沦,拒绝媚俗的表现。

他曾说,“画家就不是社会人吗?不闻不问那把砍刀就不会砍到画家脖子上了?要讲读书,《论语》、《庄子》、《史记》都管不到这个份上来,你得另想办法去找书来读,读读报评听听高明如何评价。我的画就像当前的时评,我不做旁观者。要起哄那是不用学习的,最近我读勒庞的《乌合之众》就是从这本书里照自己的影子。你看看,有几个人逃出‘乌合之众’?尤其像我这样当兵出身的人,可以说是天生的由人支使的料。

3人物逝世

编辑本段 回目录

2018年8月7日,在安徽合肥去世,享年91岁。

4人物作品

编辑本段 回目录

《苏解为》《苏解为》

《苏解为》是一幅书法作品,黄先生用宣纸临摹出土的秦代陶片上“苏解为”三个字。“苏解”应是两千年前一个陶工,“为”即“制作”的意思,三个小字是用小棍划刻而成。黄先生面对出土残片,感慨万千,刻意放大临摹了这三个字,并用小字题款道:“有云‘人生不得行胸臆,纵活百年亦为夭。’而苏解为三字寿齐三光,曾不以工匠嗤之,何者?或我做我用,终得免于作官窑之竟竟然乎,嘻,吾师今亦逾两千岁矣、毛不绿、骨不枯,对之犹鲜活如彼,敢不踊跃三跳。”

显见,这当然不是一般意义上的临摹,而是充满灵光的书画创作。我的心里由此留下一个深刻印象,萦绕不散。

先生作画且长跋,跋依画随曲就伸,画与跋浑然一体,深得文人画之真髓,又另开一番新局面。《苏解为》中三字的构图布局和用笔,似画似字,亦画亦字,气派非凡,出奇制胜。此法黄先生只偶尔为之,在《黄永厚文画》中,仅此一幅,不可多得。蒙先生错爱,惠赐斗方《苏解为》,其中题跋百字,令我诚惶诚恐。我将这幅字画装裱好挂在书房,每日面对,至今已有八年,启发良多,真可谓“八年佳酿,历久弥香”。

5作品欣赏

编辑本段 回目录

黄永厚画作《聊斋人物》黄永厚画作《聊斋人物》


黄永厚先生画作《桃源难觅》黄永厚先生画作《桃源难觅》


黄永厚先生作品 《文长画气盛》黄永厚先生作品 《文长画气盛》


黄永厚先生作品《 板桥》黄永厚先生作品《 板桥》


黄永厚先生作品《 颜驷当官》黄永厚先生作品《 颜驷当官》

6创作态度

编辑本段 回目录

直面人生,正视生活

黄永厚作品——弘扬自由精神

画家黄永厚先生送我一本他新出版的画集,虽然读不懂,但看多了,似乎也看出点味道。

以我对黄老的了解,知道他的每一幅画都有一个由头,有一个触发他产生创作冲动的东西。我曾亲见他把整版的时评从头读到尾,满版红笔圈圈点点。我从未见过如此认真关注现实的,让我这个也写过些批评文字的人自愧弗如。他直言:“我的画就像当前的时评,我不做旁观者。”我也的确在他的画作中发现了取材于时评或《焦点访谈》的报道。即便取材于史书古籍,也多半缘于现实的触动,“在现代观念和意识的观照与考量下,作出严肃认真的思考”。

7作品评价

编辑本段 回目录

黄老画中,即使普普通通的物,如十二生肖中的鸡狗,也不宜视若等闲,而往往别有深意。如题为《魏源〈晓窗〉》的两幅,画的都是鸡,题跋都是魏源的《晓窗》一诗:“少闻鸡声眠,老闻鸡声起。千古万代人,消磨数声里。”这诗自然可以引发人生的思考,有人以为表达了一种人生的消磨感,黄老或许也有此意;但恐怕不止于此,大约黄老着墨重在“眠”字,尤其是“起”字——正如“少闻鸡声眠”可能是三更灯火五更鸡的苦读,也可能是秉烛夜游;“老闻鸡声起”可能是壮心不已,也可能是无利不起早。

这样的作品还有不少。如《贪泉》,敢喝贪泉之水的吴隐之,在广州这个“珍异所出”之地当刺史,致仕后“归舟之日,装无余资”,诚如其诗所写:“试使夷齐饮,终当不易心。”足见“是廉政,不在口头喊”。如《大富贵》,本是象征富贵的花,却出于一条大鱼之身,是司马迁说的那种“网漏吞舟之鱼”,更见得那富贵来路不明。仅此已可见得,黄老的画与其说是画中时评,不如说是画中杂文。

据方家评论,黄老的许多作品直接诉诸心灵直觉,首先以整体气势给人以震撼,造成巨大的内心张力,有“当头棒喝”之效;也有许多作品画面意蕴相当深奥,仅靠看和感难以尽得其风骚,还需要去读、去想、去悟,这就不能忽略画上的题跋。黄老的题跋,除了从古今诗文中信手拈来,自撰的也不少,或许也更精辟。如《聊斋·快刀》:“长着嘴巴,不谴责嗜杀,就会赞美挨砍了。”其精警含蓄,于此可见一斑。这或许得益于黄老又是杂文家,每有制作,大多不俗,并且他似乎更偏爱自己的文,曾戏言:正因为文章写得不多,出文集未免可惜,才加上许多画。若说他在画中做文,恐怕也不为过,要在他能熔文章、书法、绘画于一炉,使之相得益彰,形成自己独特的风格。

有人说黄老的画是文人画,并且“领当代文人画之翘楚”。文人画大约是画给文人看的,但并非我等都能看懂,所以有人说“他的画是那种能镇住内行的画,笔笔葆有内在的精严,无一闲置”;又因为在直面人生、正视生活这一点上,他的画与传统的文人画大异其趣,所以又有人说“他在开拓着今天的新文人画”。对文人画不敢装懂,但“直面人生、正视生活、拷问灵魂、弘扬自由精神,使得他的作品光彩照人”,窃以为得之矣。

8人物评价

编辑本段 回目录

刘海粟曾评价黄永厚说:“文真、字古、画奇。”

朱屺瞻则说:“画这种画要读好多书。”用画笔来思考,关注心灵,关注当下,关注社会问题,是黄永厚画作的美学特征。

参考资料

[添加]
[1].91岁画家黄永厚辞世:所画如时评 不做旁观者

本词条内容由国搜百科根据相关资料编纂,仅供参考。如有问题,可联系我们修订、完善或删除。也欢迎更多热爱知识共享、有志于词条编纂的专业人士参与国搜百科创建。联系电话:010-87869809 合作邮箱:baike@chinaso.com 交流QQ群:5332181520

黄永厚 图册

百科热点

党的十九大
  • 浏览次数: 365 次
  • 更新时间:2018-08-08
  • 创建者:46081607
分享到:
百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