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凉(386—403)十六国之一。氐族吕光所建。都姑臧。盛时有今甘肃西部和宁夏、青海、新疆各一部。历四主,共十八年。前秦主苻坚统一北方后,于382年命吕光率兵七万、铁骑五千,进军西域。光下焉耆,破龟兹,西域三十余国陆续归附。肥水之战后,前秦趋于瓦解。吕光于385年率兵载物东归。前秦凉州刺史梁熙以兵五万拒于酒泉,吕光击败梁熙军,入据姑臧,自称凉州刺史。386年,光自称凉州牧、酒泉公,都姑臧,史称后凉。389年改称三河王,396年自称天王,国号大凉。399年光病死,太子吕绍继位,光庶长子吕纂旋杀绍自立。401年,光弟吕宝之子吕隆又杀纂自立。吕隆以南凉、北凉不断侵逼,内外交困,于403年七月请降于后秦主姚兴。后凉遂亡。后凉初建时,国势颇盛。但立国不久,境内各族便纷纷割据,建立政权。后凉与四周各族政权频繁交战,势力渐弱。吕光死后,诸子争立,互相杀夺,百姓饥馑流亡,死亡大半。至灭亡前夕,姑臧城谷价斗值五千文,民人相食,饿死十余万人;国境除姑臧而外,仅存昌松(今甘肃武威南)、番禾(今甘肃永昌)二郡之地。

- 收起最新报道
    中文名称
    后凉
    所属地区
    中国
    都    城
    姑臧(今武威市凉州区)
    政治体制
    君主专制政体
    民    族
    氐族
    建立君主
    吕光
    存在时间
    386—403
    军、西域校尉。组成了一支由7万步兵,5千骑兵,号称10万大军的西征大军,准备统一西域。吕光的西征大军阵容强大,仅将军一级的高级官员就有姜飞、彭晃、杜进、康盛等。另外,陇西、冯翊、武威、弘农等郡有名望的人物如
    董方、郭抱、贾虔、杨颖等也作为助手参加了西征军。383年1月,淝水之战前,吕光告别苻坚,离开长安。苻竖的儿子苻宏握着吕光的手激动地说“你的气度非同一般,将来一定会大有作为,好自为之吧”。在淝永之战进行的同时,吕光也在西域地区鏖战。 西域一般指甘肃玉门关(今甘肃敦煌西北小方盘城)和阳关(今甘肃敦煌西南董滩)以西,即今新疆地去。广义的西域包括新疆以西,中亚细亚的广大范围。西域小国林立,西汉时号称有36国。由于一些国家陆续分化,最多时达60多个国家。他们的国土狭小,建于绿洲之上,领土以王城为中心,以绿洲为边界。西域诸国一般按西汉张骞两次出使西域的路线分为南北两道。两汉时期国家之间的兼并就已经开始,到魏晋南北朝时兼并加剧,到十六国后期吕光西征时,一般小国已不存在,只剩下屈指可数的几个大国了。随着中原王朝的形势与匈奴的干扰,西域诸国也叛服不定。
    龟兹国(今新疆库车县)位于天山南麓,坐落在塔里木盆地之中,也是西域北道大国之一。龟兹盛产煤、铜、铁、铅、锌等矿产,冶铁业为西域诸国之冠,据称可供36国之用。龟兹盛时北枕天山、南临大漠、东抵铁门与焉耆为邻,西据姑墨与疏勒相连,相当于今新疆库车、轮台、沙雅、拜城、新和、阿克苏六市、县境,号称东西千余里,南北六百里。 人口在西汉时就达八万多,是西域诸国中人口最多的国家之一。龟兹王室姓白,也称帛。吕光大军到来后,龟兹国王白纯很顽强,严兵把守城门,抵抗吕光。吕光也不示弱,在龟兹城南(今新疆沙雅县羊达克沁木城)安营扎寨,准备打持久战。半年后,白纯熬不住了,花重金向龟兹西部的狐胡求救。狐胡深知唇亡齿寒的利害,便联合了温宿、尉头等国的70多万人马营救龟兹(《晋书》说有众70万,其实当时各国的总人口也不过70万)。这些小国都是游牧民族,士兵们个个都是骑马射箭的高手,而且战甲都非常坚硬,箭头很难射进去。他们用皮绳结成套,骑在马上套人几乎百发百中。吕光的部下见了这些东西,不知如何是好,于是向吕光建议各个军营按兵不动,以减少伤亡。吕光把敌人的战术仔细地研究了一番后,对众将说
    “现在本来就敌众我寡,如果各军营再各自为战,力量会更加分散,这不是制敌取胜的好办法”。于是,他命令各军营集中在一起,在骑兵的掩护下,用长钩钩取敌军的绳套,这种方法很见效,轻易就把龟兹联军打垮了,龟兹国王弃城逃跑。经过一年多的征战,吕光统一了西域全境。385年3月,吕光用两万匹骆驼驮着一千多种珍奇的西域货物,带着一万多匹西域骏马撤离了西域。这时,苻坚已在淝水之战中惨败,中国北方又回到四分五裂的状态之中。
    吕光胜利班师的消息传到了凉州高昌郡太守杨翰那里,杨翰估计吕光会趁中原大乱之机夺取凉州自立,便向凉州刺史梁熙建议说
    “吕光刚刚击破西域,兵力强大,锐气正盛,他听到中原大乱,定会别有所图。河西之地,方圆百里,带甲士卒十万之众,凉州足以自保,若吕光越过流沙(今甘肃玉门关以西至新疆罗布泊之间的沙漠地区,俗称白龙堆)地带,其势力很难阻挡。高昌谷口(今新疆吐鲁番市西北十公里雅尔乃孜沟村的交河故城)为险要关隘,应以兵戍守,控制水源,则可置吕光于饥渴之绝境,为我所制。如果认为高昌谷口太远,守住伊吾关(今新疆哈密市西六十公里的四堡)也行。一旦吕光越过这个关口,就是有张良的计谋也无济于事了”。县令张统也认为吕光才智过人,拥有思归之士,他乘胜利的军威,其锋锐势必难以阻挡,建议梁熙拥立苻坚的堂弟、380年在龙城反叛、现居凉州的苻洛为帝,以借助皇室的威望,制服吕光。梁熙目光短浅,根本看不到吕光东进回朝会侵害自己的利益,怎么也不听杨翰等人的劝告。这时的吕光也知道了淝水之战苻坚惨败,中原大乱的消息,离开西域回到那里,吕光心里没底。而正在这时又听到杨翰对梁熙的建议,所以也不敢贸然前进。
    将军杜进分析了形势后对吕光说
    “梁熙机灵不足,文雅有余,他不会采纳杨翰的建议,不值得忧虑。我们现在应当趁他们意见还没统一的时候,快速前进,夺取凉州,站稳脚跟以后再作打算。如果进而不捷,我甘受过言之诛”。吕光也考虑到,苻坚在淝水战役中失败,反秦政权纷涌而起,长安尚不知能否幸存下来,就是回到关中也没有用武之地,夺取凉州也不失为一条好的出路。于是,吕光采纳了杜进的建议,下令向高昌进军。途中,敦煌太守姚静,晋昌太守(今甘肃定西)李纯举郡投降了吕光。兵至高昌,杨翰也举郡投降。当吕光大军东进至玉门关时,梁熙才如梦初醒,下书责备吕光不该擅自回军,并令其子杨胤为鹰扬将军,与振威将军姚皓,别驾卫翰带兵五万到酒泉去阻击吕光。吕光以牙还牙,也回书梁熙,反责他不赴国难,反而以重兵阻止胜利之师回归,并同时命杜进、彭晃、姜飞为前锋,率军与梁胤交战于安弥(今甘肃酒泉),大败梁胤并将其活捉,附近的胡夷部族也纷纷投降了吕光。武威太守彭洛见大势已去,抓住梁熙,投降了吕光。吕光杀了梁熙,率军进入姑藏城。后凉
    397年正月,吕光因西秦国王乞伏乾归出尔反尔,数度叛离,决定派兵消灭它。吕光派他的儿子太原公吕篡攻打金城,弟弟天水公吕延率大将、西平太守沮渠罗仇、沮渠曲粥等攻打临洮、武始、河关,西秦大为震惊。乞伏乾归作战不利,于是便命人反间吕延,诈称
    “乾归兵败,逃往成纪(今甘肃静宁)”。吕延信以为真,率领轻骑直追,司马耿雅劝阻说“乞伏乾归勇略过人,不会望风而逃。以前,他战败王广、杨定都是诡称自己兵败。
    能,而太原公吕篡又十分凶悍,一旦吕光死去,朝中必然大乱。自己身居机要大臣多年,难免被害。于是便联合尚书仆射王详、推举田胡王乞基为君主,占据姑臧城东苑,并抓住吕光的八个孙子作为人质,起兵反凉。吕光又派吕篡去讨伐郭黁。这时吕篡正在围攻乐涫,接到命令后准备撤离乐涫,众将劝吕纂说
    “如果大军离开乐涫,段业必然会带领军队跟在我们后面,伺机向我们进攻,不如我们悄悄离开这里”。吕纂认为,段业没有雄才大略,只能依靠坚城防守。如果我们暗中离击,正好助长了他的气焰,不如公开威吓他之后。堂堂正正而走。于是派使者告诉段业说“郭黁反叛,我现在回姑臧。你如果敢决一胜负,望早些出城作战”。段业果然没敢出兵。
    吕篡与西安太守石元良共同进攻郭黁,郭黁大败,吕窜进入姑臧城。郭黁为解其战败的仇恨,将吕光的八个孙子杀死解尸,喝血盟誓。此时,凉州人张捷,宋生等聚众三干多人在休屠城(今甘肃武威北30公里民勤县的三岔堡)起兵反凉,郭黁又与他们共推后将军杨轨为盟主,联合击凉。杨轨自称大将军、凉州牧、西平公。不久,吕纂击败郭黁的将军王裴于城西,郭军兵势渐衰,郭遣使向南凉国王秃发乌孤求救。 9月,秃发乌孤令其弟、骠骑将军秃发利鹿孤率—千骑兵救援。398年2月,杨轨也派其西平相郭纬率步骑兵2万支援郭黁。杨轨军进至姑臧城北扎营,准备攻击姑臧。4月,吕篡军袭击杨轨,郭黁前来救援,吕纂兵败退走。此时,在乐涫的段业则攻取了后凉的西郡(今甘肃永昌),于是,凉州的晋昌(今甘肃安西)太守王德,敦煌太守孟敏,都举郡投降了段业。杨轨自恃自己人多士众,欲与吕光决战。6月,杨轨兵败,投降了王乞基。郭黁听说杨轨败逃,也投降西秦,后凉将军吕弘,放弃张掖,率军东走,段业进入张掖城后欲追击吕弘,沮渠蒙逊劝阻他说
    “归师勿遏,穷寇勿追,此兵家之忌呀”。段业不听,结果大白而回。
    399年12月,年老多病的吕光因为屡次失败而恼怒,病情加重,吕光觉得没有复原的希望,便将太子吕绍立为天王,他自称太上皇。吕光告诫吕绍说
    “现在国家处于多难时期,南凉秃发乌孤,西秦乞伏乾归,北凉段业都想伺机吞并我们。我死之后,你让吕纂统帅六军,吕弘管理朝政,你自己无为而治,这样也许会渡过难关。如果你们互相猜忌,祸起萧墙,你们都会很快完蛋”。吕光又对吕篡、吕弘说;“吕绍并不是一块拨乱救世的材料,只因为他是嫡长子才让他当天王。现在我们内外交困,你们兄弟更应当和睦相处,如果你们自起干戈,大祸马上就会降到你们头上”。吕篡、吕弘哭着说,“不敢”。吕光又拉着吕纂的手说“你性格粗暴,很让我担心,你要好好辅佐吕绍,不要听信任何谗言”。当天,吕光死去,时年63岁。
    401年2月,吕篡的堂兄吕超擅自出兵西秦乞伏炽磐,乞伏炽磐向吕纂告状。吕篡命吕超速回京师,一见到吕超,吕篡就破口大骂
    “你依仗你的弟兄们武功高超,就不听我的命令,我恨不得一刀杀了你”!吕篡实际并没有杀害吕超之意,只是想吓唬他一下而已,所以,仍让他参加午宴。虽然如此,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吕超非常恐惧,傍晚时,吕篡带着吕超等人在禁中游玩,走到琨华堂东阁时,车子无法通过,吕篡的卫兵将剑放在墙边推车,吕超眼疾手快,拿起剑向吕纂刺去,吕纂当即死亡。吕篡死后,吕超拥立自己的哥哥吕隆为天王,改元神鼎。为了报答吕超的拥立之功,吕隆授吕朝为使持节、侍中、都督中外诸军事、司隶校尉兼录尚书事,并加辅国大将军之号,封安定公。吕隆
    吕隆为了建立自己的威名,但凡豪望、名流,乃至宗亲大臣不顺己者,全部杀掉,结果使得后凉朝廷内外人人自危,生产也受到严重破坏,人民生活更是无法维持,姑臧城内出现了人吃人的悲惨景象,10多万人活活饿死,生存下来的人要求到城外活命,吕隆怕引起连锁反应,坑杀了几百人。此时,魏兴(今陕西安康)人焦郎派遣使者向后秦的陇西王姚硕德建议说
    “吕氏自吕光死后,兄弟互相残杀,朝纲混乱,暴虐无度,百姓饥困,死亡大半,应乘其互相篡权攻杀之时,向其进攻,必定成功”。姚硕德向后秦国主姚兴请示后,率领步骑6万向后凉进击,当时投降后秦的乞伏乾归也率7千骑兵跟随出征。401年7月,姚硕德从金城渡过黄河,直趋广武(今甘肃永登)。南凉的河西王秃发利鹿孤将广武的守军收缩到城内,以避秦军的锋芒,秦军顺利地进至姑臧。吕隆派辅国大将军吕超,龙骧将军吕邈率军迎敌。后凉战败,吕邈被杀,10000万多人被后秦军斩杀,吕隆据城固守。后凉巴西公吕伦见后秦军队无法阻挡,率东苑25000兵众向后秦投降。9月,吕隆派使者出城向姚硕德投降。后秦主姚兴命其为镇西大将军、凉州刺史、建康公,继续镇守姑臧。不久,吕隆又重整军备,与南凉的秃发傉檀和北凉的沮渠蒙逊互相攻杀。后来终无力再战,又怕被他们消灭,于是向姚兴要求内迁。403年8月,吕隆率百官迁往长安,被姚兴拜为散骑常侍、建康公。后凉灭亡。

    1基本信息

    编辑本段 回目录

    中文名称:后凉

    所属地区:中国

    都    城:姑臧(今武威市凉州区)   

    政治体制:君主专制政体

    民    族:氐族  

    建立君主:吕光

    存在时间:386—403

    2吕光建国

    编辑本段 回目录

    吕光的父亲是前秦开国重臣吕婆楼。吕光青年时期修养的深沉、持重、喜怒不形于色。苻坚的谋士王猛感到吕光是个人才,能成大器,便把他推荐给苻坚,出任美阳(今陕西武功)县令,后逐步被提拔为鹰扬将军。吕光不负王猛和苻坚的厚望,他追随苻坚南征北战,在战争中大显身手,赢得了前秦大臣的交口称赞。357年,他从政盘江张平。370年灭前燕因功被封为都亭侯。380年,吕光因参与平定苻洛叛乱,被拜为骁骑将军。

    382年9月,苻坚在统一了北方大部分地区后,又想经营西域。于是,命吕光为特使持节、都督征讨西域诸军事、安西将

    后凉后凉

    军、西域校尉。组成了一支由7万步兵,5千骑兵,号称10万大军的西征大军,准备统一西域。吕光的西征大军阵容强大,仅将军一级的高级官员就有姜飞、彭晃、杜进、康盛等。另外,陇西、冯翊、武威、弘农等郡有名望的人物如:董方、郭抱、贾虔、杨颖等也作为助手参加了西征军。383年1月,淝水之战前,吕光告别苻坚,离开长安。苻竖的儿子苻宏握着吕光的手激动地说:“你的气度非同一般,将来一定会大有作为,好自为之吧”。在淝永之战进行的同时,吕光也在西域地区鏖战。 西域一般指甘肃玉门关(今甘肃敦煌西北小方盘城)和阳关(今甘肃敦煌西南董滩)以西,即今新疆地去。广义的西域包括新疆以西,中亚细亚的广大范围。西域小国林立,西汉时号称有36国。由于一些国家陆续分化,最多时达60多个国家。他们的国土狭小,建于绿洲之上,领土以王城为中心,以绿洲为边界。西域诸国一般按西汉张骞两次出使西域的路线分为南北两道。两汉时期国家之间的兼并就已经开始,到魏晋南北朝时兼并加剧,到十六国后期吕光西征时,一般小国已不存在,只剩下屈指可数的几个大国了。随着中原王朝的形势与匈奴的干扰,西域诸国也叛服不定。

    3后凉的鼎盛

    编辑本段 回目录

    进攻西域

    焉耆国(今新疆焉耆回族自治县)是西域北道的大国之一,坐落在天山中部的焉耆盆地中。三国时就已兼并了附近的尉犁、危须、渠犁、山国等国。西晋时,焉耆最为强大,葱岭(今新疆西南部)以东诸多小国都成了他的属国。盛时疆域方圆四百里里,国内有九城,东汉时人口达五万二千。吕光大军到来之前,焉耆国王泥流见吕光来势凶猛,便主动联络了一些小国王投降了吕光。

    龟兹国(今新疆库车县)位于天山南麓,坐落在塔里木盆地之中,也是西域北道大国之一。龟兹盛产煤、铜、铁、铅、锌等矿产,冶铁业为西域诸国之冠,据称可供36国之用。龟兹盛时北枕天山、南临大漠、东抵铁门与焉耆为邻,西据姑墨与疏勒相连,相当于今新疆库车、轮台、沙雅、拜城、新和、阿克苏六市、县境,号称东西千余里,南北六百里。 人口在西汉时就达八万多,是西域诸国中人口最多的国家之一。龟兹王室姓白,也称帛。吕光大军到来后,龟兹国王白纯很顽强,严兵把守城门,抵抗吕光。吕光也不示弱,在龟兹城南(今新疆沙雅县羊达克沁木城)安营扎寨,准备打持久战。半年后,白纯熬不住了,花重金向龟兹西部的狐胡求救。狐胡深知唇亡齿寒的利害,便联合了温宿、尉头等国的70多万人马营救龟兹(《晋书》说有众70万,其实当时各国的总人口也不过70万)。这些小国都是游牧民族,士兵们个个都是骑马射箭的高手,而且战甲都非常坚硬,箭头很难射进去。他们用皮绳结成套,骑在马上套人几乎百发百中。吕光的部下见了这些东西,不知如何是好,于是向吕光建议各个军营按兵不动,以减少伤亡。吕光把敌人的战术仔细地研究了一番后,对众将说:“现在本来就敌众我寡,如果各军营再各自为战,力量会更加分散,这不是制敌取胜的好办法”。于是,他命令各军营集中在一起,在骑兵的掩护下,用长钩钩取敌军的绳套,这种方法很见效,轻易就把龟兹联军打垮了,龟兹国王弃城逃跑。经过一年多的征战,吕光统一了西域全境。385年3月,吕光用两万匹骆驼驮着一千多种珍奇的西域货物,带着一万多匹西域骏马撤离了西域。这时,苻坚已在淝水之战中惨败,中国北方又回到四分五裂的状态之中。

    扩充疆域
    吕光吕光

    吕光胜利班师的消息传到了凉州高昌郡太守杨翰那里,杨翰估计吕光会趁中原大乱之机夺取凉州自立,便向凉州刺史梁熙建议说:“吕光刚刚击破西域,兵力强大,锐气正盛,他听到中原大乱,定会别有所图。河西之地,方圆百里,带甲士卒十万之众,凉州足以自保,若吕光越过流沙(今甘肃玉门关以西至新疆罗布泊之间的沙漠地区,俗称白龙堆)地带,其势力很难阻挡。高昌谷口(今新疆吐鲁番市西北十公里雅尔乃孜沟村的交河故城)为险要关隘,应以兵戍守,控制水源,则可置吕光于饥渴之绝境,为我所制。如果认为高昌谷口太远,守住伊吾关(今新疆哈密市西六十公里的四堡)也行。一旦吕光越过这个关口,就是有张良的计谋也无济于事了”。县令张统也认为吕光才智过人,拥有思归之士,他乘胜利的军威,其锋锐势必难以阻挡,建议梁熙拥立苻坚的堂弟、380年在龙城反叛、现居凉州的苻洛为帝,以借助皇室的威望,制服吕光。梁熙目光短浅,根本看不到吕光东进回朝会侵害自己的利益,怎么也不听杨翰等人的劝告。这时的吕光也知道了淝水之战苻坚惨败,中原大乱的消息,离开西域回到那里,吕光心里没底。而正在这时又听到杨翰对梁熙的建议,所以也不敢贸然前进。

    将军杜进分析了形势后对吕光说:“梁熙机灵不足,文雅有余,他不会采纳杨翰的建议,不值得忧虑。我们现在应当趁他们意见还没统一的时候,快速前进,夺取凉州,站稳脚跟以后再作打算。如果进而不捷,我甘受过言之诛”。吕光也考虑到,苻坚在淝水战役中失败,反秦政权纷涌而起,长安尚不知能否幸存下来,就是回到关中也没有用武之地,夺取凉州也不失为一条好的出路。于是,吕光采纳了杜进的建议,下令向高昌进军。途中,敦煌太守姚静,晋昌太守(今甘肃定西)李纯举郡投降了吕光。兵至高昌,杨翰也举郡投降。当吕光大军东进至玉门关时,梁熙才如梦初醒,下书责备吕光不该擅自回军,并令其子杨胤为鹰扬将军,与振威将军姚皓,别驾卫翰带兵五万到酒泉去阻击吕光。吕光以牙还牙,也回书梁熙,反责他不赴国难,反而以重兵阻止胜利之师回归,并同时命杜进、彭晃、姜飞为前锋,率军与梁胤交战于安弥(今甘肃酒泉),大败梁胤并将其活捉,附近的胡夷部族也纷纷投降了吕光。武威太守彭洛见大势已去,抓住梁熙,投降了吕光。吕光杀了梁熙,率军进入姑藏城。

    后凉后凉

    385年9月,吕光自称凉州刺史、护羌校尉。 凉州地处边陲,消息十分闭塞。386年9月,苻坚被杀的消息才传到凉州,吕光听到噩耗,如丧考妣,悲痛欲绝,他命令所有凉州人都为苻坚披麻戴孝。一个月后,吕光宣布改元太安,自称凉州牧、酒泉公。但是,吕光的日子并不好过。就在他10月宣布改元的时候,就遭到了比他早八个月于386年2月在阳坞(今甘肃武威城西)建元凤量,自称凉王、原前凉国主张天锡儿子张大豫和长水校尉王穆的攻击;12月,吕光的西平(今青海西宁市)太守康宁也自称匈奴王,反叛了吕光。最使吕光伤心和恼火的还是与吕光同甘苦共患难得张掖太守彭晃与大将徐昊,他们也与康宁勾结起来,反叛吕光。于是,吕光决定趁他们三股力量还没有紧密协同之前,率领三万骑兵亲自前往征讨。

    387年7月,吕光在临洮一举击败张大豫。张大豫逃到广武(今甘肃永登)后,被广武人所擒,送交吕光被杀。12月,吕光进军张掖,经过二十天的激战,攻克张掖城,彭晃被杀。接着,吕光又趁王穆攻击敦煌之际,率领两万骑兵攻取了酒泉。随后,率军前往凉兴(今甘肃安西)截击王穆,王穆引军东退,途中部众溃散,王穆单骑逃走,在骍马被骍马令郭文所杀。至此,凉州全部,河西大部地区均为吕光所有。389年2月,吕光自称三河(指黄河、湟河、赐支河,源头都在青海省境内)王,改元麟嘉,设置百官,立妻子石氏为王妃,石氏所生之子吕绍为太子。为了向东方和南方扩展,392年,吕光派弟弟、右将军吕宝率军攻打金城(今甘肃兰州)的乞伏乾归,吕宝失败,一万多人被杀。吕光随即又派儿子、虎资中郎将昌纂攻击南羌的彭奚念,但吕纂也兵败而归。吕光见两战皆败,便亲自率军至袍罕(今甘肃临夏),将彭奚念打败,彭奚念南逃,吕光占据了袍罕。这样,吕光的疆域除全部西域、凉州之外,东西推进至跳水林(今甘肃洮河)岸边和金城以西地区。395年7月,吕光率十万大军进攻西秦,西秦国主乞伏乾归在左辅密贵周、左卫将军莫者羝的劝说下投降了吕光,并把儿子敕勃作为人质留在西平。396年6月,吕光升号为天王,建国号为大凉,改年号龙飞,史称后凉。后凉这时达到全盛时期,统治疆域同前凉略同。

    4后凉的衰亡

    编辑本段 回目录

    衰落

    397年正月,吕光因西秦国王乞伏乾归出尔反尔,数度叛离,决定派兵消灭它。吕光派他的儿子太原公吕篡攻打金城,弟弟天水公吕延率大将、西平太守沮渠罗仇、沮渠曲粥等攻打临洮、武始、河关,西秦大为震惊。乞伏乾归作战不利,于是便命人反间吕延,诈称:“乾归兵败,逃往成纪(今甘肃静宁)”。吕延信以为真,率领轻骑直追,司马耿雅劝阻说:“乞伏乾归勇略过人,不会望风而逃。以前,他战败王广、杨定都是诡称自己兵败。

    这次传达消息的人,脸色不定,难免有诈。应全军一起推进,步骑相接,待全军到齐,在行进攻,必然成功”。但吕延不听劝阻,麻痹轻敌,率军前进,乞伏乾归伏击吕延,将其斩首,凉军战败,司马耿雅和将军姜显率军退回袍罕。吕光见自己的精锐兵败,吕延被杀,埋怨沮渠罗仇、沮渠曲粥护卫不利,将二人斩首。四月,沮渠罗仇的侄子沮渠蒙逊以安葬叔父为名在家乡临松(今甘肃民乐县)起兵反凉,一旬之间,聚众万人,屯兵于金山。吕光派吕篡进剿,双方激战于忽谷,沮渠蒙逊兵败逃入山中。沮渠蒙逊的堂兄沮渠男成,时任吕光的晋昌守将,听到沮渠蒙逊起兵的消息,也起兵响应,他聚众数千人,屯于乐涫(今甘肃高台县)。 酒泉太守垒澄讨伐男成,兵败被杀。之后,男成与蒙逊共同推举建康(今甘肃高台)太守段业为大都督、凉州牧、建康公,改元神玺。段业以男成为辅国将军,蒙逊为镇西将军。

    吕光又派吕篡去讨伐,段业紧闭城门,吕篡久攻不下。8月,吕光的散骑常侍、太常郭黁见吕光年老多病,太子吕绍昏庸无

    段业段业

    能,而太原公吕篡又十分凶悍,一旦吕光死去,朝中必然大乱。自己身居机要大臣多年,难免被害。于是便联合尚书仆射王详、推举田胡王乞基为君主,占据姑臧城东苑,并抓住吕光的八个孙子作为人质,起兵反凉。吕光又派吕篡去讨伐郭黁。这时吕篡正在围攻乐涫,接到命令后准备撤离乐涫,众将劝吕纂说:“如果大军离开乐涫,段业必然会带领军队跟在我们后面,伺机向我们进攻,不如我们悄悄离开这里”。吕纂认为,段业没有雄才大略,只能依靠坚城防守。如果我们暗中离击,正好助长了他的气焰,不如公开威吓他之后。堂堂正正而走。于是派使者告诉段业说:“郭黁反叛,我现在回姑臧。你如果敢决一胜负,望早些出城作战”。段业果然没敢出兵。

    吕篡与西安太守石元良共同进攻郭黁,郭黁大败,吕窜进入姑臧城。郭黁为解其战败的仇恨,将吕光的八个孙子杀死解尸,喝血盟誓。此时,凉州人张捷,宋生等聚众三干多人在休屠城(今甘肃武威北30公里民勤县的三岔堡)起兵反凉,郭黁又与他们共推后将军杨轨为盟主,联合击凉。杨轨自称大将军、凉州牧、西平公。不久,吕纂击败郭黁的将军王裴于城西,郭军兵势渐衰,郭遣使向南凉国王秃发乌孤求救。 9月,秃发乌孤令其弟、骠骑将军秃发利鹿孤率—千骑兵救援。398年2月,杨轨也派其西平相郭纬率步骑兵2万支援郭黁。杨轨军进至姑臧城北扎营,准备攻击姑臧。4月,吕篡军袭击杨轨,郭黁前来救援,吕纂兵败退走。此时,在乐涫的段业则攻取了后凉的西郡(今甘肃永昌),于是,凉州的晋昌(今甘肃安西)太守王德,敦煌太守孟敏,都举郡投降了段业。杨轨自恃自己人多士众,欲与吕光决战。6月,杨轨兵败,投降了王乞基。郭黁听说杨轨败逃,也投降西秦,后凉将军吕弘,放弃张掖,率军东走,段业进入张掖城后欲追击吕弘,沮渠蒙逊劝阻他说:“归师勿遏,穷寇勿追,此兵家之忌呀”。段业不听,结果大白而回。

    399年12月,年老多病的吕光因为屡次失败而恼怒,病情加重,吕光觉得没有复原的希望,便将太子吕绍立为天王,他自称太上皇。吕光告诫吕绍说:“现在国家处于多难时期,南凉秃发乌孤,西秦乞伏乾归,北凉段业都想伺机吞并我们。我死之后,你让吕纂统帅六军,吕弘管理朝政,你自己无为而治,这样也许会渡过难关。如果你们互相猜忌,祸起萧墙,你们都会很快完蛋”。吕光又对吕篡、吕弘说;“吕绍并不是一块拨乱救世的材料,只因为他是嫡长子才让他当天王。现在我们内外交困,你们兄弟更应当和睦相处,如果你们自起干戈,大祸马上就会降到你们头上”。吕篡、吕弘哭着说,“不敢”。吕光又拉着吕纂的手说:“你性格粗暴,很让我担心,你要好好辅佐吕绍,不要听信任何谗言”。当天,吕光死去,时年63岁。

    灭亡

    吕光死后,吕绍即位。吕篡被命为太尉,吕弘被命为司徒,共同辅佐吕绍。吕篡英勇善战,后凉每次遇到危难,都是他出面转危为安,现吕篡位高权重,吕绍怕被他所害,几次想把王位让给他,但吕篡不受。吕绍的堂弟吕超也看出吕篡权重,怕伤及吕绍,劝吕绍除掉吕纂,吕绍不听。吕弘是吕光的庶子,起初欲立他为世子,后来知道吕绍在仇池,才改封吕弘为常山公,故吕弘怀恨在心,劝吕篡攻杀吕绍。吕纂听从了吕弘的建议,在吕绍继位后的第五天晚上,率兵攻打广厦门,逼迫吕绍自杀了。 随后,吕篡登上谦光殿,即天王位,改元咸宁。吕弘为后凉立下过汗马功劳,这次为吕篡篡位又立下大功,但吕纂还是对他不相信,改封他为番乐公(今甘肃永昌),吕弘一气之下在东苑起兵反对吕纂。吕篡派焦辨攻打吕弘,吕弘败后逃往广固。400年3月,吕弘被捉回姑臧,吕纂让大力土康龙将他杀死。吕弘死后,吕篡自感内部已经安定,便于6月出兵南凉,不料被秃发傉檀在三堆打得屁滚尿流,狼狈逃跑。吕篡失败后窝了一肚子火,又去袭击北凉的张掖和建康。结果,被秃发傉檀率两万骑兵乘机偷袭姑臧,多亏陇西公吕纬率军死战,才保住了京师,吕纂只好含恨退兵。回到姑臧,吕篡好像变了一个人,天天喝得酩酊大醉,有时醉后打猎摔到山谷中。太常杨颖经常劝谏,吕篡当时答应以后改正,但事后仍然我行我素。

    吕纂吕纂

    401年2月,吕篡的堂兄吕超擅自出兵西秦乞伏炽磐,乞伏炽磐向吕纂告状。吕篡命吕超速回京师,一见到吕超,吕篡就破口大骂:“你依仗你的弟兄们武功高超,就不听我的命令,我恨不得一刀杀了你”!吕篡实际并没有杀害吕超之意,只是想吓唬他一下而已,所以,仍让他参加午宴。虽然如此,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吕超非常恐惧,傍晚时,吕篡带着吕超等人在禁中游玩,走到琨华堂东阁时,车子无法通过,吕篡的卫兵将剑放在墙边推车,吕超眼疾手快,拿起剑向吕纂刺去,吕纂当即死亡。吕篡死后,吕超拥立自己的哥哥吕隆为天王,改元神鼎。为了报答吕超的拥立之功,吕隆授吕朝为使持节、侍中、都督中外诸军事、司隶校尉兼录尚书事,并加辅国大将军之号,封安定公。

    吕隆吕隆

    吕隆为了建立自己的威名,但凡豪望、名流,乃至宗亲大臣不顺己者,全部杀掉,结果使得后凉朝廷内外人人自危,生产也受到严重破坏,人民生活更是无法维持,姑臧城内出现了人吃人的悲惨景象,10多万人活活饿死,生存下来的人要求到城外活命,吕隆怕引起连锁反应,坑杀了几百人。此时,魏兴(今陕西安康)人焦郎派遣使者向后秦的陇西王姚硕德建议说:“吕氏自吕光死后,兄弟互相残杀,朝纲混乱,暴虐无度,百姓饥困,死亡大半,应乘其互相篡权攻杀之时,向其进攻,必定成功”。姚硕德向后秦国主姚兴请示后,率领步骑6万向后凉进击,当时投降后秦的乞伏乾归也率7千骑兵跟随出征。401年7月,姚硕德从金城渡过黄河,直趋广武(今甘肃永登)。南凉的河西王秃发利鹿孤将广武的守军收缩到城内,以避秦军的锋芒,秦军顺利地进至姑臧。吕隆派辅国大将军吕超,龙骧将军吕邈率军迎敌。后凉战败,吕邈被杀,10000万多人被后秦军斩杀,吕隆据城固守。后凉巴西公吕伦见后秦军队无法阻挡,率东苑25000兵众向后秦投降。9月,吕隆派使者出城向姚硕德投降。后秦主姚兴命其为镇西大将军、凉州刺史、建康公,继续镇守姑臧。不久,吕隆又重整军备,与南凉的秃发傉檀和北凉的沮渠蒙逊互相攻杀。后来终无力再战,又怕被他们消灭,于是向姚兴要求内迁。403年8月,吕隆率百官迁往长安,被姚兴拜为散骑常侍、建康公。后凉灭亡。

    416年1月,吕隆因参与姚愔的叛乱,被姚泓杀死。后凉自386年吕光称王至吕隆投降后秦共历四主十八年。

    5后凉、西秦“河南之战”

    编辑本段 回目录

    背景

    淝水之战, 苻坚战败, 在河陇地区的鲜卑、羌族纷纷反秦自立。384 , 羌族姚苌起兵渭北建立后秦政权, 在攻占长安( 今陕西省西安市西北) 执杀苻坚后, 向西扩展进入陇西地区;3859 , 鲜卑乞伏国仁占据勇士川,召集鲜卑诸部十余万人, 建立西秦政权;385 , 前秦吕光征服西域诸国后, 返回河西杀死凉州刺史梁熙, 进兵姑臧兼有河西地区, 建立后凉政权;386 7 , 前秦宗室苻登在枹罕( 治今甘肃省临夏市西南) 氐族的拥护下东走占据南安( 治今甘肃省陇西县东) , 与后秦展开激烈的争夺。至“河南之战”前夕, 在整个河陇地区, 形成后秦、前秦、西秦、后凉四个政权相互争战的局面, 其中以后秦和后凉实力最为强盛。

    西秦政权的迅速扩张兼并, 逐渐形成与后凉政权南北对峙的政治局面。后凉建立初期, 国内矛盾突出, 各地先后出现反叛事件, 吕光忙于应付, 放松对黄河以南地区的控制。西秦政权在乞伏国仁的治理下日益强盛, 所辖疆域扩大, 388 , 乞伏乾归即位后, 继续保持着发展趋势。389 11 ,西秦占据政治军事重镇,势力扩展到洮

    河一带, 在西部与后凉形成南北对峙。同时, 西秦迁都金城( 今甘肃省兰州市西北) , 在中部与后凉形成南北对峙, 西秦的扩张已严重威胁到后凉在河西的统治。391 , 乞伏乾归打败鲜卑没奕于, 势力扩张到高平( 今宁夏固原县) 一带, 在东部与后凉形成南北对峙。这样, 西秦趁着后凉内乱无暇顾及河南地区之际, 通过政治笼络、行政迁都、军事用兵的手段迅速扩大统治区域, 逐步控制“河南”地区, 与后凉形成南北对峙局面, 乞伏乾归成为名副其实的“河南王”。

    随着后来双方内部形势的变化,战争爆发。

    过程
    后凉后凉

    东晋安帝隆安元年( 397 ) 正月, 后凉吕光以乞伏乾归前后反复, 举兵南伐。下诏曰:“乾归狼子野心, 前后反覆。朕方东清秦、赵, 勒铭会稽, 岂令竖子鸱峙洮南! 且其兄弟内相离间, 可乘之机, 勿过今也。其敕中外戒严, 朕当亲讨。”“河南之战”正式拉开帷幕。战争伊始, 吕光驻军长最( 甘肃省永登县南) , 亲自坐镇指挥, 统筹全局。后凉大军兵分三路, 沿黄河一线迅速集结, 积极准备渡河南征。中路军以长子太原公吕纂为主将, 率领扬武将军杨轨、强弩将军窦苟等率步骑兵三万人直攻西秦金城郡; 东路军以建武将军梁恭、金石生率精兵甲卒万余人出阳武下峡( 在今甘肃省靖远县境内黄河上) , 与后秦秦州刺史没奕于联合从东面向西秦进攻; 西路军以弟天水公吕延为主将, 统帅枹罕本部人马, 从西面向西秦进攻, 西路军是全军精锐所在。

    吕光以“全州之军”,兵分三路, 大举南征, 使西秦全国震动。西秦朝廷围绕如何御敌开展讨论, 群臣中的大部分人主张退守成纪( 治今甘肃省静宁县西南) 以避开后凉兵锋。但乞伏乾归不同意这种消极避战主张, 因为退守成纪后, 在东面还有一个更为强大的后秦要应付, 即便躲开后凉的攻击却难保不被后秦消灭。摆在西秦君臣眼前的只有一条路, 那就是面对后凉的进攻做积极防御, 然后根据时机组织反攻以摆脱亡国之危。他动员群臣诸将说:“昔曹孟德败袁本初于官渡, 陆伯言摧刘玄德于白帝, 皆以权略取之, 岂在众乎! 光虽举全州之军, 而无经远之算, 不足惮也。且其精卒尽在吕延, 延虽勇而愚, 易以奇策制之。延军若败, 光亦遁还, 乘胜追奔, 可以得志。”乞伏乾归在朝廷进行的军事思想动员, 消除了群臣中畏战避敌的思想, 西秦君臣精诚团结全力御敌。乞伏乾归在客观的分析当时后凉与西秦敌我双方的基本态势同时,针对后凉军事部署的特征和敌强我弱的情况, 正确的提出“以奇策制之”战略主张、以期达到“败其一军而众军自退”的战争目的。

    后凉中路军吕纂率军进攻西秦金城郡, 乞伏乾归立即亲率2 万大军救援。金城郡一度为西秦的都城, 是西秦的政治军事重地, 金城郡一旦失陷, 西秦在北部的防线就彻底被攻破了, 而东面是后秦与后凉的联军, 乞伏乾归难有作为, 只能全力以赴, 保有金城郡, 才能坚守北部的防线, 确保都城苑川的安全。但吕光早已料到西秦会增援金城郡, 所以又派遣将军王宝和徐炅率骑兵五千邀击西秦对金城郡的增援部队, 乞伏乾归畏惧不敢前进, 结果援军未到, 而吕纂已攻克金城郡, 擒获太守卫犍。

    与中路军进攻金城郡同时, 西路军主将吕延率领枹罕本部军队进攻临洮( 今甘肃省岷县) 、武始( 今甘肃省临洮县) 、河关( 今甘肃省临夏市西) 等地。驻扎在枹罕的这支后凉军队自392年进驻枹罕后积极训练, 士兵军事素养高, 武器装备先进, 是全军的精锐, 也是这次南征的先锋部队。西路军所到之地, 每战皆捷, 临洮、武始、河关三地相继被攻克, 势力已深入西秦统治腹地。

    随着战争发展, 后凉军中一些问题逐渐出现, 而这种问题对双方战争而言具有重要的影响,关乎整个战局的发展趋势。后凉军队虽然在总人数上远远优于西秦, 但是诸路大军各自分领的兵力却严重少于西秦总兵力, 且军队行军缺乏严格的纪律约束; 三路大军虽然声势浩大, 但是力量分散, 且各自为战, 距离过远, 彼此不能相互协调, 一旦有事, 难以及时策应。与东、中两路大军相比, 西路军的问题尤其显得突出: 其一, 西路军连克临洮、武始、河关三地后已是孤军深入, 由于地形限制, 粮草不济, 难以长期作战; 其二, 所部兵力在人数上少于西秦总兵力;其三, 一路的胜利使军队滋生骄傲情绪; 其四, 主将吕延有勇无谋、贪功近利。在这种情况下, 一旦西秦采取诱敌深入的策略, 利用有利地形, 集中优势兵力, 西路军很有被全歼的危险。然而此时后凉统治者正陶醉在胜利的喜悦之中, 没有觉察到已经一步步慢慢到来的危险。

    后凉中、西两路顺利进军引起西秦国内的再度恐慌。金城郡失守, 西秦北部防线崩溃, 苑川危急;临洮、武始、河关等地失守, 后凉的军队已深入西秦统治腹地乞伏乾归被迫放弃苑川,向东部进行战略撤军。乞伏乾归泣谓众曰: “今事势穷踧, 逃命无所, 死中求生, 正在今日。”

    面对危局乞伏乾归再次做出战略调整。他在认真分析当前的危难局势后, 一针见血地指出后凉军队的行军失误问题。而这一情况对西秦是有利的, 它为西秦组织反攻提供千载难逢的机遇。乞伏乾归针对后凉西路军孤军深入, 异地作战情况, 抓住主将吕延有勇无谋, 贪功轻进的弱点, 决定使用反间计, 采取诱敌深入, 然后集中优势兵力击败主力军的战争策略, 一举打败来攻后凉西路大军。

    乞伏乾归遣人伪降于吕延, 并提供了的虚假情报。吕延果然中计, 想引少量的骑兵追击西秦的溃军。吕延不从, 率轻骑急追乞伏乾归, 结果半道相遇, 在激战中阵亡。司马耿稚及将军姜显只得收集散卒, 撤军还屯于枹罕。西路军的惨败使吕光南征西秦, 统一河陇的计划完全失败, 只能引兵撤还姑臧。至此, 后凉与西秦之间的“河南之战”基本结束。

    影响

    “河南之战”是后凉与西秦政权南北对峙局面形成后, 随着两国军事对抗的不断升级而演化发生的一次战争, 是后凉南征西秦, 统一河陇既定国策实现的重要步骤和发展的必然结果。表面上, “河南之战”是西秦胜利而后凉失败, 但从长远来看, 无论是后凉还是西秦, 战争结果都是失败的。后凉的衰落分裂以及西秦的灭亡, 使河陇地区的政治发生重大的变化, 南北对峙的平衡格局被打破后, 形成近半个世纪诸多政权割据纷争的局面。

    “河南之战”后, 河陇地区政权更迭频繁, 战争中往往伴随着战争移民,大规模的人口流动, 使民族间地域界限在割据混战中被彻底打破, 促进各民族的迁徙和混合。各族人民生活在一起, 加强彼此政治、经济、文化的交流, 在相互了解和相互影响下, 进一步消除民族矛盾, 缩小民族差别, 促进民族间的融合和少数民族的汉化进程。社会动乱中孕育着统一因素, 统一成为历史的必然趋势, 河陇地区的民族融合为北魏统一北方奠定了民族基础。

    6后凉帝系表

    编辑本段 回目录



    帝系表帝系表


    参考资料

    本词条内容由国搜百科根据相关资料编纂,仅供参考。如有问题,可联系我们修订、完善或删除。也欢迎更多热爱知识共享、有志于词条编纂的专业人士参与国搜百科创建。联系电话:010-87869809 合作邮箱:baike@chinaso.com 交流QQ群:5332181520

    后凉 图册

    百科热点

    党的十九大
    • 浏览次数: 2545 次
    • 更新时间:2014-12-07
    • 创建者:
    分享到:
    百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