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穆帝司马聃,东晋第五任皇帝,在位期间锐意北伐,多有斩获。

- 收起最新报道

    1人物事迹

    编辑本段 回目录

    早年登基
    穆帝像穆帝像

    晋穆帝司马聃,字彭子,生于建元元年(343年),是晋康帝司马岳的长子,母为褚蒜子。建元二年(344年)九月丙申日,被立为皇太子。建元二年(344年)九月戊戌日,晋康帝司马岳去世,九月己亥日,太子司马聃即皇帝位,时年二岁,尊母亲皇后褚蒜子为皇太后,由皇太后临朝摄政。第二年改年号为永和。同年十月乙丑日,葬晋康帝于崇平陵。

    由于司马聃年幼,所以由褚太后掌政,并由何充辅政。永和二年(346年)正月己卯日,何充去世。二月癸丑日,由司徒蔡谟与会稽王司马昱辅政。永和元年(345年),庾翼病死,临终前要求让儿子庾爰之接掌荆州,但辅政的何充则推荐桓温。朝廷遂任命桓温为都督荆司雍益梁宁六州诸军事、安西将军、荆州刺史、领护南蛮校尉,代替庾氏镇守荆州。

    桓温伐蜀
    成汉世系图成汉世系图

    庚亮、庚翼都想“灭胡平蜀”,都知道“胡强蜀弱”,但是他们都不肯先易后难,结果都一事无成。桓温任荆州刺史后,决定先从李氏的汉下手,于穆帝永和三年(347年)一举灭蜀。晋朝南迁之后,这是第一次收复大片国土的胜利。

    取蜀为什么不难?因为蜀有必亡之势。这是本篇首先必须说明的。笔者在本书第六篇里讲过:李雄建立成国后,蜀中在中原板荡的乱世曾是一个安定的地区。他的堂弟李寿在位后,把国号改作汉。这个国家在李雄死后,很快就变得不安定了。

    李雄其人,有颇多可为称道之处,不忘晋室即是一端。他在答凉州张骏书中说,他本来无心于帝王,“进思为晋室元功之臣,退思共为守藩之将”,但又恨“晋室陵迟,德声不振”。巴郡告急,说遭晋军攻击。他并不着急,倒说只担心琅邪王〔晋元帝)受石勒侵逼,现在既能兴兵,说明国势不弱,令人高兴。他对凉州使者张淳更说:“我的祖父、父亲都是晋朝臣子……琅邢王若能在中原中兴大晋,我愿意率众归附。”

    可惜的是,他毕竟只是一个流民领袖,对于怎样创立一个长治久安的政权却是外行,如在立太子一事上就留下了祸根。他有十多个儿子,却立侄儿李班做太子。群巨都劝他立亲生的儿子,他却说自己的位于本来是兄长李荡的,而李班又仁孝好学,就不接受众人的劝告。晋咸和九年(334年),李雄死后,李班即位,李寿以遗诏辅政。李雄的儿子李越从外地奔丧还成都,便和兄弟李期商议夺权。他在成都逗留了许多日子,李班丝毫不起疑心,结果被他杀死在殡官里。李越立李期做皇帝,把李寿打发到涪城(今四川绵阳东)去做梁州刺史。

    李寿和李期、李越兄弟互相猜忌。李期时常派人到涪城观察李寿的动静。李寿向巴西名士龚壮请教保全自己的办法。龚壮本来不赞成李氏割据,便劝他推翻李期,向东晋称藩。李寿身边。也有几个人赞成这个主意。晋咸康四年(338年),李寿即引兵袭成都,废李期,杀其亲信用事多人,纵兵大掠,城里乱了好几天才定下来,李期被幽禁了没有多少日子便自缢而死。

    李寿起兵之初,对天发誓,歃血盟众,说要向晋称藩。但得了成都后,他却听亲信任调等的话,自己做了皇帝,并把国号改称为汉。在作此决定之前,他曾命卜者起一个卦,卜者说:“可以做几年皇帝。”任调高兴地道:“‘做一天就很了不起,何况几年!”另一个亲信解思明不以为然,说:“几年皇帝怎么及得百世诸侯!”李寿却说:“朝闻道,夕死可矣!任侯的话是上策。”做一天皇帝就死也愿意,李寿和任调都成了皇帝迷!

    李雄为人,宽厚俭约,但是就在他在位的时候,其子弟已都奢靡成风。打天下的目的本来是求富贵。天下到了手,不享受岂不是傻瓜,于是蜀中很快出现了“贵者广占荒田,贫者种植无地”的情况。

    李寿和后赵石虎通使。使臣从邺回蜀,大讲邺中繁华,宫殿壮丽,听得李寿心向往之。使臣又讲石虎严刑峻法,所以能控制境内,没有人敢不服从。李寿听得心痒痒的,从此把石虎当“样板”,一心一意地模仿。他从各郡征发壮丁,充实成都,让这些壮丁大造宫殿,挖河道,引水进城。他嫌父兄(李寿是李骧的儿子)过于寒酸,根本不想听到他们的事迹,便命臣下不得再提。李寿做了五年皇帝便死了。他的儿子李势即位。其时是晋康帝建元元年(343年),也就是上篇所说庚翼移镇襄阳之年。

    李势荒淫无道,要谁的女人,便杀掉她的丈夫。他不理国政,又不信任大臣,祖父和父亲的旧人都受到排斥。他没有儿子,兄弟李广请兄长立他为太弟,李势不答应。李寿的谋士马当、解思明都劝他答应,以团结兄弟。李势怀疑他们内外勾结,派李奕袭击涪城,把李广抓回成都,李广被迫自杀,马当、解思明也被他全族处斩。解思明谋略出众,马当能得人心,李势杀这两人,等于斩断自己的膀臂。

    李奕见李势无能,想夺他的位子,从驻地领兵攻成都。百姓怨恨李寿父子,踊跃从军的有好几万人。但是李奕勇而无谋,单骑当先冲锋,被城上守兵一箭射死,全军就瓦解了。

    蜀中情势如此乱糟糟的,灭它自然容易。桓温的决策是正确的。桓温这个人,与一般的晋朝士大夫很不相同。桓氏是谯国龙亢(今安徽怀远西北龙亢集)人。他的父亲桓彝任宣城内史,在苏峻叛乱时,守境力战而死。桓温娶南康公主为妻,是皇室的女婿,然而少年时就英气逼人。桓彝之死,与泾县县令江播有涉。他立志报仇,江家知道了常作戒备。江播死后,三个儿子在孝帏中也备有利器。其时桓温十八岁,他冒充吊客进门,出其不意,先杀了一个,两个逃走,也被他追上杀死。

    他和刘惔友善。刘惔字真长,沛国相县(今安徽濉溪西北)人,是会稽王昱的“谈客”。会稽王也善于清谈。桓温曾问刘惔:“会稽王谈玄言有没有进步?”刘惔答道:“大有进境,然而总是第二流。”桓温又问:“第一是谁?”刘惔道:“本来就是我辈。”他和会稽王昱等,是一群身着宽袍、手执座尾、整日口谈空言的书生。有一天下雪,桓温出去打猎,先到刘惔处,刘惔见他一身戎装,就问:“老贼如此装束,意欲何为?”桓温道:“我不做这等事,卿等怎能坐谈?”这是一句意味深长的话,隐含桓温对于清谈家的看法。刘惔大概也懂得他的心思,也佩服他的能力,深知会稽王昱等清谈家绝不是他的对手,所以曾劝会稽王昱,不可使桓温居形胜之地(做荆州刺史就是居形胜之地),不能让他任太高的官职。他是料到桓温会发展到图谋夺取晋朝天下的。

    永和二年(洲陌年)十一月,桓温出兵伐蜀,使袁乔率二千人为前锋。他上了表就出发,所以朝廷虽有异议,也无从阻止他了。朝中的议论多以为蜀中地形险阻,路途又远,桓温兵力不大,难以取胜。刘惔却以为必能成功,众人问他根据何在,他说:“从赌博可知。桓温赌博的手段极精,非一定能赢绝不出手。只怕灭蜀之后,朝廷都得听他的而已。”此人是真正了解桓温的。

    李势仗着蜀道险阻,不作战备。桓温长驱深入,至永和三年(347年)二月,已经在离成都不远的平原地区上大耀军威了。李势这时如梦方醒,急命叔父李福、堂兄李权、将军昝坚等领兵迎敌。昝坚不知根据什么,领兵到了犍为(今四川彭山东)。三月,桓温到了彭模(今彭山东北),这里离成都只有两百里。昝坚与桓温走的不是一条路,他不知晋军何在,只在驻地傻等。

    桓温与众将商议进兵方略。有人主张分兵为二,两路挺进。袁乔反对,他说:“此刻悬军万里之外,得胜可立大功,败了就全军覆没,必须合势齐力,不可分兵。应当丢掉锅子,只带三天粮草,表示有去无还的决心,全力进攻,必可成功。”桓温依计,只留参军孙盛、周楚带少数军队守相重,他自己引兵直取成都。

     李福攻彭模,被孙盛等击退。桓温和李权遭遇,三战三胜,汉兵溃散,逃回成都。待桓温进至成都近郊,昝坚才发现自己的失误,赶忙回来,但见晋军已逼近成都,所部军心慌乱,竟不战而溃。李势派的几支兵都完了,他垂死挣扎,领兵出城,在笮桥(在成都西南)迎敌。这是******的决战,也是惟一的一次硬仗。晋军开头打得并不顺利,参军龚护阵亡,汉军的箭射到桓温马前,军心有些动摇。这时,突然鼓声大振,袁乔拔剑指挥,将士誓死力战,于是大获全胜,便又进到成都城下,放火烧其城门。李势连夜逃往茵萌。他自忖无法再战,只得修了降表,派人送到军前投降,成汉就此灭亡。从太安元年(302年)李特起兵起算,共六世四十六年;若从李雄称王起算,还得减掉两年。

    笮桥之战有一个问题还需要说几句。战鼓之声从何而起?史籍的记载是这样的:“众惧,欲退,而鼓吏误鸣进鼓。”《晋书·桓温传》、《资治通鉴》均同。笔者认为这是不可能的。当时只是有些动摇的朕兆,主将没有下令撤退,此其一;古人打仗,击鼓进兵,鸣金收兵,不会有什么“误鸣进鼓”,此其二。我估计是袁乔见情况紧急,来不及向桓温请示,便命鼓吏加急擂鼓,以振士气。这样似乎比较合于情理。

    蜀事还有余波。好几个蜀将起兵反晋,被桓温、袁乔等打败。桓温留驻成都三十天,班师还江陵。李势被送到建康,封归义侯,后来在建康病故。晋军主力撤退后,蜀将隗文、邓定等进入成都,立范长生的儿子范贲做皇帝,到永和五年(349年)才完全平定。

    灭蜀大大地提高了桓温的声望。以会稽王昱为首的朝廷,一面替他加官晋爵,封临贺郡公;一面设法牵制,会稽王昱因扬州刺史殷浩名气极大,引为心腹,作为对抗桓温的手段。但他想错了,桓温哪里会把只配束之高阁的人物放在心上。还是王羲之有见识,殷浩用他做护军将军,作为一条膀臂。他劝殷浩与桓温合作,使内外协和。殷浩不听,终于酿成日后的恶果。

    桓温留驻成都一个月,在当地举任贤能,又以成汉旧臣王誓、常璩等人作为自己的参军,成功安抚当地人民。四月,隗文、邓定等人叛乱,桓温又领兵征讨,将叛军击破,然后领兵还镇江陵(今湖北江陵县)。348年(永和四年),桓温以平蜀之功升任征西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封临贺郡公。

    永和四年(348年)十二月,黄韬自称孝神皇帝,以临川人李高为相,聚众数百人,乘犊车,穿皂袍,攻打郡县。聚众达到数千,攻打临川郡,临川太守庾条(庾亮之弟)将黄韬讨平。

    东晋永和五年(349)四月,北方出了件大事——后赵国主石虎病死,他的几个儿子为了争夺皇位大开杀戒,局势顿时一片混乱。

    褚裒北伐

    西晋末年,五胡乱华,中原沦陷,北方大片土地落入胡人之手。经过连年杀伐,由羯人石勒建立的后赵政权,逐步统一了大部分北方地区,和东晋成南北对峙之势。此时后赵国主新丧,政局无法控制,对志在收复中原的东晋朝廷来说,自然是一次难得的北伐机会。镇守京口的褚裒,这时给晋穆帝司马聃上表,请求率兵北伐。

    说起来,这褚裒是晋穆帝的亲外公。褚裒的女儿褚蒜子乃是晋康帝司马岳的皇后,晋穆帝司马聃的母亲。褚裒是货真价实的国丈。从两汉至两晋,外戚乱权的事屡见不鲜,有时候甚至危及江山社稷。褚裒尽管身份显赫,但行事特别低调,在外戚中也算是个异类了。

    据《晋书·外戚传》记载,早在咸康八年(342),晋康帝就想征召老丈人褚裒入朝任侍中、尚书令,但褚裒却因为自己国丈的身份,不愿意在内廷任职,“苦求外出”,于是被任建威将军、江州刺史,镇守半州。不久,晋康帝又要封褚裒为卫将军,兼领中书令。褚裒再次推辞,随即被任为左将军、兖州刺史等职,镇守金城。金城在哪儿呢?就在今天的句容市北。东晋建都建康(今南京),金城也算是京畿之地了。

    建元二年(344)九月,晋康帝驾崩,晋穆帝即位。晋穆帝年仅两岁,太后褚蒜子临朝听政。据《晋书·何充传》,时任中书监的何充认为褚裒是太后的父亲,应该总揽朝政,便上疏举荐。面对朝廷的征召,褚裒再次辞而不就。他在上疏中说:“臣有何勋可以克堪?何颜可以冒进?”希望朝廷不要任人唯亲。这次,褚裒被改授卫将军、徐兖二州刺史等职,镇守京口。尚书奏议称:“褚裒与太后相见,在朝廷则褚裒执臣子礼节,私下见面则太后尊礼父亲。”太后褚蒜子对此表示同意。

    褚裒一再不就朝廷征召,出发点应该是避嫌,但这却为他赢得了很好的声誉。褚裒不仅做人低调,而且不多言辞。南朝刘义庆《世说新语》里,记载了两条时人对褚裒的评价。太傅谢安对褚裒推崇备至,经常夸赞说:“褚季野虽不言,而四时之气亦备。”桓彝也夸赞褚裒说:“褚季野皮里阳秋。”“皮里阳秋”原本作“皮里春秋”,后来因避东晋简文帝生母阿春的讳而改。桓彝和谢安话中的意思差不多,都是说别看褚裒不对一些事情发表意见,但他心里对是非自有自己的评判。

    面对后赵内乱,镇守京口的褚裒上表朝廷,请求北伐。朝中的反应怎样呢?据《晋书·外戚传》记载,朝议此事时,大家认为,褚裒镇守京口,责任重大,不宜领兵深入,可遣偏师,前往讨伐。得知朝议结果,褚裒再次上表,详细分析了当前的战局。褚裒说,自己已派遣前锋督护王颐之等人抵达彭城(今徐州),显示威信;又派遣督护麋嶷率军进入下邳,贼寇望风溃逃,麋嶷已率部攻下城池,“今宜速发,以成声势”。于是,朝廷授予褚裒征讨大都督,统领徐、兖、青、扬、豫五州军务,筹划北伐。

    六月,褚裒率三万大军,从京口起程,向彭城进发。

    闻知王师北伐,北方士民纷纷附降,日以千计。据《资治通鉴》记载,当时朝野都认为收复中原指日可待,但光禄大夫蔡谟却不这样认为。蔡谟说:“能够收复中原,拯救百姓于水火,这需要具有雄才伟略的人来实现,不应该以劳民伤财为代价,来达到个人的志向。现在,我很为朝廷而忧患!”

    事实不幸被蔡谟言中了,褚裒虽有雄心壮志,但缺少军事才能。大军攻占沛县后,郡中有两千多人归降。当时鲁郡有五百余家百姓约定归附东晋,向褚裒请求支援。褚裒遣督护王龛领着三千精锐士兵,前去接应。大军行至代陂这个地方,正碰上后赵派来的南讨大都督李农。李农的两万骑兵和王龛的三千士兵,在代陂展开激战。由于敌我悬殊,晋军大败,士兵死伤过半。

    代陂战败,褚裒退兵驻扎在广陵(今扬州)。他主动上疏请求贬职处分,留守广陵。穆帝下诏,称此次战败是偏将的责任,不宜贬降,让褚裒还是回去继续镇守京口。

    这次北伐虽无功而返,但原本就风雨飘摇的后赵经此一役,时局更加动荡。眼见北方大乱,二十多万晋朝遗民渡过黄河,前来归附东晋,乞求王师救援。偏偏这时候褚裒已回到京口,救援不及,这些遗民几乎被追赶而来的胡人杀了个精光。

    北伐不成,褚裒陷入深深自责,身体感到不适。返师京口不久,褚裒奇怪地发现,街衢之中处处传来哭声。他很是不解,便询问身边人是什么缘故。有人告诉他,这是代陂那一仗的原因啊。原来,那些哭声都是从阵亡士卒家里传出来的。褚裒闻此消息后,没几天便病倒了。十二月初,他在愤愧自恨的心情中离开了人世,时年四十七岁。大家听说这件事后,都叹息不已。褚裒被朝廷追赠侍中、太傅,谥号元穆。

    殷浩北伐

       建元元年(343年)至永和二年(346年),庾冰兄弟及何充等相继去世。晋简文帝司马昱当时为诸侯王,开始入朝执掌朝政。永和二年(346年)三月,卫将军褚裒推荐殷浩,殷浩被征召任命为建武将军、扬州刺史。殷浩上疏辞让,并写信给晋简文帝,陈明心愿。晋简文帝答复道:国家正当危难,衰败已到极点,幸而时有英才,不必寻访隐居奇贤。足下见识广博,才思练达,为国所用,足以经邦济世。如若再存谦让之心,一意孤行,我担心天下大事从此将要完结。如今国家衰微,朝纲不振,一旦亡国,恐怕死无葬身之所。由此说来,足下的去留就关系到时代的兴废,时代的兴废事关社稷存亡。足下长思静算,就可以鉴别其中的得失。希望足下废弃隐居之心,遵循众人之愿。殷浩再三辞让,从三月直至七月,才接受征召。

    永和三年(347年),安西将军桓温消灭成汉政权,因此项功勋,桓温的威望和势力都强盛起来,但同时令朝廷忌惮他。司马昱因为殷浩有极高的名声,又受朝野推崇,所以视殷浩为心腹之臣,以抗衡桓温,于是殷浩与桓温彼此猜疑,相互不和。此时适逢殷浩的父亲殷羡病故,殷浩离职守孝。朝廷命蔡谟代管扬州,等待殷浩。殷浩服丧期满,朝廷征召他担任尚书仆射,但他没有就职。依旧担任建武将军、扬州刺史,参与朝政。颍川人荀羡少有美名,殷浩召他为部属,命他镇守义兴、吴郡,作为党羽。王羲之私下劝说殷浩、荀羡,希望他们与桓温团结和好,不要内部制造矛盾,但殷浩不听从。

    永和五年(349年),后赵皇帝石虎逝世,后赵随即就因诸子夺位而大乱,东晋朝廷决定乘后赵大乱而收复中原和关中地区,统一全国。永和六年(350年),殷浩被任命为中军将军、假节、都督扬豫徐兖青五州诸军事。殷浩接受朝廷之命,以收复中原为己任。另一方面,桓温也上表北伐,但没有回音。桓温知道朝廷是想用殷浩抗衡自己,因而十分忿恨,但同时桓温也熟知殷浩为人,故不为此感到害怕。后桓温因屡次请求北伐不果,于是在永和七年十二月十一日日(352113日)上表后自行率领约五万兵众东下武昌。此举令朝廷十分恐惧,殷浩也因此而打算离职以避桓温,但被王彪之劝阻。

    永和八年(352年),殷浩上表北伐,进攻许昌、洛阳。殷浩出发前,坠落马下,当时的人都认为不吉利。不久命淮南太守陈逵、兖州刺史蔡裔为前锋,安西将军谢尚和北中郎将荀羡为督统,并开长江以西一千多顷水田作为军粮储备。但殷浩到许昌时,因谢尚不能安抚新归降的张遇,张遇于是在许昌据城叛变,并派兵进据洛阳和进攻晋军所据的仓垣,亦令殷浩军受阻。谢尚和新降的姚襄于是一同进攻张遇,但谢尚大败,退回淮南。殷浩知道谢尚兵败后亦退还并驻扎寿阳,殷浩暗中利诱苻健的大臣梁安、雷弱儿等,使他们刺杀苻健,许诺事成后将关右之地赐给他们。当初,降将魏脱死后,其弟魏憬代领官职。姚襄杀害魏憬,兼并他的部众。殷浩十分反感,派龙骧将军刘启镇守谯郡,将姚襄迁到梁州。不久,魏氏子弟往来于寿阳,姚襄愈加猜疑惧怕。又过不久,姚襄有些部下想归顺殷浩,被姚襄所诛杀,殷浩于是谋划除掉姚襄。适逢苻健杀害大臣,苻健之侄苻眉从洛阳西逃,殷浩以为梁安等人刺杀苻健成功,请求进驻洛阳,修复陵园。

    永和九年(353年)冬天,殷浩率领七万大军大举北伐,命姚襄为前驱,冠军将军刘洽镇守鹿台,建武将军刘遁镇守仓垣,又请求解除他扬州刺史的职务,专镇洛阳,朝廷不许。殷浩到许昌后,正遇张遇反叛,谢尚又遭大败,只好退回寿阳。之后再度进军,驻扎在山桑,恰逢姚襄反叛,殷浩胆怯,丢下辎重,退守谯郡,器械军粮尽为姚襄所夺,士卒死伤、叛变者不计其数。殷浩派刘启、王彬之在山桑攻打姚襄,都被姚襄所杀。

    桓温素来忌恨殷浩,听说殷浩北伐失败,便上疏指责殷浩说:中军将军殷浩深受朝廷恩典,身居要职,朝廷对他宠信不疑,两次让他参与朝政,而他却不能恪守职分,擅自离任或超越他人职守,随心所欲。前司徒蔡谟,为人纯朴,坚持正义,位居台辅,为先帝之师、朝廷之元老,年至七十高龄,以礼请求隐退,即使天子临轩征召仍执意辞官,虽然不合朝廷旨意,但正足以显明谦让之风,弘扬优贤之礼。而殷浩无中生有,狡说诡辩,扰乱朝廷视听,致使蔡公险遭杀害。自羯胡衰亡以来,中原大地,群凶残杀不休,百姓涂炭,人人企盼官军去拯救他们。殷浩受命北伐,却无报仇雪耻之志,树立朋党,制造事端,终使仇敌大肆杀戮,奸逆蜂涌而起,华夏大地纷扰动乱,百姓困苦不堪。殷浩惧怕朝廷怪罪,为求恕罪,声张进讨敌寇。驻兵寿阳,却长期按兵不动,竭尽国库的资财、五州的人力,纠合无赖之徒,以求自强,封赏无定规,猜疑陷害无所顾忌。所以范丰之流反叛于芍陂,奇德、龙会作乱于身旁。羌帅姚襄率部归顺朝廷,将母弟送入京城做人质,殷浩不但不予以安抚,使之为朝廷效忠,反而设计陷害,两次派刺客行刺姚襄,被姚襄发觉。姚襄迫于无奈背叛朝廷。祸乱丛生,自殷浩开始。又不能乘势扫荡敌寇,放纵无能小人,施行残害奸计,致使朝廷大军惨败于梁国,自身狼狈于山桑,舟车焚烧,辎重丢弃一空,三军粮草,反而资助了敌寇,精甲利器,更是武装了盗贼。天怒人怨,成为大众所唾弃的对象,所带来的灾祸,将危及国家社稷,这正是臣之所以起居失措、惶恐不安的缘故。只有主持正义,才能训导人民,只有赏罚分明,才能众心同一。臣恭请陛下上追唐尧时代放逐的法典,下鉴春秋时代目中无君的事例。倘若陛下宽宏大量,不忍心诛杀殷浩,也应将他放逐到边远荒芜之地。这样做虽抵消不了殷浩弥天的罪责,但可以使后人引以为诫。

    永和十年(354年),晋穆帝考试临朝。朝廷因桓温上表列举殷浩的罪行,逼不得已,于是将殷浩废为平民,并将他流放到东阳郡信安县。从此之后,朝廷内外大权,尽皆归于桓温。

    桓温北伐

    桓温北伐示意图桓温北伐示意图

    永和五年(349年),后赵皇帝石虎去世,其后诸子争位,后赵国内混乱。其时东晋朝中就已经准备北伐,并由征北大将军褚裒主持北伐,但以失败告终。后赵大将冉闵称帝,建立了魏国,史称冉魏;前燕慕容皝又灭了冉魏。而桓温在当时亦随即移屯安陆,屡次上表请求北伐,但因其平灭成汉后威望太高,朝廷不愿桓温北伐成功而令威名更盛,于是在褚裒北伐以后提拔殷浩继续准备北伐,对桓温的上请不作回应。 同时,北方氐人苻健于永和六年(350年)入关,并于次年建立前秦,至永和八年(352年)称帝。前秦建国后多次与东晋作战。

    永和十年(354年)二月己丑日,桓温自江陵率四万步骑北伐,取道武关入关,又命水军自襄阳进至南乡郡;同时梁州刺史司马勋亦经子午道北伐前秦。桓温先派别军进攻上洛,俘获前秦荆州刺史郭敬,于是进击青泥城。前凉秦州刺史王擢见司马勋攻略前秦西部,于是进攻陈仓以作响应。 前秦皇帝苻健面对桓温大军北伐,派遣太子苻苌、丞相苻雄等人率兵五万驻屯峣柳以作抵抗。四月己亥日,桓温在蓝田县与苻苌等军大战,虽然苻生单骑突陈杀伤不少晋兵,但晋兵在桓温的统率下仍大败秦兵;同时桓冲又在白鹿原击败苻雄军。桓温在大败前秦军队后就继续向长安进发,进据灞上。当时苻苌等军退屯城南,苻健于是尽发精兵三万人,在大司马雷弱儿等人率领下与苻苌会合,只留六千老弱士兵留守长安小城。 当时前秦首都长安危急,三辅各郡县都来向桓温归降,桓温安抚并让居民恢复原来生活。当时居民又争相以牛酒劳军,又夹道观看前来的军队,老人更流着泪说:不图今日复睹官军。面对这个形势,顺阳太守薛珍劝桓温直逼长安,但桓温不听从,驻屯灞上后就没有进渡灞水,一直与前秦军相持,并打算收割当地的麦子作军粮以继续对峙。 但苻雄先率七千骑进袭司马勋,并在子午谷击败他。后又与诸军在白鹿原与桓温大战,杀晋兵万余人。而当时前秦更抢先一步收割麦子,而且坚壁清野,令桓温陷入缺粮困境。在战事不利和缺粮之下,桓温唯有在六月丁丑日迁关中三千多户人南归。苻苌见桓温退兵,更领兵追击,至潼关时已屡败晋军,伤亡数以万计。当时薛珍以桓温被逼退兵,当众称许自己之勇而指责桓温太慎重,于是被桓温所杀。 另一方面,进攻陈仓的司马勋和王擢虽攻破陈仓,但亦被苻雄所败,司马勋退回汉中而王擢回略阳。北伐至此结束。

    永和七年(351年),后赵灭亡,后赵将领姚弋仲降晋,其子姚襄亦随父归降,皆获东晋遥封官职及爵位。次年姚弋仲死,姚襄依从父亲遗命南奔东晋,驻屯谯城。永和八年(352年),姚襄在谢尚兵败后退屯历阳,并大行屯田及训练将士。然而因为殷浩忌惮姚襄,竟多次派刺客刺杀他,又派魏憬意图偷袭他,最终令姚襄决心叛晋。永和九年(353年),姚襄就于殷浩北伐期间临阵叛晋,倒伐攻击殷浩,不但令殷浩北伐失败,更盘据淮河一带,在盱眙建立根据地。 永和十年(354年),江西流民郭敞等人在东晋侨置陈留郡的堂邑叛乱,捕掳陈留太守刘仕向姚襄归降。因着临近东晋赖以自守的长江天险,于是令东晋朝廷十分震惊,立刻加强对京师建康的防守。然而,姚襄没有南进,反倒北归,于是转据许昌。 原本降晋的周成又于永和十年叛晋,进据洛阳。姚襄据许昌后就于永和十二年(356年)起兵进攻洛阳。 另一方面,完成第一次北伐而回荆州的桓温多次上表请求迁都洛阳,修复在洛阳的皇家园陵,但都未获批准。随后又升桓温为征讨大都督,督司、冀二州诸军事,专委讨伐姚襄之任。而因此就促成桓温发动第二次北伐。

    桓温于永和十二年(356年)在江陵起兵,先遣督护高武据鲁阳,辅国将军戴施驻屯黄河上,以水军进逼许昌和洛阳,更请徐、豫二州派兵经淮泗入黄河协助北伐。桓温自己则从后领兵作众人继援。 八月己亥日,桓温到达洛阳城南的伊水,久围洛阳不破的姚襄于是撤去围城军,转而抵抗桓温,并在伊水水北的树林中埋伏精兵,试图诱使桓温率兵后退,在其后退时派伏兵突击。然而桓温拒绝姚襄后退的请求,姚襄意图依伊水而战,而桓温则结阵向前进攻,更亲身披甲督战,于是大败姚襄,姚襄逃到洛阳北山,及后更与余众西奔并州,桓温未能追及。 随后,周成以洛阳向桓温投降。桓温及后留兵戍守洛阳,并且置陵令,修复各个皇陵后就押著周成及带着三千多家归降的平民南归。第二次北伐至此结束。

    桓温在第二次北伐成功收复洛阳后声望提高,先于升平四年(360年)进爵南郡公,后更在兴宁元年(363年)进大司马、都督中外诸军事、录尚书事,正式掌握朝政。次年更授桓温扬州刺史,令桓温掌握京畿地区军事。桓温虽然内镇扬州,然而原本所都督的荆、江二州亦交由其两个弟弟桓豁及桓冲掌握,由此桓温基本上集东晋全国军政大权于一身,仅未能掌握徐、兖二州所在的京口及豫州等兵力。 另一方面,原本名义上臣服于东晋的前燕在其君主慕容俊在永和八年(352年)称帝自立后,就多次与东晋发生战事。前燕更多次派兵进攻洛阳,虽勉强能守着洛阳,但河南诸郡其实都被前燕所夺。东晋终在兴宁三年(365年)失去洛阳。司冀等地皆失于前燕后,前燕又进攻兖州等地,于太和元年(366年)又夺取鲁郡和高平郡,甚至曾南侵至竟陵郡。 面对前燕不断的军事行动,桓温亦希望以北伐提高自己声望,以图实现自己野心,登上帝位;又因前燕慕容恪于太和二年去世,桓温于是决意进行北伐,打算打败前燕后回朝受取九锡,终篡夺东晋政权。

    太和四年(369年),桓温上请北伐,并请与徐、兖二州刺史郗愔、豫州刺史袁真及江州刺史桓冲一同出兵。郗愔是在庾希因救援高平及鲁郡不力而被弹劾免职后受桓温所推,然而其实桓温一直觊觎郗愔部下驻京口的军队,心中很不愿由郗愔统率这些部众。当时郗愔之子郗超是桓温心腹,明白桓温心思后就假作父亲书信,将父亲的徐兖二州刺史的职位让给了桓温,令桓温十分高兴。至四月庚戌日,桓温终自所镇的姑孰领五万人出兵前燕。 桓温北伐至兖州,当时郗超顾虑汴水因战乱久未浚治,认为会影响漕运,但桓温不听。直至行军至金乡时就因天旱而令水军不能继续前进。桓温当时就命毛穆之开凿河道,引水令桓温水军得以继续前进,终成功进入黄河。 然而,郗超又进言,认为桓温入黄河之法是逆着水流而进,与东晋基地距离又远,难通漕运,担心前燕会拒守不战,令晋军陷入粮道断绝,无军粮继续北伐的困境。郗超于是建议桓温尽率全军直击前燕国都邺城,不论前燕逃回辽东后方、拒守邺城或出战与东晋决一胜负皆有利于北伐进展;另郗超又提议一个较稳健的策略,建议桓温守着河道,控制漕运,一直储蓄粮食,直至明年夏天方才继续进攻。郗超又认为若果不速战速决,当战事拖延至秋冬后,水量减少而北方早降温的客观条件之下,会令到晋军更难维持。但桓温都不听从。 桓温随后派檀玄攻取湖陆,更俘获慕容忠。前燕所派慕容厉率步骑二万进攻,桓温又于黄墟大败敌军。邓遐、朱序又在林渚击败燕将傅颜,前燕高平太守徐翻更投降东晋。前燕于是再派慕容臧率诸军抵抗桓温,但都失败。前燕见此,唯有派人向前秦求救。 七月,前燕人孙元率宗族党众起兵响应桓温,桓温于是移屯枋头。当时前燕皇帝慕容暐和太傅慕容评对战事发展都十分恐惧,打算北逃回辽东。但当时慕容垂自己请求进击桓温,慕容暐于是让慕容垂代替慕容臧率众抵抗桓温。同时,慕容暐又以虎牢以西的土地赂诱前秦派兵救援前燕,在王猛的支持下,苻坚于是在八月派苟池及邓羌率步骑二万救援前燕。 当时前燕司徒长史申胤就认为桓温骄而恃众,怯于应变。大众深入,值可乘之会,反更逍遥中流,不出赴利,欲望持久,坐取全胜。预料当晋军粮运出现问题时就会不战自败。当时,桓温以昔日归降东晋的段思为向导,前燕尚书郎悉罗腾却击败桓温军,生擒段思。另桓温所派的李述亦被悉罗胜和染干津所杀,令晋军士气下降。同时,桓温早前命袁真攻打谯国和梁国,意图开石门水道以通漕运,但袁真攻取二郡后却不能开通水道,令水路运输受到阻碍。 九月,前燕开始反击,慕容德率一万兵与刘当驻屯石门,李邽以五千豫州兵断绝桓温粮道。慕容宙则以一千兵设计击败晋军,杀伤大量晋兵。桓温见战事不利,又因粮食将竭,更听闻前秦援兵将至,于是在九月丙申日焚毁船只,抛弃辎重,循陆路退军。只留毛穆之为东燕太守。桓温经仓垣南归,途中凿井取水饮用。当时前燕诸军亦有追晋军,但慕容垂认为桓温新退必然提高警觉,并以精锐殿后,不如待晋军见燕军未至,专心从速南退时才大举追击,于是只领八千骑兵从后缓缓跟随。数日后,慕容垂见晋军加快速度,于是加速追击,并在襄邑追及桓温。另一向面,慕容德已经领四千骑兵率先在襄邑设伏,于是桓温在襄邑受两军夹击,晋军大败,死了三万兵。苟池所率的前秦兵亦在谯国邀击桓温,杀伤又以万计。十月己巳日,桓温收拾散卒,驻屯山阳。叛归东晋的孙元在武阳据守,但都被前燕所擒。第三次北伐至此结束。

    英年去世

    升平二年,司徒、会稽王司马昱想要归政,被穆帝拒绝。

    升平五年(361年)五月丁巳日,司马聃病死于建康宫中的显阳殿,时年十九岁。死后谥号穆皇帝,庙号孝宗,葬于永平陵(今江苏省江宁县西北幕府山南)。

    2历史评价

    编辑本段 回目录

    晋书:孝宗因襁褓之姿,用母氏之化,中外无事,十有餘年。以武安之才,岂之疆场,以文王之风,被乎江汉,则孔子所谓吾无间然矣。

    3家庭成员

    编辑本段 回目录

    父亲:晋康帝司马岳

    母亲:康献皇后褚蒜子

    妻子:穆章皇后何法倪

    参考资料

    [添加]
    [1].国学网站—原典宝库
    [2].白话晋书—全文检索及原文
    [3].素心学苑

    本词条内容由国搜百科根据相关资料编纂,仅供参考。如有问题,可联系我们修订、完善或删除。也欢迎更多热爱知识共享、有志于词条编纂的专业人士参与国搜百科创建。联系电话:010-87869809 合作邮箱:baike@chinaso.com 交流QQ群:5332181520

    司马聃 图册
    • 浏览次数: 2258 次
    • 更新时间:2014-12-14
    • 创建者: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