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国神社是一个多义词,请在右侧义项中选择浏览 靖国神社 电影-2007版
打开

靖国神社(日文假名:やすくにじんじゃ)是位于日本东京都千代田区九段坂的一座神社。由于其祭祀对象包括了远东东京审判的14名甲级战犯,2000多名乙、丙级战犯和侵略并杀害他国的军人,使得该神社被东亚各国视为日本军国主义的象征而在中国、韩国等受日本二战祸害的邻国人民心中臭名昭著。长期以来,日本部分政客、国会议员坚持参拜靖国神社,导致日本与中国、韩国等亚洲国家关系紧张。

- 收起最新报道

    1建筑历史

    编辑本段 回目录

    建于1869年8月6日(明治2年6月29日),原称“东京招魂社”,以纪念在明治维新时期日本内战戊辰战争中为恢复明治天皇权力而牺牲的军人。

    在1879年(明治12年),东京招魂社改名为靖国神社;“靖国”来自左传僖公二十三年“吾以靖国也”,意为使国家安定。

    靖国神社在明治维新后是供奉为日本战死的军人,包括中日甲午战争(1894-5年)、日俄战争(1904-5年)和第二次世界大战。

    因此,日本全国神社都由内务省管理,唯独是靖国神社由军方管理。

    现时存放着接近250万名为日本战死者的灵位,其中有210万死于二战,包括14名二战甲级战犯和约2000名乙、丙级战犯的牌位。

    日本在1945年8月15日战败后,因为日本的战后和平宪法第9条说明要分开政府和宗教,靖国神社选择了变成一个非政府旗下的宗教机构。

    2拜鬼背景

    编辑本段 回目录

    备受国际社会争议的“拜鬼”

    自1853年美国佩里准将要求日本开港后(即黑船事件),日本形成了两大对立派,即以日本天皇为中心的朝廷方和德川幕府。幕府无视朝廷的命令,屈服佩里准将的开港要求,因此尊王派长州藩和萨摩藩的活动家们便展开了打倒幕府的活动,在此过程中很多人死在幕府手里。于是,尊王派长州藩和萨摩藩在各地建立招魂社,把死在幕府手中的藩军视为“国事殉难者”,对其进行祭祀。设立招魂社的目的在于“慰灵”和“显彰”,用以鼓励自己一方活动家的活动。靖国神社的前身东京招魂社也是在这样的历史的背景下建起来的。

    然而,日本关于祭祀战死者的传统是在“御灵信仰(指的是那些在现世因为权力斗争而遭受屠杀的死者的灵魂,很可能会怀着怨恨回来报复,现世之人出于恐怖,便为了消解怨恨而祭祀这些死者的灵魂)”的基础上友好地祭祀战死的敌人和在“怨亲平等”的原则下不分敌我一起祭祀。就是说招魂社不是日本的具有悠久历史的传统,只不过是近代以后出现的新传统而已。

    东京招魂社的建立

    1869年5月,幕府军的最后一个据点函馆终于陷落。

    1868年1月,从日本京都近郊鸟羽伏见之战开始的戊辰战争以幕府军战败下了帷幕。

    1868年6月28日,在明治天皇的旨意下为了“慰灵”和“显彰”在戊辰战争中阵亡的3588名军人建立了东京招魂社。

    1879年,根据日本军部的要求东京招魂社改名为靖国神社,并被赋予别格官弊社的地位。别格官弊社中的祭神是神话中出现的神,是仅次于祭祀天皇、皇族的神社(官弊社)。其中靖国神社是天皇直接参拜的神社,处于特殊的地位。

    日本军国主义分子仍“招魂”

    与一般神社由日本国内务省的管辖相比,靖国神社则由陆海军省的管辖,具有军事设施的性质。而且作为国家神道的主要神社之一,不被视为宗教。靖国神社把战争牺牲者当作为天皇和国家献身的英灵而进行“慰灵”和“显彰”,使得新的战争牺牲者不断出现,成为了日本军国主义分子阴魂不散的招魂工具。

    3拜鬼事例

    编辑本段 回目录

    1945年8月18日:首相东久迩宫稔彦王在担任首相第二天就参拜了靖国神社(以首相身份参拜共一次)。

    1945年10月23日:首相币原喜重郎在担任首相的当月进行了第一次参拜(以首相身份参拜共两次)。

    1945年11月20日:首相币原喜重郎第二次参拜(以首相身份参 拜共两次)。

    1951年10月18日:首相吉田茂第一次参拜(以首相身份参拜共五次)。

    1952年10月17日:首相吉田茂第二次参拜(以首相身份参拜共五次)。

    1953年4月23日:首相吉田茂第三次参拜(以首相身份参拜共五次)

    1953年10月24日:首相吉田茂第四次参拜(以首相身份参拜共五次)。

    1954年4月24日:首相吉田茂第五次参拜(以首相身份参拜共五次)。

    1957年年4月24日:首相岸信介第一次参拜(以首相身份参拜共两次)。

    1958年10月21日:首相岸信介第二次参拜(以首相身份参拜共两次)。

    1959年 靖国神社开始祭祀“二战”B、C级战犯。

    1960年10月10日:首相池田勇人第一次参拜(以首相身份参拜共五次)。

    1961年6月18日:首相池田勇人第二次参拜(以首相身份参拜共五次)。

    1961年11月15日:首相池田勇人第三次参拜(以首相身份参拜共五次)。

    1962年11月4日:首相池田勇人第四次参拜(以首相身份参拜共五次)。

    1963年9月22日:首相池田勇人第五次参拜(以首相身份参拜共五次)。

    1965年4月21日:首相佐藤荣作第一次参拜(以首相身份参拜共十一次)。

    1966年4月21日:首相佐藤荣作第二次参拜(以首相身份参拜共十一次)。

    1967年4月22日:首相佐藤荣作第三次参拜(以首相身份参拜共十一次)。

    1968年4月23日:首相佐藤荣作第四次参拜(以首相身份参拜共十一次)。

    1969年4月22日:首相佐藤荣作第五次参拜(以首相身份参拜共十一次)。

    1969年10月18日:首相佐藤荣作第六次参拜(以首相身份参拜共十一次)。

    1970年4月22日:首相佐藤荣作第七次参拜(以首相身份参拜共十一次)。

    1970年10月17日:首相佐藤荣作第八次参拜(以首相身份参拜共十一次)。

    1971年4月22日:首相佐藤荣作第九次参拜(以首相身份参拜共十一次)。

    1971年10月19日:首相佐藤荣作第十次参拜(以首相身份参拜共十一次)。

    1972年4月22日:首相佐藤荣作第十一次参拜(以首相身份参拜共十一次)。

    1972年7月8日:首相田中角荣在担任首相第二天进行了第一次参拜(以首相身份参拜共五次)。

    1973年4月23日:首相田中角荣第二次参拜(以首相身份参拜共五次)。

    1973年10月18日:首相田中角荣第三次参拜(以首相身份参拜共五次)。

    1974年4月23日:首相田中角荣第四次参拜(以首相身份参拜共五次)。

    1974年10月19日:首相田中角荣第五次参拜(以首相身份参拜共五次)。

    1975年4月22日:首相三木武夫第一次参拜(以首相身份参拜共三次)。

    1975年8月15日:首相三木武夫第二次参拜(以首相身份参拜共三次)。这是战后日本首相首次在战败投降日参拜靖国神社。

    1976年10月18日:首相三木武夫第三次参拜(以首相身份参拜共三次)。

    1977年4月21日:首相福田赳夫第一次参拜(以首相身份参拜共四次)。

    1978年4月21日:首相福田赳夫第二次参拜(以首相身份参拜共四次)。

    1978年8月15日:首相福田赳夫第三次参拜(以首相身份参拜共四次)。

    1978年10月17日 靖国神社秘密开始合祀甲级战犯。(时值邓小平副总理访日、中日两国互换《中日和平友好条约》批准书前一周。)此举于翌年被公诸于世。

    1978年10月18日:首相福田赳夫第四次参拜(以首相身份参拜共四次)。

    1979年4月21日:首相大平正芳第一次参拜(以首相身份参拜共三次)。

    1979年10月18日:首相大平正芳第二次参拜(以首相身份参拜共三次)。

    1980年 日本政府曾发表“正式见解”,称“不能否定首相以公职资格参拜靖国神社有违宪的嫌疑”。

    1980年4月21日:首相大平正芳第三次参拜(以首相身份参拜共三次)。

    1980年8月15日:首相铃木善幸第一次参拜(以首相身份参拜共九次)。

    1980年10月18日:首相铃木善幸第二次参拜(以首相身份参拜共九次)。

    1980年11月21日:首相铃木善幸第三次参拜(以首相身份参拜共九次)。

    1981年4月21日:首相铃木善幸第四次参拜(以首相身份参拜共九次)。

    1981年8月15日:首相铃木善幸第五次参拜(以首相身份参拜共九次)。

    1981年10月17日:首相铃木善幸第六次参拜(以首相身份参拜共九次)。

    1982年4月21日:首相铃木善幸第七次参拜(以首相身份参拜共九次)。

    1982年8月15日:首相铃木善幸第八次参拜(以首相身份参拜共九次)。

    1982年10月18日:首相铃木善幸第九次参拜(以首相身份参拜共九次)。

    1983年4月21日:首相中曾根康弘第一次参拜(以首相身份参拜共十次)。

    1983年8月15日:首相中曾根康弘第二次参拜(以首相身份参拜共十次)。

    1983年10月18日:首相中曾根康弘第三次参拜(以首相身份参拜共十次)。

    1984年1月5日:首相中曾根康弘第四次参拜(以首相身份参拜共十次)。

    1984年4月21日:首相中曾根康弘第五次参拜(以首相身份参拜共十次)。

    1984年8月15日:首相中曾根康弘第六次参拜(以首相身份参拜共十次)。

    1984年10月18日:首相中曾根康弘第七次参拜(以首相身份参拜共十次)。

    1985年1月21日:首相中曾根康弘第八次参拜(以首相身份参拜共十次)。

    1985年4月22日:首相中曾根康弘第九次参拜(以首相身份参拜共十次)。

    1985年8月15日 中曾根康弘首相在日本战败40周年之际参拜靖国神社。这是“二战”后日本首相首次以公职身份正式参拜靖国神社。(以首相身份参拜共十次)。“正式参拜”靖国神社以后,靖国神社问题就成为东北亚地区的主要外交问题。在1985年中国和韩国强烈反对下,日本首相参拜靖国神社一度中断。(详见:1985年日本首相参拜靖国神社事件)

    1994年,首相村山富市呼吁反省军国主义历史的同时,其内阁七成员前往靖国神社参拜。

    1995年8月15日,任村山内阁通产相的桥本龙太郎等8名自民党出身的内阁成员参拜了靖国神社。

    1996年7月29日 桥本龙太郎首相以公职身份在自己生日当天参拜了靖国神社(以首相身份参拜共一次)。这是继中曾根康弘之后,日本首相时隔11年再次参拜靖国神社。

    1997年4月22日,“大家参拜靖国神社国会议员之会”的223名成员集体参拜了靖国神社,后来成为日本首相的小渊惠三作为该会会长带头进行了参拜。

    1997年8月15日,8名内阁大臣参拜靖国神社;

    1998年8月15日,8名内阁大臣和54名国会议员及议员代理人参拜靖国神社;

    1999年8月 日本内阁官房长官野中广务提出将二战甲级战犯灵位移出靖国神社,同时将靖国神社“特殊法人化”。

    1999年8月15日,8名内阁大臣和54名国会议员集体参拜了靖国神社。

    小泉纯一郎就任首相期间(2001.4-2006.9),日本首相又开始参拜靖国神社。小泉纯一郎退任之后,日本首相参拜靖国神社再次中断。

    2001年8月13日 首相小泉纯一郎第一次参拜靖国神社(以首相身份参拜共五次)。这是日本现职首相时隔5年参拜靖国神社。

    2002年4月21日:首相小泉纯一郎第二次参拜靖国神社(以首相身份参拜共五次)。

    2002年12月24日 日本内阁官房长官福田康夫的私人咨询机构“追悼战没者暨纪念和平纪念碑等事项研究恳谈会”(简称“追悼、和平恳谈会”)提出最终报告,建议日本新建一个没有宗教色彩的、日本以及外国领导人均可拜谒的国立墓地,以纪念战争死难者并祈愿世界和平。

    2003年1月14日:首相小泉纯一郎第三次参拜靖国神社(以首相身份参拜共五次)。

    2004年1月1日:首相小泉纯一郎第四次参拜靖国神社(以首相身份参拜共五次)。

    2005年8月14日:日本前首相桥本龙太郎及日本经济产业大臣中川昭一参拜。

    2005年10月17日:首相小泉纯一郎第五次参拜靖国神社(以首相身份参拜共五次)。

    2005年10月18日:日本一百多名国会议员参拜靖国神社。

    2006年8月15日: 首相小泉第六次参拜靖国神社。

    2009年10月19日:日本自民党总裁谷垣祯一靖国神社秋季例行大祭期间参拜了供奉有14名甲级战犯的靖国神社。

    2010年8月15日:首相菅直人及其内阁不参拜靖国神社,而自民党及其欧洲极右翼分子首次参拜靖国神社。

    2011年8月15日:日本自民党总裁谷垣祯一等50名国会议员15日上午参拜了靖国神社。

    2011年10月18日:由日本跨党派议员组成的“大家参拜靖国神社国会议员会”(会长:自民党前干事长古贺诚)的国会议员等18日上午参拜了正在举行秋季例行大祭的靖国神社。

    2012年8月15日:日本国家公安委员长松原仁于15日上午参拜了靖国神社。国土交通相羽田雄一郎也前往参拜。

    2012年10月17日:日本自民党总裁安倍晋三参拜靖国神社。

    2012年10月18日:日本67名议员参拜靖国神社

    2013年4月23日:由日本跨党派国会议员组成的“大家都来参拜靖国神社国会议员之会”168名成员集体参拜了供奉有二战甲级战犯牌位的靖国神社。从2013年4月21日开始,靖国神社举行例行春季大祭,首相安倍晋三当天以首相名义供奉了名为“真榊”的祭品。此前,共有3名阁僚参拜了靖国神社,包括副首相麻生太郎。

    2013年8月15日:日本前首相小泉纯一郎之子、自民党青年局局长小泉进次郎,安倍内阁两阁僚日本总务大臣新藤义孝和日本国家公共安全委员会委员长古屋圭司。以及日本跨党派议员团体“大家参拜靖国神社国会议员会”的成员也参拜了靖国神社。据团体称,参拜者约50人,其中包括自民党政调会长高市早苗、民主党参院干事长羽田雄一郎以及日本维新会代理党首平沼赳夫等人。

    2013年10月17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向靖国神社供奉名为“真榊”的祭品。这也是继靖国神社春季大祭、8月15日“日本战败纪念日”后,安倍再次向靖国神社供奉祭品。

    2013年10月18日:日本总务大臣新藤义孝和159名国会议员18日参拜靖国神社,这是继“春季大祭”168名日本国会议员参拜后,日议员的又一次大规模“拜鬼”。日本时事通信社就日本首相安倍是否应该参拜一事进行了民意调查。结果显示,认为“可以参拜”的民众占到47.8%,表示“最好不去”的约占38.3%。据悉,本次民意调查以日本全国2000名成年男女为对象,以个别谈话的方式进行,有效回答率为63.9%。

    2013年10月19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亲弟弟日本外务副大臣岸信夫参拜了正在举行秋季例行大祭的靖国神社。

    2013年12月26日,日本政府日宣布,首相安倍晋三将于当天上午参拜位于东京九段北的靖国神社。据称参拜时间为上午11点半。

    2014年4月22日,继首相安倍晋三21日向靖国神社供奉祭品后,包括安倍心腹在内的近150名国会议员22日集体“拜鬼”。

    日本靖国神社2016年4月21日至23日举行春季大祭。日本首相安倍晋三21日以“内阁总理大臣”名义向靖国神社供奉名为“真榊”的祭品。

    安倍自2012年底任首相后,每年春秋例行大祭均向靖国神社供奉祭品,还于2013年底参拜了靖国神社,遭到包括中、韩等邻国在内的国际社会强烈反对。

    每年8月15日,日本政府都会举办相关纪念活动反省日本在二战中所犯下的罪行。2016年也不例外。然而,日本明仁天皇在发言中提及“深刻反省”战争,而出身右翼政治世家的首相安倍晋三则对“反省”只字不提。2016年8月15日安倍以总裁身份向靖国神社献上祭祀费,却并非只身前往祭拜。

    4国际态度

    编辑本段 回目录

    国际舆论强烈反对

    政治人物参拜靖国神社有历史、文化及宗教等因素,但参拜这种供奉有二战甲级战犯牌位的国家级的神社,政治因素普遍被认为是其中的主要因素。

    有分析指出,小泉纯一郎的参拜就与日本遗族会的不断催促,换取日本遗族会的支持与选票有关。

    参拜靖国神社也同时被外界——特别是中国、朝鲜及韩国等二战中被日本侵略的国家,认为是日本领导人对右翼观点的认同,而不能对日本的侵略历史进行反省。

    包括中国、韩国等曾受到侵略的国家认为,在当年联合国下决定之前,神社内并未供奉二次大战的战犯。

    而这近2000位战犯,包括东条英机等14个甲级战犯的牌位,乃于1978年10月秋祭时秘密安放。

    从此,靖国神社的性质有了根本性的改变,它的地位也应该被重新审定。

    部分人士更认为:“把这两千多名战犯的牌位迁入神社,表明日本官方对历史并未有作充分的反省。”

    二战后,日本天皇每年都要参拜靖国神社,自从战犯灵位进入神社被暴露后,天皇自1979年后再也没有正式参拜靖国神社。

    安倍拜鬼遭国际舆论谴责

    俄罗斯科学院远东研究所首席研究员别尔格尔表示,日本政客一方面表示希望改善与周边国家的关系,另一面却在进行有悖于国家关系正常化的举动,这不禁让人怀疑日本有否认二战时期所犯罪行、否定二战成果的意图,而这是不为世人所容许的。

    韩国外交部发言人赵泰永表示,日本国会议员参拜靖国神社反映出日本从未真正忏悔其侵略罪行。韩国《中央日报》发表社论,称这是一种外交挑衅行为。

    乔治·华盛顿大学教授阿米泰·埃佐尼表示,日本议员参拜靖国神社不是一个孤立事件。这是安倍就任首相后在历史问题上一系列修正主义做法的继续,日本一步步滑向民族主义道路。日本的这一事态发展不仅对日本不好,对包括美国在内的所有国家都无益处。

    日本中央大学名誉教授伊藤成彦认为,内阁成员及议员参拜靖国神社是因为他们没有对侵略战争进行反省,这与安倍试图改变宪法第九条的错误想法一致,可能会导致日本再次发动侵略战争。这种无视历史的行为非常危险,对日本有百害而无一利。日本法政大学教授五十岚仁说,不管公职人员以何种心情参拜靖国神社或向靖国神社供奉祭品,客观上都有肯定侵略战争的意味。

    德国纽伦堡审判纪念馆馆长汉斯·克里斯蒂安·特伊布里希表示,钓鱼岛主权归属问题早已由国际法做出裁决,中国对钓鱼岛的主权无可置疑。日本政府和右翼分子的挑衅举动只会给地区和世界和平带来不必要的风险。
    德国全球与区域研究所专家倪宁灵博士表示,日本政要参拜靖国神社已引起周边国家的强烈抗议,日本右翼闯入钓鱼岛海域的行为更加加剧了这种紧张形势。

    妄想摆脱二战侵略史脚步不放慢

    在口头称不参拜靖国神社、摆出“修复邻国关系”的虚假姿态背后,安倍仍在不遗余力地否定日本二战时期的侵略历史,推动摆脱战后体制的脚步亦未放慢。

    不久前,安倍政权强行在中小学教科书中写入“钓鱼岛系日本固有领土”等颠倒黑白的内容。安倍还试图推翻现行教育制度,实行其所谓的“教育再生战略”,从历史认识上摆脱“战后体制”,抛弃日本“和平国家”的路线。

    日本文部省还正在研究为日本的学校设立“道德”科目,并赋予“特别科目”地位。评论称,如果该科目的重要性被置于国语和算数之上,那么日本军国主义时期旨在培养为天皇制国家做贡献的国民“修身”课程,就有可能复活。

    在这种右翼思潮的带动下,2014年2月,日本东京的多家图书馆都出现了《安妮日记》图书被毁事件。日本媒体分析称,被毁事件的覆盖范围之广、持续时间之长,足以令人怀疑其背后有黑手策划、操纵。

    日本国内右翼接连闹事,如右翼团体“在特会”(全称“不允许享有在日特权的市民会”)不断举行排外游行,以及在日本足球J联盟比赛场地挂出写有“日本人以外不得入内”的横幅标语,都引人警惕,就连日本国家电视台NHK也多次发出试图为历史翻案的声音。

    日本媒体评论称,这说明,根深蒂固的日本右翼势力不仅已死灰复燃,而且正在形成“星星之火”。日本右翼势力不再满足于“暗流涌动”,而是正试图通过社会高层呐喊发声。

    安倍政府对待侵略历史向来缺乏忏悔反省之心,是否真会“谦虚地面对历史事实,努力实现世界和平”,国际社会早有定论。无论安倍在国际场合进行何种表演和走秀,都已经无法遮掩其右翼本色,也无法欺骗国际舆论。因此,安倍即使声称不参拜靖国神社,其“右翼军国主义者”的本来面目也无法被掩盖。

    5中国态度

    编辑本段 回目录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强调靖国神社是日本的一笔“负资产”

    日本右翼再次成为挑动东亚情绪的麻烦制造者。继首相安倍晋三21日向靖国神社供奉祭品后,包括安倍心腹在内的近150名国会议员22日集体“拜鬼”。供奉着14名甲级战犯的靖国神社在外界眼中犹如日本侵略战争结下的脓疮,散发着军国主义的恶臭,但日本右翼政客却对它迷恋至极,不惜冒激怒世界的风险一次次前去顶礼膜拜。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强调靖国神社是日本的一笔“负资产”,敦促日方停止挑衅行为。韩国外交部22日谴责日方的举动让人“十分愤慨”。

    6记者调查

    编辑本段 回目录

    2015年是二战胜利70周年,多国用盛大庆祝活动来纪念人类历史上的这次伟大胜利。但在日本,军国主义幽灵依然四处徘徊。靖国神社,无疑是它们最大的精神祭坛。这里供奉着上千名二战战犯,不仅被日本政客视作“秀场”,也是日本右翼势力眼中“日本价值观的心脏”。普通中国人对这个臭名昭著的地方并不陌生,不过,鲜为人知的是,这里还收藏着从中国掠夺而来的各种文物和物品。正门两侧的一对极具动感的石狮,展馆里油亮的大炮,都是中日甲午战争时期日军从东北劫掠之物,如今它们变成了炫耀侵略的“战利品”。《环球时报》驻日记者还惊讶地发现:靖国神社“藏品”与劫掠中国的关联,正被悄悄地刻意抹去,这成为日本人默守的秘密。

    被日军“捕获”的石狮

    出了东京九段下地铁口往前走,就是靖国神社的正门。正门实际上只有类似牌坊的“大鸟居”,两侧是日本称作“狛犬”的神兽,而在“狛犬”的后面,便是一对石狮,雄左雌右,雄狮右爪玩一绣球,雌狮的爪下和背上各有一只玩耍的小狮,两狮皆张着大口,极具动感。日本史料记载,这一对石狮是在甲午战争时,被日军从辽宁海城的寺院里掠夺的。

    日本“狛犬”研究家铎木能光2005年撰文讲述这对石狮运到靖国神社的经过。铎木引用靖国神社发行的《靖国神社百年史资料编》中的史料说,1895年2月前后,日军攻占海城,把城内的“三学寺”充做野战医院,他们意外发现寺里的石狮。军医总监石黑忠直会见司令官山县有朋时,备述其寺里的石狮之生动。山县表示:“既如此,务必运至日本供陛下睿览。”之后,留守当地的奥保巩中将在与石黑、山县之间的书信往来中又谈及挑选石狮之事。奥保在给石黑的信中称,寺院里的大石狮子像是新做的,不太理想;青石雕的狮子虽有年代感,可惜成不了一对;寺院大门外有两对青石狮子,但大小悬殊,只好选了形状好看的一只。还“选中了虽为白石所雕,但一对有年代感的狮子”。

    这3只中国石狮子在1896年运到日本,先是送到皇宫,明治天皇玩赏一番之后,将一对白石的石狮给了靖国神社。雄狮底座上刻着“大清光绪二年闰五月初六日敬立”、雌狮底座上刻着“直隶保定府深州城东北得朝村弟子李永成敬献石狮一对”。刻文证实这对石狮,是一个名叫李永成的佛家弟子奉纳给三学寺的。不过,日本明治年间发行的《新撰东京·名所图绘》记载,石狮是在“二十七八年之役(1894-1895年)在辽东捕获”。为此,当时“军中役夫组成狮子搬运组,打造坚车分运。其车后来分纳于诸社寺作纪念,有一辆藏于上野的大师堂”。

    “掠夺”却美其名曰“捕获”,如此滑稽地刻意美化背后,是一个严酷现实:如今,从靖国神社里成千上万的掠夺文物中,找到与“中国”的关联,已经变成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环球时报》记者用很长时间在日本各大网络引擎上搜索,并翻遍十几本介绍靖国神社设施的日本书籍,最后惊讶地发现:不知何时,靖国神社藏品与掠夺中国的关联,在日本竟然已经被无声无息悄悄抹去,这成为日本人默守的秘密。在靖国神社官方出版的设施展品手册里,居然看不到一个“中国”字样,似乎历次侵略战争只是“单纯的战争”,与掠夺财物没多大关系。靖国神社用“低调”隐匿被掠中国文物。

    油亮的旅顺大炮令人心痛

    “靖国”中的“靖”即是“安”,也作“护”、“镇”之意。“靖国”即是“效忠天皇、镇护国家”之意。靖国神社最初名叫“东京招魂社”。它被赋予强烈的国家职能和政治意图。它的附属设施“游就馆”占地近1万平方米,1881年竣工后多次修改扩建,是日本唯一公开的综合性国立军事博物馆。以前,除了陈列古代及幕府末期、明治期间的文物以外,主要陈列日本从各国掠夺来的战利品,炫耀“皇军”的“赫赫战功”。如今,这些“战利品”已经不知所踪,展出的多为日本战死者的遗物,如火炮、军服、遗书等。展馆内供奉着很多臭名昭著的军人遗物,是一个全面肯定日本历次侵略战争的展览馆。

    游就馆二楼设有10个主要展览室。第一、第二展室陈列着靖国神社创建以来的文物和史料等,其中有不少图片、模型和天皇献给“神”的供品。第三、第四展室陈列着日本明治维新和西南战争殉国的“神灵”遗物和史料。第五展室陈列着“招魂社”搜集的各种遗物和资料。第七至第十展室分别是“日俄战争全景馆”“日俄战争到满洲事变馆”“招魂馆”和“支那事变馆”。

    最让中国人伤心的地方,应该是第六展室——“日清战争”(中日甲午战争)展室。一进门,就能看到一门油亮的大炮,漆黑的炮口正对着大门。下方的说明牌上赫然写着“战利品,清国要塞炮”。这门大炮可能因为个头太大,实在藏不住,就索性被摆在了展室里。现在的游就馆中,公然表明掠夺自中国的展品已经极为罕见。《环球时报》记者发现,日本参观者往往会好奇地四处抚摸这门大炮,甚至往炮管里看。可是,记者与中国人一起参观时,他们往往只会表情凝重地立在那里,看着这门大炮,不会有任何举动。因为,这门大炮让任何一个进入展室的中国人都感觉到了揪心的痛。

    大炮口径12厘米,炮身长3.2米,炮重1967千克,最大射程5680米。其下方的说明牌上描述:“该大炮由德国克虏伯公司于1885年制造,由清国安放在旅顺港港口要塞,用来防御旅顺。日清战争后,该炮保存在大阪堺市辎重兵第四连队的军营之中,后于昭和三十九年六月捐献给靖国神社。大炮的尾部刻有克虏伯公司三轮交叠的标志以及制造的编号。”《环球时报》记者走到大炮背后,克虏伯公司标志、生产编号及年份果然清晰可见。

    1894年11月21日,日本陆军第二军向旅顺发起总攻,在不到两个小时内就攻破了旅顺外围炮台群,战略重镇落入敌手,大炮也被缴获后运回日本。展室里,大炮后面的背景图是一幅与该炮来历相互对应的“旅顺陷落之日”的日军老照片。照片中,几名日军正透过望远镜观看不远处日军进攻清军的情况。照片上配有“11月21日,日本第一师团山炮中队视察进攻旅顺情况”的说明。大炮旁边的说明牌还展示了旅顺炮台当年的样子和旅顺港口的示意图。

    歪曲历史随处可见

    除了“低调”隐藏劫掠文物,靖国神社各个展室对侵华战争的介绍充满着歪曲。对甲午战争的解释是:1894-1895年间,因朝鲜起内乱,受朝鲜的邀请并保护日本侨民而出兵中国。对“九·一八”事变的解释是:害怕中国内乱影响“满洲”,并为防止战火波及,于是扩大军事行动使“满洲”独立。对于“一·二八”事变的解释为因1932年1月,上海地区抗日团体陆续增加,为了保护日本侨民而派军队实施镇压活动。对于济南事变则解释为1928年,国民政府军北上对付军阀,日本军为保护侨居地派兵阻止。对“七七”事变则称中国军队首先发动攻击,日军为还击而引发事变。

    靖国神社的广告牌上,号召正式参拜者顺路“拜观游就馆”的用意十分明显。“游就”二字取自中国典籍,本意是君子交必交有德之士。这里的宣传册却写成要参观者“接触、学习为国家献出尊贵生命的英灵的遗德”。这样侵略战争成了“圣战”,战争亡灵被寓意成有德的“君子”,而纪录片的解说词竟然宣称“参加大东亚战争的人中,没有一个是为侵略而战。”

    类似对侵略战争的美化在靖国神社比比皆是。在“第二大鸟居”两旁一对高大的石塔上,14面浮雕描绘了日本军从1894年到1933年的战史,其中9面与侵华战争有关,诸如1900年“攻占天津”等。这些公然宣扬侵略战争的浮雕,在战后初期是被禁止展示的。之所以至今保留,是被做了手脚。日本有文章披露,因石塔赞扬日本军国主义,盟军指令将其毁掉。负责执行的负责人以石塔“太大”为由,提出以在浮雕上涂水泥覆盖。但覆盖中做了手脚。为了保护浮雕,他们在涂水泥前先覆以薄板,以便日后容易揭掉。浮雕便在不知不觉中露出本来面目,内容继续发酵,军国主义幽灵继续徘徊。

    朝韩追讨经验值得借鉴

    由于日本对待历史问题的态度,再加上中日没有相关协议,中国想要追回战争期间流失至日本的文物,哪怕是其中一小部分,都面临巨大困难。尽管如此,中国一直没有放弃过努力。

    在这方面,韩朝讨回“北关大捷碑”的经验值得借鉴。“北关大捷碑”是为纪念16世纪末朝鲜义勇军击退丰臣秀吉率领的日本侵略军建造的。在日俄战争期间,侵占朝鲜半岛的日军将“北关大捷碑”运回日本,1906年4月交由靖国神社保管。上个世纪70年代,韩国的国际韩国研究院院长崔书勉在日本发现这块石碑,经过仔细研究后,他在杂志上撰文披露了这一不为人知的事实。很多韩国人遂发起签名运动,要求日本归还石碑。2005年3月底,韩朝佛教界就要求日本归还“北关大捷碑”达成协议。10月12日,“北关大捷碑”在离开朝鲜半岛100年后终于回归,日本向朝鲜半岛归还掠夺文物的移交仪式在靖国神社举行。在追回被劫文物的整个过程中,韩朝通过佛教界等民间组织不断向日本施压起到了重要作用。有专家表示,参考韩朝的经验,首先通过民间层面沟通好后,再上升到政府层面索要,或许是较为有效的做法。

    目前,中国向靖国神社这样的日本右翼机构追讨文物,面临的最大问题是:在他们的刻意隐瞒下,中国无法完全掌握被掠文物的信息。比如中国方面的大量证据显示,靖国神社掠藏着一块由晚清重臣李鸿章为北洋海军所书的“海军公所”横匾。虽然1906年,在日本学习军事的向岩向国内的“父亲大人”讲述了在靖国神社亲眼目睹“海军公所”匾额的经过,但是这块横匾如今在靖国神社已经看不到了。《环球时报》记者询问靖国神社相关人员,他们也只用一句“对不起,我不知道”来回答。从记者最近在日本艰难查询相关线索的情况来看,尽快全面掌握靖国神社内被掠中国文物的信息,已经刻不容缓。

    词条图片

    本词条内容由国搜百科根据相关资料编纂,仅供参考。如有问题,可联系我们修订、完善或删除。也欢迎更多热爱知识共享、有志于词条编纂的专业人士参与国搜百科创建。联系电话:010-87869809 合作邮箱:baike@chinaso.com 交流QQ群:5332181520

    标签: 建筑 日本 二战

    靖国神社 图册
    • 浏览次数: 7747 次
    • 更新时间:2016-08-16
    • 创建者:国搜百科
    分享到: